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116章、劍王 魏生君

第116章、劍王 魏生君

        荒林!

        自從龍少爺被王尊斬殺之后,白蛟王安分守己,沒有去招惹鐵劍族的人。

        他與虎王卷縮在荒林的深處,靜等龍皇廟的開啟。

        龍皇廟,龍皇曾經是方圓幾千里,乃至于整個青州響當當的大妖之一。

        它留下來的東西,自然是引來無數妖的關注,乃至于是人。

        龍皇,曾經也是一位絕世強者!

        對妖來說,更是一種信仰。

        想要進入龍皇廟,必須三塊龍皇令同時打開,才能把廟門推倒。

        不過!

        現在,三位龍皇令,不見了一塊,下落不明。

        其中的兩塊,一塊在兇名赫赫的大妖金翅大鵬手上。

        另一塊,則是在人類宗門,千里門的手中。

        千里門,在青州也是大名鼎鼎的存在,僅次于青州五大宗派。

        更聽聞,千里門的靠山,就是青州五大宗之一的天門!

        擁有兩塊龍皇令,但想打開龍皇廟,很艱難!

        所以,金翅大鵬以及千里門的人商量之后,大肆宣揚,找同道中人一起強行把龍皇廟打開。

        但是,結果卻是差強人意,試了好幾次,都失敗了。

        倒是有人上門邀請白蛟王和虎王,但兩妖很聰明,閉門不見,就是不出去。

        它們很明白,動身前去幫忙,搞不好落得一個卸磨殺驢的下場!

        無論是金翅大鵬,還是千里門,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所以,它們當作什么也不知道。

        不久前!

        有妖前來,并送上了神秘血珠。

        血珠之中,蘊含一絲可怕的血,兩妖煉化之后,血脈之力有明顯的提升。

        對方送上見面禮,并且不是為了龍皇廟的事情,兩妖很滿意的接受了見面。

        “大哥,我們真的要與它坦誠相見?”

        白蛟王左右不定,總感覺對方也不是什么好人。

        “放心,它敢來,我們也不要怕,這里是我們的地盤!

        虎王人立而起,斑紅的毛發炸開,猶如一根根尖刺。

        一對虎牙伸嘴而出,猙獰又嚇人。

        全身充滿爆炸性的力量,呼吸間吞吐的氣流,都能把地上的塵土沖得飛起來。

        “來了!”

        “這么快!”

        白蛟王心頭一顫。

        只見天穹之上,一道龐大的黑暗閃電般而來,停在荒林的上空,掀起萬丈狂風。

        “兩位同族,有禮了!”

        狂風呼嘯,龐大的身影一顫,化成人形,緩緩落下。

        身穿黑袍,神秘莫測,詭異無比。

        “直接說正事吧!”

        虎王開口,面不改色,氣場不落下風。

        初次見面,氣勢絕不能弱于對方!

        “呵呵!”

        神秘妖王抱拳,“我想邀請你們去一個地方,哪個地方,擁有的東西,絕對不比龍皇墓少,甚至于,還能讓我們血脈更上一層樓!

        兩妖雙眼縮了一下,又是來找他們幫忙!

        也不是什么好事!

        “龍皇墓里,有神妖碑,如果能參透上面的秘密,一朝化龍,龍皇曾經就是一只兔子,參悟上面的力量后,直接化龍,你說的哪個地方,有什么?”

        虎王虎目發亮,猶如兩顆小太陽。

        神妖碑對它們妖獸來說太重要了。

        一只兔子,參悟上面的神秘力量之后,直接化為了一條青龍。

        可想而知,有多恐怖!

        這也是它為什么對龍皇墓念念不忘的原因。

        神秘妖王嘿嘿一笑。

        “哪個地方,有的東西,不用參悟,直接用,瞬間化龍!”

        嗯?

        有這等好圣物?

        兩妖相視一眼,眼中都有著不相信的光芒閃過。

        有這等好東西的話,你為什么要告訴它們?

        “知道你們想的是什么,我也想靜悄悄的把它拿到手,奈何,我一個人的力量不足夠!”

        “什么地方?”

        “血色之地!”

        兩妖沉默了一下,“什么東西能直接化龍?”

        “血皇墓,青龍精血!”

        神秘妖王淡淡的聲音傳出。

        兩妖的鼻孔都大了幾分,臉龐微顫。

        “據我們所知,血皇墓現在也打不開吧?你如何知道的?”

        兩妖瞇下了雙眼,血皇暮和龍皇墓,有什么區別嗎?

        一點也沒有好嗎?

        “這個你們就不用知道了,我自有我的方法!

        “合作嗎?”

        “好處可是很大哦!”

        神秘妖王繼續誘惑兩妖,要是別的妖聽到有青龍精血,肯定會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

        畢竟,這東西對他們妖獸來說,真的太難得了。

        “我們考慮一下,你先走吧,決定之后,我會通知你!”

        虎王沉聲說道,光亮的虎目之中,滿滿的都是忌憚與謹慎。

        它活了這么多年,又豈會輕而易舉的相信另一頭妖王?

        白蛟王如果不是它親自一手帶起來的,它也不會相信!

        神秘妖王也不多說,身形一動,沖天而上,龐大的身軀露了出來,雙翅展開,達百丈!

        狂風呼嘯,樹木倒塌一片,驟然遠去。

        “大哥,龍皇墓我們不去,血皇墓,我們也不去,我們要干嘛?”

        白蛟王不解,兩個機會擺在眼前,難不成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它流走?

        “稍安勿躁,我修煉化形都用了上千年,這一點耐心也沒有了嗎?”

        虎王話里話外都是謹慎。

        “好吧!”

        白蛟王無奈,只能答應下來。

        “咦,哪是誰!”

        白蛟王雙眼一亮,指向遠方天空。

        一把巨劍,龐如高山,橫空而過。

        龐大的劍影籠罩了整個世界,凌厲的劍勢無處不在,劍氣瘋狂,所到之處,下方的大地被斬出一條支離破碎的劍痕!

        仿若一條劍河!

        “這是……世君劍!”

        “劍王魏生君的世君劍!”

        “該死,他怎么會在這里,他是來找我們的嗎?”

        兩妖毛骨悚然,鱗毛炸開,五臟六腑卷縮,連連后退。

        青州十三王!

        劍王!

        世君劍,是他的標志,是他的門面!

        此劍一到,劍王必在!

        要知道!

        青州十三王,每一個人,都是地丹境的修為,都是恐怖如斯的存在。

        果不其然!

        龐大的世君劍上,出現了一個人影!

        她背負雙手,婀娜多姿,國色天香。

        長發飄飄,裙擺搖曳,神威凜凜!

        一對繁星般璀璨的眸子掃了過來。

        只是一眼!

        兩大妖王腦海大地震,連連后退,五孔飛血。

        身體仿佛讓成千上萬的神劍刺中一樣!

        王的氣勢!

        威勢無形,沸騰如浪!

        幸好的是,劍王只是淡淡的掃了它們一眼,紅唇微動,什么也沒有說。

        世君劍轟隆隆而過,瞬間遠去。

        劍勢不減,依舊在荒林中彌漫,死在此勢下的妖獸,不計其數!

        在這里,它們是妖王,無上的存在。

        在劍王魏生君的眼里,它們就是一只小貓,一條小蜥蜴罷了。

        舉手投足,可屠之!

        “她為什么會在這里?”

        “幸好,她沒有對我們動手,否則,我們必死無疑!”

        兩妖心有余悸,一眼罷了,它們已經頂不住了。

        兩妖想提升實力的心更重了,它們發現,自己還是太弱了。

        “大哥……”

        白蛟王想說什么,虎王擺手:“我明白,我考慮一下!”

        片刻之間!

        荒林之外,一把巨劍從天而降,插入鐵劍族之中。

        荒林震動,劍氣如風,瞬間席卷了整個荒林。

        “她是奔鐵劍族去的?”

        兩妖面面相覷,想去探查一下,又不敢。

        萬一看到了什么不該看的東西,可是會賠上性命。

        這一天,兩大妖王如同小雞似的躲在荒林里,害怕了一天。

        劍氣不停,它們不敢出去。

        當劍氣停下來,劍威消失殆盡,兩頭妖王方才從洞府里鬼鬼祟祟的爬出來,看著滿目瘡痍的荒林,隨處可見的妖尸,心頭發顫。

        “鐵劍族是干了什么?惹上了劍王?”

        虎王不敢相信。

        能讓劍王親自降臨,想必是大事。

        “大哥,我們過去看看?”

        白蛟王好奇。

        畢竟龍少爺是因為鐵劍族而死,簡接關系,它自然是想看到鐵劍族家破人亡的情景。

        “小心使得萬年船,過幾天再說,如果劍王未走呢?我們上去送人頭嗎?”

        虎王很謹慎,精打細算。

        修行不易,尤其是它們妖族。

        為了好奇心,上門送人頭去?

        那不是白活了嗎?

        白蛟王點頭,同意虎王的建議爬回洞里。

        妖王之威,蕩然無存!

        是夜!

        三月同天!

        白蛟王從洞府里爬出來,目光遠眺,今天發生的事情,讓他心驚肉跳。

        它很想出去看一看,奈何現在真的不是時候。

        萬一魏生君真的沒走呢?

        那不是完犢子?

        突然!

        它目光一閃,發現了一個身形!

        身穿黑袍,神秘莫測!

        站于一棵斜倒大樹上,正看著自己。

        神秘妖王!

        它沒有走!

        白蛟王深吸一口氣。

        連神秘妖王都還在停留,劍王走了嗎?

        幸好自己沒有沖動。

        神秘妖王對它招了招手。

        白蛟王看了一眼不遠處虎王的洞府,一狠心一咬牙,跟了上去。

        幾十里外!

        神秘妖王停了下來。

        “我打聽到,你兒子,讓大河仙門的王尊給殺了,你不敢報仇,是嗎?”

        神秘妖王并沒有提血皇墓的事情,反而是提起也白蛟王的傷心事。

        “你到底是干什么?”

        白蛟王瞇下了眼。

        “大河仙門有一個叫李白的人,也是三翻五次的壞我好事!”

        “我想幫你報仇,報完仇之后,我想你與我一起,前往血皇墓!”

        “這是我的誠意!”

        神秘妖王露出光芒閃爍的眼睛,冷冽,血腥。

        嗯?

        “王尊太強,我不是他的對手!”

        白蛟王有自知之明。

        “李白也很強,也是金丹境!”

        “所以,我給你一個幫手,包你報仇雪恨!”

        神秘妖王笑了:“順便,幫我鏟除李白!”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708503.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