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75章、脈靈

第75章、脈靈

        

        “幾位天才,給老夫一個面子,此時罷了,如何?”

        銀月宗主開口,他不得不出面。

        “罷了?”

        “如果是我們輸了,你怕會很樂意看著我們爬下去吧?”

        “宗主,別這么道貌岸然了,再說了,就你?我們很難給你面子,來這里,只是給李大長老面子而已!”

        王尊一席話,把人全得罪了。

        銀月宗主臉色很難看,又不敢說什么。

        “宗主,大師兄,就是他,把三師兄,五師姐,六師姐殺了,就是他!”

        與王尊一同隨行的人里,一個青年走了,大聲疾呼。

        什么?

        石過,銀月宗主,所有人都面色難看,怒氣填胸。

        “是我殺的!”

        “幫你們清理一下門戶,你們得感謝我!”

        王尊聳肩,不以為然。

        轟!

        大師兄石過全身一顫,撲了上來。

        他忍王尊很久了。

        他已經夠囂張跋扈的了,王尊狂妄得連他都自認不如。

        “叼!”

        “滾一邊去!”

        王尊看也沒看他一眼,相隔堪遠,他一掌拂出。

        石過頓時往一邊倒飛出去,撞入山門之中,口鼻飛血。

        半筑丹,不用近身,甚至于連神通都沒施展,隔空一掌掃出一邊。

        這是什么實力?

        眾人深深的懷疑,王尊根本就不是來自大河仙門。

        “還有誰想來試一試嗎?”

        “我們過來,真的給足面子了,沒想到,你們這樣對我們,你們說,我們能不生氣嗎?”

        王尊饒有興致的看著眾人,這種碾壓十方,主宰一切的感覺,真的太爽了。

        這一下,眾人是徹底服了,不敢多言。

        再有反抗,王尊滅了他們全部,真的是輕而易舉。

        李豐苦笑,他也沒想到會搞得這么大,這下是收不了場了。

        “還不跪下?”

        王尊盯著劉風,威嚴重重。

        劉風生無可戀,與之前較之,完全是天壤之別,沒有可比性。

        狼狽到了極點。

        “我們大河仙門,在這個方向!”

        王尊踢了踢他。

        劉風生不如死的叫起來,無比大聲,如同一個罪人。

        “走吧,我們進去!”

        猴子當先走在前面,背負雙爪,人模狗樣,兩人跟在身后。

        眾人紛紛讓開,人心惶惶。

        眼前一亮,感情這只猴子才是主子不成?

        怎么比王尊還有架勢!

        “你們別客氣,一起進來吧!”

        王尊似乎回到了自己家,大搖大擺,好不氣人。

        銀月宗主嘆息連連,與孫長老一同進入宗里,垂頭喪氣,仿佛王尊才是這個宗門的主人,他是隨從的下人。

        大殿里,好酒好菜!

        除了兩人一猴狼吞虎咽以外,其他人是一點心情也沒有,連動也沒動。

        “我們能說說是什么情況了嗎?”

        孫長老戰戰兢兢的尋問,他們實在是沒這個胃口。

        他們都在手兩人一猴的臉色行事,從未如此的憋屈過!

        “說吧,我聽著!”

        塞入一只靈妖蛋,王尊口齒不清的說。

        “靈脈之中,似乎出現了什么東西,極大的可能,是脈靈!”

        銀月宗主心驚膽戰的說出口,忐忑不安!

        聞此,狼吞虎咽的兩人一猴怔了一下,孫長老等人也是表情僵硬,詫驚不已。

        “脈靈?”

        “開玩笑的吧?”

        江向天挑眉尋問,半疑半信。

        “據我所知,銀月宗之下的靈脈存在了不短的時間,不長也不大,時間雖然久遠,但以它的體積,想要出現脈靈,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孫長老略帶幾分肯定。

        “孫長老,靈脈不大也不長,卻存在了這么長的時間,這不就是一個問題嗎?”

        “沒有特殊情況,它早就枯竭了,它現在自封了而已,那磅礴的氣息,難以掩蓋,極有可能,是真的出現了脈靈!”

        “如果不是,請各位來,幫忙打通一下,如果是真的出現了脈靈,以我的實力,也捕捉不了,也請各位幫忙一下!”

        銀月宗主雙眼發亮,期待無比。

        如果真的有脈靈,那他們銀月宗將就此一飛沖天。

        脈靈,那是靈脈長出來的靈物,一條靈脈的靈魂。

        靈脈是不能動的,大荒之上,任何宗門建立之時,都以靈脈為基準,什么地方有可能出現靈脈,就在什么地方建立宗門。

        聽說三大圣地所在的三輪明月,就是三個頂級脈靈。

        更夸張的說法是,太陽就是一個脈靈,上面住著的那些人,就是脈靈的主人。

        不!

        應該說,是整個大荒的主人!

        脈靈不一樣,它是能移動的,有靈智的,可隨身攜帶。

        試想一下,隨身攜帶一個脈靈,與他人拼命,靈氣近乎用之不竭!

        “我們下去看一下,自然便是一清二楚了,若是真的有脈靈,我們再作打算!

        孫長老面色平靜,平靜之下,卻是在打著自己的小九九。

        脈靈!

        誰能不心動?

        若是傳出去,這里怕不出一日,便會成為青州至強者的聚集地。

        “咳”

        一行人剛欲動身,王尊輕咳一聲,吐出一塊雞骨頭!

        完蛋!

        孫長老一時激動,忘記了身邊還有三尊大佛!

        “各位,我們是否得下去看一下?先打情況搞清楚,再作打算!”

        孫長老陪笑,卑微極點。

        劉風等人,咬牙切齒,氣得不行。

        他們何時受過這樣的憋屈?

        卻又不能表露出來。

        “這得問我的兩位師兄,我是跑腿的,師兄讓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我從不做決策!”

        王尊輕笑。

        江向天頓了頓神,裝作一副高人的樣子,有史以來,這是他腰捍挺得最直的時候了。

        沒遇到王尊之前,他可是想也不敢想,自己能讓筑丹境的人忌憚。

        一時半會,還真有點不適應。

        “下去看一下吧,就算是脈靈,我們也沒必要大驚小怪,小場面,別一副沒過世面的樣子!”

        風輕云淡,不咸不淡。

        心里卻是波瀾起伏。

        脈靈呢,誰能波瀾不驚?

        一眾人抽了抽嘴,裝得有點過頭了吧?

        扔掉手上的酒菜,一行人往地下走去,深入百丈之巨。

        這是一個縷空的空間,當中是一團璀璨奪目的氣團,猶如玉石冰氣。

        “靈脈自封,波動卻是異常的磅礴,當中隱約有生命的氣息!”

        孫長老沉聲道。

        可以肯定了,當中就是有脈靈。

        一個脈靈,足以讓一個大宗維持萬年的修煉了。

        猴子雙眼眨光,金芒閃動,微微收縮。

        “確實,里面有脈靈,在沉睡,即將成形!”

        一行人愕然!

        一條不大不長的靈脈而已,居然出現脈靈。

        可謂是天地的饋贈!

        “不可輕舉妄動,脈靈有靈,逼急了,它會自毀!

        孫長老喜道。

        “看來這靈脈不用打通了,換一個方法,我們先出去!

        一行人離開地下。

        王尊三人倒是沒覺得有什么,畢竟只是一個脈靈而已。

        不,準確來說,是準備成形的脈靈!

        反觀孫長老和銀月宗主等人,已經是激動得臉都紅了。

        銀月宗等人激動,這可以理解,畢竟這是人家的東西。

        可是,孫長老一行人激動個嘚嗎?

        關你們什么事?

        好像是你們的一樣。

        “若是打破它的沉睡,它會遁地離開,另找靈脈沉睡,我們必須要精打細算!

        “我是沒有百分之百的信心,這樣吧,我傳信回去,讓我們大長老過來,他煉有一張捕靈網,能捕住脈靈!”

        孫長老認真的說。

        銀月宗主也不是傻子,自然明白,知道此事的人越多,就越危險,不到萬不得已,可不能讓太多的人知曉。

        再說了,也難不保孫長老等人起歹心。

        叫來一堆打鐵宗的人,那不是相當于把脈靈送給人家嗎?

        “這個”

        銀月宗剛要開口,孫長老已經是拿出了一個鐵疙瘩。

        是一只用鐵打制出來的鳥兒。

        催入靈氣,鐵鳥仿佛注入了生命,展翅高飛,瞬間不見了蹤影。

        這是他們打鐵宗獨有的傳信方式。

        完了!

        銀月宗主臉都黑下來了。

        從孫長老的一舉一動之中就看得出來,他似乎把脈靈當成自家的東西,連銀月宗主的話都快給無視完了。

        “孫長老真是大仁大義呢,為了幫忙,不留余力,這是怕銀月宗主工作繁忙呢!”

        王尊話里有話,有點想笑。

        好處一出來!

        什么妖魔鬼怪,瞬間原形畢露!

        孫長老不怕若王尊三人,只能答非所問:“我們打鐵宗的《打器術》曾是一門民間打鐵術,宗主費了不少心思才搞到,如今已是我們打鐵宗的至圣寶術!”

        “這門打器術曾讓一家人用來打鐵,屬實是暴殄天物,掩蓋了它的光芒,憋屈了上百年!”

        嗯?

        怎么感覺什么地方不對?

        果不其然,江向天的臉一下子黑了,仿佛能滴出黑水。

        “當時的那些黑衣蒙面人,就是你們打鐵宗的人?”

        冰冷的聲音如同刀鋒。

        “什么蒙面人嗎?”

        孫長老是一頭霧水,不知所云。

        “你們的打器術,就是我們江家的打鐵術,是嗎?”

        江向天一步上前,浩瀚的修為氣息撲面而出,飛刀十八纏繞,可怕的威壓鎮四方。

        什么?

        孫長老一眾人確實是云里霧里,不知道江向天說的是什么意思。

        同樣的修為,孫長老卻是一點反抗之力也沒有。

        這全因江向天身邊的十八柄飛刀。

        刀鋒直指眾人的靈魂。

        “你給我當場煉一下器!”

        江向天雙眼冒火,逼視孫長老。

        傻眼了。

        他們根本不知道江向天為什么突然大發雷霆。

        可是,他們又不敢不從。

        可怕的氣息,令他們神魂俱滅!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68948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