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111章、殺了

第111章、殺了

        渾身發冷,手腳冒汗,張開的唇齒在打顫。

        腦子一片空白,十萬個為什么在腦子里飛過。

        眨了眨眼。

        自己看錯了?

        認錯人了?

        可是,不應該啊。

        “你是……”

        陸豐咽了一口口水,哆哆嗦嗦的開口。

        龍傲天臉都黑了下來,咬牙切齒,閉口不談。

        “曾靜!”

        “他是龍傲天!”

        “陸豐,好久不見啊,上一次見面,我們還是在你家父親給我父親送上金靈石的時候,一轉眼,一年過去了呢!”

        曾靜微笑。

        被認出來了,也沒必要遮遮掩掩。

        龍傲天心里大罵,扯上他干什么?

        現在完了,沒臉回去了,不得不承認了。

        轟隆!

        陸豐腦子陣陣的轟鳴,整個世界天翻地覆,一連退了好幾步,臉色瞬間慘白,冷汗壓不住的往下流。

        真的是他認識的龍傲天和曾靜。

        這是怎么了?

        曾靜為什么穿著一套奴婢衣服,為什么手上還端著一杯茶。

        為什么龍傲天背上掛著背椅,為什么背椅上還坐著一個人。

        他脖子上的東西是什么,項鏈嗎?

        可是,這項鏈也太長了吧?

        太粗了吧?

        怎么回事?

        發生了什么?

        很明顯,兩人都對高高在上的王尊很敬畏!

        陸豐不敢相信自己的雙眼,瞪了又瞪,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

        “龍公子,曾姑娘,你們這是出來浪漫的嗎?”

        龍傲天喜歡曾靜,人盡皆知。

        他只能這樣想了!

        可是,為什么要背著一個人?

        以龍傲天的實力與身份,坐在椅子上面的人應該是他才對吧?

        兩人嘴角抽了抽,這該怎么說?

        他們多多少少也要點臉。

        難不成說自己成了王尊的馬?

        王尊的奴婢?

        “我們……”

        曾靜的話沒說完,火神宗的天才走了上來。

        “陸豐公子,怎么了?”

        “那來的東西,在陸豐公子面前,你也敢坐在上面?”

        “給我滾下來,給陸豐公子賠罪!”

        火神宗天才大吼,想盡一切辦法拍馬屁。

        嘶!

        陸豐深吸一口氣,我的天老爺,你是找死。

        很明顯,傻子都明白,能讓龍傲天心甘情愿被鐵鏈套,被人當成馬,王尊的實力難以想象。

        要知道,龍傲天是一個極其高傲自大的人,想讓他屈服,必然是需要碾壓性的實力。

        火神宗天才這個時候上來拍馬屁,連累到他陸豐該怎么辦。

        “我……不認識他!”

        陸豐結結巴巴,連退好幾步。

        嗯?

        火神宗天才怔了一下,什么情況?

        剛剛還不是稱兄道弟的嗎?

        這么快就忘得一干二凈了?

        轟!

        什么也沒說。

        曾靜一拳轟了出去!

        拳威浩蕩,鋪天蓋地!

        火神宗天才當場四分五裂,化成一地血肉。

        “敢對公子無禮,死!”

        曾靜淡淡的說。

        一行人愕然。

        一言不合就出手?

        再說了,你出手就出手,你用得著把人家轟成渣嗎?

        陸豐深吸一口氣,毛骨悚然。

        他更加確定了,兩人真的是王尊的下屬。

        兩位絕世天才給王尊做牛做馬,王尊到底是什么來頭?

        火神宗和清水池的一行人面面相覷,恐懼不寒而栗。

        “是曾靜,是龍傲天!”

        清水池的人認出了兩人,驚呼連連。

        兩人無地自容,尤其是龍傲天,怪異的目光打在身上,他連死的心都有了。

        “放開哪個女孩!”

        王尊淡然開口。

        “是是是!”

        陸豐大氣都不敢喘,連忙把火靈兒給放開。

        火神宗的人也急忙松開老阿婆,唯唯諾諾,不敢多說一句話。

        “你呢?”

        “怎樣處置你比較好呢?”

        王尊居高臨下,笑瞇瞇的看著陸豐。

        “公子,不要!”

        “大人有大量,我不知道是您老人家,多有得罪,我們現在就走!”

        陸豐口干舌燥,咽口水都僵硬了。

        他轉身就要走,走路都哆嗦了。

        王尊勾唇而笑,手上一甩,尊王刀飛了出去,懸于他的身前。

        凌厲的刀風,森寒的刀刃,狠厲的刀勢……

        陸豐一下子石化了,五臟六腑緊縮。

        “龍公子,曾姑娘,幫我求求情,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陸豐臉上的表情無比精彩,比哭還難看。

        “我們說話不管用!”

        曾靜聳肩。

        她說的話確實是不管用。

        “那我怎么辦?”

        陸豐苦笑,六神無主。

        龍傲天咬牙,他怎么知道,他都是自身難保呢。

        “我滾?”

        陸豐在地上滾了三圈。

        王尊依舊是笑瞇瞇的看著他,也不說話。

        “我會倒立!”

        陸豐雙手撐地,倒立轉了幾圈。

        王尊沒有變化。

        他又在地上爬了幾圈。

        狂扇十幾個耳光。

        ……

        王尊依然是沒有什么變化,很顯然,并不滿意。

        最后,陸豐實在是被逼急了,生蠻的把身上的衣物全部撕碎,赤身的站在眾人面前。

        “滿意了嗎?”

        陸豐咬牙切齒,他真的是被逼急了,面子,自尊,完全不要了。

        王尊怔了一下,這小子也是一個狠人啊。

        他正要點頭,試圖把一行人放走,畢竟他也不是十惡不赦之人,差不多就行了。

        殊不知,數個不知死活的老頭子跳了出來。

        “少爺,我們來救你和為龍公子曾姑娘!

        “喵的,此人肯定是用了什么邪術,迷惑了龍公子和曾姑娘,不然就拿到了什么東西,威脅他們兩人!

        “我們要把龍公子曾姑娘救出來,絕不能見死不救!”

        一行人大喊大叫,完全就是把兩人認為成了被王尊威脅。

        “真是一點腦子也沒有呢!”

        王尊搖頭,有點失望。

        他明明是做個好人。

        為什么就這么難呢?

        龍傲天三人臉色微變,都什么時候了,拍馬屁也要找對的時間啊。

        這不是找死嗎?

        王尊一點也沒有慣著他們,既然對方找死,他又何必大發慈悲呢?

        “死!”

        王尊冷喝一聲!

        大道雷音!

        一行人腦海當中天雷滾滾,電閃雷鳴,元神破碎。

        陸豐捂上耳朵,卻發現一點用也沒有。

        血從他的七孔里流出來!

        腦海震動,元神搖晃!

        龍傲天,曾靜,火靈兒四人也不好受,頭重腳輕,站也站不穩。

        砰砰!

        短暫的僵硬之后,一行人接二連三的倒下,猶如一座座雕像。

        全死了!

        還沒出手,就掛了。

        陸豐雙眼顫抖,難以置信。

        火靈兒兩人也瞪大了眼睛。

        她們知道王尊很強,可她們沒想到,會強到這一個地步?

        一聲喝斥!

        倒了一大片!

        這是什么實力!

        王尊舔舔唇,看向驚魂未定的陸豐。

        陸豐哆嗦,自己似乎讓一位死神盯上了一樣,七孔血流不止。

        “好像,你也沒有留下來的必要了,要不……”

        王尊左右不定的話還沒說完,曾靜就動了。

        又是一拳!

        拳威浩蕩!

        大地龜裂!

        陸豐不見了。

        滿天都是!

        已經成了渣。

        王尊:“……”

        “我還沒有說完,你動什么手呢,我是打算把他放走的,我是一個好人!”

        “現在好了,我好人的帽子沒有了!”

        王尊確實是這樣想的。

        可是,曾靜聽的可不是這個意思。

        不止是曾靜,龍傲天他們聽出來滿滿的都是你丫要滅了人家。

        “奴婢知錯!”

        曾靜連忙行禮,生怕王尊不高興。

        “罷了,上山!”

        王尊擺手,人都化成渣了,還有什么辦法?

        龍傲天無奈,繼續往前走。

        心中忐忑。

        王尊這種人是最可怕的。

        有實力,又看不透!

        自己真的能活著從王尊的手中離開?

        ……

        與此同時!

        火神山上!

        山頂之上,一片青芒!

        這里的溫度達到了驚人的地步,人站在這里,身體的血液仿佛一瞬間就能被蒸發一樣。

        火神山上半部分,幾乎是空無一物,光禿禿一大片,連一根草都沒有。

        這里的土地,被烘烤得一絲水分不剩。

        縱然如此!

        山頂上,還是有人站在其中。

        兩個老人!

        一位,正是火神宗宗主,身上升騰著白色火焰,此火很詭異,是冰冷的。

        另一位,清水池宗主,陸明!

        他身上被一層黑乎乎的東西覆蓋著,幽黑發亮,如水一樣蕩動,散發出陰冷的氣息。

        太陰神水!

        兩人站在山頂,前方是一個青火爬動的缺口。

        缺口內,是一片沸騰的青焰,源源不斷的爬升出來。

        “還沒上來?”

        “出事了?”

        火神宗主瞇上了雙眼。

        “應該沒什么問題,耐心等一等!”

        陸明倒是看得開,一點也不慌。

        也是這時!

        沸騰的青火之中,數個人沖了出來。

        幾人出來之后,立馬蹲在地上,大口大口呼吸。

        有人少了一條手,有的人被燒穿了胸膛。

        只有天佑安然無恙。

        他的身上,赤水火沸動,把他護得嚴嚴實實。

        不過,縱然有赤水火,他也是死里逃生。

        他用赤水火靠近了青蓮地心火,試圖得到它,沒想到,青蓮地心火突然發狂,他們被逼了出來。

        逃是逃了出來,但隨他一起下去的兩人已經是半死不活了。

        “什么情況?”

        火神宗宗主瞇著眼睛。

        “它現在在一個狂暴的狀態,我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

        天佑搖頭。

        “陸兄,不等了吧?直接用太陰神水淹了它,當它要被淹得半死不活時,我們下去,把它拿上來,當場煉化!”

        火神宗宗主急不可耐。

        “這倒是沒什么問題,你可要記住我們的協議!

        陸明說道。

        “這是自然,我是絕不會忘記!”

        火神宗宗笑道。

        “讓你們的人離遠點!

        半山下,火神宗的駐足觀看,心驚膽顫。

        一切準備好之后,陸明動了。

        他身上的太陰神水涌動,幽黑陰冷,猶如一條瀑布,沖天而上。

        旋即又像一條黑龍,沖入缺口之中。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689522.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