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77章、壽宴

第77章、壽宴

        

        扛著黝黑的鐵錘,十八柄飛刀環身,江向天步步靠近,殺氣幾乎實質化。

        “怎么可能,那個時候,你還是一個小毛孩,為什么會這樣!

        大長老面如死灰,恨自己當時為什么不把江向天殺了。

        “死!”

        江向天不想與他廢話,高舉錘子,法力洶涌。

        “巨靈山!”

        大長老手上一甩,一座鐵山甩出來,迎風便長。

        一座鐵山,懸于半空之上,垂落無窮無盡的重力與堅不可摧的光澤。

        轟隆!

        鐵山壓動虛無,從天而降,聲勢浩大,鎮向江向天。

        “給我碎!”

        江向天法力涌動,浩瀚如海,黑不溜秋的錘子高高舉起。

        鐺!

        兩鐵碰撞!

        鐵山瞬間被砸爛了半邊,飛射出去。

        “不可能!”

        大長老吐血,連連倒退。

        萬靈山可是他花了一輩子打造的命器,已經煉制到了極致。

        沒想到,被人一錘就給砸碎了半邊。

        “呵呵,我的錘子,不僅能煉器,還能毀器!”

        手上一握,錘子蕩出一圈圈的虛影,猶如無窮無盡的漣漪,一圈更比一圈大,狠狠砸下來。

        虛無扭曲,空氣爆裂。

        這一錘,敢叫青天換日月!

        砰!

        剩下的半座鐵山,徹底是四分五裂。

        大長老受到極大的沖擊,七竅流血,五臟六腑都移了位。

        嗖!

        他扔出一根鐵羽毛,一件飛行武器,踏上便要走。

        他怕了!

        他恐懼了!

        他沒想到,來到銀月宗,居然會這般落荒而逃,他是來搶脈靈的,結果是連脈靈也沒看到。

        再不走,小命就該沒了。

        “哼!”

        “說拿你的頭祭我爺爺與江家百口人在天之靈,我絕對會做到!”

        江向天深吸一口氣,手指一劃。

        十八柄飛刀化成流光,追上大長老。

        噗!

        瞬間,十八個血淋淋的刀洞便出現在了他的身上。

        重重砸地,大長老已經半死不活,只剩一口氣了。

        江向天扛著鐵錘,來到大長老的身前,如同神明,雙眼無情。

        沒想到,自己也有親手報仇的一天!

        若是之前,就算他知道兇手就是打鐵宗,他也沒有這個實力。

        想都不敢想!

        賜予他這份實力的人,是王尊!

        江向天會一輩子感謝他。

        當然,王尊是不可能知道!

        手上一劃!

        不顧大長老懇求的目光,飛刀劃過脖子,人頭滾落。

        呼!

        “就剩打鐵宗宗主了!”

        江向天雙眼一寒,用布將大長老的頭顱包好。

        另一邊!

        王尊沒有動,他懶得出手,他不是猴子,在他的眼里,猴子堂堂一代妖王,對這些渣渣動手,屬實是有點過分了。

        不過,也可能是十師兄閑得慌,想要活動一下筋骨。

        猴子化成青龍,口吐龍焰,焚燒一大片,無人能逃脫。

        輕松搞定打鐵宗的人,在猴子的幫助下,銀月宗無人受傷。

        雖說李豐一行人也參與了戰斗,但他們百分之九十九的時間都是在看猴子表演屠殺。

        大長老被斬,打鐵宗所有人被燒,沒一個人逃得掉。

        李豐感覺自己的決定太對了,沒有與王尊兩人一猴繼續交惡。

        若不然,他們的下場絕對好不到那去,一命嗚呼是小的了。

        “宗主,你沒事吧!”

        李豐把銀月宗主扶起,苦澀道。

        他們引以為傲的宗主,被人一指就給打成了重傷,他們都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了。

        要不是江向天,他們銀月宗已經毀于一旦了。

        “還死不了!”

        銀月宗主苦笑,臉是碎了一地,撿不起來了。

        他在弟子們之間的威嚴,一落千丈。

        “謝謝三位慷慨出手,銀月宗上下,感激不盡!”

        銀月宗主連站都站不起來了,還是要給兩人一猴行禮。

        出于愧疚!

        出于沒臉!

        一開始,他還想讓王尊三人滾出去。

        差點把自己的救世主給掃地出門。

        “你應該行這個禮!”

        王尊面無表情,一點也不謙虛。

        他受起。

        “也不算幫忙,只是我們的敵人,同一個而已!”

        江向天倒是很有禮貌,上前扶起銀月宗主。

        “我斗膽問一句!”

        “你們真的是大河仙門的弟子嗎?”

        這是眾人最想不通的問題。

        大河仙門不是廢物宗門嗎?

        這樣逆天的弟子,真的是來自大河仙門?

        “有問題嗎?”

        “別用你們這些世俗的眼光來看我們!

        “我只是大河仙門,最弱的那一位而已!”

        王尊有點不爽,大河仙門的聲譽在世人眼中,真的是這么差嗎?

        呃!

        李豐等人面色古怪,事實擺在眼前,輪不到他們不相信。

        “你們睜大眼睛好好看看,站在你們面前的,是一位絕世煉器大師,是一位妖王!”

        王尊很自豪的介紹一人一猴。

        至于他,就不說了。

        他就是一個渣渣!

        在大河仙門里,就數他上不了臺面了。

        幸好,各位師兄師姐還給面子,讓他在大河仙門有一席之地。

        師兄師姐不留余力的教導,讓他感到很溫暖。

        江向天和猴子倒是有點不好意思了,但也不能慌,點頭配合。

        眾人不敢多言,畢恭畢敬。

        “脈靈的事”

        銀月宗主還沒說完,猴子擺手道:“你放心好了,我們對它沒興趣!

        大河仙門里的靈脈比這條強太多了,這種級別的靈脈,他們已看不上了。

        縱然是有脈靈!

        銀月宗主等人大松一口氣,心里的大石落了下來。

        若是王尊兩人一猴真的要搶脈靈,他們也沒有辦法。

        “脈靈還未完全成形,你們現在去驚動它,可能會讓它驚走,甚至于會自毀!”

        “天地萬物,皆有靈性!”

        “你們若是對它沒有惡意,說不定,它會留在這里,看你們的造化了,我們是無力改變!”

        猴子背負雙爪,很是認真的說。

        它是一頭妖,自然明白當中的奧秘。

        “謹聽教悔!”

        一眾人抱了抱拳。

        “走,江河城!”

        江向天轉身變臉,殺意滿眼,屠殺萬物之勢。

        “這根毛還能用,就用它吧!”

        王尊撿回了之前大長老要用來逃離的鐵羽。

        兩人一猴不作停留,踏上鐵羽,瞬間遠去!

        銀月宗眾人無言以對,嘆息連連。

        不管怎么樣說,他們是撿回來了一條命。

        江河城!

        由于城外流過一條大江,因此而得名。

        這里四通八達,人來人往,是方圓幾百里的紐扣之地。

        今日!

        江河城大名鼎鼎的江二爺九十大壽,可謂是普天同慶,萬人同喜。

        一些賓客為了趕上日子,早幾日便到了。

        可想而知,江二爺的面子有多大。

        一手煉器之術,讓他叱咤風云,方圓幾直

        江府!

        高堂中。

        江二爺一身鮮紅的壽衣,喜笑顏開,胡子都笑得開叉了。

        今日來的人,都是方圓幾百里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不夸張的說,這些人的身上,十有八九的武器都是他煉制的。

        九十大壽,這些人自然得給面子前來。

        一件件稀有的壽禮送上,江二爺笑得黃牙都要掉了。

        “爹,墨堂堂主來了,還請前去迎接一下!”

        江南,江二爺的兒子,也是江向天的堂叔。

        江二爺沒有擺架子,墨堂堂主,他是必須得去接的。

        他們江家手到擒來的煉器,而墨堂,是煉丹。

        丹器,在這個大荒里,是必不可缺的東西。

        江二爺還沒走出大門,一個中年男子迎了上來。

        “恭喜二爺九十壽辰,黃某特地前來祝賀!

        “江河城,有江家坐鎮,猶如定海神針!”

        中年男人,正是江河城城主,黃發!

        一座城,地位最高的莫過于是城主了。

        可是,此時的黃發在江二爺面前,卻是那么的不堪。

        江二爺只是不咸不淡的輕嗯一聲,便不再理他,徑直走過。

        黃發很尷尬,石化在原地,臉上的笑容,比哭還難看。

        江南伸手,拍了拍黃發的肩頭,“黃城主,我們江家,自然是江河城的定海神針,你沒發現,這座城,它姓江嗎?”

        話罷!

        江南狂笑離開。

        黃發立在原地,走不是,不走也不是,尷尬到了極點,外人指指戳戳,好不鄙夷!

        他這個城主,如同虛構!

        大門外!

        “墨堂主,沒想到你這么給面子,老夫真是得折幾年壽才行!”

        江二爺換了一副嘴臉,眉開眼笑。

        “哈哈哈,江二爺的面子,我墨某自然得給,能來給江二爺祝壽,是我的榮幸!”

        墨堂主抱拳。

        眾人看得雙眼微瞪。

        墨堂主,江二爺,可是方圓幾百里一等一的大人物,站在一起,確實讓人受到沖擊。

        一丹一器,很是絕配!

        “這乃益壽丹,吃了它,我不敢說江二爺能長生不老,再活十年,只是毛毛雨罷了!”

        墨堂主主動視好,哈哈一笑。

        江二爺欣然收下,“這位是?”

        “哦!”

        “這位姑娘,來頭有點大,人多嘴雜,我們進去說!”

        墨堂主小聲道。

        他的身后,站著一位少女,婀娜多姿,風姿綽約,讓人移不開雙眼。

        一行人走入內堂。

        這里就剩下三人了,連江南也只是在門外守著而已。

        “未請高姓大名!”

        江二爺抱拳,能讓墨堂主如此謹慎,怕來頭難以想象。

        “曾靜!”

        女孩開口,紅唇誘人,處之泰然。

        根本不懼于兩個大名鼎鼎的老頭。

        “曾靜?”

        這個名字很普通,并沒有什么值得關注的地方。

        “曾姑娘可是青州天才榜,第十三名!”

        墨堂主鄭重開口。

        江二爺恍然大悟,再次抱拳。

        這種級別的天才,怎么會跑到他們江河城來呢?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68948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