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愛你莫問歸期 > 第74章 向父親攤牌

第74章 向父親攤牌

        沈子茵沉默了,難道歐展銘真的是在騙她?她到底要不要相信歐云朗。

        沈子茵有些動搖了,她停止了哭泣。她輕輕地撫摸著他的頭發,他的臉龐。對于這個男人她是真的愛到骨髓,即使眼前這個男人真的把她給拋棄了她肯定也會恨不起來吧。

        “老婆,相信我好嗎?我們在一起這么久了我對你是不是真心的難道你就感覺不到嗎?你為什么寧愿去相信一個外人說得話都不愿相信我呢?”歐云朗的心里真的是很難過,一方面是為沈子茵的不信任,另一方面是為父親的陰險卑鄙兩面三刀。

        “老公,他是不是已經知道我們在一起了?”沈子茵終于開口說話了。

        “是的,我沒想到他表面上答應了我和你在一起,但卻在背地里搞鬼。老婆,你不要再生氣了好嗎?我們的寶寶還好嗎?老婆,真的很對不起,我讓你受了這么多的委屈!睔W云朗好心疼沈子茵。同時他也怪自己沒用,讓沈子茵一而再再而三地受到父親的傷害。

        “老公,如果你真的不要我了我也不會怪你。我昨天晚上已經想開了,有時候感情是勉強不來的,順其自然就好。何況你已經給了我孩子,我真的很知足了!鄙蜃右鹫f出了心中的想法。

        “沈子茵,你就是一個小傻瓜,傻到老是去懷疑你的男人對你不夠忠心。你知道你這樣做會讓你的男人很心碎嗎?”歐云朗很心疼很難過的閉上了眼睛。

        “老公,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姑父對我說你和相親的女孩是一見鐘情,你和那女孩吃了晚飯之后就去了你的臥室,而且還睡到第二天八點鐘才起床。這些話可是從你父親嘴里說出來的,我當然會相信,我怎么知道他是在騙我呢?”沈子茵為自己開脫。

        歐云朗鄙夷地笑了,他沒想到父親還真是用心良苦,把這種莫須有的事情會說得這么真實。唉,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茵茵,你是不是真的把我當成畜牲了,只要是個母的我都可以和她上床!睔W云朗抬頭很生氣地問。

        “男人不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嗎?何況我現在還懷著孕呢?”沈子茵依然為自己找借口。

        “好吧,看在你是孕婦的份上我就先原諒你。但你中午要請我吃飯!睔W云朗想讓沈子茵去藍伊那里。

        “老公,姑父那邊怎么辦?”沈子茵有些擔心。

        “他要是再來找你的話你就說你勸過了,但不要去揭穿他!睔W云朗決定自己去對付父親。

        “老公,我現在是身心俱累,你起來抱抱我!鄙蜃右鹣驓W云朗撒嬌。

        隨即歐云朗站起身把沈子茵從轉椅上扶起來并擁入自己的懷中。兩人緊緊的抱在一起,仿佛誰也不能讓他們分開。

        “老婆,真的很對不起,讓你承受了這么多。但請你相信我很快都會好起來的!睔W云朗急忙安慰。

        “老公,你說謀殺我的人會不會是……………”沈子茵突然聯想到了謀殺她的事,但懷疑歸懷疑卻讓她說不出口,畢竟歐展銘對歐云朗有養育之恩,她也不希望歐展銘是一個兇狠歹毒的壞人。

        “茵茵,你想到了誰?你不要胡思亂想,警察不是還沒抓到兇手嗎?”歐云朗知道她想說的是誰。但他還是希望給自己的父親留一點尊嚴,畢竟父親養育了他。

        “哦,沒什么。老公,要不然你就真的找個人訂婚算了,先穩住他再說好嗎?”沈子茵提議。

        “茵茵,你不要胡思亂想,讓我和別人訂婚那比殺了我還要難受!睔W云朗拒絕。

        沈子茵蠕動了一下嘴唇想說點什么,但看著歐云朗那張極不情愿的臉她又咽了下去。

        “茵茵,只要我們彼此相愛彼此信任對方誰也不能拆散我們!睔W云朗垂眸溫柔似水地看著沈子茵,沈子茵仰起臉并閉上了眼睛,等待著歐云朗的親吻。緊接著兩人很炙熱地親吻著,良久良久。

        “老公,我中午想吃魚和醬汁肉!鄙蜃右鹜蝗挥X得有點餓了。

        “好,那你昨天晚上有沒有好好吃飯?有沒有虐待我兒子?”歐云朗開玩笑。

        “我當然不會虧待我兒子,我還打算和他相依為命呢!鄙蜃右鸸室鈿馑。

        “你敢,你想讓我兒子生下來就沒爸爸嗎?沈子茵,你也太狠心了!睔W云朗有些生氣了。

        “你只要敢對我不好,我就會隨時帶著我兒子離開!鄙蜃右鸸室馔{。

        “沈子茵,兒子可是我們共有的呢?沒有我的話你會生出兒子嗎?你怎么能過河拆橋呢?”歐云朗把手放在沈子茵的小腹上。,

        “討厭,你快點去工作啦!你要好好掙錢給寶寶買奶粉呢!鄙蜃右疒s他走,他進來這么長時間會讓文源產生想法。

        “兒子,你媽媽是資本家呢,專門剝削你爸爸!睔W云朗對著沈子茵的小腹說。

        “討厭,不許對兒子說我壞話,老公,我的腳麻了!鄙蜃右鹨桓焙芡纯嗟哪。

        歐云朗見狀他立即讓沈子茵在椅子上坐下,他隨即脫掉了沈子茵的鞋子并輕輕地給她做腳底按摩。沈子茵卻有點不好意思了,她急忙阻止。

        “老公,你快不要按了,腳好臟的!

        歐云朗并沒有停下來,并且他把沈子茵的另一只鞋子也給脫了。

        “茵茵,腳麻是從什么時候開始的?是不是缺鈣了?以后你要多吃一些含鈣的食物!睔W云朗很擔心地問。

        “從昨天開始的。老公,謝謝你,有你真好!鄙蜃右鹂粗矍暗倪@個男人為自己按腳她很是感動。

        歐云朗蹙了蹙眉,很得意地看了一眼沈子茵并說:“現在知道你男人的好了?你要是真的把我給拋棄了那你豈不是就虧大了?”

        “你現在對我這么好還不是因為我懷了寶寶嗎?我是沾了寶寶的光了!鄙蜃右饏s不領情。

        歐云朗此時真的是很無語,他搖了搖頭說:“沈子茵,你真的是氣死人不償命呢!

        沈子茵幸災樂禍地笑了。

        晚上,歐云朗下班之后就回到了家里。他故意黑著臉,裝出一副心情極度不好的樣子。坐在客廳里的歐展銘見兒子這樣他不禁有些小開心。他知道兒子肯定是和沈子茵鬧別扭了。

        “云朗,你這是怎么了?”

        “爸爸,我沒事。我先上樓了!睔W云朗故意吊他的胃口,他知道父親一定會來問他的。

        “兒子,趁現在還沒有開飯,我們上去聊聊天!睔W展銘邊說邊起身。

        隨后倆人一前一后的來到了歐云朗的臥室。

        “兒子,你這是怎么了?”歐展銘故作擔心地問。

        “爸爸,您說我哪點比不上孫昊陽?沈子茵竟然對我提出了分手,還說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話。她竟然移情別戀了,爸爸,我好難過,我這里好痛也好恨!睔W云朗一副憤怒至極的表情。

        歐展銘聽兒子這么說他心里很是得意,故意表現出一副同情兒子的模樣。:“兒子,這種女人就是愛慕虛榮的人,分手了也沒什么可惜的。等爸爸讓別人再介紹一個比她好的女孩子給你認識好嗎?”

        “爸爸,可我就愛她,我這輩子只想要她!睔W云朗是一臉的執著。

        歐展銘拍了拍兒子的肩膀,說:“兒子,你的心情爸爸可以理解,但是她現在已經不愛你了,人家馬上都要訂婚了,說不定他們倆人早就上過床了,而你還被蒙在鼓里,在這里傷心難過呢?”

        “爸爸,不可能的,她對我說過她會愛我一輩子的,她不會騙我的?隙ㄊ俏乙獛ズ苓h的地方不能給她一個體面讓親友祝福的婚禮她才要和我分手的。爸爸,您幫幫我好不好?我想和她在這里結婚并舉行婚禮。爸爸,您幫我實現這個愿望好不好?”歐云朗乞求,他在故意試探父親。

        歐展銘很是無語了,他沒想到兒子會有這種想法,真的是很荒唐很幼稚可笑。

        “云朗,你在開什么玩笑?你清醒一點好不好?你們可是表兄妹在法律上是不允許結婚的!睔W展銘要被兒子氣昏了頭。

        “我知道,所以我現在非常需要爸爸的幫助,幫我實現這個愿望。這樣的話沈子茵才會回心轉意!睔W云朗那雙深邃的眸子中射出了一道寒光。

        “兒子,您這腦袋是不是被氣出毛病了?您的想法實在是荒唐至極,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你讓爸爸怎么幫?天下女人多的是你為什么非要在她這一棵樹上吊死呢?”歐展銘伸出手摸了摸兒子的頭。

        歐云朗見父親一直在這里裝糊涂,他輕蔑地笑了。隨后開口說:“爸爸,您應該認識藍小月吧!

        歐展銘的表情頓時變得嚴肅起來,臉上的肌肉也隨之跟著跳動了一下。但很快他又恢復了之前的神情。:”云朗,您說得這個藍小月是誰?爸爸真的沒有印象!

        歐云朗起身去從手提袋里拿出自己的手機,隨后在手機的相冊里找出親生母親的照片給父親看!鞍职,您確定您不認識她嗎?”

        歐展銘看著藍小月的照片他心情很是激動,25年過去了,這個女人雖然沒有了年輕時的靚麗容顏,甚至多了幾分歲月的滄桑,但她的容貌大致是沒變的。歐展銘在這一瞬間有些心虛了,他萬萬沒想到這個賤人還是和兒子相認了,但他卻依然矢口否認。

        “云朗,這個女人到底是誰?爸爸是真的不認識!

        “爸爸,其實您不是不認識,而是不想把這個關于我身世的秘密告訴我吧。不過沒關系,其實我的親生母親,也就是照片上的這個人她早就告訴了我!睔W云朗立即揭穿父親。

        “你,她對你說了什么?這個女人就是一個瘋子,你千萬不要聽她胡言亂語!睔W展銘的情緒是異常的激動。

        歐云朗鄙夷地笑了。:“爸爸,您終于想起來她是誰了嗎?這就證明我的確是歐家抱養的孩子,既然如此,那我和你們就是沒有血緣關系的,那我為什么不能和沈子茵在這里結婚?”歐云朗很激動地質問父親。

        歐展銘聽完兒子的話他是即心碎又憤怒,他沒想到藍小月這個賤人是即當了**還給自己立了牌坊。抱養?何來的抱養?

        “云朗,那她有沒有對你說你的親生父親是誰?”

        “她說我的親生父親拋棄了我們!

        歐展銘的手在顫抖,他沒想到這個女人還真是細思極恐,竟然會對兒子這樣說。

        “她在撒謊,你的親生父親其實就是我。她曾經是我的情人!睔W展銘很痛苦很難以啟齒地說出了深藏了25年的秘密。

        歐云朗瞬間傻眼了,他突然感覺五雷轟頂,整個天都要塌下來了,緊接著他兩眼發黑,身體不禁往下搖搖墜落。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84/1669093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