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88章、二郎真君

第88章、二郎真君

        

        咔嚓!

        接二連三的破碎聲響起。

        緊接著,便是五股沖天的力量彌漫開來。

        可怕的威壓,降臨在每一個人的身上,讓所有人五臟六腑緊縮。

        如果僅是一股這樣的威壓,眾人倒是不覺得有什么。

        可是,這是五股啊。

        任何一股都能把人給鎮壓得抬不起頭來!

        把人鎮壓成肉餅都不成任何的問題。

        五道虛幻的身影出現在五大長老的身前,浩浩蕩蕩的力量波動就是從他們的身上彌漫出來的。

        更像是五位從九天之上落下的神明,舉手投足之間,天崩地裂。

        “那是五大宗主的分身!”

        “聽聞五大宗主的修為可都是金丹境四五重天,他們的分身,實力少說也在筑丹境九重天!”

        “五位筑丹境九重天的高手,把這里翻過來,也不是什么難事吧?”

        “完蛋,我們還是快逃吧,等下打起來,殃及池魚,連死恐怕都不知道是如何死的!”

        眾人驚嘆連連。

        這種場面難得一見,可以大開眼界。

        可是,小命更珍貴!

        有的人已經爭先恐后的往山下逃去了,五位筑丹境九重天的人一旦火力全開,那場面可不是說說而已。

        沒有多余的廢話,沒有任何交談,五位掌教的分身一出來,立馬動手,撲向齊飛雨。

        這種分身之術很低級,制造出來的分身沒有真身的意識,只有聽從命令的野性。

        五大長老也沒有閑著,一同出手,殺了上來。

        齊飛雨戰意洶涌,沒有絲毫退縮,拳出無敵,金火騰空。

        “天神一怒!”

        齊飛雨拳頭砸出,威力勝于之前的任何一拳!

        噗!

        凌天閻大長老被轟碎,化成血雨!

        然而!

        對方也殺到了身前,兇狂的攻擊接二連三的落下。

        金身化的齊飛雨肉身實力已經達到了筑丹九重天,對上五大長老倒是沒什么問題,完全可以碾壓。

        但是,對方可是有五位筑丹境九重天的宗主分身,沒有痛感,沒有意識,只有殺戮!

        齊飛雨瞬間便頂不住了。

        兩位宗主分身出手,齊飛雨倒飛,另外三位已經接了上來。

        “十三!”

        齊飛雨實在是抗不住了,不得不讓王尊出來。

        王尊撇嘴,都干了一半了,現在扔給他?

        用力一點,把對方全滅了不就行了嗎?

        有點煩!

        不過王尊還是熱血沸騰,準備出手。

        也是這個時候!

        一旁的張人鳳突然拿出一個東西,拳頭大小的雕像。

        神像?

        王尊簡單的掃了一眼,頓時愕然了。

        二郎神?

        手持三叉兩刃刀,額上長豎目!

        不是二郎神是什么!

        張人鳳口中念念有詞,手上一甩,神像拋了出去。

        轟!

        半空上,神像爆出萬丈光芒,如同一輪烈日,驚濤駭浪似的可怕威勢卷席四海八方,轟動整個指天山。

        “二郎真君!”

        “出來!”

        張人鳳聲嘶力竭的吶喊,雙眼充血,陷入瘋狂之地一樣。

        剩下的幾位大長老臉色全變了,萬念俱灰,被人掐住了脖子一樣。

        轟!

        一尊巨影憑空出現,重重落地,激起無盡碎石,大地龜裂。

        一把銀光刺目的三叉兩刃刀從塵煙之中伸出來,一位宗主的分身當場被一分為二。

        緊接著,便是一道毀滅光束從中激抨出來,一位大長老,一位宗主分身被貫穿,灰飛煙滅。

        人都沒有看見,已經死了三位對手。

        簡直是恐怖!

        轟!

        指天山震動,一道龐大神威凜凜的身影露了出來。

        長冠銀甲,三目三刃,戰勢無敵,斬天碎地。

        不怒自威,鎮懾九天十地!

        “神像,二郎真君!”

        青葉塔大長老恐叫,祭出一片飛葉,轉身就逃。

        一刻也不敢停留!

        嗖!

        二郎真君豎目發光,激射出一道毀滅之光,撕裂空氣,洞穿虛無,追上青葉塔大長老!

        青葉塔大長老魂飛天外,奈何逃不過毀滅之光的追擊。

        觸及的瞬間!

        他灰飛煙滅,在空中綻放,渣也沒剩。

        碾壓!

        無敵!

        僅是那戰神般的即視感,就已經讓人頂不住了。

        這就是勢!

        無形又強大的勢!

        張人鳳落在二郎真君的肩頭上,盤坐下來,口中念念有詞,他的元神仿佛與之融為了一體。

        王尊三人看得有些羨慕,不愧是五大宗追殺了張人鳳如此之久都要得到的東西。

        簡直就是一尊殺戮機器!

        在張人鳳的指令之下,二郎真君無情出手,每一擊都能把一個人一分為二,灰飛煙滅,沒有能活得下來。

        片刻之間!

        五位大長老,五位宗主分身,全被滅殺。

        二郎真君身上冒出光輝,最后慢慢縮小,張人鳳軟癱在了地上。

        他的手上,握著的正是二郎真君的神像!

        他像不見了半條命一樣,臉色蒼白如紙,氣若游絲。

        “人鳳兄,死不了吧?”

        王尊的關心屬實有點讓人無法接受。

        張人鳳無力的擺擺手,“不到萬不得已,我是真的不敢動用神像,殺敵一千,自損八百!”

        “元神之力的消耗,真的太大了,以我現在的元神之力,最多只能維持片刻,過后更是動彈不得,任人魚肉!”

        張人丹苦笑,這也是他為什么遲遲不動用神像的原因。

        “幸好是你們,要不然,我也不敢動用它!”

        張人鳳這個時候動用神像,一來是報仇,二來也是信任王尊三人。

        “人鳳兄,你沖動了,你大可不必這樣拼命,其實,我能殺他們!”

        王尊撇嘴。

        裝逼!

        讓你裝,現在后悔了吧!

        張人鳳自然不信,苦笑不已。

        “你們是大河仙門的人,我師父交代過,要把神道碑還回給你們,并且要贖罪,我現在這個狀態,怕是有點力不從心!”

        張人鳳很誠懇。

        “不急,你的仇不是還沒有報嗎?你殺的只是他們的分身,他們的真人還沒死呢!”

        王尊拍了拍他的肩:“不過你放心,正如我所說,我是一個好人,我會幫你的!”

        “他們自然會找上門來,先去我們大河仙門住一段時間吧!”

        張人鳳尋思一會,最后點了點頭,他的傷很重,半個后背的肉都不見了,加上現在元神撕痛,仇人未死,他確實是需要一個安全的地方療傷。

        “會不會給你們帶來麻煩!”

        張人鳳很擔心。

        “就怕他們不來找麻煩!”

        王尊不以為然。

        “二師姐,這東西如何拿回去?”

        神道碑巨大,重量更是難以想象,路途又遙遠。

        “我扛回去吧!”

        齊飛雨信心百倍,以她的力量,應該沒什么問題。

        然而!

        她自信了。

        連撼動神道碑都做不到,更別說把它拔出來了。

        水月仙手上一揮。

        召喚!

        十頭牛頭人召喚收來,每一頭都有房屋般巨大,力大無窮,搬山運江應該不在話下。

        可是!

        縱然是十頭牛頭人同時用力,也難以撼動神道碑分毫,反而是累得舌頭一米長。

        眾人看得那叫一個目瞪口呆,張口結舌,半天也說不出一句話來。

        都瘋了。

        連神道碑都想搬走,這不是瘋了是什么。

        不過,四人之前的表現已經震撼了眾人,連五大宗宗主的分身都殺了,還有什么是他們做不出來的?

        “神道碑之中,蘊含無盡神道,先不說此碑的重量,就是當中妙不可言的道蘊,也是不可觸碰,你們想搬回去,確實是有點不知天高地厚了!

        周老頭說話了。

        “那怎么辦?”王尊瞇起雙眼。

        “除非,你能鎮壓住它,不然,搬不動!”

        “你不行嗎?”

        “你太看得老頭我了,全盛時期,也許行,現在不可能!”

        周老頭氣笑了。

        王尊沉默了。

        三人灰頭土臉,搬不回去,還談什么討東西。

        齊飛雨火力全開也動不了它。

        “影子!”

        王尊腳下一跺!

        身后漆黑一團的影子動蕩一下,站了起來。

        影子一出。

        張人鳳手上的二郎真君神像悄無聲息的顫抖起來。

        神道碑也好不到那去,居然有種要拔地而起,飛天而去的感覺。

        可是,影子的身上,壓根就沒有什么氣息彌漫出來,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影子的感覺。

        至少,在王尊的感覺之中是這樣的。

        “你的心真大!”

        周在天哆哆嗦嗦。

        讓影子來做苦力,王尊也想得出來。

        反正周在天是想也不敢想。

        他被影子鎮壓過,知道其的可怕之處。

        “有什么問題嗎?”

        王尊不解。

        “沒有,你高興就好!”

        周在天不敢多說話。

        王尊是個傻子嗎?

        不知道影子有多可怕嗎?

        “把它拔出來,背回去!”

        王尊指向神道碑。

        影子唯命是從,雙手一抽,如同拔蘿卜似的,一手便將神道碑拔了出來,背在身上。

        仿佛一點重量都沒有,健步如飛,瀟灑自如。

        全傻眼了。

        成千上萬的目光注視著影子把神道碑背起,迅速離開。

        四人坐在神道碑之上,悠揚自得。

        較之龐大的神道碑,影子真的太小了,神道碑就像離地飛行一樣,更像是一座山峰在移動。

        一路上,可是引來無數人的關注。

        自從影子把神道碑拔起來之后,上面密密麻麻的光紋就暗淡下來了。

        不到一天的時間。

        一行人已經回到大河仙門。

        雄偉壯觀的山門前,張人鳳驚嘆不已。

        民間傳說中,大河仙門曾經是一座龐然大物,敢與太陽上住著的那些人叫板。

        只是漸漸落幕了。

        也許,這就是得罪太陽上那些人的下場!

        僅看山門一眼,張人鳳就感覺自己來到了一個頂級宗門前,陣陣沖擊撲面而來。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68949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