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94章、黃瓜

第94章、黃瓜

        山門前,跪著兩個人。

        一個禿頭的老頭,白發蒼蒼,仙風道骨。

        一個正是曾靜。

        她背著荊條,滿背的都是血。

        本來是打算大干一場,沒想到,一碰面,對方都跪下來了。

        還干個屁呢!

        “我認識你,拳王曾老仙!”

        水月仙沉喝。

        “老夫自知罪不可恕,只能以跪謝罪了!

        “小女不久前確實是準備來道歉,沒想到搞了一個大烏龍,我現在與她一起過來,負荊請罪,望得到大河仙門的原諒!”

        曾老仙沒有架子,都跪了下來。

        這要是傳出去,青州一定會大地震。

        這是青州十三王之一!

        居然給人跪下道歉。

        說出去也沒人信好嗎?

        可是,這是事實!

        “原來是你,被我影子撕了分身的老頭,我也知道你,你借了我們大河仙門的拳譜,為期一年,已經逾期很多年了呢,你是應該跪!”

        王尊冷笑:“我正準備上門去找你呢,你倒是識相,先一步跑過來了,直接救了你的命!

        曾老仙渾身一顫,看來自己的決定是對的。

        王尊要是上門去,后果可是難以設想。

        他一眼便看出了王尊的不簡單,金丹境五重天的修為。

        這樣的年齡,這樣的修為,簡直是恐怖如斯。

        更讓他看不透的是,王尊的身體里藏著一股狂暴的力量,比自身的修為可怕不知道多少倍。

        令他不安的還在后面,他看到了王尊的影子。

        他知道,上一次撕了他分身的東西就是王尊的影子。

        可是,他一看過去,老臉不由自主的顫了又顫。

        王尊的影子里,有兩股力量。

        一股更比一股可怕!

        他慌了。

        他暗幸,幸好自己跪得決然,不然的話,他可能會被打斷雙腿。

        金丹境,金丹境肉身,半步金丹,筑丹九重……

        從劉正義等人的身上掠過,曾老仙忍不住咽了幾口唾液。

        這還是他認知里的大河仙門嗎?

        深吸一口氣,曾老仙鄭重道:“今日老夫過來就是歸還拳譜,并且贖罪,讓小女為之前的所作所為負荊請罪!”

        “這……”

        齊飛雨等人被曾老仙搞得不知所措,這是青州十三王之一啊。

        這一跪,他們可受不起。

        當然,王尊可沒想那么多,“那就跪吧,這是你應該的!”

        “夠了吧?面子給足了你,你不就是饞我的身子嗎?”

        一旁的曾靜咬牙切齒。

        “看來你的女兒是死性不改呢!”

        啪!

        曾老仙毫不猶豫,一掌扇下。

        “晚了!”

        “你老人家可以起來,至于你女兒,跪著吧,什么時候真心實意悔過,什么時候起來!”

        王尊沒空與他們扯,大步流星的離開。

        什么拳王,什么青州十三王,他還真的不放在眼里。

        劉正義等人也沒說什么,轉身離開。

        “父親!”

        “給我閉嘴,跪好!”

        曾老仙怒斥。

        他沒有要起來的意思。

        剛爬到山門的張人鳳見到這一幕,完全是傻了。

        青州拳王,在門外跪拜,王尊等人居然還不管。

        我的天,自己是看到了什么。

        青州天才榜十三名的天之驕女也跪在了地上。

        天方夜譚!

        這一跪,就是三天過去了。

        兩人沒有起來,王尊等人也沒有管他們。

        江向天等人感覺王尊做得有點過,但好像又在情理之中。

        這一天,王尊與猴子以及張人鳳來到了山門。

        曾靜兩人見到兩人一猴,眼前一亮,以為是來讓他們起來。

        殊不知,王尊直接從他們身邊走過,看也沒看他們一眼,好像兩人透明的一樣。

        曾靜身后的荊條尖刺已經與傷口長在了一個,血肉模糊,她真的有點忍不住了。

        “父親,我們……”

        “他們不讓我們起來,我們就一直跪,我陪你!”

        曾老仙苦笑,他一把老骨頭了,跪了三天三夜,確實有點受不了。

        但他不能起身。

        否則,三天三夜白跪了。

        曾靜點頭,父親還是愛她的。

        自己也許真的被寵壞了!

        忽然!

        山門之中,出來了一個人。

        白裙飄飄,國色天香,氣質如仙。

        她沒有穿鞋,腳尖點地,飄然而來,一雙明眸像極兩輪璀璨的明月!

        如霜!

        “你……”

        曾老仙想說什么,如霜卻是微微搖搖頭,一舉一動皆散發著仙人之氣息。

        只是,她一伸手,居然……

        如霜拿來兩根黃瓜,遞給兩人。

        呃!

        兩人無言以對,這是什么意思?

        給他們兩根黃瓜是什么鬼。

        “對你們有用,吃吧!”

        “我們小師弟性格有點沖,你們不要見怪,我是不敢讓你們起來了,只能給你們一點點東西!

        如霜腳尖一點,飄然后退,瞬間不見了蹤影。

        修佛之人,心懷天下,眼里裝不下任何不平之事。

        當然,邪佛一點僧是個例外。

        看到一個老頭跪地三天三夜,自然于心不忍,如霜只能送上珍貴的黃瓜。

        

        兩人看著地上的黃瓜,吃不吃?

        萬一是她用過的呢?

        三天三夜滴水未進,又跪著紋絲不動,屬實折磨人,有點口干舌燥。

        一番思索之后,曾老仙還是拿起了兩根黃瓜,準備吃。

        “父親,小心有毒!”

        曾靜小心翼翼,她不太敢相信大河仙門的人。

        “再說了,一根黃瓜又能頂什么用?”

        曾老仙搖了搖頭,有沒有毒,他還是能分得出來的。

        張口!

        吃下!

        咔嚓!

        好脆,好甜。

        汁水猶如**一樣,一瞬間便充滿了他的口腔。

        甜黃瓜?

        更讓他意想不到的是,汁水化成一股股暖流,沖向他的四肢百骸,每一顆細胞,每一寸血肉。

        他跪了三天三夜的疲憊,剎那間消失殆盡。

        令他無法相信的事情還在后面。

        他多年的暗傷,居然在這瞬間,好了一大半,禿頭仿佛都長出了毛發!

        雙目圓睜,曾老仙兩口把黃瓜吃下,目光落在大河仙門的山門上。

        這真的是黃瓜嗎?

        只是長得像黃瓜的圣藥吧?

        這樣的圣物,比丹藥來得更猛烈,更嚇人。

        “小靜,我們錯了!”

        曾老仙嘆了一口氣。

        曾靜不解,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小口,

        就是這指甲大小的一小口,讓她的世界瞬間天翻地覆,煥然新生。

        疲憊,暗傷,一掃而光,整個人似被洗了一遍,仿如一人剛出生的嬰兒寶寶。

        與此同時,一種罪惡感出現在心里。

        須臾之間,她感覺自己就是一個十惡不赦的人,人家好心幫她,自己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她兩口便把黃瓜吃完,深吸一口氣,視力似乎都上升了很多。

        “我們跪得不虧!”

        曾靜深吸一口氣,“父親,你說很對,幸好我們果斷過來,不然的話,后果難以想象!

        她終于是明白了,父親為什么會怕。

        父親的一巴掌,扇醒了她!

        與此同時!

        兩人一猴離開宗門之后,迅速來到一個村子里。

        “還好,我們沒來晚!”

        王尊沉聲道。

        這村子還沒有發生屠殺事件,不幸中的大幸。

        一大早,玉尊便得到消息,他醒來的時候,床邊多了張紙條。

        紙條上面,一個字也沒有,只有一個個沾著墨水按上去的貓爪印子。

        可是,王尊居然看明白了上面要表達是什么意思。

        我的天!

        王尊都懵了,發現自己竟然有讀懂爪印的天賦。

        上面的意思,大概就有妖襲村,可能與之前大規模的屠殺百姓村子的事情有關。

        王尊自然是不會放過這些兇殘的妖獸。

        王尊忘不了哪兩個小孩的樣子。

        無助,絕望,可憐!

        他一定要把兇手找出來,并將它們扒皮抽筋。

        他這件事情和張人鳳一說,張人鳳自然也是義不容辭,便一起出來了。

        村子不大,人也不多。

        “有妖氣,確實是有妖盯上了這里!”

        猴子肯定的說。

        他是妖,對妖的氣息很敏感。

        “五大宗門什么時候來,要不我們殺上去吧?”

        王尊尋問,他已經等了很多天了,硬是等不到五大宗的人。

        “快了吧,一路上,可是跟著不少的跟屁蟲!”

        張人鳳微笑。

        他們一路下來,暗中有人鬼鬼祟祟的跟著他們,并不靠近,只是跟著。

        以兩人的元神之力,自然是早就發現了。

        只是,這些都是小魚小蝦罷了,無關痛癢,都懶很出手了。

        現在,身后至少跟著十幾人,鬼鬼祟祟的注視著他們的一舉一動。

        三人也不管他們,徑直入了村,并直接找到了村長。

        “什么東西?”

        “有妖襲村?讓我們現在就搬走?”

        老村長大吃一驚。

        驚的不是有妖襲村,而是讓他們立刻搬走。

        怎么可能的事。

        聽到王尊三人來自大河仙門之后,老村長更是直接無視了。

        “你們大河仙門又出來裝蒙拐騙是吧?”

        “我們可不會相信你們,你們快走吧!”

        “妖言惑眾,子虛烏有!

        有村民怒斥。

        如果王尊三人來自別的宗門,他們也許會相信。

        可是,大河仙門,實在讓人無法茍同。

        大河仙門的名聲,真的太臭了。

        三人灰頭土臉的被村民趕了出來。

        “人鳳兄,你怎么看?”

        王尊撇嘴,他猜到了過程,但沒猜到結果。

        “我們是好人,我們不能見死不救!”

        “縱然對方不相信我們,罵我們,趕我們,我們也不能見死不救,如果轉頭就走,那與推他們入火坑有什么區別?”

        “我們會是幫兇!”

        “要記住,我們是好人,做常人不能做的事情,忍受常人不可想像的壓力!”

        張人鳳大義凜然。

        “聽人鳳一席話,勝讀十年書,我格局低了!”

        張人鳳拍了拍他的肩:“好人這條路,還遠著,我只是走快你幾步而已!”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68950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