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100章、天才為奴

第100章、天才為奴

        頭頂上百尊雷霆神象,身體雷化,猶如一尊雷神,兇狂霸烈。

        戰勢之兇,讓人看了都覺得可怕。

        “曾老頭,不用你,你休息一下!”

        王尊厲喝,制止了正要動手的曾老仙。

        開什么玩笑!

        好不容易等師兄師姐們玩完了,終于是到他了,他又怎么能眼巴巴的看著對手被人搶了。

        他都脫褲子等了半天,誰搶和誰急。

        外人都傻眼了。

        這種層次的敵人,見了都恨不得多長幾條腿逃跑,王前倒好,他是恨不得多長幾條腿迎上去。

        上百頭雷霆神象,把殘念團團圍在當中,高高舉起象鼻,如即將要發射的炮彈。

        “死!”

        王尊五指成拳,一拳轟出!

        吼!

        上百條象鼻,狠狠的甩下,掀起滔天狂風,萬道天雷。

        砰!

        殘念還來得及反應過來怎么一回事,已消失在天地間。

        五大宗主身后的血圖,當場便是消失了。

        他們的底牌,付出了半條命拿出來的低牌,還沒派上用場,就已經被滅了。

        他們想著,曾老仙要是出手的話,他們師父殘念絕對不是對手。

        可是,他們沒想到,根本輪不到曾老仙!

        “地丹境的肉身!”

        曾老仙雙瞳發顫,他知道王尊很強,但他沒想到是地丹境。

        索然無味!

        王尊的興趣一下子就沒了!

        只是打了一個哆嗦而已。

        太快了,前面的熱血沸騰,急不可耐,在這一瞬間,全部變得沒有味道了。

        太弱了!

        他還怕自己殺不了對方,要被趕出去呢!

        沒想到,對方連自己的一拳也接不!

        曾靜是心有余悸的,她也沒料到王尊會強到這個地步。

        自己之前是一次次從死神的刀下逃了過來,自己是一無所知,現在明白了之后,也忍不住發顫。

        這樣的實力,青州天才榜第一名都比不上。

        是王尊眼界太高了?

        看不上青州天才榜嗎?

        一片寂靜。

        連空氣仿佛都凝固了。

        五大宗主知道,自己是必死無疑了。

        “師兄師姐,十三沒有給你們丟人吧?”

        一拳滅了對方,王尊是很滿意的,就是不知道師兄師姐們滿不滿意。

        他很在乎師兄師姐們的看法。

        “一般般吧!”

        “還一拳,要是我,一口氣!”

        猴子背負雙爪,人模狗樣。

        劉正義等人眼角抽動。

        他喵的!

        你丫裝起逼來,真的一點草稿也不打啊。

        他們都不敢這樣吹。

        曾老仙父女無言,他們想不明白,王尊為什么就信了。

        還自愧,崇拜的看著一行人。

        明明是一位絕世天才,卻被一群渣渣玩的團團轉。

        而且,還是自愿的!

        “師父!”

        張人鳳迅速上去,把人皮拾了起來。

        撿起一把劍,走向五人。

        五人已是山窮水盡,任人宰割,眼睜睜看著殺氣騰騰的張人鳳過來,

        張人鳳沒有任何的廢話,手起劍落,血液狂飛,人頭滾落。

        五大宗主,全被斬首,一命嗚呼!

        深深的呼出一口氣,張人鳳整個人都輕松了。

        五大宗還剩下不少人,早就戰意全無,根本不用出手,他們連滾帶爬的離開。

        王尊等人也沒有趕盡殺絕,任由他們離開,從此以后,五大宗徹底消失在大荒里了。

        “哈哈哈,英雄出少年,老夫打心底佩服,王公子,狠人呢!”

        曾老仙抱拳。

        如果說,之前他忌憚于王尊的影子,不得不示弱討好。

        那么現在,他是真的忌憚王尊了。

        地丹境的肉身,金丹境的修為,二十出頭的年歲,超越他,還要用多久?

        他的決定很重要,很對!

        王尊擺手,“這算什么,和我師兄師姐比起來,根本不夠看,你別夸,師兄師姐不高興的,他們說了,人得學會謙虛,不能驕傲,驕傲使人落后!”

        這是實話。

        但是,在曾老仙的耳中,卻感覺王尊在玩他。

        你丫比你師兄師姐強不知道多少倍好嗎?

        劉正義等人有點不好意思,苦笑連連。

        但是,王尊的目光一掃過來,他們立馬挺直腰桿,背負雙手,高深莫測的樣子。

        當然,他們的實力,在同輩之中,已經很不錯了。

        稱之為天才,有過之而無不及!

        兩天后!

        張人鳳收拾東西,與王尊等人一一告別,獨自離開。

        王尊試圖挽留張人鳳,都說了大家以后一起做好事,奈何其去意已決,難以留下,只能任他離開了。

        “那年花開時,便是我們再見日,再見,王兄!”

        張人鳳頭也不回,擺手離開,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去什么地方,走到什么地方就是什么地方。

        王尊站在山門前揮手,身邊站著曾靜,九尾狐,一把鼻涕一包眼淚。

        “終于走了,我都快裝不下去了!”

        “喵的,老子那是什么好人,我連扶老奶奶過馬路都沒做過,裝得好辛苦!”

        王尊笑了,終于不用再裝了。

        曾靜滿頭黑線,比你裝得更辛苦的人還有大把呢,你就沒發現的嗎?

        “小靜,既然你非要做我的奴婢,那我就收下你吧,不過,你想什么時候離開,盡管說一聲就行了!”

        王尊看向曾靜,曾老仙非要把她留下來,說什么彌補過失。

        原本王尊是拒絕,但是,曾老仙說,一個青州榜上排名十三的天才為奴,多有面子,試想一下,就答應了。

        曾靜的實力在王尊眼中不值一提。

        但是,天才為奴,這說出確實是倍有面子。

        “奴婢明白!”

        曾靜躬身,她對王尊已經沒有任何的不滿,有的只是恭敬與服從。

        實力!

        說明了一切!

        “我們宗門里,有龍門,有修煉塔,有神道碑,能得到什么,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王尊牽起九尾狐,帶著曾靜,返回自己的山。

        他把一大堆欠條拿出來,看了又看,最后選中了一張。

        “火神宗,借大河仙門異火一朵,為期三年,逾期不還,十倍償還!”

        “嘖嘖,借三年,現在都過去三百年了,好家伙,真當我們大河仙門好欺負不成?”

        王尊嘖嘖,拿著欠條,十分的沉重。

        這不是欠條,是大河仙門的根基,現在被人拿走了,他必須得奪回來。

        異火,是四師兄火焰山內的火種,用來煉器最好不過。

        當然,也是一件殺人利器。

        異火,顧名思義,是一種神秘莫測的火焰。

        大荒之中,異火眾多,功效不一。

        有的異火之可怕,觸之必焚!

        有的異火,則可活死人,肉白骨。

        被借走的異火,名為青蓮地心火!

        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就是厲害,就是可怕,形似青蓮,焚天煮海。

        “為了四師兄,我得義不容辭,也許我把青蓮地心火拿回來,大師兄一感動,傳我幾門煉器之術,賺大發了!”

        王尊想得美滋滋。

        江向天要是知道,自然會感動。

        他沒想到,王尊會有這樣的覺悟。

        他確實是心掛青蓮地心火,可是,他不敢去問火神宗拿啊。

        要知道,火神宗可是一個大宗門,強者如林,他哪里敢去。

        王尊太上道了。

        王尊在查看欠條,九尾狐在一旁看著他,黑亮如寶石的眼里,異光閃動,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曾靜則在為王尊洗衣做飯,完完全全成了一個奴婢。

        來到這個世界上,王尊終于享受到了少爺般的待遇。

        要知道,在這之前,他可是伺服別人的主。

        一晃又過了五天。

        這五天里,可是把王尊氣得跳腳。

        不遠外的村里,時不時傳來被屠村的消息。

        每當王尊去到時,已經是一片地獄。

        妖王!

        王尊咬牙切齒,他至今都還不知道,這位妖王到底長什么樣子。

        他發誓,抓住妖王之后,他一定將其煮了吃。

        五天來。

        曾靜倒是向王尊請教了幾次。

        她的拳術,毫無進展,卡在了一個瓶頸上。

        王尊那懂這些,說得很清楚了,對于這個他真的不懂。

        他也只是學會一門拳術罷了。

        神象鎮獄雷拳。

        他讓曾靜去請教齊飛雨,曾靜不信,非要他教。

        他也沒辦法,正所謂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欠。

        既然曾靜非要他指點,他又不會,只能搪塞過去。

        讓曾靜去劈柴,去挑水。

        王尊也說得很好聽。

        劈柴,是鍛煉她的拳法。

        挑水,是鍛煉她的力氣!

        這話說出來,連王尊自己都不相信,不料,曾靜信了。

        還真的去挑水劈柴。

        而且,是從宗門外挑回來。

        王尊頓時有點罪惡感了。

        也不管那么多。

        一有時間,王尊就和齊飛雨練練拳,和劉正義比比劍……

        這一天,猴子不知道從哪里得到消息,來找王尊。

        “十三,我聽別人說,有一波人正在往我們大河仙門來,可能又有架打了!”

        王尊皺眉,不應該啊,他最近好像沒有惹什么人啊。

        再說了,他平易近人,對誰都客客氣氣,沒有仇人才對?

        要把王尊生撕的人此時此刻哭暈在廁所!

        “知道是什么人嗎?”

        “不會是知道我們拿回來了龍門神道碑,又有人上門搶吧?”

        王尊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這個可能。

        “小心一點!”

        猴子提醒,又離開了。

        閑來無事,王尊牽著九尾狐,走出宗門,去山林里轉。

        他時刻不是在想把妖王揪出來,將它扒皮抽骨。

        也是這時!

        一波人,浩浩蕩蕩而來。

        半空之上,天馬踏云,拉著云車,強勢而來。

        “這就是大河仙門嗎?”

        云車上!

        龍傲天橫眉冷對,居高臨下,俯瞰下方壯觀的山門。

        在他的身后地下,跟著浩浩蕩蕩的一大群人。

        看熱鬧不嫌事大,每一個人都八婆到了極點。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68951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