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76章、仇人

第76章、仇人

        

        “江兄弟,稍安勿躁,不要動怒,有話好好說!”

        銀月宗硬著頭皮開口,兩邊都不是他能惹的人。

        “你閉嘴!”

        江向天是一點面子也不給,怒瞪銀月宗主一眼,殺氣畢露。

        十八柄飛刀微微顫動,刀鋒滲人,仿佛輕輕一動,能把虛無割破。

        銀月宗主當場閉了嘴,孫長老做得也過份了,脈靈一確定下來,都把他給無視了。

        狗咬狗!

        這也是他愿意看到的事情。

        “你們干什么,什么江家,什么蒙面人,我不知道!”

        孫長老臉色蒼白,瑟瑟發抖。

        “給我煉!”

        江向天瞪著眼,滿面胡子炸開,好不威嚴。

        孫長老沒辦法,只能拿出自己的鐵爐,當場煉器。

        “這手法,這力度,這步驟正是我們江家的打鐵術,沒想到啊,原來是你們!”

        江向天怒火攻心,手上一動,十八柄飛刀把孫長老圍在一起。

        可怖的刀風,在他的身上留下道道傷痕。

        “什么東西,我們根本不知道!”

        孫長老委屈極了,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當年宗主和大長老夜里出去,回來之后,便得到了這門打器術,我們只是學得一些皮毛,其中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

        “我已傳信給大長老,等他過來,你再問他也不遲!”

        孫長老欲哭無淚,不知所措。

        但他說的都是事實。

        “大長老,宗主,好!”

        江向天百分之九十肯定了,他江家的那夜屠殺,與打鐵宗有直接的關系。

        這么多年了,本以為真相不了了之,沒想到,陰差陽錯之下,他發現了。

        “那不是說,你二爺也有很大的問題?,難怪他們的關系這么好,九十大壽,連打鐵宗的人都要給面子!

        王尊提醒江向天。

        “等他們大長老到了,自然就一清二楚了,我爺爺,我江家的人,不能死得不明不白!”

        江向天咬牙。

        細思恐極!

        就是二爺當年通風報信,與打鐵宗里應外合,搶得打鐵術,坐穩江家家主之位?

        等了半天。

        打鐵宗的人終于是來了。

        果不其然,孫長老老奸巨猾,通知了一大堆人來。

        派頭很大,一大堆人坐在一個鐵盤之上,猶如一片云彩一般凌空而來。

        為首的老頭,鷹眉虎目,氣勢高昂,如似一把伺機而動的刀!

        身后的一大堆人,少說上百人,一個個劍拔弩張,隨時出手。

        顯然,大長老他們并不打算多說什么,一來便直奔脈靈而去。

        “把銀月宗圍起來,不許任何人走漏絲毫的風聲!”

        大長老一展手,上百人落在銀月宗各處。

        他感覺不保險,又拿收了一排鐵疙瘩,往下一甩。

        這排鐵疙瘩很詭異。

        落地之后,猶如雨后春筍般冒了出來,形成一排鐵墻,把銀月宗圍得水泄不通。

        這下,連一只蚊子也逃不了了。

        孫長老臉青,這與斷了自己的后路沒區別啊。

        完蛋了!

        王尊兩人一猴會把他們一鍋踹掉。

        “孫長老,還不速速出來!”

        大長老雙眼冒神光,聲如洪鐘,傳入每一個人的耳中。

        “我是銀月宗宗主,你家孫長老,現在怕是出不來!”

        銀月宗主小心翼翼的說。

        王尊兩人一猴,他惹不起,眼前的打鐵宗的大長老,他也惹不起。

        嗯?

        大長老雙眉一立,什么也不說,一指彈出。

        法力磅礴,神光普照。

        一指彈出!

        銀月宗宗主如炮彈似的倒飛出去,口鼻飛血,喪失戰斗力。

        一指彈壓筑丹三重天的強者,不可謂不可怖!

        “你已經沒用了,現在開始,銀月宗由我們打鐵宗接管!”

        大長老來勢洶洶,開門見山,一點虛頭巴腦的東西也不搞。

        銀月宗主氣得一口老血吐出來,半死不活,爬也爬不起來。

        他就說了一句話而已,你看不慣,也不用直接把他給廢了吧?

        這么多銀月宗弟子看著,一點面子也不帶給的嗎?

        大長老已經說明了來意,就是要霸占銀月宗,直接點來說,是宗下的脈靈!

        眾人魂飛天外,一句話也不敢說,在其的鎮壓之下,無力回天。

        誰敢說話!

        沒看到客客氣氣說話的哪個已經趴在地上半死不活了嗎?

        “你終于來了,還你孫長老!”

        兩人一猴走了出來,他們驅趕一行打鐵宗的弟子,走在一行人的身后。

        “怎么回事?”

        看到自家的人唯唯諾諾,大長老怒斥。

        “還認得我嗎?”

        江向天向前一步,面無表情,明明是二十多的青年,滿臉的大胡子讓人看得像一個中年男人。

        嗯?

        大長老皺了皺眉,“你是何人?我為什么要認識你?”

        被一個小輩逼問,大長老屬實有點氣。

        江向天冷笑:“我們認識,你這雙獨一無二的眼睛,我不會忘記,冷漠,殺戮,暴力,戾光”

        “那天夜里,你的雙眼之中,除了冷漠無情,沒有別的東西,我爺爺抱著你的腳,讓你放我們一馬,可是你無動于衷,還一腳把他踢開,哈哈大笑!”

        “我說的沒錯吧?”

        江向天冷冽開口。

        “原來我并不認識你,你所說的事,我并沒有做過,別見到貓就叫虎!”

        大長老沉喝。

        經過江向天這么一說,他也想起來了。

        但他并不會承認。

        這可是關乎到打鐵宗的聲譽。

        要是讓外人得知,他們打鐵宗半夜三更,與人里應外合,奪人術法,屠人家屬,他們打鐵宗將會一落千丈。

        他認出了江向天,滿臉胡子的青年,當年也在他的腳邊苦苦哀求。

        被他無情的一腳踢飛出去。

        “呵呵,我知道,你認出了我,別裝了!”

        “就是你們打鐵宗,眼饞我家的打鐵術,與我二爺狼狽為奸,奪我們打鐵術,屠我們江家過半人,你們現在的打器術,就是我們江家的打鐵術,換了皮,我也認得出來!”

        江向天怒指大長老。

        嗯?

        眾人頓時來了興趣,想不到大名鼎鼎的打鐵宗,居然也做這種齷齪之事!

        “成王敗寇,弱肉強食,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這個世界,不是講道理的世界,也不是注重過程的世界,看的是結果!”

        “是我又如何?”

        “我們現如今的打器術,就是你們張家的打鐵術,你二爺當年可是求了我們很久,我們才與他合作!”

        “你看看你二爺,多么識世無事,后天的九十大壽,連我也要給幾分面子去參加!”

        大長老干脆是不裝了,露出瘋狂的笑容。

        既然這樣,大不了承認了,反正這里的人,不會有人活著離開。

        死人才有最守秘密的嘴巴。

        殺人放火,搶貨屠命,這種事情,做一次就上癮了。

        今天,也是為了脈靈而來,本來就不打算讓銀月宗再活在世上。

        “哈哈哈,好好好,今天就用你的血,以祭我爺爺,我們江家上百口人在天之靈!”

        江向天深吸一口氣,沒想到,連自己的二爺參與在了其中。

        確實讓人痛心疾首!

        “那就先把你斬草除根,再拿脈靈!”

        大長老伸出一指,一道閃電襲來,兇猛至極。

        江向天祭出錘子,抓住就是一砸。

        砰!

        “我這錘子,可僅僅只是用來造器,我的《天攻》可是造器,功法,神通為一體!”

        大長老的攻擊被一錘打碎。

        什么!

        眾人驚訝!

        虛幻的攻擊都能打碎?

        這是什么錘子?

        嗖!

        未給大長老反應的機會,十八柄飛刀化成流光,圍住了他。

        無與倫比的刀風形成狂暴的風沙,砍天裂地。

        大長老手一張,一個圓形的東西出現,綻放開來,把他籠罩在其中。

        “你躲不了!”

        江向天手上一動,飛刀斬出。

        護住大長老的東西脆弱得像豆腐,被一斬而碎。

        “怎么可能,我的護天珠!”

        大長老無法相信這個事實。

        “沒有什么不可能,今天,你死定了!”

        江向天殺氣騰騰,連胡子都布滿了殺氣。

        “你們還在等什么,殺了他們!”

        大長老急叫,恐懼了。

        打鐵宗的人瘋狂撲上來,叫喊聲沖天,御動各種各樣的武器!

        “李大長老,你們不出手嗎?他們可是奔著你們的脈靈來的,并把你們宗主打成了重傷,還不出手?”

        王尊對李豐說。

        “上,殺了他們,保護我們的宗門!

        “如果王兄弟三人沒在,我們現在怕已經身首異處了,絕不能放過這些人!”

        李豐雙眉如刀,帶著一眾弟子,殺了上去。

        孫長老動了,抓住機會,殺向王尊。

        王尊還沒出手,猴子跳了下來,張嘴一吐。

        熊!

        烈焰噴涌而出,猶如火山之口,熱浪充斥天地。

        孫長老,劉風一行人當場被烈焰淹沒,化成灰燼,連哼都來不及哼一聲。

        “十師兄,你的火又厲害了!”

        王尊眼前一亮。

        這火可是猴子自身所帶的體火。

        猴子人模狗樣的擺擺手,腳下一跺,清煙升騰,幻變成一把長劍,急射出去。

        噗!

        一把有自我意識的劍,在人群中穿殺,所過之處,人頭飛起,血肉橫飛。

        戰斗很激烈。

        奈何,這是銀月宗的地盤,人數上,他們占了很大的優勢,打鐵宗的人節節敗退,潰不成軍。

        尤其是猴子的加入,簡直就是碾殺!

        另一邊!

        江向天與大長老的戰斗倒是很簡單,你來我往,你一下,我一下。

        這只是江向天忍下了心,不然的話,一刀可要了他的命。

        “不和你玩了,我就拿你的頭,去給我二爺祝壽,他一定很滿意!”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689487.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