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109章、烏鴉

第109章、烏鴉

        一行人在萬蛇谷等到了天亮,終于是等來了妖王的人。

        黑壓壓的一大片烏云碾空而過,帶來的還有沖天的妖氣,奔騰如河。

        “烏鴉!”

        王尊雙瞳縮了縮,一眼便是看清了到來的妖是什么品種。

        “咦,有人!”

        “不是,上面的人是也是妖,只是化形了而已!

        “派頭挺大!”

        王尊嘖嘖稱奇,他在想,自己應不應該也抓一頭會飛的妖當坐騎。

        老是走路,顯得有點低調了。

        “金丹二重天而已!”

        王尊搖頭,他還以為會來什么大妖怪呢。

        金丹二重天的烏鴉,不堪一擊啊。

        一點興趣也提不起來。

        而已?

        火靈兒兩人聽得耳朵直抽。

        這么囂張的嗎?

        連金丹二重天的對方都不放眼里了?

        太吊了吧?

        不過試想一下也是釋然,曾靜這樣的天才都甘心情愿的為奴,王尊的實力自然在其之上。

        再說了。

        不可以忽視的是龍傲天。

        這可是一世絕世天才啊。

        也被王尊鎖成了一條狗,當成了人轎。

        下場可不是一般的慘。

        兩人難以想象,王尊的實力到底是一個怎樣恐怖的層次。

        呀呀!

        一大片黑乎乎的烏鴉叫聲接連不斷,無數黑羽落下,猶如大軍壓境,浩浩蕩蕩而來。

        在一頭巨大型的烏鴉身上,站著一個中年男人,身穿羽衣,鴉臉人身,氣息渾厚,如似一位絕世強者。

        “三頭蛇,出來!”

        人鴉聲如洪鐘,霸氣無比。

        也是這時,一團黑乎乎的東西砸向它。

        它反應很快,伸手便是接了下來。

        “蛇頭?”

        人鴉看清手中的東西之后,立馬臉色大變,什么也沒說,轉身就逃。

        浩浩蕩蕩的一大群烏鴉迅速調轉方向,原路返回。

        對方能把三頭蛇妖斬殺,斬殺他也必然是輕而易舉之事。

        他不能停留!

        很果斷的離開。

        然而。

        王尊又怎么會讓他就這樣走呢。

        在火靈兒兩人震驚的目光下,王尊迅速畫出雷霆大鵬符。

        龐大的雷霆大鵬攜著轟隆隆的天雷迅速追了上去。

        人鴉大吃一驚,一展手,無數的烏鴉撲上去,他也趁這個機會,化出本體,一頭巨型烏鴉,往另一個方向逃去。

        如同一道烏光!

        無數的烏鴉只是烏合之眾,雷霆大鵬一對利爪一伸,直接便是把這些烏鴉給滅殺了。

        雙翅一扇,天雷滾滾。

        雷霆大鵬急速追了上去,須臾之間便是追上了烏鴉。

        烏鴉慌了,逃不了,只能與之扭戰在一起。

        黑羽紛飛,身上片刻便是布滿了傷口。

        他恐懼了。

        由始至終,他與對方長什么樣子都不知道,自己就被逼入絕境了。

        不顧一切逃離的想法更重了。

        黑翅一震,萬羽落下,像極是一柄柄飛刀,將雷霆大鵬圍繞在當中。

        嗖嗖!

        無數的黑羽射動,劃出一道道烏黑的刀光,雷霆大鵬很給力,但也頂不住這樣的襲擊。

        很快,雷霆被劃破,被洞穿,消散天地間,什么也沒有剩下來。

        烏鴉十分果斷,并不戀戰,黑翅一扇,瞬間遠去,頭也不回。

        “跑了?”

        火靈兒兩人面面相覷。

        雖然沒有把烏鴉擊殺,但是,這已經足夠嚇人了。

        她們沒料到,王尊還是一位符師。

        而且這么可怕,一符逼退金丹二重天的烏鴉。

        試問誰做得到?

        至少,火靈兒認識的人中,沒人做的到。

        “可惜了!”

        老阿婆搖頭,雖然烏鴉逃了,但王尊的表現足以震撼到了她。

        “它跑不了!”

        王尊微笑。

        兩人看著王尊陽光的微笑,怎么這般讓人毛骨悚然的呢?

        王尊淡然伸出一指,輕輕一點。

        轟隆!

        天穹震動,天雷落下,直接劈在烏鴉的身上。

        黑羽如雪,滿天都是。

        烏鴉皮開肉綻,呀呀直叫,恐懼到了極點。

        人未現,召天雷轟它。

        缺徳!

        它更加不敢停留,拖著重傷之軀,極速離開。

        王尊咧嘴一笑,手一張,祭出尊王槍,瞄準已經化為一個黑點的烏鴉就是一甩。

        轟!

        槍尖破開空氣形成的爆炸聲響震耳欲聾,所過之處,天空被劃出一條巨痕。

        一往無前!

        無人能擋!

        火靈兒兩人下巴都掉下來了。

        這是什么操作?

        烏鴉回頭一看,還沒反應過來,尊王槍已經把它給洞穿。

        帶著它,插在一座大山之上。

        大山被刺塌了半邊,可怕的風暴把哪里千丈之地絞成飛灰,夷為平地。

        曾靜什么也沒說,暴射出去。

        火靈兒兩人石化在原地,感到陣陣的毛骨悚然。

        召雷,甩槍,畫符!

        這真的是一個人做出來的?

        她們敢相信,這一槍要是甩在自己的身上,渣都剩不下了。

        “李公子……你到底是什么境界?”

        老阿婆尋問。

        她實在是有點忍不住了。

        “金丹境!”

        王尊如實回答。

        這又不是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

        兩人面面相覷!

        不應該啊。

        王尊是金丹境,曾靜也是,龍傲天更是如此。

        同在一個境界的修為,會心甘情愿的為奴為馬?

        給誰也不愿意好嗎?

        要不是王尊沒和的她們說真話,要不就是王尊的靠山很大,大得讓人發指。

        “你真的是大河仙門的弟子?”

        老阿婆繼續問。

        據她所知,大河仙門不應該有這樣實力的人。

        王尊點頭,不愿多說。

        他最討厭別人質疑大河仙門了。

        兩人也看出來了王尊的不爽,不敢多問。

        很快!

        曾靜回來了,肩上扛著尊王槍,手上拖著半死不活的烏鴉。

        兩人看到,烏鴉的胸上,有一個前后透亮的血洞。

        “沒死吧?”

        王尊尋問。

        “沒有,還有一口氣!”

        嘶!

        兩人深吸一口氣,一雷一槍一符,把一頭金丹二重天的妖逼成這個樣子。

        若是王尊火力全開,那得是一幅怎樣的場面?

        天崩地裂吧?

        “不用問了,問不出什么的了,它和閉口不說,畢竟就剩一口氣了,說與不說,沒什么大不了的了!

        王尊搖頭。

        還想從烏鴉的口中得到妖王的消息呢,沒想到自己一個不小心,下手太重了。

        畢竟都這個樣子了,烏鴉還會被他嚇到嗎?

        大不了一死了之,也不會透露妖**息半句。

        “不,你要知道什么,你說,我知無不言!”

        喲!

        讓王尊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烏鴉居然主動降投。

        “妖王是誰?”

        王尊雙眼盯著它。

        這頭妖王可是讓他日思夜想呢,他至今都沒有找到妖王的基本信息。

        “它很強,血脈很強大,是頭飛禽!”

        “它掌控了方圓幾千里的妖獸,無妖敢不從它,至今為止,我只是見過它兩面!

        “它最近一直在計劃兩件事,一件是找到它的未婚妻,一件是收集大量的精血,把自身血脈進化!”

        烏鴉一口氣說了出來,幾乎要了它的命。

        “說重點,它在什么地方?”

        “不知道!”

        烏鴉搖頭:“只有它需要我們的時候,它才會現身,我們想主動聯系它的話,幾乎是不可能!

        “它是什么妖?”

        王尊繼續追問。

        “不知道!”

        “它每次出現時都是人形,身穿黑袍,我并不知道它是什么妖種!”

        烏鴉哆嗦道:“我負責的是給它收集精血,拿回去給它,除此以外,我沒有幫它做過任何事情!

        烏鴉求生心徹,知道的全部說了出來,一點也不保留。

        “還挺神秘!”

        王尊搖了搖頭,什么也沒說,從背椅上跳下來,一腳把烏鴉的腦袋踩得四分五裂。

        “哦……不好意思,沒看到你在下面,下輩子注意一點,別在別人的腳下躺著!

        王尊不以為然。

        火靈兒兩人嘴角抽了又抽,你明明就是故意的好么?

        “我三翻五次的壞它好事,它應該會找上門來吧?”

        “嗯,不行,我得留下點什么,讓它找上我,萬一它迷路呢?”

        王尊思索。

        火靈兒兩人徹底是懵了,從未見過如此想敵人找上門來的人。

        哪可是一位妖王啊。

        王尊讓曾靜把三頭蛇妖的洞府打碎,精血放掉,然后,他在廢墟前立下一個牌,上面刻下自己的名字。

        大河仙門!

        李白!

        看王尊做完這一切,火靈兒兩人徹底是傻眼了。

        我的天!

        這怕是一個瘋子吧!

        龍傲天也是眼角直抽。

        真他嗎的囂張!

        狂到沒邊了。

        他都不敢這么狂。

        他算是見識到了什么叫人外有人  天外有天。

        王尊就是哪個人,那片天。

        “你有意見?”

        “要不,我寫龍族龍傲天?”

        王尊微笑。

        龍傲天賠笑:“我又怎能搶了李公子的風頭,我不配!”

        火靈兒見龍傲天這般的賠笑臉,真是大開眼界。

        “走,去你們火神宗!”

        “我們接青蓮地心火回家!”

        王尊跳上背椅,曾靜乖巧的把茶遞了上來。

        看著王尊一副大爺的樣子,兩人無言以對。

        在王尊的身上,他們看到了自信,強勢,實力……

        她們自認不如。

        她們至今不相信,王尊是來自大河仙門。

        一行人剛走沒多久。

        一頭妖鬼鬼祟祟的從地下冒了出來。

        與食人妖一樣,它青膚矮身,常住地下。

        但是,它是另一個品種!

        地精!

        地精把石碑抽了出來,再次鉆入地下,消失不見。

        百里外,地精再冒了出來,把石碑遞給了另一頭妖。

        此妖拿著石碑,又消失。

        如此這樣,經過了十幾手之后。

        石碑終于是到了妖王的手里。

        小小的身子,凌厲的眼神,妖王看著石碑上的字,氣息狂暴。

        “上幾次也是他吧,好好好,李白!”

        “給我去幾頭妖,給他送份大禮,讓他長長記性!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68952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