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93章、負荊請罪

第93章、負荊請罪

        王尊真的是一頭霧水,不知道猴子說什么十個。

        他還是被其推醒過來的。

        “還裝,害什么羞嘛,大家都是男性動物,我理解你!”

        猴子意味深長的說。

        “到底什么事?”

        王尊皺眉。

        “你自己出去看!”

        走出門外,香風撲面而來。

        一個個香肩半露,婀娜多姿的女人出現在房外。

        風情萬種,秋波連連。

        色香味俱全!

        下到十八的青春少女,上到六十的老阿姨!

        王尊呆了。

        這是什么情況?

        難道說,海螺姑娘真的顯靈了?

        他昨晚只是隨口說說而已,真的給他找來女人暖床了?

        只是!

        我去。

        我說的是一個女人,你找了十個來?

        再說了,你找就找了,你找個六十的老阿姨來干什么?

        這位老阿姨還打扮得漂漂亮亮,只是,她丫怕是撒尿都費勁了吧?

        “公子好!”

        見到王尊,十個女人很有禮貌的行了一禮,暗送秋波。

        我靠!

        老阿姨你干嘛,你眨什么眼睛,你的眼睫毛都要掉下來了好嗎?

        那來的奇葩。

        是誰找來的奇葩。

        “十三,沒想到呢,你好這一口,難怪放著你的大小寶貝不用,原來如此!”

        劉正義笑嘿嘿。

        “十三啊,我也不是說你,你用的了這么多嗎?”

        “這樣吧,師兄吃點虧,幫你啃一個吧,這個阿姨就很不錯!”

        江向天滿臉大胡子炸開。

        王尊滿頭黑線,你丫的口味才變態吧。

        那么多國色天香的年輕女子不要,你要一個六十的老阿姨。

        不,是奶奶。

        你丫瘋了吧?

        口味重得有點嚇人啊。

        桃白白意味深長的拍了拍王尊的肩,轉身離開。

        王尊怔住了。

        什么意思啊。

        你倒是說清楚再走啊。

        猴子扒著香蕉,人模狗樣的走過來,“十三,你也太不厚道了,叫了十個,也不叫一只母猴子,我雖然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

        “獨食難肥,十三,你好自為之,以后我認識漂亮的母猴,絕對不介紹給你!”

        王尊汗顏,我堂堂正正一個人,要你母猴子干什么。

        幾個師兄倒是覺得沒什么,但是,齊飛雨,水月仙,怒目圓睜,惡狠狠的盯著他。

        “烏煙瘴氣,你把大河仙門當成什么了?”

        兩女銀牙緊咬。

        王尊有嘴說不出來,他真的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啊。

        更讓他感到不舒服的是,遠處的樹上,如霜面無表情,白裙飛舞,正盯著他!

        面露不喜,冰冷如霜。

        她是修佛之人,更加討厭這種事情。

        不知道為什么,被如霜這樣看著,王尊感覺自己犯了彌天大禍一樣。

        “我知道你血氣方剛,但你也不能帶回宗門來!”

        水月仙搖頭,“你看她們哪一個比得上你五師姐,我們還不夠你看的?”

        冤枉!

        王尊現在就算有十張嘴也說不清了,明明不關他的事。

        不,關他的事!

        他只是隨口的說了一句要個女人暖床而已,誰知道神秘人真的給他找來了。

        而且,還是十個。

        各種年齡段的都有,任君選擇!

        真的太好心了。

        好心的有點過頭了。

        再說了,你可以悄悄的帶入房間里啊,為什么要大庭廣眾。

        我的天老爺。

        “聽我解釋,這不關我的事,你問她們就知道了,我從來沒有見過她們,又何談把她們帶回宗門來!”

        王尊急需十人幫自己解釋。

        “沒有啊,我們見過!”

        一個女人開口了。

        糟糕!

        劉正義等人的目光頓時看了過來,一副我懂的,你不用解釋的樣子。

        也是這時。

        一個女人拿出了一幅畫像,上面畫著的人正是王尊。

        “昨晚,一個女孩來我們怡春院,讓我們過來找你,每人一百黃金!”

        “現在,我們是公子的人了,公子隨便用,不夠的話,我們可以飛鴿傳書,讓姐妹們都過來!

        呼!

        王尊大松一口氣。

        齊飛雨一行人的目光也漸漸溫和下來。

        “女孩?”

        “我沒認識什么女人!”

        王尊撓著頭,什么女人玩這么大,在自己房子里?

        朱紅花和董清知道王尊現在的想法,肯定會一口血噴出來。

        感情她們兩個不是女人嘍?

        “曾靜!”

        “一定是她!”

        “最毒婦人心,知道自己不是我的對手,居然出主意要毀了我的名聲,好恨的女人!”

        “還好,我坐得正確走得直,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

        王尊第一時間想到了曾靜,一定是哪個三八婆。

        好狠的心!

        無所不用其極!

        除了她,王尊想不出另外一個女人。

        了解來龍去脈之后,王尊把十個女人打發離開,這事情才算告一段落!

        九尾狐眨著眼睛,在遠處看著王尊。

        與此同時!

        遠在千里之外。

        曾靜怒氣沖沖的回到家,銀牙緊咬。

        

        “寶貝,道歉了嗎?”

        曾老仙尋問,小心翼翼,生怕聽到什么不好的消息。

        曾靜咬牙切齒,把事情說了一遍。

        曾老仙沉默了,禿頭發亮,白發垂落。

        “把這東西背上,這一次,我親自和你去!”

        曾老仙沉默了好一會,終于是說出了口。

        他知道,大河仙門今時不同往日,他必須要過去了,不去不行。

        他的分身,被人一下子給撕了。

        他很明白,這是警告,他若再不去的話,下一次,被撕成兩半的就不是他的分身,而是他的真身。

        “父親,為什么?”

        “我不明白,你堂堂一位拳王,人丹境的修為,在青州,誰不給你幾分面子,你在怕大河仙門嗎?”

        “那只是一個垃圾宗門,你一拳便能把它轟碎,把它毀滅,何來恐懼?”

        “父親,你真的老了嗎?你還是拳王嗎?你的脾氣哪里去了?”

        曾靜想不明白,父親可是青州十三王之一,兇名赫赫,無與倫比。

        誰見了不給幾分面子?

        父親今天是怎么了?

        啪!

        曾老仙怒火上臉,一巴扇了下去。

        曾靜難以置信的捂住自己的臉。

        父親扇自己耳光?

        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自己可是父親的獨女,老來得女,捧在手心怕摔,含在嘴里怕化。

        她要什么,就有什么!

        她就是天上的仙女!

        今天,父親竟然扇她耳光。

        她不敢相信,整個世界仿佛都塌了。

        “是你太寵你了!”

        “讓你變得目空一切,目中無人!

        “你父親能成為拳王,靠的就是大河仙門,你現在所學的拳法,就是來自大河仙門,你明白嗎?”

        “現在,他們要來討回去了,在江河城,他們能輕而易舉的撕碎我的分身,說明他們的實力不止如此!”

        “這是警告!”

        “我讓你去道歉,你給我搞得滿天神佛,你瘋了!

        曾老仙真的怒了,他不出面的話,這事絕對會擴大化,最后會無法控制。

        曾靜腦子一片空白。

        自己學的拳法,來自大河仙門?

        那不是說,連自己都算是大河仙門的人嗎?

        “把東西背上,我們親自過去!”

        “拳王……呵呵,你太看得起父親了,青州里,比你父親強的人,多了海里去,就是蟠龍宗,就不是你父親能忽視的!”

        曾老仙現在明白,太多的寵愛,只會變成罪惡。

        地上的是兩一扎荊條,尖刺如針,看得人發毛。

        曾老仙一狠心,把荊條綁在曾靜的背上,扎出血,衣物被染紅。

        一跺腳,十丈地面升起,托著兩人,飛天而去。

        大河仙門!

        十天結束!

        張人鳳足足跪了十天,在神道碑前如同一尊雕像,雙腳已經完全失去了知覺。

        有這份心,大河仙門也不會怪罪他。

        再說了,這事與他并沒有什么關系。

        十天下來,不知不覺間,各位師兄師姐的實力提升得十分明顯。

        尤其是劉正義,正式進入了金丹境!

        齊飛雨也一樣,她修的是肉身,自身修為可以忽略不計,但她的肉身實力,已經完全達到了金丹境。

        江向天也有提升,但并不多,如今才是筑丹九重天的修為。

        提升最大的還是水月仙,半步金丹,并且,能召喚出來新的靈物!

        至于猴子和桃白白,倒是沒什么提升。

        暗中的師兄師姐也有提升,但還沒有到他們露面的時候。

        當然,這一切,王尊并不知道。

        在他的心里,師兄師姐們,是最強的,是深不可測的,是絕世無雙的!

        “人鳳兄,你的腳都走不了,休息幾天再走吧!”

        “再說了,五大宗的人還沒有來,也可能在外面貓著,你一出去走遠,立馬跳出來!”

        王尊擔心張人鳳!

        “沒事!”

        張人鳳擺擺手:“我這十天也不是干跪著,無時無刻都在修煉元神,元神之力已經有了很大的提升,能維持二郎真君神像一段時間了!

        他沒想到,自己來到大河仙門贖罪,竟然還撿到了好處!

        “要不這樣……”

        “哈哈哈,老夫來了!”

        王尊的話沒說完,山門外,傳來黃鐘大呂般的笑聲,震耳欲聾。

        高手!

        這是王尊的第一感覺。

        五大宗的人來了?

        王尊一點也不擔心,祭出尊王槍,扛起便往山門去。

        激動,興奮,開心!

        張人鳳愕然,他從來沒有見過敵人殺上門后,主人開心迎接的。

        他也想跟過去,奈何雙腳短時間內失去了知覺,只能爬過去。

        他的仇人,又豈能不理?

        王尊扛著槍,高高興興的來到山門,準備大干一場。

        可是,他看見眼前的情景之后,有點發懵,興致一下子就消失殆盡了。

        劉正義等人也趕了過來,同樣是也是有點傻眼。

        這……

        一時半會,一行人找不到詞語來形容了。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68950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