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99章、血圖

第99章、血圖

        曾老仙下巴都掉下來了。

        王尊是瞎了嗎?

        沒看出來猴子不敵嗎?

        當然,他不敢說。

        也不知道王尊是不是裝的。

        青葉塔塔主臉色全黑了,七竅生煙,氣得不行。

        什么意思?

        把他當成什么了?

        欺人太甚!

        他手上一展,無盡的綠葉如同一片光雨,從天而降,刺向張人鳳。

        張人鳳已經是山窮水盡了,根本沒有力氣來躲避。

        也是這時。

        王尊腳下一動,電閃雷鳴,瞬間消失在原地。

        再次出現,人已經來到了張人鳳的身前。

        尊王槍一握,猛地在頭上一劃,天雷閃動。

        天雷掃出,兇猛無比,當場把綠葉雨給沖擊得一葉不剩。

        下一秒。

        王尊槍尖一指向天,再指向青葉塔塔主。

        轟隆!

        天雷瞬間落下,扭曲轟來,雷光把天地一分為二,恐怖如斯!

        幸運的是,青日塔塔主反應得很快,祭出一片枯葉。

        枯葉迎風便長,把他擋在下面。

        天雷無敵,縱然枯葉神異,也擋不天雷的轟擊。

        枯葉被轟穿,青葉塔塔主被淹沒。

        轟!

        大吼一聲,青葉塔主暴射出來,狼狽不堪,長發炸開,衣衫襤褸,像個乞丐。

        王尊并不打算給他喘息的機會,一閃身,人又不見了。

        再次出現,人已經到了其的身前,狂暴的氣息沖天碎地。

        吼!

        上百頭神象雷影布滿了天穹,仰天長嘯,象鼻沖天,天雷密布。

        五大宗主全驚了,狂暴的雷霆波動碾壓下來,翻天覆地。

        “小小年經,便有這樣的戰力,屬實是駭人聽聞,以后的大荒,必有他一席之地!”

        曾老仙驚嘆。

        他這個年紀時,還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放牛呢!

        “給你一鼻子!”

        王尊抬手成拳,一臂甩出,天雷滾滾。

        其中一頭神象抬起了鼻子,猶如一條長河,甩擊下來。

        象鼻所到之處,虛無寸寸爆碎,天雷伴之,仿佛開天辟地。

        “靠!”

        青葉塔塔主破口大罵,使出渾身解數,試圖擋下攻擊。

        然而。

        一切都只是徒勞罷了,一象鼻下去,青葉塔塔主感覺自己是被一座飛速移動的巨峰撞中了一樣,倒飛出去。

        七孔流血!

        根本就是擋無可擋!

        整個身體仿佛都碎了一樣。

        更讓他不敢相信的是。

        王尊咧嘴一笑,大喝一聲。

        “死!”

        轟隆!

        不僅僅是他,就連其他的四位宗主,乃至于是曾老仙,腦海之中剎那間便是出現了一道轟鳴。

        措不及防!

        避不無避。

        神明一樣的聲響在腦海里響起,而且是石破天驚,給誰也受不了。

        “我草!”

        曾老仙老臉一白,連退幾步,呼吸急促起來。

        縱然是他,也擋不住這突如其來的轟鳴,整個腦袋都要裂開了一樣。

        五位宗主更是如此,七孔飛血,滿目瘡痍,腦子里除了轟隆隆我雷聲以外,什么也沒有。

        差點要了他們半條命。

        青葉塔塔主更慘,五官都扭曲了,七孔噴血,牙齒都掉了一排。

        直接差點送他上去西天去了。

        “我們還在等什么,還不合作嗎?”

        “這樣下去,我們會被這些小輩虐死的!”

        “現在還不夠丟人的嗎?”

        凌天閣閣主大聲厲喝。

        他把桃白白拆了上百次,每一次桃白白都恢復了過來,倒是他,他快要讓桃白白給拆了。

        更詭異的是,桃白白每次碰到他,他的壽元,修為,便會被奪走一些。

        他要瘋了,這樣下去,他必死無疑!

        “不能等了,快!”

        五大宗主厲喝,生死關頭,他們已經顧不上那么多了。

        砰!

        風月宗宗拼盡全力,把劉正義抨飛出去,然而閃到了一邊。

        他撕開衣服,背上嚴然是一幅血圖。

        血圖只是一只人頭圖案罷了,但上面的線條卻像是血在流動,讓人頭圖案顯得無比的猙獰。

        剩下的四位宗主也是紛紛撕開了衣物,露出猙獰的血圖。

        有的人身上血圖是一條手臂,有的是腳,有的身子。

        組合起來,剛好是一個人!

        不,還缺少了一條手臂的血圖。

        五人身上的血圖迸發出無窮無盡的血光,沖天而上,交織在一起。

        轟!

        可怖的力量波動猶如一座無形的大山,從天而降,轟然砸地,地動山搖。

        “還有一張!”

        神刀門門主大喝,拿出一張人皮,人皮的身后,正是一幅手臂的血圖。

        “師父!”

        張人鳳聲嘶力竭。

        這張人皮,正是他師父的!

        轟!

        曾老仙出手了,一展手,無形的力量撲涌而出,將碾壓下來的氣息沖開。

        劉正義等人走了回來。

        “十三,剩下的交給你了!”

        一行人高深莫測的樣子,事實上,他們的心已經在打顫了。

        他們感受到,五幅血圖組合在一起,上面彌漫出來的氣息,已經達到了人丹境。

        已經不中他們能對付的了。

        這種級別的敵人,只能是交給王尊。

        “太弱了,我們不玩了,沒意思,十三,輪到你了,你可不要被揍,我們是不會救你的!”

        江向天拍了拍王尊的肩頭。

        王尊重重的點頭,終于是輪到自己了嗎?

        他的血,已經在沸騰了,在叫,在跳。

        曾靜無言以對。

        很明顯一行人是不敵,不敢打了,上去只是送死,所以才讓王尊出手。

        王尊居然相信了,還摩拳擦掌,好不開心。

        被人賣了,還幫人家數錢。

        曾靜傻眼了,劉正義等人到底是給王尊灌了什么洗腦水,差點連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了吧?

        “二師姐,你一拳應能滅了他吧?”

        王尊舔唇,他知道,即將出來的人到底是什么層次的存在。

        “一拳?”

        “你太小看我了!”

        齊飛雨搖搖頭,眼角卻是在抽動,“彈指之間,我能讓他灰飛煙滅!”

        “好厲害!”王尊崇拜極了。

        曾靜下巴都要掉下來了!

        他喵的!

        這你也信?

        太好騙了吧?

        她不知道的是,大河仙門的眾人在王尊心目之中,根深蒂固的是什么!

        如果劉正義對王尊說,他吃過屎,王尊絕對相信。

        沒有任何的理由,就是相信。

        百分之百的信任。

        “十三,如果你連他都滅不了,你就不配成為大河仙門的弟子,知道嗎?”

        劉正義很正經說。

        一行人很是默契,迅速離開得遠遠的,一點要幫忙的意思都沒有。

        王尊流下了汗水。

        他必須得贏,他不能敗,絕對不能。

        他不能離開大河仙門。

        這里是他的家!

        “嘖嘖,媽的,還好走的快,不然回不來了!”

        劉正義心有余悸,幸好風月宗宗主把他轟了出去,不然就回不來了。

        “妹的,這些老頭子不講武德,打不過就叫人,無恥!”江向天咬牙切齒。

        按之前的打法,他們是完勝的,沒想到對方出貓。

        呸。

        惡心。

        五張血圖在半空上聚集,兇狂的波動碾壓十方,仿佛有一頭被困了幾萬年的兇妖破封而出。

        幸好有曾老仙擋住,不然,劉正義一行人已經被壓迫得趴下來了。

        五大宗主付出的代價也不小,瞬間老了幾十歲,壽元,氣血,在被一點點抽離。

        “神道觀老祖殘念,他們是被逼急了!”

        “師父的人皮!”

        “祖師爺仙逝,留下一抹殘念,分為六個血圖,刻在他們的背上,同時催化,將能把祖師爺的殘念激化出來!”

        “當我祖師爺仙逝時,聽聞修為已經達到了驚人的地丹境,他的殘念也絕對不低!”

        張人鳳沉喝,雙眼血紅,牙齒都要咬爆了。

        那是他師父的人皮!

        被五人活生生撕下來。

        那撕心裂肺的痛苦,想想就讓人魂飛天外。

        轟!

        撲涌下來的氣息,再次加強,天地震動。

        仿若無數的隕石撞擊大地,一浪接著一浪,似乎沒有盡頭。

        曾老仙大手一展,人丹境的修為氣息擴散開來,擋下了可怕的波動。

        “地丹境,怎么可能!”

        五人宗主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表情僵硬。

        “這樣的實力,在青州之中不是頂尖也差不多了,你到底是誰,為什么要幫大河仙門!”

        五大宗主心生恐懼,縱然是他們把師父的殘念拿出來,也不夠看的!

        “青州十三王,曾老仙!”

        曾老仙禿頭發亮,白發飛舞,背負雙手,猶如一位巨人,為大河仙門擋下了毀滅性的沖擊。

        嘶!

        五大宗宗咽了一下口水。

        難怪曾老仙這么眼熟,原來是大名鼎鼎的青州十三王之一!

        更讓他們腳底冒汗的是。

        曾老仙居然在大河仙門山門前跪拜了十幾天。

        難以想象,是什么東西讓他心甘情愿的跪門。

        什么東西讓他連面子尊嚴都不要了。

        頭皮發麻!

        他們慌了。

        縱然師父的殘念出來,也絕不是曾老仙的對手。

        還打個屁!

        拼盡全力,都不夠人家一拳的!

        別說是一道殘念了,這算是師父沒死,來了也不人家的對手。

        結局,似乎已經是注定了。

        轟!

        也是這時。

        五大宗主全身的氣血仿佛都被抽干了,如同五根黃瓜干,一點生氣也沒有。

        天地動蕩!

        一道身模糊朦朧的身影從天而降,海浪一樣的氣息再次卷席開。

        人丹境!

        “把我叫出來,是神道觀遇到了無法解決的麻煩嗎?”

        浩瀚的聲音傳蕩開來。

        宛若來自九幽之下。

        當殘念看到自己五位弟子半死不活的樣子之后,還沒有反應過來。

        只見一頭頭雷霆神象踏空而過,咆哮天穹,天雷滾滾。

        更仔細一看,殘念懵了。

        他看到了一個青年,頭頂上百頭雷霆神象,走向他。

        每一頭雷霆神象,都似一座雷霆火山,藏著毀滅性的力量。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68951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