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82章、邪佛一點僧

第82章、邪佛一點僧

        

        兩人走向山門。

        殊不知,水月仙已經在山門等著兩人。

        “老五,你也去?”

        齊飛雨尋問,雙眸熠熠生輝,剛才在掌教大殿時,水月仙不是說不去的嗎?

        “去,在宗門里太無聊了,出去轉轉吧,順便幫一下忙!”

        水月仙笑魘如花,白裙飄飄,仿佛神界仙子。

        “五師姐,你是擔心我的安全,是不是?”

        王尊眼前一亮,應該就是這樣。

        五師姐擔心他,所以跟了出來。

        話說,有拳碎山河,腳踩神魔的二師姐在,完全不用擔心他才對。

        水月仙嘴角抽了抽,擔個屁呢!

        跟著你,是最安全的好么?

        當然,她還是點了點頭,王尊感動得差點流眼淚。

        齊飛雨無言,冷聲道:“正好,有你在,我們不用徒步了!

        三人走出山門,準備離開。

        王尊至今還不知道要去干什么,反正他知道是打架就完了。

        想想都有點小激動。

        如果修煉不是為了打架,那將毫無意義,倒不如回去種田。

        正準備離開。

        突然!

        王尊雙眼一閃,指向山下,“五師姐,二師姐,下面有個人正往我們山門走來!”

        兩女雙眼微瞇,也是微驚。

        驚訝的不是山下出現了人,而是這個人給她們的感覺無比的可怕。

        此人不緊不慢,慢悠悠的往山上走來,看似平平無奇。

        但是,兩女卻仿佛看到了一尊魔神向自己走來,每一步落下,都像有一只巨腳踩在自己的心臟之上,讓兩女呼吸沉重起來。

        王尊倒是一點感覺也沒有,只是覺得此人很詭異,人不人,鬼不鬼。

        他身形極肥,行走起來如同一塊肥肉在蕩動,很是詭異。

        他上身沒有穿著衣物,只披了一件袈裟,黑色的袈裟。

        脖子上掛著一串拳頭大的佛珠,每一顆都有拳頭大,黑亮黑亮。

        他面帶微笑,看似和善,看似心懷天下,實際上,從他那雙只剩一條縫的眼睛里看得出來,他內心十分邪惡。

        他走得很慢,但兩三步之后,便出現在了三人的面前,雙手合十,佛禮連連。

        “三位施主,請問,你們是大河仙門的弟子嗎?”

        肥和尚輕聲細語,猶如佛吟,讓人心神蕩漾。

        三人皺著眉,疑惑的看著肥和尚。

        “你哪位?”

        此人不是凡人,所以,王尊不敢大意,他現在必須小心再小心。

        “貧僧,一點僧!”

        肥和尚咧嘴一笑,露出滿嘴的黑牙,臉上的肉全部堆在了一起,如同一只肉球。

        “邪佛一點僧!”

        兩女異口同聲,很是驚訝。

        青州大名鼎鼎的邪佛,居然來到了他們大河仙門。

        把他們大河仙門掀了,只是輕而易舉之事。

        要知道,邪佛一點僧與青州十三王是一樣級別的大人物!

        實力不相上下!

        王尊雙瞳凝了凝,他上次救石云天時,就毀了一點僧留在石云天丹田之中的小邪佛。

        小邪佛是他種在石云天的丹田里,吞食其的生命與修為,最后歸為自己所用。

        自己壞了一點僧的好事,現在找上門來了?

        王尊沒有說話,齊飛雨點點頭,三人都沒說話,如臨大敵的盯著一點僧。

        “正好!”

        “你們應該知道,你們同門里,是誰在石國壞了我的好事嗎?”

        “我沒有別的意思,就是想把他找出來,然后聊聊天,畢竟,我們也算得上是同門,雖然我已經離開大河仙門很久了,但是,我對大河仙門是有感情的!”

        一點僧滿臉笑容,看不出任何的惡意,卻給人一種異常危險的感覺。

        不過,王尊倒是一點也不擔心。

        周老頭已經說了,一點僧的修為也就是人丹境罷了。

        他地丹境的肉身,足以碾壓,一點也不用擔心。

        他的底氣很足!

        三人很詫異。

        一點僧曾是大河仙門的人嗎?

        為什么沒有聽說過?

        這樣說,他為什么又離開了?

        “不用這么緊張,我們是講道理的人,你看我身上的肥肉就知道了,心寬體胖嘛!”

        一點僧笑容滿面,雙眼一閃,看到了王尊手上牽著的九白。

        “九尾狐?”

        一點僧驚訝,咧嘴一笑,“大膽妖孽,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拋頭露面,太不把我放眼里了!

        “我佛慈悲,就讓我洗去你身上的罪惡,讓你好生輪回!”

        一點僧果斷出手,一掌按來,聲勢浩大。

        王尊驚了。

        你丫是從哪個方面看出九白滿身罪惡?

        正義感也太強了吧?

        王尊果斷出手,也是按出一掌。

        電閃雷鳴,掌出如海嘯。

        轟!

        雙掌碰撞,天地一震!

        嗯?

        一點僧肥臉微顫,詫異不已。

        王尊居然接下了自己一掌!

        “有點意思!”

        一點僧咧嘴。

        “壞你好事的人是我,不用找借口了,想出手盡管出,看我把不把你揍成瘦子就完了!”

        王尊祭出尊王槍,戰勢洶洶,把九白護在身后。

        九白黑寶石似的雙眸閃了閃,閃過絲絲異光。

        齊飛雨,水月仙也沒閑著,伺機而動。

        她們的實力不如人家,但是,人家都找上門來了,她們又豈能唯唯諾諾?

        “嘖嘖,我離開了這么久,沒想到大河仙門也煥發了生機,要拋掉廢物之名了嗎?”

        三人的修為氣息讓一點僧訝然,他在這里的時候,可從來沒有弟子達到這樣層次修為。

        “這個歡迎儀式,我喜歡!”

        一點僧臉上的笑容依舊燦爛,人畜無害的樣子,掌上一立,狠狠的拍了過來。

        掌出如山,聲勢浩大,伴著震耳的雷鳴之聲。

        王尊雙眼一凝,五指成拳,直接暴了出去。

        一點僧不以為然,縱然王尊三人的修為有點出乎意料,但他依舊是不屑。

        然而!

        當王尊的拳轟在他的掌心之上時,他驚了。

        一團肥肉似的身體倒飛出去,整條手臂生痛,臂骨仿佛全部碎裂,一點僧感覺不到自己的手。

        當他爬起來的時候,往前一看,頭皮有點發麻。

        只見王尊扛著尊王槍,正在向他走來。

        每一步落下,便有無窮無盡的天雷炸裂開來,猶如一朵朵雷花綻開。

        長發倒飛,化為一條條雷霆,全身雷化,無盡雷霆在身上蠕動,一道道雷霆像絲帶一樣纏著身體。

        王尊雷化了!

        更像是一道人形雷霆。

        神威凜凜,神明之態。

        “怎么可能!”

        一點僧大吃一驚,迅速爬起來,肥肉抖蕩。

        王尊給了他難以言喻的壓力,鎮壓得他呼吸都沉重了幾分。

        “上門挑釁,真當我們大河仙門好欺負嗎?”

        王尊尊王槍遙指,無數的天雷爬在上面,順著尊尖噴擊出去。

        “佛肉身!”

        一點僧渾身肥肉像海浪一樣抖動,天雷如龍,噴擊在他的身上。

        砰!

        一點僧倒飛,皮開肉綻,鮮血淋漓。

        身體太肥,也是有好處的。

        一點僧完全是用身上的肥肉擋下了王尊的攻擊。

        當然,縱使如此,也被天雷轟得皮開肉綻,鮮血橫流。

        “地丹境肉身!”

        “體藏天雷!”

        一點僧慌了。

        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的身體之中藏著天雷。

        王尊不想與他廢話,一個閃身,已到一點僧的身前,尊王槍陡然刺下去。

        一點僧知道,近身肉搏,他絕非王尊的對手,他是絕對傷不了王尊分毫。

        所以,他迅速閃開了。

        閃開之時,他轟然按出一掌,掌中有一只黑光佛符。

        轟!

        塵煙四起,王尊卻是紋絲不動,反手又是一槍刺出去。

        “邪佛黑龍!”

        一點僧一掌按出,一條黑龍咆哮而來,每一片鱗片上,都雕刻著一尊佛像。

        只是,這些佛像十分猙獰。

        如同一只只的惡鬼!

        王尊很直接,一拳轟出。

        天雷猶如洪浪,洶涌沖出,摧毀前面的所有東西。

        黑龍被生蠻的撕碎,連渣都沒有剩下來!

        齊飛雨與水月仙原本也想出手幫忙的,奈何一點僧實在是太強,根本不可能是對手,只能在一旁看著。

        王尊可以說是壓著一點僧來打,越戰越勇,不僅沒有絲毫的退縮,反之戰勢一浪比一浪兇。

        兩女看得嘖嘖稱羨,自己什么時候才能達到王尊的實力?

        九狐貍雙眼閃亮,九尾綻開,不知道在想什么。

        “邪佛山!”

        一點僧雙手合十,雙腿盤旋,從天而降。

        渾身冒著黑色的佛光,一個個黑色的佛符像極了一只只黑色的蝴蝶。

        人未到,一種重感已經是撲面而來。

        百丈之地,被鎮壓得龜裂!

        這是真真正正的一座肉山。

        被他壓一下,怕得屎都給壓飛出來。

        當然,王尊并不畏懼。

        雷發倒飛,猶如萬道雷霆,五指成拳,一拳轟出。

        轟!

        雷河奔騰,沖天而上,撕碎空氣。

        一點僧被轟飛,天雷轟身,他早已是皮開肉綻,鮮血淋漓。

        他滿肚子的憋屈,有苦說不出來。

        他回來,就是找王尊算賬的,以他的實力,回到大河仙門,完全就是碾壓式的結果。

        沒人能阻礙他,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事實呢!

        他還沒進入大河仙門,就讓王尊給逼得渾身是血,得不到一丁點兒的好處。

        他慌了!

        王尊太可怕了,可怕的讓他心慌。

        他還從來沒有遇到這樣的對手。

        還是一個小小的后輩!

        “該死!”

        一點僧不敢大意,也不敢停留,又是一掌拍下來。

        一只巨大的黑色佛掌,破開虛無而出,猶如一座黑色的巨城,轟隆隆的鎮壓王尊落下。

        地面被掃平,掌未落。

        地上已經被鎮壓出了一個巨大的掌印,碎石飛射,地動山搖!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689493.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