千千小說 > 愛你莫問歸期 > 第86章 再見他已物是人非

第86章 再見他已物是人非

        

        時間如流水,一晃二十多天又過去了,現在是一月份的下旬,新年即將來臨。

        沈子茵和孫昊陽倆人結婚也有一個月了,小兩口的日子是溫馨而甜蜜。沈子茵的心里雖然還是放不下歐云朗,但她那顆支離破碎的心已在孫昊陽的溫暖和呵護下慢慢的修復和愈合。她也一直在很努力地做著孫太太,不僅和孫昊陽夫唱婦隨,琴瑟和鳴,而且她還默默地暗地里幫助孫昊陽拓展事業。

        歐云朗依然是昏迷不醒,他在前天從icu病房轉到了特護病房。醫生已經盡力了,現在他能不能醒過來只能靠他自己的造化。歐云朗遲遲不醒,這讓歐展銘很是崩潰。

        歐展銘在兒子住院一周后把兒子出車禍的事情告訴了妻子趙瑞琳。趙瑞琳很絕望,感覺自己頭頂上的天塌了下來。她不吃不喝的在icu病房外守了兩天,第三天暈倒。她始終不能接受這個事實,一說起兒子她就哭,這讓歐展銘很是束手無策,一籌莫展,而且還要兩頭操心。而藍小月現在是以歐展銘請的護工身份在這里照顧兒子。

        沈子茵一直沒有歐云朗的消息,她以為他去了sh市?伤齾s殊不知她的奶奶和父親一直在隱瞞著她。

        今天天氣晴朗,但氣溫卻有點低。沈子茵正坐在玻璃花房里看書。在這陽光燦爛的日子里,花房里總是格外地有生機,柔和的光線透過玻璃灑落至花房的每一個角落,明亮而透澈。這里如詩如畫,沈子茵一天中大部分的時間就是在這里度過,不困的時候她會打理花草,或者坐在那里看書,以及打理著她新開的公司。她讓李董在sh市幫她注冊并開了一家小家電出口的外貿公司,她自己也會聯系一些業務,因為她要幫孫昊陽拓展事業。孫家有生產小家電的廠子以及對外出口的外貿公司,他們不僅有著自己的品牌而且還一直幫別人做著代工,所以沈子茵決定開一家公司幫孫昊陽。

        上午九點半,剛躺在花房沙發上想休息的沈子茵突然被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吵得沒了睡意,她以為是生意上的客戶,于是她很快接聽了電話。

        “子茵,我是姑父。你現在方便嗎?我想和你見一面!

        沈子茵聽完愣了一下,她不知道歐展銘又有什么事情找自己,她立即防備起來并很果斷的拒絕。

        “對不起,姑父,我現在很忙沒時間出去。對了,我現在已經是孫昊陽的太太了,請你以后不要再打電話給我!鄙蜃右鹫f完就準備掛電話。

        “子茵,你不要掛電話,我是想和你說云朗的事情!睔W展銘急忙對她說。

        沈子茵猶豫了,她不知道歐展銘又有什么陰謀,但是她又很想知道歐云朗現在的情況。

        “他怎么了?是要結婚了嗎?如果真的要結婚了那我就先恭喜你了。不過結婚的那一天我是不會去的,所以請你不要通知我!鄙蜃右鹄淅涞氐。

        而歐展銘聽她這樣說他難過的是痛哭流涕。要是兒子真的要結婚了那就好了。

        “子茵,姑父知道錯了,姑父對不起你,姑父在這里給你道歉。子茵,你出來一趟好嗎?云朗的媽媽藍小月也和我在一起。她,你總該相信的吧。我讓她給你說話好不好?”

        “茵茵,我是媽我是阿姨,茵茵,你還好嗎?你能出來一趟嗎?我們見個面好吧,阿姨挺想你的!彼{小月強忍著淚水給沈子茵說話。

        沈子茵突然聽見歐媽媽的聲音,她激動的落淚。她很糾結自己該去不該去,她現在可是孫昊陽的太太,她不應該再和歐云朗的親人有聯系。

        “茵茵,媽媽真的好想你,你難道就不想媽媽嗎?你這么快就把媽媽給忘了嗎?”藍小月在電話里痛哭。

        沈子茵心軟了,她想她當然想,但是她還有什么資格和身份去見她呢?但是不去的話又會傷了老人的心,畢竟她們曾經婆媳了一場,曾經好的像母女似的,歐媽媽待她如親生女兒呢。對了,沈子茵突然想到歐媽媽還送給自己一個鐲子,她決定拿去還給她。

        沈子茵和她約好了見面的地點。二十分鐘后,沈子茵開車來到見面地點。

        其實見面的地點就在歐云朗所住醫院對面的一家飯店里。歐展銘向老板要了一個包廂,這樣說話就方便了一些。

        沈子茵一見面就和歐媽媽擁抱,隨后倆人坐下來噓寒問暖了一陣。而歐展銘一直在聽她們說話,他還時不時地打量著沈子茵,他發現沈子茵雖然懷孕了,但依然是很瘦,所以他不禁擔心起沈子茵肚子里的寶寶,他的孫子來。

        “媽媽,表哥他還好嗎?”沈子茵終于開口問了歐云朗的情況。

        “茵茵,你告訴媽媽孩子真的沒有了嗎?”藍小月并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問起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因為她一直無法接受失去孫子的事實?磥須W展銘并沒有告訴她孩子還在的事實,歐展銘有他自己的想法,女人嘛都是感性的生物,他害怕藍小月會說漏嘴,畢竟沈子茵現在已經嫁了人,還是懷著別的男人孩子才嫁給的孫昊陽,這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

        沈子茵很心虛地點了點頭,但一想到自己和歐云朗分開的事她就難過的掉眼淚,這讓藍小月誤以為她是為失去了孩子而難過呢。

        “子茵,你別難過。這都是姑父的錯,姑父對不起你,我知道我現在說什么都已經晚了,但是請你看在云朗的面子上原諒姑父好嗎?  ”歐展銘終于開口。

        沈子茵的心中不禁覺得可笑,一句原諒就可以讓她忘了對自己造成的傷害了嗎?她雖然很大度但是卻無法做到去原諒一個想要她命的人。對于這種人她也不想坐在這里和他廢話。沈子茵冷冷地道:“你今天把我約出來只是為了敘舊嗎?”

        歐展銘蠕動了一下嘴唇,他不知道該怎么對沈子茵說兒子的事,他害怕沈子茵會激動會接受不了。沈子茵現在還不知道兒子的事情,那肯定是她的家人一直在隱瞞著她。因為兒子遲遲不醒,他真的是沒有辦法了才想讓沈子茵來看看兒子,說不定會對兒子的病情有所幫助。

        “子茵,有時候很多事情是我們意想不到的,所以我們只能去堅強的面對和接受!睔W展銘只能先安撫她,然后再說兒子的事情。

        “那要是認人為的呢?有預謀的呢?”沈子茵的眸子中射出了鄙夷的寒光。

        歐展銘很難過地低下了頭,他知道沈子茵是在說自己,他現在也悔不當初,可是世界上沒有后悔藥啊。

        “子茵,對不起。云朗他現在出了一點事情,現在就住在對面的醫院里!睔W展銘說這些話時一直在注意著沈子茵的表情,他害怕沈子茵會激動。

        沈子茵聽完后很心痛地閉上了眼睛,她沒想到自己不敢面對的事情還是來了。她平復了一下心情,她告訴自己一定要堅強地去面對任何事情,因為她肚子里還有寶寶,她一定不能再像上次那樣激動。不然的話

        ”茵茵,你別難過,云朗他一定會沒事的。你跟我們去看看他好嗎?”藍小月急忙安慰。

        沈子茵很爽快地點了點頭。她現在是迫不及待地想見到歐云朗。更想知道他現在是什么情況。

        很快,在醫院的特護病房里。沈子茵終于見到了心心念念的歐云朗,沒想到再見面已物是人非。此時的她早已被淚水模糊了雙眼,她看著頭上纏滿了白色紗布的他,她心如刀絞。歐云朗最害怕疼痛了,以前每次扎針灸他都會很害怕地閉上眼睛,可現在他卻要承受著比那一千倍一萬倍的痛苦。沈子茵急忙把手伸進被子里去握住歐云朗的手,她想給他溫暖和力量。

        ”表哥,我是茵茵,你快醒醒看看我好不好?”沈子茵痛哭流涕。

        ”子茵,你別難過,這樣對身體不好。云朗他一直昏迷不醒,我也是沒辦法了,所以想讓你過來看看他。因為云朗最牽掛最放心不下的人就是你。子茵,如果世界上有后悔藥的話我肯定會去買一顆,我當初不該阻止你和云朗在一起,我對不起你們!睔W展銘誠心誠意地道歉和懺悔。

        沈子茵哭得像個淚人似的,她握著歐云朗的手撫摸著自己的臉龐。她希望他現在能感受到自己。

        “茵茵,媽媽有個請求,媽媽想請你每天都來看看云朗好不好?我知道這個要求很過份,但是”藍小月說出了心中的想法。但歐展銘卻很平靜急忙朝藍小月擺了擺手,因為他知道沈子茵現在是身不由己,他不想讓她為難,何況她現在還有孕在身不能讓她太勞累。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替云朗照顧好他的孩子。

        “子茵,你別難過,云朗肯定也不希望你難過。子茵,你可以和云朗說說你們以前開心的事情。我和你媽媽在外面等你好嗎?”歐展銘想讓沈子茵多陪陪兒子。隨后,他和藍小月一前一后的出去了。

        沈子茵很心疼地撫摸著歐云朗的臉龐,歐云朗的臉受傷了,那張俊美絕倫的臉上留下了幾條縫過針的傷疤,不過現在對他來說這些都是小事情,現在最重要的是他能趕緊醒過來。

        中午十一點,忙了一上午的孫昊陽有點想沈子茵了,他猜想沈子茵現在肯定是在花房里。因為今天的天氣很晴朗。于是他拿起手機打給了沈子茵。

        坐在病床旁的沈子茵一直握著歐云朗的手,她和歐云朗說著她們以前的事情,從八歲說到了十八歲,她知道她們之間的事三天三夜也說不完,但是她還是想從她們小時候的一點一滴開始說起。

        沈子茵聽見包包里的電話響了,她擦了擦眼淚隨即去接。

        “昊陽哥,我現在在外面!鄙蜃右鹬荒苋鐚嵳f。

        “子茵,你在哪呢?我馬上過去!睂O昊陽很擔心。

        “我出來逛逛。昊陽哥,你先上班,等會我們一起去昊軒吃飯好嗎?”沈子茵很心虛地回答。

        “老婆,你要注意安全,想買什么就買知道嗎?”

        “嗯,好。那我們中午見!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84/16690947.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