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95章、食人妖

第95章、食人妖

        猴子無言以對,不臉紅的嗎?

        從來沒有見過好人三翻五次的說自己是好人。

        兩人互相捧夸,好不樂乎。

        兩人被趕出村口,無奈至極。

        王尊經過張人鳳的開解,也不生氣。

        是這些人目不識丁,是這些人愚蠢,山野村民,都有一種蠻橫,得理解。

        他們不與這些人計較,以德報怨,還是關心村民的安全。

        偉大!

        太偉大了。

        張人鳳的心境到了一個難以言喻的境界。

        “這是什么?”

        三人來到村口,看到一個老阿婆坐在石凳上,手中拿著一條毛絨絨的東西。

        有點熟悉。

        好軟,好滑。

        好似什么生物的毛發。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上次外出,看到好多這樣的毛發,好漂亮,我就把它撿回來了,縫成了一條尾巴!”

        老阿婆如實回答,一臉慈笑。

        “妖氣很重,看來是有妖盯上這里,我們不能見死不救!”

        猴子說道。

        “我們先離開,守株待兔!”

        王尊點頭。

        三人離開村子,選了一個不高不低的山頭,從這里可以把村子的情況盡收眼底,又不打擾到村民。

        做好人真難,對方不理解,自己還要默默的付出。

        王尊越來越佩服張人鳳了。

        要是他,轉身就走了,他可受不了這種對待,才不會管他們的死活。

        當然,屠村的兇手,他必須要找出來,兩個小孩的臉,至今無法忘記。

        小山不高不低,正好把村子里的情況盡收眼底。

        兩人一猴剛坐下,還沒來得及準備,山頭下,開始出現一個個人影。

        五大宗的哨子!

        終于是忍不住了。

        他們從四面八方上來,悄悄的摸上來,以及兩人一猴不知道。

        實際上,兩人一猴從一開始就發現了他們。

        十幾人,五大宗。

        摸到差不多,十幾人忍不住了,出手了。

        不講武德。

        居然偷襲!

        嗖!

        王尊也沒慣著他們,尊王飛刀甩出,劃出一道流光,閃射出去。

        凌厲的刀鋒一下子充斥了百丈之地。

        嗤!

        噗!

        砰砰砰!

        刀光閃過,刀鋒彌漫,一片冰冷。

        人頭如石頭,接二連三的落下。

        尊王飛刀之快,之鋒利,駭人聽聞。

        人頭已落,無頭的身體居然還在走動,甚至于,有的眼睛還在眨動。

        噗嗤!

        血如泉涌,無頭尸體倒下,無一人生還。

        連死他們都不知道是怎么樣死的,只覺脖子一涼,之后便是身首異處了。

        張人鳳愕然,他正要動手呢,一點機會也不給他啊,直接把他的熱血給按回了身體之中。

        “小魚小蝦罷了,烏合之眾!”

        尊王飛刀飛回來,刀刃閃光,帶著絲絲的腥紅,僅是看上一眼,便是讓人牙齒發軟。

        “人鳳兄喜歡?”

        王尊微微一笑。

        張人鳳也不矯情,點點頭。

        “讓我四師兄給你煉一把,他可是一位煉器大師,我只學了皮毛而已!”

        王尊搖頭,他的尊王飛刀不及四師兄的飛刀十八任何一柄。

        “煉器師!”

        張人鳳微微吸氣,大河仙門之中,當真是什么人都有。

        夜幕低垂,余暉盡消。

        兩人一猴沒有點火,暗中觀察村子。

        “人鳳兄,發現了什么嗎?”

        三月同天,月光如雨,王尊小聲尋問。

        “我感覺有東西過來了!”

        以張人鳳的元神之力,他自然發現了漆黑夜幕里,有東西在動。

        王尊同意的點點頭,確實如此,他也感覺到了。

        而且,是在地下。

        猴子雙眼發光,金光燦燦,在他的眼里,黑暗是沒有一點點的作用,仿如白晝。

        它看到的還是另外一種情景。

        地面上,彌漫著蠕動的妖氣!

        “要來了!”

        王尊的聲音剛落下,地面晃動,轟然炸開。

        吼!

        一頭頭猙獰的身影從地下爬出來。

        它們渾身綠色,很矮小,如同一個個獸人。

        獠牙外露,雙眼冒著綠光,每一個身形都不高,連一米三都沒有,惡心的液體順嘴而下。

        “食人妖!”

        張人鳳雙眼一凝。

        這種妖長得像人,長年生活在地底之下,終日不見陽光。

        它們以人為食,一般都是成群結隊生活,平日里一般不會離開地底。

        生性殘暴,見人便殺。

        相傳,它們的族里,可是有人肉烹飪十大法。

        “不應該啊,他們雖然是叫食人妖,但是,他們一般來說都是以草根為食,最多就是逢年過節時才會吃上一頓人肉,以示慶祝!

        “他們天生膽小,一般不會出來的,就算出來,也是鬼鬼祟祟的一兩個而已!”

        “事出反常必有妖!”

        王尊皺下了眉。

        如此大規模的食人妖出現,太不正常。

        食人妖的手中,每人都拿著一根大頭棒,有的食人妖大頭棒上竄著一個個骷髏頭骨。

        大頭棒上竄著的頭骨越多,在食人妖內的地位就越高。

        有的食人妖大頭棒上,竄了七八顆頭骨。

        兩人一猴伺機而動,劍拔弩張。

        食人妖們猶如一片綠色的螞蟻,撲入村子之中。

        雞鴨牛羊狗,被一捧敲碎腦袋,當場讓分食。

        村民們驚恐萬狀,魂飛天外。

        紛紛拿起武器試圖反抗。

        可是,他們只是凡人罷了,又豈是對手呢?

        很快,有村民被打倒,被拖入妖群之中。

        “拿出來!”

        “她是不是在你們這里!”

        一頭年邁的食人妖走出來,它的大頭棒上,串著的可是十顆頭骨。

        村民們已經驚慌失措,沒人回答它的話。

        “都怪你,村長,今早的小兄弟沒有騙我們!

        “該死,這該怎么辦!”

        “完了,我們的村要完了,我們都得死!”

        村民們哀嚎遍野,恐懼無比。

        老村長十分后悔,奈何現在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去祠堂,快!”

        老村長想到了什么,叫喊眾人,快步走向祠堂。

        祠堂里,擠滿了人,哭聲罵聲不停。

        無一例外,都在責怪老村長,他的一時決定,把村子所有人的生命都給抹殺了。

        “現在這個時候,怪村長有什么用,還是想辦法解決吧!

        “祠堂里有先祖靈牌靈氣擋著,食人妖一時半會進不來,這不是長遠之計!”

        村民們都明白,這只能擋住一時,擋不了多久。

        外面都是獠牙密布的食人妖,把祠堂圍得水泄不通,那嘖嘖的吸口水聲,讓村民們毛骨悚然。

        食人妖已經把他們當成了餐桌上熱騰騰的飯菜。

        “把她交給我們,我們立馬離開,如若不然,你們的村子,一個人也別想活!”

        年邁的食人妖又出來了,指向一個老阿婆。

        正是王尊三人離開時,在村口遇見的那位。

        “是這個嗎?”

        老阿婆慌了,她什么也沒有干啊。

        她拿起脖子上毛絨絨的毛條,食人好像說的就是這個東西。

        村民們愣了。

        感情是老阿婆把食人妖給引來的。

        有些脾氣暴躁的人已經對老阿婆破口大罵了。

        年邁食人妖點頭,綠光雙眼更亮。

        老阿婆哆哆嗦嗦,把毛條扔了出去。

        “不是!”

        “但上面有她的氣息,是她的毛發!”

        “她是不是離開了,她去了什么地方?”

        年邁的食人妖怒吼。

        毛在這里,人肯定來過,有可能并沒有走遠。

        “我不知道!”

        老阿婆傻眼,她現在都不知道食人妖所說的她是什么東西。

        “裝瘋賣傻,你們成為我們腹中餐吧!”

        “給你們機會,你們不懂珍惜!”

        大頭棒高高舉起,上面十顆骷髏頭顫抖,仿佛活過來了一樣。

        砰!

        一棒下來。

        村民們祖先的靈牌根本擋不住,全部四分五裂,化成飛灰。

        食人妖猶如潮水一樣,瘋狂涌進來,齜牙咧嘴,口水橫流。

        完了!

        村民們面如死灰,連連后退,萬念俱灰。

        也是這個時候。

        嗖!

        一道流光閃過,帶起風聲,一閃而過。

        噗噗!

        數顆猙獰的頭顱掉下來。

        流光未停,在村民外圍閃過,猙獰的頭顱接二連三掉下來。

        像極了一顆顆木瓜!

        食人妖大吃一驚,不敢上前。

        同伴們那無頭的尸體鎮住了他們。

        村民們又驚又喜,有人當場就哭了。

        流光停了下來,懸在半空,散發出冷冽至極的風暴。

        一把小刀!

        只是一把小刀!

        所有人都懵了。

        “該死,上!”

        年邁的食人妖怒斥,一把小刀而已,怕什么!

        幾頭食人妖壯著膽,再次上前,手中的大頭棒握得死緊。

        嗖!

        小刀一點也不客氣,一閃而過。

        頭顱落下,血如泉涌。

        嘶!

        這一下,年邁的食人妖慌了。

        人未現,一把飛刀便殺了他們不少人。

        這還打個屁嗎?

        “到底是誰,請出來!”

        “我們井水不犯河水,今日留一線,他日好相見!

        年邁食人妖繃著猙獰的臉,又驚又恐。

        “我想,我們沒有再相見的那一天!”

        “所以,沒必要留一線了,你說是嗎?”

        兩道人影從黑暗中走出來,不緊不慢,不咸不淡。

        兩人一猴!

        正是王尊三人。

        “是你們!”

        村民們大吃一驚,同時,羞紅了臉。

        今早還把人家趕出去,如今人家還回來救自己。

        這樣的仁慈,讓人悔不當初。

        村民們一個個跪了下來,悔言不斷。

        “好了,我們不與你們計較,再說了,路見不平  拔刀相助,是我們的宗旨!”

        “誰讓我們是好人呢?”

        王尊嘆氣。

        村民們連連叩首,生怕王尊三人會轉身離開。

        “你們是誰?”

        年邁食人妖驚喝。

        “在回答你之前,我先問你一個問題,最近周圍屠村的罪魁禍首,是不是你們?”

        王尊瞇下了眼睛,他又想起了哪兩個小孩的臉!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68950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