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80章、記仇的東西

第80章、記仇的東西

        

        打鐵宗宗主頭皮發麻,十八柄飛刀把他逼入絕境之中,身上的傷口已是密密麻麻。

        他至今沒有見到對方是長什么樣子。

        “前輩,有事好好說,我們之間是不是有什么誤會!”

        打鐵宗主急出了一身的冷汗,汗血交替,把他的衣物全部給染紅了。

        十八柄飛刀圍著他斬擊,嚴密看守,他根本找不到機會逃離。

        “給你一錘!”

        江向天高高跳起,手握長錘,蕩出無盡錘影,狠狠砸下。

        打鐵宗主終于是看清了來人的樣子,萬萬沒想到,會是一個后輩。

        恐懼轉化為怒火!

        打鐵宗主拋出壓箱底的武器,用來抵抗江向天的攻擊。

        然!

        江向天的錘子太可怕了,任何武器遇上他的錘子,都給一錘錘爆。

        這錘子有一種神奇的力量!

        解器!

        “該死,你到底是什么人!”

        打鐵宗主被逼入絕境,魂飛魄散,萬念俱灰。

        “討債的人!”

        江向天拖著長錘,一步一步靠近,氣勢磅礴,殺勢澎湃。

        “什么債?”

        打鐵宗主還是一頭霧水,他沒欠人家東西啊。

        “你的人頭!”

        江向天不再廢話,長錘高高舉起,瞬間膨脹起來,如同一座房屋,從天而降。

        排山倒海,碾碎一切!

        打鐵宗主扔出一件武器,試圖抵擋,抓住這個機會,轉身就走。

        然!

        在他面前,出現了一只猴子,不緊不慢的扒著香蕉吃。

        他也沒多留意,這種生死存亡的關頭,還管它什么猴子。

        可是,猴子卻是伸出了尾巴,卷住他的腳環,把他扔向江向天。

        什么!

        打鐵宗主面如死灰,怎樣也想不到,猴子居然是江向天的幫手。

        江向天瞬間來到他的身后,一錘落下。

        砰!

        打鐵宗主倒地,渾身無力,他意然感覺不到自己的身體。

        “我這招拆骨還不錯吧?”

        “一旦被錘中,全身骨頭將在短時間內分離,關節錯位!”

        江向天冷笑,蹲在他的面前。

        “你到底”

        噗!

        沒有過多的話語,江向天一刀斬下他的人頭,提著便走。

        至死,他也不知道為了什么。

        至死,他也不知道殺自己的人是誰。

        兩人一猴離開,打鐵宗的人才反應過來,過來一看,全都魂飛天外,哀嚎遍野。

        與此同時!

        青州的某個地方!

        一座仙氣逼人的山峰上。

        拳王,曾老仙的真身睜開了眼睛。

        他渾身已經被汗水浸透,大口大口呼吸,魂魄仿佛都沒有了。

        “那影子到底是什么東西?”

        “我居然在它的面前一絲反抗之力也沒有!”

        “他們真的是大河仙門的人嗎?”

        “不會吧,不會是為了找我要東西吧?”

        “該死,早知道當初就把東西還給他們,現在都找上門來了!”

        曾老仙自言自語,仿佛想到了什么,臉色大變。

        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與壓力!

        影子一出手,瞬間把他人丹境的分身都給撕了。

        他能不怕嗎?

        他已經如芒刺背,如坐針氈了。

        江河城外。

        一片竹林下。

        這里壘起一個個的墳包,多年不見有人打掃,已經長起了雜草,甚至于有的墳包中長出了竹子。

        “當初我來埋葬你們的時候就應該明白此事與二爺有關,他們一脈,當年可是一個人也沒有來!”

        江向天打開盒子,拿出三個鮮血淋漓的人頭,放在墳群之中。

        王尊與猴子走出一邊,這種事情他們又幫不上忙,就不湊熱鬧了。

        約莫過了半天。

        江向天走出來,雙眼紅腫,“沒事了,我們回去吧!”

        一行人上鐵羽,飛向大河仙門。

        “這村子,妖襲還沒有停止嗎?”

        “到底是什么妖所做?”

        兩人一猴路過一個個村子,這種山林小村無不是硝煙彌漫,尸體橫布。

        從尸體上的傷來看,絕對是出自妖獸之手。

        全部屠干,一個不留。

        這得是多大的血海深仇!

        兩人一猴一路上并沒有找到什么線索,直到回到大河仙門不遠的一個小山村里。

        這里,也是一片硝煙彌漫,血流成河。

        讓王尊停下來的原因是,他看到了兩具尸體,兩個小孩的尸體。

        正是不久前,他與劉正義,寧曉夢回宗門時在山門前遇到的哪兩個。

        兩個小孩已經死了!

        脖子被咬去了一半之多!

        “我一定要把這件事追查到底!”

        王尊很肯定的說。

        上一次見,兩個還是天真爛漫的生命,現在再見,已是兩具冰冷到極點的尸體。

        雖然兩人與自己沒什么關系,但是,見到兩人尸體的瞬間,他的心還是狠狠的揪痛了一下。

        “濫殺無辜,天地不容!”

        “必須徹查到底!”

        江向天鄭重的喝斥。

        “這是什么東西?”

        王尊翻動兩具小孩的尸體,準備將兩人埋好,殊不知,兩具尸體下,有一團毛茸茸的東西。

        白花花的東西,像極了一團白毛!

        “妖!”

        猴子雙眼一閃,金光涌動,此刻,任何東西都逃不過它的雙眼。

        “九尾狐!”

        猴子再次道明毛絨絨東西的身份。

        潔白的毛發里,一個小腦袋探了出來,尖頭尖耳,鼻子粉紅,一雙眼睛猶如兩顆黑色的寶石。

        很可愛!

        而且,一點妖氣也沒有。

        九條毛絨絨的尾巴伸出,猶如一條白色的仙花綻放開來。

        “不用慌,雖然它是九尾狐,但是,九尾狐一族都很善良,從來生惡,外界對九尾狐的認知都是錯的,什么狐貍精,什么專吸男人精氣,都是誤導!”

        “九尾狐,可以說是妖族之中,最善良潔白的妖了,它們以日月精華為食,身體血脈之中沒有一絲雜質!”

        “更重要的是,它們有一種特殊的能力,九尾之血,能讓一頭妖的血脈升華,覺醒遠古血脈!”

        “它們在妖族之中,可是一種圣妖,奇怪,它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

        “看它的樣子,只是幼年而已,九尾之血還不具備讓其它妖獸覺醒遠古血脈的力量!”

        猴子很好奇,把九尾狐拿了起來。

        小小的九尾狐受到驚嚇,縮成一團,九尾卷在一起,像極了一只小貓。

        “老十,你不會是心動了吧?”

        江向天笑道。

        白撿的寶物,可是說什么也不會扔。

        “我對覺醒什么遠古血脈沒什么興趣,只是好奇它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而已,再說了,也不是所有的九尾狐的九尾之血都有讓妖獸覺醒遠古血脈的神效!”

        “算了,把它放了吧!”

        猴子把九尾狐扔出一旁。

        王尊看著唯唯諾諾的九尾狐,踢上兩腳,讓它快點滾。

        “呵呵,十三,九尾狐雖然天性善良,但也有一個缺點,非常記仇,你踢它這兩腳,它怕會記一輩子了!

        猴子笑了,人模狗樣。

        王尊撇嘴,不以為然,把村民的尸體搬在一起,挖了一個大坑,一下子全給埋了。

        一轉頭,九尾狐不見了。

        兩人一猴也沒多想,做好一切之后,慢悠悠的離開。

        兩個小孩的死,沖擊到了王尊,讓他心情不是很好。

        回去大河仙門的路上,兩人一猴又遇到了九尾狐,它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跑到了他們前面,攔在路前,瞪著一雙黑寶石似的大眼睛,眼勾勾的盯著他們。

        嗯?

        什么意思?

        “你看吧,你那兩腳起作用了,它好像和你干上了!”

        猴子扒了一條香蕉,不緊不慢的吃起來。

        不會這么邪乎吧?

        王尊就不信這個邪了,一步上前,抓住九尾狐,用力的往天邊扔出去。

        “我就不信了,它還能回來?”

        然而!

        當兩人一猴回到山門時,卻是被嚇了一跳。

        九尾狐又出現了,還是在他們的前面,瞪著無辜的黑亮大眼睛,好像在質問他們。

        “真的這么邪嗎?”

        王尊咬咬牙。

        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

        這可不是好事。

        在王尊準備給九尾狐來一把大河雷劍時,猴子阻止了他。

        “既然他和你干上了,你就帶著它吧,也算是緣分!”

        “不要吧,我一個大男人,養一條白乎乎的狐貍精?我可不丟不起這個人!”

        “知道是我拿來養的還好,要是別人不知道,以為是我拿來用的,那得多尷尬!”

        王尊苦笑。

        “不然呢?真殺了它?”

        “認命吧!”

        “真的這么邪!”

        一人一猴離開。

        王尊無奈,盯著九尾狐看了一會,“你想跟著,那就跟著吧,先說好,我可沒空喂你!”

        王尊走入山門,九尾狐猶豫了一下,也跟了進來。

        有一種不好的感覺在心頭彌漫。

        撿到這個鬼東西,好像并不是什么好事,更像是撿到了一堆麻煩。

        回到宗門。

        王尊先是去見了清風道人,給他稟報一下這一趟的利與斃。

        清風道人沒說什么,擺了擺手,不耐煩的讓王尊離開。

        離開之前,清風道人又叫住了他,說過一段時間,有事情讓他做。

        之后,王尊又去給劉正義,齊飛雨,水月仙,桃白白,都打了一遍招呼。

        他倒是想給其他的師兄師姐打一下招呼,可是,他入門至今,也只是見過這些人而已。

        也許是其他的師兄師姐在閉關,又亦或是外出歷練了。

        也可能,以師兄師姐的修為實力,懶得搭理他。

        回到自己的山,沒幾分鐘,齊飛雨又找上門來了,什么也沒說,抱起一座山就砸過來。

        王尊知道,二師姐這是為自己好,讓他加快修煉。

        可是,上吊也得喘口氣,不是嗎?

        他才剛回來,得休息一下。

        事實是!

        很多天沒練了,齊飛雨得讓自己的《大日琉璃不滅金身訣》更上一層樓!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68949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