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78章、大河仙門 西門吹血

第78章、大河仙門 西門吹血

        

        “曾姑娘想請江二爺煉制一副可增強力量的拳套,還請江二爺不要拒絕!”

        墨堂主代為開口,他知道,曾靜沉默寡言,不愿多說話。

        “這個當然是沒問題!”

        “只是,我有個疑惑,為什么不去打鐵宗呢,他們宗主的煉器之術,可是在我之上!

        江二爺嘴上答應,心里卻有另外的小九九。

        這樣的天才,無論是自身的實力,還是背后的勢力,都是一等一。

        他若是煉出來拳套合其心意,那是最好不過,若是不行,那就有事了。

        這樣的差事,看似很美,實際上,卻是如履薄冰。

        所以,他把更厲害的人搬了出來。

        “江二爺,你就別謙虛了,誰不知道你所煉的武器在打鐵宗宗主之上,就是那種器韻,就不是他能煉出來的!”

        墨堂主開口,開門見山。

        “我試一下吧,不過得等上幾天,你也知道,今天肯定是不行的了!”

        江二爺見無法逃掉,也就接了下來。

        “可以!”

        曾靜也不強求。

        “那兩位就先休息一下,我先出去招呼客人!”

        足足忙了一個上午,來賀壽的人才差不多來齊。

        人頭攢動,笑聲不斷。

        “大家不要客氣,動筷吧!”

        宴席上,江二爺高舉酒杯,當先喝了一杯。

        “江二爺,我聽聞打鐵宗也會有人來,為什么現都沒見到他們?”

        有人疑惑不解。

        打鐵宗與江家的關系可是很好的,宴席都開始了,人還沒有來,讓人覺得反常。

        江二爺也是感到不解,他與打鐵宗早就通過氣了,沒理由不會來才對。

        正是此時!

        遠處天際,出現一抹光芒,瞬間來到宴席的頭頂之上。

        “這不是來了嗎?”

        “可能是路上發生了什么,所以來晚了!”

        “此鐵羽乃是打鐵宗大長老之物,嘖嘖,連大長老都來來了!

        眾人嘩然,江二爺的面子確實是夠大。

        啪!

        突然,鐵羽上,一個東西落了下來,正好蓋在江二爺的頭頂上。

        一塊香蕉皮!

        恩?

        眾人詫異!

        眾目睽睽之下,身為這場壽宴的主角,讓人用香蕉皮蓋了頭。

        什么情況?

        難不成是打鐵宗大長老開的玩笑?

        “九十大壽呢,真是喜人!

        “恭喜發財!”

        “可是,有些人明明也可以過九十大壽,卻是讓人用陰謀詭計,聯合外人,給殺了!”

        “哪些都是他的親人,有一個更是他的親哥哥,你們說,此人該不該死,是不是應該天打雷劈,死后下十八層地獄,永不超生!”

        沒有任何感情的聲音傳出來,所有人為之詫異。

        如此喜慶的日子,這些話有點不合適吧?

        “大長老他這是怎么了?”

        “什么意思,為什么我一句也聽不明白?”

        “嗯鐵羽上的人,不是來自打鐵宗吧?”

        眾人愕然,不知所云。

        場中,江二爺臉色很難看,鐵青鐵青的,他瞬間明白過是什么意思。

        “好久不見,二爺,還認識我嗎?”

        江向天在鐵羽上伸出了頭,一臉的大胡子,想讓人不注意都不行。

        什么!

        江二爺雙眼一縮,震驚無比。

        當時,江向天沒有什么修神天賦,應該不會有什么威脅,江二爺直接把他給放了。

        沒想到,隔了這么多年,江向天居然回來了,還乘著打鐵宗大長老的鐵羽。

        難道說,江向天加入了打鐵宗?

        “你”

        江二爺說不出話。

        “我為什么會回來是嗎?”

        江向天冷笑,“九十大壽呢,當然是回來給你賀壽,不用看了,大長老不會的,也來不了!

        “什么意思?”

        江二爺心頭咯噔一下,大長老不給面子?

        鐵羽落地,兩人一猴走下來。

        江向天拿出一個盒子,放在江二爺的桌子前,“大長老讓我把東西交給你,讓你過去陪他!”

        “哈,大長老送的東西,一定非比尋常,二爺快打開讓我們瞧一瞧!”

        “大長老何許人也,他人沒到,東西自然也不差!

        “果然,二爺面子!”

        眾人也是好奇,里面到底是什么東西?

        江二爺深吸一口氣,未開盒,他已經嗅到上面纏繞的血腥味道了。

        打開盒子,眾人伸長脖子查看。

        里面血淋淋的一團,一個死不瞑目的人頭,正瞪著眼睛,盯著江二爺。

        !

        一聲驚恐,江二爺把人頭打落在地,滾了出來,眾人驚恐萬狀。

        “大長老”

        “怎么可能!”

        “怎么回事!”

        “死了,大長老的人頭!”

        眾人驚慌失措,如遭雷擊,渾身發麻。

        “這份壽禮,滿意嗎?二爺!”

        江向天冷笑,步步逼近,如似一位巨人,踩在江二爺的心臟上,讓他呼吸困難。

        “是你做的?”

        江二爺不敢相信,震驚開口。

        “是我做的,你也會下去陪他!”

        “當年的事,我已經知道了,好一個狼子野心,好一個喪心病狂,都快入棺材的人了,還這么貪心,你真當死不足惜!”

        江向天抽出錘子,一錘就砸了過去。

        江二爺反應也是極快,甩出一件東西,那是一塊盾牌。

        可惜,盾牌被一錘給錘碎。

        “怎么會,我的鐵心盾!”

        江二爺的臉色更差了,連連后退,隨手甩出帶毒的飛針。

        奈何,江向天很直接,一錘破之。

        “誰敢幫忙?”

        王尊祭出尊王槍,一槍把江二爺的兒子給捅穿腦袋。

        嘶!

        眾人不敢亂動,知道王尊一行人是有備而來。

        “誰助我一臂之力,我賞你們每人一件武器!”

        江二爺急了,江向天的強勢震懾住了他。

        再說,憑他的修為,也不是江向天的對手。

        他扔出的誘惑確實讓不少人為之動容,有的人更已經是蠢蠢欲動了,伺機而動。

        要知道,一件好的武器,可是能讓人的戰力翻上好幾倍。

        果不其然!

        在這個誘惑下,當場便是有人動手了,殺向江向天。

        熊!

        烈焰襲來,焚天煮海。

        那人還沒撲到江向天的身邊,已經被燒得渣都沒剩。

        猴子擦擦嘴,舌頭鼓動,“還有誰想動,盡管上來,猴爺陪你們玩!”

        眾人慌了。

        他們以為猴子就是一只猴子而已。

        事實上,他也確實是一只猴子。

        可眾人沒想到,一只猴子也有這般的實力。

        一時間,蠢蠢欲動的眾人退縮了。

        “沒人救得了你,你要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應該的代價!”

        江向天甩出飛刀,寒芒畢露,刀風肆虐。

        江二爺驚慌,甩手再次甩出一物。

        一塊鐵石。

        猶如一座巨山,碾壓而下。

        江向天還是簡單粗暴,一錘子砸碎了鐵塊。

        手上一指,一柄飛刀襲出,直向他的脖子。

        江向天不想與他繼續廢話,拿他的頭顱以祭亡魂的在天之靈。

        突然!

        一道身影出現。

        俏影閃現而來,一手便抓住了來勢兇猛的飛刀。

        嗯?

        以手接刀!

        要知道,飛刀十八可是很鋒利,很霸烈,上面可是有雷威!

        “滾!”

        一聲斥喝!

        宛若神明!

        金丹境的氣息撲面而來,神威降臨在每一個人的身上。

        如泰山壓頂!

        有的人,直接被碾壓得趴在地上。

        金丹境,三重天!

        曾靜!

        “江二爺,救你倒是沒什么問題,不過,事過境遷之后,你得一心一意給我煉器,不可有一絲異心!”

        曾靜眸子里沒有一絲波瀾,聲音依然冷漠。

        “一定!”

        江二爺肯定的說。

        現在這個情況,有人救他,讓他吃屎十噸都不會有半分的猶豫。

        “好!”

        曾靜很滿意的點頭,手上用力,試圖把手中飛刀捏碎。

        未料到。

        一用力!

        自己的手居然被割破了。

        “嗯?”

        曾靜愕然!

        江向天手上一動,飛刀掙脫曾靜的手,飛了回來。

        “刀是好刀,但人太差了!”

        “滾!”

        曾靜五指一握,猛地揮拳,一拳爆出。

        轟!

        地面龜裂,人群倒飛。

        “十三!”

        江向天大吼!

        王尊無奈,扛槍上前,一掌按出。

        砰!

        拳威被擋住,消失殆盡。

        “四師兄,你能動點真格嗎?”

        王尊撇嘴,江向天動真格的話,金丹三重天又算得了什么。

        隨便拿出一件武器不就行了。

        “這不是為了磨練你嗎?”

        “不要讓她破壞我的好事!”

        江向天沉聲。

        江二爺臉上泛起的笑容,一下子又不見了。

        大起大落!

        王尊的實力,有目共睹,能與曾靜戰上一二。

        “有點意思!”

        “青州天才榜上的人?”

        “你排名第幾?”

        曾靜雙眸微亮。

        青州之中,同一輩里,能與她實力相當的人,肯定是青州天才榜上的人了,沒人任何的質疑。

        “第一!”

        “西門吹血!”

        王尊扛槍微笑。

        既然對方這樣說了,那他就接下便是。

        “西門吹血?”

        “第一?”

        “前百名之中,可都沒有這個名字!”

        曾靜明白了,王尊是在玩他。

        “你是何人?”

        “不是告訴你了嗎?西門吹血!”

        “我來自大河仙門!”

        王尊咧嘴,他想到一個好玩的點子。

        大河仙門的弟子太少了,他以后出去,報名號,就用霸氣的假名字。

        這樣就顯得大河仙門人才濟濟。

        清風老頭肯定很感謝他。

        “大河仙門?”

        “傳說中,那個一落千丈的圣地嗎?”

        曾靜蹙起了眉頭。

        “呵呵!”

        王尊笑而不語。

        另一邊!

        江向天已經逼近江二爺的身,飛刀狂舞,直指脖子而去。

        曾靜雙眸一閃,前去拯救。

        王尊更快,化雷而去,先一步來到曾靜面前,一掌拍出。

        雷霆纏手,開天辟地!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68948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