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105章、明了

第105章、明了

        “小靜,救我,我們認識這么多年,你不會見死不救吧?”

        龍傲天身體在顫抖。

        他與曾靜認識了這么多年,可是對她無微不至,不知道送上了多少天地圣物。

        不看僧面也看佛面。

        曾靜應該會幫他的!

        可吧,曾靜根本沒有這個意思。

        “王公子不殺你,你已經是天大的幸運了,好好吃吧,別餓著了!

        “我回去給王公子煮水洗澡,幫他擦背去了,你好自為之!”

        曾靜真的走了,頭也不回。

        龍傲天傻眼。

        這女人也太真實了吧?

        曾靜,王尊,已經在他必殺的名單上了。

        三月同天,月光如瀑。

        龍傲天依舊是被捆在山門前,月寒風冷,他被凍得瑟瑟發抖。

        “龍公子,我們來救你!”

        有人鬼鬼祟祟的摸上來,小聲開口。

        救下龍傲天的話,將可能得到意想不到的驚喜。

        萬一龍傲天一高興,送他們幾樣東西,也是難得一見的至寶。

        畢竟,龍族家大業大,底蘊豐厚。

        他們是龍傲天的救命恩人,自然不會被虧待。

        這個險值得冒。

        龍傲天點頭,期待萬分。

        還是有人巴結自己的。

        在這暗無天日的世界里,還有人冒著生命危險救自己,無論是出于什么樣目的,都是值得銘記的。

        龍傲天發誓,自己脫困之后,一定要把幾人留在身邊。

        忠誠的奴才太難得了。

        “龍公子,救了你之后,你得給我們一點報酬”

        幾人還沒動手,先把條件談好,免得龍傲天出爾反爾。

        “那是自然,你們放心,我絕對不會虧待你們!”

        “我要你們的一品玉竹!

        “我要三生鐵樹!

        “我要你們的龍爪手神通!”

        我草!

        胃口未免也太大了吧?

        趁火打劫啊。

        龍傲天本以為三人最多就是要點什么靈石,天地靈寶。

        最多就是神通罷了。

        萬萬沒想到,三人的胃口大得嚇人,這三樣東西,都是他們龍族的至寶啊。

        龍傲天終于明白,什么叫虎落平陽被犬欺!

        趁他病,要他命。

        “龍公子,別舍不得,只要你有命在,這些東西以后還不是手到擒來嗎?”

        “不會為了這幾樣東西,連命都不要了吧?”

        三人見龍傲天有點猶豫,不由繼續誘導。

        “自然不是!”

        “你們放心,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我龍傲天脫困之后,絕對會滿足你們!”

        有龍傲天的誓言,三人也就放心了。

        幾人鬼鬼祟祟,小心翼翼,試圖幫龍傲天把身上的封穴釘拔出來。

        龍傲天在冷笑,貪心不足蛇吞象,三人是沒聽說過嗎?

        他已經想好了,脫困之后,先拿三人祭天。

        不是他忘恩負義,是三人太貪心!

        三人摸到龍傲天的身后,手伸向封穴釘!

        然而。

        他們的手還沒有接觸到龍傲天,一抹流光從大河仙門之中閃射出來,快如閃電。

        噗!

        三顆腦袋落下,血如泉涌。

        還沒有走的眾人見到這一幕,可謂是毛骨悚然,愕然萬分。

        一柄飛刀!

        懸于半空之上,刀風彌漫,刀刃上流著腥紅的血液。

        “草!”

        “隔這么遠,控制飛刀直接把人給殺了,這什么元神之力,太可怕了吧?”

        “惹不起,惹不起,溜了溜了!”

        眾人張口結舌,毛骨悚然,看著尊王刀就感覺皮膚被刀割一樣的痛。

        龍傲天看著地上滾動的人頭,咬牙切齒,對著山門內吼道:“你到底要干嘛,李哥,李爺,你放了我吧,我求你了,我真的丟不起這個人!”

        龍傲天徹徹底底的慌了,恐懼了。

        王尊是真的要把他往死里逼呢。

        他的臉已經丟盡了,只求能保住性命,報不報仇,以后再說了。

        “反正都丟得差不多了,剩下這么一點,不要也罷,好生呆著吧,千血池一日不送過來,你一日也別想離開!”

        聲音憑空出現在眾人的腦海里,轟鳴不止。

        元神之力!

        直接滲入眾人的腦子里。

        可怕的嚇人!

        尊王飛刀一閃,消失在原地。

        龍傲天生無可戀,灰頭土臉,半死不活的樣子。

        二十多年來的驕傲,打響的名聲,穩固的地位,打出來的威名。

        在今天,被擊得支離破碎,毫無保留!

        他后悔了。

        自己為什么要來。

        自己為什么要惹王尊。

        為什么!

        ……

        宗門里!

        劉正義等人嘖嘖稱贊,王尊折磨人還真的有一套呢。

        平日里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天才,一瞬間被打入地獄。

        這種落差,可是會讓人發瘋的。

        尊王飛刀飛回,王尊收起。

        “王公子,水好了!”

        身后,傳來曾靜的聲音。

        王尊點頭,抱起九尾狐,走入浴室。

        “王公子,我給你擦背……”

        曾靜臉色微紅,低著頭。

        “不用!”

        “你去劈柴吧!”

        王尊很直接,啪地便把門給關了。

        曾靜苦笑,也不強求。

        浴室里。

        王尊把九尾狐放一邊,躺入浴桶之中,舒服的微叫。

        九尾狐在一旁看著,很不自然。

        房外。

        曾靜舉起斧子,把木柴劈為兩半。

        斧子每一次落下,她感覺自己在揮拳,好像抓住了點什么奧秘,又轉瞬即逝,根本抓不緊。

        她知道,王尊讓他劈柴,不僅僅是劈柴,而是要領悟當中的道理。

        從而讓自己的拳法更上一層樓。

        可是!

        她根本悟不出來。

        父親讓她留下來做奴婢,真的是做奴婢嗎?

        她一次次劈下,心有所想,木柴已經難以一氣呵成被劈開。

        “王公子讓我悟的到底是什么呢?”

        曾靜想不明白。

        “連柴你都不會劈了嗎?”

        王尊的聲音傳來。

        他出來了。

        藍白長發微濕,劍眉星日,藍袍加身,頗為英朗。

        “不是的,我只是在……”

        曾靜沒有說完,王尊已經走了上來,從她的手上拿過斧子。

        “看好了,劈柴是這樣的,不是你哪樣,果然是大小姐,十指不沾陽春水!

        王尊搖頭,抬手下斧,木柴一分為二。

        平整光滑,仿佛渾然天成。

        還奴婢呢,曾老仙這不是把女兒扔給他教嗎?

        嗯?

        干什么?

        曾靜怎么就呆住了。

        自己臉上是有什么東西嗎?

        還是……自己太帥了,讓曾靜春心蕩漾?

        曾靜呆在原地,如遭雷擊,雙眸瞪大,滿滿的都是不可思議。

        在她的眼里,王尊此時此刻就是一尊巨人,頂天立地。

        渾身冒著光芒,那一斧子,充滿了拳道。

        那不是一把斧子。

        而是一只拳頭。

        一拳落下,天地震動。

        木柴仿若是一座山,王尊一拳下去,高山支離破碎。

        “我明白了!”

        “王公子讓我劈柴,是想告訴我,拳出要快,要準,要狠!

        “拳法,不是慢性神通,講的是快,是狠,是準,是一擊即潰,是一拳開天!”

        “我明白了!”

        “我知道我的拳法為什么停滯不前,是我猶豫了,出拳的時候猶豫了,練拳的時候也猶豫了!

        曾靜長發飛舞,雙眼發光,雙拳緊握,顫鳴不停。

        王尊傻眼了。

        他什么也沒有說啊。

        什么拳?

        什么猶豫?

        他就是教你如何劈柴快點而已。

        我去。

        你又想到了什么。

        他不知道。

        自己先前的一舉一動在曾靜的眼里是多么的恐怖。

        簡直就是一幅神明出拳打碎高山的情景。

        轟!

        曾靜動了,一拳暴出。

        拳威浩威。

        動蕩天地。

        前方硬生生被轟出一條拳痕,所過之處,一切都被夷為平地。

        很顯然。

        曾靜的拳法得到了進展。

        進與停,只是一瞬間的領悟罷了。

        曾靜很激動,嬌軀發顫,停滯不前幾年的拳法,終于是更上一層樓了。

        前方的路一片光明,恍然大悟的感覺充斥全身。

        “王公子,感謝!”

        曾靜抱拳,激動的看著王尊。

        王尊擺手:“我什么也沒有說啊,也沒有教你什么,這都是你自己參悟的,不用謝我!”

        曾靜搖頭,“王公子,謙虛了,我知道你不愿意承認,無非就是不想暴露自己的實力罷了,我明白,我絕不會對任何人說!”

        曾靜已經認定了王尊不愿意過多暴露自己的實力,所以指點她時,也不愿多說,不直接道明。

        王尊無奈,“隨便吧!”

        “收拾一下,明日,我們要出去一趟!”

        轉身回屋。

        這女人怎么就說不明白呢?

        曾靜深吸一口氣,她終于是明白,為什么父親讓自己留下來。

        原來如此!

        王尊當真是一個神人。

        隨便指點一下,就讓她的拳法有所進展。

        如果不是自己太過笨拙,王尊今日也絕對不會道明。

        幸好,自己還是有一點悟性的,明白過來。

        翌日。

        曾靜收拾好東西,與王尊一起離開。

        王尊并沒有告訴師兄師姐們,只是帶上了曾靜。

        來到山門。

        龍傲天像只死狗一樣趴在地上。

        他喵的。

        他居然睡著了。

        心也太大了吧?

        那里有一點點怒火攻心的樣子。

        簡直是沒心沒肺啊。

        “起來!”

        王尊踢了一腳他。

        龍傲天恍恍惚惚的睜開眼睛,正要說什么,突然又明了過來。

        咬牙切齒,怒恨不得!

        “走,帶你去玩!”

        王尊笑了。

        “不去!”

        龍傲天倒不是傻子,自己都這個樣子了,讓他跟著王尊出去,不是丟人現眼嗎?

        他可沒這么傻。

        “王公子讓你去,你就去,想死是嗎?”

        曾靜盯著他,面無表情。

        “小靜,你……”

        龍傲天要哭了,他深愛的女人,跟了另一個男人,并視他為陌生人。

        “你表現好的話,也許我一高興,把你放了,你去不去?”

        王尊勾唇而笑。

        “去!”

        龍傲天沒有選擇,他不去也得去!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68951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