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96章、妖王

第96章、妖王

        王尊殺意不減,尊王飛刀圍著他飛舞,刀鋒掃地,凌厲嚇人。

        年邁的食人妖不敢說假話,疑重道:“不是,我們最近十年來,第一次離開地下!

        “為了什么?”

        王尊冷聲喝斥。

        縱然不是食人妖干的,也與之有很大的關系。

        “命令!”

        “不得不服從!”

        “誰的命令!”

        “無可奉告!”

        “我們不想與你為敵,還請不要咄咄逼人!”

        食人妖大頭棒砸了砸地。

        “你會說的!”

        王尊手上一指,尊王飛刀穿射出去。

        噗噗!

        仿佛有一個個氣球被捅破,源源不斷。

        一頭接著一頭食人妖被尊王飛刀洞穿,接踵倒地,再也爬不起來。

        “上,殺了他,與他們同歸于盡!”

        年邁食人妖知道此事無法和平解決了,大不了來個玉石俱焚。

        他們人多,人海戰術,總會有傷到王尊三人的時候。

        然而!

        他們想多了。

        實力差距太大,無法彌補!

        “同歸于盡?”

        “呵呵,以卵擊石吧!”

        “今天你不把事情的真相說出來,你們誰也走不了!”

        王尊冷笑,對方太弱了,他都懶得出手,直接用尊王飛刀,免得沾上了一身血。

        張人鳳和猴子倒是沒閑著,出手了。

        張人鳳一掌按出,狂風驟起,猶如海嘯碾來,瞬間便把前面幾十頭食人妖碾成飛灰。

        猴子張口一吐,烈焰沖出,焚天煮海,被沾上的食人妖,一個也逃不了。

        尊王飛刀一往無前,沒有什么能擋住它的方向,它的前行。

        所過之處,血液狂飛,食人妖一個個倒下,砸地之聲驚耳。

        村民們跪在地上,面如死灰,張口結舌,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石化一樣。

        這么厲害的嗎?

        真的來自大河仙門?

        自己今早到底是做了什么人神共憤的事情。

        后悔!

        苦澀!

        無地自容!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幸好,三人不與他們計較,如若不然,他們死一萬次也不足惜!

        一轉眼的功夫!

        地上已經倒了一地的食人妖,血流成河,觸目驚心。

        還活著的食人妖只剩下三分之一,約莫上百頭左右。

        年邁的食人妖見情況不對勁,早就想逃了。

        只是,王尊又怎么會給他這個機會呢!

        尊王飛刀懸于它的面前,撲襲出來的刀風撕裂空氣,瞬間便是在它的身上劃出一道道的刀痕。

        滿身是血。

        它也果斷,帶領剩下的食人妖,一跺腳,占入地下。

        遁地術!

        是它們獨有的神通之一!

        不然的話,它們也不可能在地上生活。

        “我草!”

        “玩懶是吧!”

        王尊很生氣。

        打得好好的,你丫居然遁地走人了。

        不講武徳啊。

        以年邁食人妖的實力,遁地的速度自然是最快,現在怕是已經不知道到什么地方了。

        這個情況,王尊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難道就這樣讓其跑掉?

        王尊和張人鳳沒有辦法,可是猴子有。

        只見他腳爪一跺,一股清煙升起,然后所有的清煙全部鉆入地下,人就不見了。

        “哈!”

        “我差點忘記了,七十二變法,可不僅僅是變化,還有飛天遁地,呼風喚雨,綠皮怪跑不了!”

        王尊冷笑。

        “綠皮怪?”

        張人鳳疑惑。

        “它的皮膚不是綠色的嗎?給他起個外號,我還想叫它們苦瓜呢!”

        張人鳳:“……”

        一時半會猴子是回不來的,王尊轉過身,看向一眾村民。

        “你們有什么想說的嗎?”

        王尊捏著下巴。

        老村長連磕了三個響頭,口中念念有詞的都是我的錯。

        其他的村民也沒干看著,紛紛道歉。

        “現在知道我們大河仙門是什么實力了吧?”

        王尊撇嘴,不忘為大河仙門正名。

        村民們連連磕頭,并承諾,事過境遷之后,一定登門拜訪大河仙門。

        王尊很滿意村民的表現,也是大人有大量,原諒了他們。

        再說了,他大仁大義,心比海大,又豈會與這些凡人計較呢?

        “我們有點餓了!”

        王尊摸了摸肚子,出力出氣的,可不好受。

        村民已經把王尊當成了自己的救世主,無條件的滿足。

        當然,王尊三人本來就是他們的救命恩人!

        飽餐一頓之后。

        突然,地面開裂。

        猶如被子一樣被掀開,猴子走了出來。

        在他的身后,還跟著兩頭灰頭土臉的食人妖。

        其中一頭是之前那位年邁的食人妖。

        另外一頭,更老,大頭棒成了拐杖,走路都踉踉蹌蹌,白胡子都拖在了地上。

        “我看里面有一個更老的,應該知道的事情更多一點,所以順便把它也帶出來了!”

        猴子人模狗樣,扒著香蕉。

        老食人妖看到滿地的同族尸體,渾濁的雙瞳縮了縮。

        年邁的食人妖嘴角抽了抽,獠牙都斷了一顆。

        它逃回地下以為逃過一劫了。

        正準備喝幾杯壓壓驚呢。

        

        萬萬沒想到!

        猴子居然追了上來。

        它們自然不是對手,被揍得鼻青臉腫。

        “看你的樣子,沒幾年了吧?”

        “我也不為難你,只是想知道一些事情!”

        王尊語出驚人。

        “你們問吧!”

        老食人妖坐在了地上。

        反正左右都是死,冤有頭債有主,它也不想隱瞞了。

        “你們受命于誰?”

        王尊尋問。

        “妖王!”

        老食人妖道。

        “最近的屠村事情,是不是與你們有關?”

        搖了搖頭,老食人妖道:“不是我們干的,應該是另外的妖接到了妖王的命令!

        “為了什么?”

        這是王尊最想知道的事情。

        “妖王的女人!”

        “妖王本來要成婚,不料對方連夜逃了,妖王大怒,派人尋找!

        “哪些被屠掉的村子,都有哪女妖的氣息!

        老食人妖終于說了出來。

        “是這個?”

        王尊把之前的毛條拿了出來。

        “對,這些毛發,應該這是哪女妖的!”

        “這些毛發是我在村外撿到的,連本尊我都沒見到!”

        老阿婆叫道。

        有王尊三人在,他們的底氣也太了幾分。

        “妖王是誰?”

        王尊瞇下眼睛,宛若兩把刀刃。

        他終于是找到了罪魁禍首!

        “不知道!”

        “只知道,他是方圓幾千里內的其中一位妖王,他是什么種族的妖,我也不是很清楚!”

        “一個月前,他廣派請柬,讓我們這些妖前去參加他的婚就禮,就算不去,也要送上厚禮!”

        “有點霸道,但我們不能不接受!”

        “讓我們開心的是,婚禮前三天,哪頭女妖突然逃了,再也找不到!”

        “所以,妖王派人尋找,女妖所停留的地方,一定會被翻轉過來!”

        “由于我們就在不遠處的地下,所以,我們接到了命令!”

        老食人妖嘆氣連連。

        “好了,明白了,回去吧!”

        “這個村子,你們以后不得再來,明白嗎?”

        張人鳳揮手,讓兩頭妖離開。

        他知道,要是王尊的話,肯定會斬草除根。

        兩頭妖不敢停留,嗖地鉆地離開。

        王尊撇嘴:“我還想幫老食人妖早點去西天喝茶呢!”

        “西門兄,得饒人處且饒人,不要忘記,我們是好人!”

        張人鳳道:“我怎么感覺你在騙我,你好像不是什么好人!”

        王尊一本正經:“怎么會呢,我昨天才扶了老奶奶過馬路!

        “大河仙門里那來的老奶奶?”

        “怡春院來的哪位!”

        眾人:“……”

        “妖王……”

        “管你什么妖王,不除了你,我不叫王尊!”

        “嗯?”

        “西門兄,你不是叫西門吹血嗎?”

        王尊一怔,淡然道:“人鳳兄,你也知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總得需要一點掩護嘛!”

        兩人一猴嘰喳了很久,最后才離開。

        離開時,老村長含淚告別,并信誓旦旦的說一定會登門拜訪。

        王尊也不以為意,應該是老村長的敷衍。

        與此同時。

        遠在千里之外。

        龍族!

        姓龍,并不是真正的龍族!

        龍族之中,一位青年推開了緊閉半個月的石門,嘴角含笑,風輕云淡的走出來。

        他摸了摸手上的戒指,眼中閃過精芒,自信。

        “你們幾個,事情辦好了嗎?”

        龍傲天傲然挺立,背負雙手。

        “少爺,事情大了!”

        幾個狗腿子,噼啪噼啪說了一大堆。

        砰!

        龍傲天一掌把石桌打碎,咬牙切齒。

        “好一個西門吹血,讓我龍傲天的女人跪門不起?”

        “好好好!”

        “你們幾個,隨我過去,我倒要看看大河仙門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

        “一個垃圾宗門,多年沒人搭理,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了!”

        龍傲天怒氣填胸。

        誰不知道,曾靜是他的女人,讓他的女人跪門道歉,不是相當于打他的臉嗎?

        他不允許!

        “少爺,我們也去!”

        兩個中年男子走了進來,牛高馬大,戰勢洶涌。

        “好!”

        龍傲天一行人風風火火的往大河仙門趕去。

        一路上吸引了不少人,有的人也跟了過去,浩浩蕩蕩,仿如大軍壓境!

        “什么?”

        “龍公子去大河仙門討伐罪人?我們也去!”

        “嘖嘖,這下有好戲看了!

        “大河仙門……好多年沒聽過這個名字了,不知天高地厚!

        “龍傲天這一去,會把大河仙門徹底給毀了吧?可惜了,怎么說,它也是一個千古宗門!”

        對于即將到來的危機,王尊并不知道,知道了,也不會管。

        一笑置之!

        什么烏合之眾,也配他放在心上?

        兩人一猴直接回到大河仙門,淡淡的看了一眼還跪在地上的父女,王尊什么也沒說。

        猴子聳聳肩膀,沒說什么。

        王尊是他們大河仙門的寶,他可不敢惹其。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689507.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