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98章、大河仙門弟子

第98章、大河仙門弟子

        劉正義來了。

        銀劍銀甲銀披風。

        頭懸兩把巨劍,仿佛頂著兩座巨山,來勢洶洶,戰勢驚人。

        “大河仙門大師兄,劉正義,請指教!”

        劉正義沉喝,手上一展,又一把巨劍凝聚于頭頂上。

        “金丹境一重天!”

        五大宗主深吸一口氣,轉頭一看,他們的人沒一個還站著。

        死的死,傷的傷!

        哀嚎遍野,叫痛聲連連。

        怎么可能!

        不到十人,把他們三千多人給揍了。

        難以置信,不敢想象。

        這真的是傳言之中的大河仙門嗎?

        “大河仙門,二師姐,齊飛雨,請指教!”

        金火沖天,懸空而立,無形的壓迫碾壓天地。

        三尊明王立于她的頭上,仿如神明,神威無敵。

        “又一個金丹境一重天!”

        五大宗主臉皮發顫。

        他們更是感覺到,兩人的修為雖然是金丹一重天,戰力絕對不止這個層次。

        “大河仙門,四師兄,江向天!”

        一臉大胡子的江向天扛著錘子走出來,飛刀十八在身邊飛舞,漆黑一團的錘子蕩出一圈又一圈的虛影。

        “大河仙門,五師姐,水月仙!”

        白無?钢坠,陰氣陣陣,水月仙坐在白棺上,白裙飛揚,美得一塌糊涂。

        

        “大河仙門,十師兄,猴子!”

        猴子人模狗樣,背負雙爪,全毛發亮,不緊不慢的走出來,一對眼睛閃閃發光。

        一看就不普通。

        “大河仙門,十一師兄,桃白白!”

        黑亮的骨頭反射刺目的光芒,元神之火跳動,桃白白擦著自己的頭骨,徐徐走出來。

        屬實是有點嚇人。

        在桃白白的身上,五大宗主感覺到了一股至強的氣息。

        不是修為,而是黑亮的骨頭。

        詭異至極。

        大河仙門里,為什么都是一些奇形怪狀的人。

        要是讓五大宗主知道,桃白白身上的骨頭,是一位地丹境的可怕存在留下來的,不知道會是什么表情!

        “大河仙門,小師弟,王尊!”

        王尊扛槍而出,尊王飛刀圍著他飛射,雙眼雷光閃爍,黑袍獵動,氣勢洶洶。

        仿如一位戰神!

        “王尊?”

        曾靜愕然,他不是叫西門吹血嗎?

        難怪青州天才榜上沒有這個名字。

        不對,不僅沒有西門吹血這個名字,連王尊這個名字也沒有。

        一排人站在山門前,每一個都挺拔如劍,氣勢洶洶,猶如一面堅不可摧的城墻。

        五大宗主雙瞳縮了又縮,牙齒都在打顫。

        不說別,僅是王尊這數位弟子,大河仙門就足以排在青州所有宗門前二十了。

        垃圾宗門?

        垃圾你妹!

        每一個弟子都是天才!

        一個這樣的弟子,也許不奇怪,但是,全部弟子都不弱。

        那就不得了了。

        “金丹五重天,怎么可能!”

        五大宗主終于是注意到了王尊,臉皮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

        一位弟子的實力就與他們相當了,還打個屁呢!

        劉正義不再說什么,頭懸三劍,銀劍銀甲銀披風,殺向風月宗宗主。

        他的修為雖然只是金丹一重天,但是,他的上清神裝能讓他的神通威力提升一倍之多。

        面對金丹四重天的風月宗宗主,他并不畏懼。

        齊飛雨也很直接,整個人金化下來,金火沸騰,動彈一下,她身邊的虛無便在無情的蕩動。

        她如一位巨人,壓圬虛無,暴射出去,對上無情山莊莊主。

        同樣!

        她的實力弱于對方,但是,戰力卻不容多讓。

        尤其是她的肉身之強,令人毛骨悚然。

        要是讓她近了身,絕對只剩了乖乖被揍的份。

        江向天搶起神秘的錘子,飛刀十八纏繞在身邊,與水月仙一起,殺向青葉塔塔主。

        三打一!

        水月仙的身邊還有一個白無常。

        猴子倒是心大,挑上受傷嚴重的神刀門門主,他與張人鳳一起,把神刀門門主玩弄在股掌之中。

        七十二變法一出,神刀門門主根本找不到猴子。

        桃白白獨自一人,迎戰凌天閣閣主。

        地丹境強者的骨頭,十個凌天閣閣主也打不碎,他根本就不擔心不敵。

        就剩下王尊無所事事了。

        師兄師姐們來了興致,他也不打斷,不然,他會被罵的。

        他感到有點無聊,走向曾老仙父女,居高臨下的盯著兩人。

        看著火熱的五處戰場,曾老仙再一次肯定,自己的選擇是對的!

        這一跪,不虧!

        “你們跪了這么多天了,有什么想法嗎?”

        王尊蹲了下來,凝望兩人。

        “我們錯了,王公子,千錯萬錯都是我曾靜的錯,還請不要為難我父親,他老人家真的受不了!

        曾靜很真誠,看著王尊的雙眼說道。

        她明白了,如果不是自己這一跪,后果真的不堪設想。

        “這是我當時借過去的拳譜,現在還回來!”

        曾老仙拿出一本書,遞了上來。

        王尊也不矯情,接下收好,拿出欠條,當著曾老仙的面撕碎。

        “兩清了!”

        曾老仙松了一口氣,“謝謝!”

        “你們可以起來了!”

        王尊平靜說道。

        兩人等了這句話很久,迅速起身,雙腳發麻。

        “逾期上百年了,我多多少少也要給點補償,這些人,我幫你們解決吧,也算是我的一份心意!”

        曾老仙活動筋骨。

        “這人我可做不了住,得問我師兄師姐他們!”

        王尊都不敢動手呢,師兄師姐們現在正在興頭上,去打斷他們的戰斗,不是找罵嗎?

        “好吧!”

        “其實,我借拳譜時說過,如果逾期不還,將會讓后人成為大河仙的奴婢,王公子,小靜就交給你了!”

        嗯?

        兩人都怔了一下。

        什么意思?

        不想養了唄?

        隨便找個借口塞過來唄。

        這老頭子壞得很!

        曾靜剛想說什么,卻讓曾老仙瞪了一眼,不敢再說話了。

        “呆在大河仙門,你的實力將會有天翻地覆的變化!”

        “我看到了,龍門,修煉塔,還有神道碑,如果你能從它們上面得到好處,提升實力,不是任何問題!”

        曾老仙偷偷的給曾靜傳音。

        曾靜自覺點頭,沒有反對。

        讓她一位堂堂天才給人做奴婢,確實是不可思議,甚至是丟人。

        但是,如果對方的實力強到一定的境界,那就另說了。

        成為王尊的奴婢,好像并不丟人。

        王尊沒想那么多,扛著槍,目不轉睛的盯著場中的五波戰斗。

        劉正義與對方打得難解難分,齊飛雨已經找到機會,逼近對方。

        水月仙和江向天把對方壓迫得無處可逃。

        猴子和張人鳳已經把青葉塔塔主逼入絕境,對方瘋了。

        桃白白與凌天閣閣主的戰斗,倒是一邊倒。

        地丹境的骨架,相當是地丹境的肉身,凌天閣閣主根本就抗不住。

        明明對方只是一副骷髏而已,就是殺不死,都把其拆了數次了,硬是傷不了對方。

        他要瘋了。

        他沒想到胸有成竹的過來,結果會是這般的狼狽。

        眼前的這副骷髏就是在玩自己,把他當猴玩呢。

        五波戰斗,打得難解難分,近乎是大河仙門這一邊完全占據了上風。

        當然。

        突破口還是出現了。

        猴子與張人鳳開始漸漸乏力,尤其是張人鳳,他先前戰斗過一次了,元神之力消耗很大,已經激活不了二郎真君神像。

        所以,突然口還是在他與猴子的身上。

        青葉塔塔主長嘯一聲,身上飛出一片片綠葉。

        綠葉如刀,散發出懾人的刀光,撲向猴子兩人。

        張人鳳一記神風掌拍出,狂風呼嘯,卷席天地。

        只是,這一掌,只是把三分之一的綠葉擋了下來,剩下的三分之二,還是纏上了他們。

        噗!

        一片片綠葉,就是一把把的小刀,兩人的身上已經留下了密密麻麻的傷口。

        且,每一片綠葉都想往他們的喉嚨割來。

        呼!

        猴子肚子一鼓,鋪天蓋地的烈焰襲出,像極了翻浪的海浪。

        綠葉遇點烈焰,自然是一觸即潰,而且猴子的火可不是一般的火。

        滿葉被燒,化成一團團火焰飛落。

        一人一猴剛松一口氣。

        殊不知。

        就是這時。

        一只大手,從飄落的火焰之中探出來,一把擒住了猴子。

        是青葉塔塔主。

        他猙獰的走出來,身上纏滿了數不勝數的綠葉。

        張人鳳大吃一驚,迅速出手。

        然!

        青葉塔塔主一展手,無窮無盡的綠葉組疊在一起,形成一片大型的綠葉,更像是一只翅膀,一舉刺向張人鳳。

        噗!

        張人鳳胸膛被刺穿,倒飛出去。

        “給我抓住機會了吧,一只畜牲而己,也妄想戲弄老夫?”

        猙獰的面孔上,怒目圓睜。

        青葉塔塔主掐住猴子的脖子,將其吊起來。

        手上正準備用力。

        突然,掌心一空,清煙升起。

        猴子不見了。

        青葉塔塔主有點懵,根本不知道猴子是如何逃脫出去的。

        猴子再次出現了,已經到了王尊的身旁。

        “怎么回事!”

        青葉塔塔主臉色一下子就鐵青了。

        又被玩了?

        “十三,給你了,差不多了,老猴不玩了!”

        “這種貨色玩玩就行了,他不配讓我下殺手!”

        猴子人模狗樣,一本正經。

        事實上,它的心都快從口中跳出來。

        毛都被嚇掉了幾斤。

        要不是它果斷一點,反應快一點,他已經去西天取經了。

        曾老仙看出其中的貓膩,他想王尊也應該看得出來。

        可是。

        沒想到的是,王尊居然完全信了。

        “十師兄,你太不厚道了,送佛送到西,你玩了一半,又讓給我,很別扭呢!”

        “你不要?”

        “要,好過沒有!”

        王尊無奈,終于是輪到他撿骨頭吃了。

        很郁悶,但他沒有一點辦法。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68950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