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74章、跪吧!叫吧!

第74章、跪吧!叫吧!

        

        “這石梯看上去還真的不錯,全用大理石打造,光滑無比,猶如碧玉?”

        “不知道,在上面走上一趟,會不會長生不老?還是會滑倒摔死!”

        “這么大派頭,也不怕啃不下嗎?”

        幽幽的聲音讓眾人的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僵硬下來,徐徐回頭。

        赫然看到,石梯上,一道身影蹲在地上,用指尖劃過石梯。

        嗯?

        什么意思?

        眾人詫異,這話里話外的,不都是在說人家打鐵宗的人自命不凡?

        “你是何人?”

        “我們銀月宗的弟子嗎?”

        銀月宗主冷聲開口。

        好不容易搞起來的氣氛,一下便讓其給搞沒了。

        豈能容忍?

        “我不是你們銀月宗的弟子,我是你們的貴客,得把我供起來!”

        王尊起身,走向一行人,面帶笑容。

        “大言不慚,我們銀月宗的貴客,只有孫長老一行人!

        “胡作非為,掃我們孫長老的興,你該當何罪,無論你是誰,我絕”

        “宗主,且慢!”

        他的話沒說完,李豐跳出來了,急出了一身的汗水。

        李豐知道,自己要是再不出來,這事將一發不可收拾,事就大了!

        王尊的脾氣,可不是說說而已!

        “李豐,此人與你有關系?”

        銀月宗主皺下眉頭,“孫長老放心,我絕不會讓人掃了你的興,這條石梯,今日就是用來迎接你們,誰也不能走!”

        孫長老很滿意,微微點頭,他也想看看銀月宗如何解決這個事。

        “宗主,他們三位,正是我從大河仙門請回來的貴客,還請不要見怪!”

        李豐躬身,顫顫巍巍。

        “既然是貴客,還見什么怪,狗才走側門,我今日,就要從正門堂堂正正的進去!”

        王尊冷斥,氣勢洶洶。

        大河仙門四個字一出,眾人頓了一下,旋即每個人的臉色都變得奇怪起來。

        孫長老不屑輕笑,“銀月宗主,你們銀月宗什么時候需要大河仙門的幫忙了?你們連大河仙門也比不上嗎?”

        這

        眾人語塞,大河仙門確實是太出名了,大名鼎鼎,青州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只是,這響當當的聲名,卻不是好聲名。

        “我們不需要你們的幫忙,請回吧!”

        銀月宗主沉聲道。

        “哦?”

        “不好意思,這個忙,我還真的幫定了!”

        王尊不依不饒,他可不是受氣的人。

        誰讓他不舒服,那他就讓誰難受。

        呃!

        如此熱心腸的人,眾人還是第一次遇到。

        “你們別”

        銀月宗主正要說什么,孫長老卻是抬手攔下了他。

        “這樣說,你們對煉器,也有很深的了解,是嗎?”

        孫長老眼中閃過狡黠的微笑。

        “怎么?”

        “你們要比一比是嗎?”

        王尊挺直腰桿,也來了興致。

        “我還沒從來沒有聽說過大河仙門還有煉器師,當真是笑話!”

        “既然是比一比,那我們就讓你一道,不用當場煉器,直接拿出你們認為最好的武器,我們來比一比,誰煉的武器更勝一籌!”

        “如果你們的武器可以,我們打鐵宗也不與你們追究,一起進入銀月宗!”

        “若是拿出什么歪瓜裂棗的東西來充數,你們像狗一樣,爬下去!”

        孫長老身邊的青年冷笑著。

        “好!”

        “不過,我想再加一個賭注!”

        王尊咧嘴一笑。

        “若是你們輸了,給我指天大喊十句‘大河仙門牛逼’,并且是跪著,如何?”

        如此中二的賭注,還真是讓人大開眼界。

        “好!”

        青年背負雙手,信心百倍。

        別說這個賭注了,任何的賭注,他都會答應。

        因為!

        他根本就不可能會輸!

        這是來自實力的自信。

        “我叫劉風,我是打鐵宗”

        青年欲要自報家門,王尊卻一口打斷了他。

        “不用介紹,我沒有興趣知道,再說了,我不會記住失敗者的名字!”

        狂妄!

        目中無人!

        眾人詫異,大河仙門的人,那來的勇氣與自信?

        劉風的臉一下子陰了,什么不再說,拿出一個盒子。

        盒子一彈,一個綠色的東西飛了出來。

        微微一顫,綠光變大。

        是一個綠色的龜殼!

        用綠鐵打造。

        防御力很嚇人。

        “給你們一個取勝的機會,拿出你們最強的殺傷力武器吧,也許能在我的綠龜盾上留下一點痕跡!

        綠龜盾可是動用十幾種防御材料打造,防御力很強。

        縱然是筑丹境的人,也破不了這上面的防御。

        王尊正準備出手,不料,江向天伸手攔下了他。

        “我來吧,你的尊王飛刀一出,他連喘氣的機會都沒有了!”

        江向天其實就是想試試飛刀十八的威力,留著不用,也不是那么回事!

        “四師兄,你一位煉器大師,對一個小孩出手,是不是太不厚道了?”

        “這些小事,讓十三來就好!”

        王尊自然不會錯過任何一次打架的機會!

        江向天裝模作樣的背著手,語氣深重的說,“好久沒活動筋骨了,你讓開!

        滿臉大胡子,瞪著王尊,像極了一個門神,王尊只能乖乖退到一旁。

        “你完了!”

        王尊盯著劉風冷笑。

        他出手的話,也許還能給劉風留幾分面子,不至于太難堪。

        江向天出手,那不是把劉風給踩在地上摩擦嗎?

        “廢話少說,快點!”

        劉風怒斥!

        嗡!

        江向天手上一甩,十八柄飛刀圍著他飛舞,刀鋒如光,刀刃懾人。

        孫長老臉色大變,暗感不好。

        他對煉器有很深的研究,十八柄飛刀一出,他就知道不簡單。

        這事怕得難看了。

        手上一指!

        一柄飛刀襲出,猶如流光閃過!

        下一秒!

        飛刀頂在了劉風的喉嚨上!

        絲絲鮮血滑下!

        凌厲的刀氣已經劃破了他的肌膚,只要深入一寸,將能把他瞬間斃命。

        嘶!

        眾人倒吸冷氣,根本沒反應過來怎么一回事,刀已經穿過了綠龜盾,到達到了劉風的喉嚨前。

        可以說,如果江向天有殺心的話,劉風已經死了。

        沒有人能救他!

        “你作斃,你的刀根本沒有斬在我的綠龜盾上!”

        劉風臉色蒼白如紙,不僅是丟了面子,差點連命都沒了。

        他必須給自己找一個臺階。

        咔嚓!

        他的話音剛落,仿佛是回應他一樣,綠龜盾上,出現了一個刀口,前后透亮,裂痕往四周爬動,瞬間布滿了整個綠龜盾!

        砰!

        綠龜盾支離破碎,化成一地碎屑!

        打鐵宗眾人雙眼抖動,難以置信。

        孫長老知道江向天的飛刀不簡單,但沒想到這般的恐怖。

        洞穿綠龜盾,猶如刺穿豆腐一樣的輕松。

        更讓他心顫的是,江向天有十八柄這樣的飛刀!

        “滿意了嗎?”

        江向天收回飛刀,劉風一下子癱軟在地上,全身骨頭仿佛消失了一樣。

        那一瞬間,他真的感覺死神來到了他的身后。

        “跪下吧!”

        “叫吧!”

        王尊上前一步,笑嘿嘿的看著劉風。

        “絕不可能!”

        “這飛刀,絕對不是你煉制的!”

        “肯定是別人所煉的刀!”

        劉風抓住最后一根稻草。

        “還是不服嘍?”

        “好!讓你心服口服!”

        江向天也是來氣了,當場拿出自己的錘子,拿出一個小火爐,當場打造武器。

        “這錘子!”

        孫長老心神受到沖擊,步步后退,呼吸急促來。

        每一錘落下,孫長老都感到了難以言喻的感覺。

        那被錘打出來的仿佛不是火花,而是無與倫比的道蘊!

        煉器之道!

        他受到了驚嚇,難以置信!

        他想細看,可是,他的元神在震動,在生痛,似乎要被撕裂一樣的痛。

        這種層次的道蘊,已經不是他可以偷窺的了。

        “孫長老,你”

        銀月宗主大吃一驚。

        “沒事!”

        “只不過,我們怕是要輸了,此人的煉器之術,在我之上,恐怕只有宗主才能與他比較一番!”

        “大河仙門他們真的是大河仙門的弟子嗎?”

        銀月宗主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孫長老自認不如!

        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不到十幾息的時間,江向天已經煉出了一把劍。

        扭扭捏捏,無刃無柄,但它就是一把劍。

        “你想用它來證明什么?”

        劉風皺眉。

        “證明你不擁有的實力,不代表別人不曾擁有,拿東西出來擋吧,不然,你會死!”

        “不,你擋也會死!”

        江向天很自信,他煉的劍,斬殺一位煉氣境的敵人,還是很輕松的!

        “如你所愿!”

        劉風張手,一扇鐵門立于身前!

        “此乃千重門,防御力要比綠龜盾”

        他的話沒說完,江向天已經揮劍斬下了。

        錚!

        劍光劍氣劍風猶如驚濤駭浪撲來,直指劉風而去。

        所過之處,石梯已是支離破碎。

        噗!

        千重門被一分為二,劉風倒飛,胸前便是一條深可見骨的劍口。

        整個人,已是半死不活!

        江向天甩劍,扭扭捏捏的鐵劍飛出,快如閃電。

        “慢著!”

        孫長老出來,不知道拿什么東西,擋下了鐵劍,但他也是被震飛。

        嘶!

        眾人雙眼瞪圓,不可思議!

        把劉風砍傷就算了,連孫長老都被震飛。

        “我們認輸!”

        孫長老急叫!

        “早說嘛,差點收不住劍!”

        江向天冷笑,這一下,這些人該心服口服了吧?

        把劍重新融化,化為一灘鐵水!

        打鐵宗的一行人看得心痛無比。

        這么精品的劍,就這樣給融了?

        也足以說明,江向天對這種級別的武器并不在乎。

        “來吧,跪吧,叫吧!”

        王尊上前,把半死不活的劉風拉起來。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68948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