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71章、前往

第71章、前往

        

        “別耽擱時間了,你上吧,攻擊,防守,都給你!”

        猴子大言不慚,不咸不淡,人模狗樣的背著一爪,天下無雙之勢。

        被一只猴子給小看了!

        幾人氣得七竅生煙,身體微微顫抖。

        “好!”

        “我先攻擊!”

        青年腳下一旋,地面泛起裂痕,猶如一頭公牛射出來。

        拳頭如同一座大山,在眼前迅速變大。

        下一瞬!

        猴子立起一掌,擋在身前!

        砰!

        青年的拳頭砸在掌心之上,拳風呼嘯,如浪撲動!

        猴子紋絲不動!

        金黃的毛發飛動,猴尾獵響。

        什么!

        一行人大吃一驚,連連驚呼。

        青年身形一動,迅速退了出去,拳頭生痛,整條手都麻了。

        “那到我進攻了!”

        猴子金眸眨動,一口吃完剩下的香蕉。

        “牛師兄的地皮功防御力很強,一只猴子而已,肯定破不了牛師兄的防御!”

        有人信心十足!

        青年身形一顫,皮膚仿佛石化,看上去就是堅不可摧,猶如一塊石頭立在原地。

        “來!”

        青年大吼一聲,信心百倍。

        猴子一個閃身,已到青年面前,伸出一爪,彈指一彈。

        砰!

        就是一個彈指!

        青年倒飛出去,七竅飛血!

        身上的石化肌膚支離破碎,掉了一地,趴在地上,撿不起來。

        猴子最近的提升很大,修為已經到了筑丹五重天。

        一個煉氣境的對手而已。

        只是彈指之事!

        猴子背負雙手,風輕云淡,深不可測之勢!

        一行人瞠目結舌,如鯁在喉,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你們想說什么嗎?”

        猴子睥睨一行人,不緊不慢的開口。

        一行人全身一個哆嗦,嚇得不輕。

        哪個殺千刀說大河仙門的弟子都是廢物?

        哪個說的?

        一只猴子一指便把他們的十大天才之一給放倒了。

        要是人出手的話,那他們不得灰飛煙滅?

        想想都可怕!

        “還有什么問題嗎?”

        “可以出發了嗎?”

        猴子不咸不淡的說,爬上王尊的肩頭,拿出香蕉扒著吃。

        李豐一行人無言以對,面如死灰,拿出一片竹葉。

        爬地葉!

        一種代步法器,速度極快!

        它會順著地面而行,猶如一匹布,無骨柔軟,它的名字也是由此而來。

        一行人踏上爬地葉,仿佛踩在了一團棉花上。

        爬地葉像極了一條蛇,順著高低起伏的地面穿行,離地僅一指之距。

        一行人離開大河仙門,往銀月宗方向而去。

        “前輩,我想問一下,你們周邊的江河城,城主是不是叫黃發?”

        江向天瞇了瞇眼。

        他不敢確定!

        當時似乎聽說過,他所在的江河城外,確實有一個宗門。

        也叫銀月!

        “是!”

        李豐點頭。

        嘶!

        江向天深吸一口氣,果不其然。

        “四師兄,有心事?”

        王尊看出了端倪。

        “我就是來自江河城!”

        江向天雙眼微凝。

        “正好,我們順便過去江河城,四師兄也能回家看看!”

        王尊心頭一喜。

        “我不太想回去!”

        江向天嘆了一口氣,幽幽道:“我們江家,曾是江河城最出名的鐵匠世家,傳承已久,打造出來的鐵器耐用鋒利,江河城的鐵器生意幾乎讓我們給壟斷!

        “這全因,我們江家,有一門代代相傳的打鐵之術,我現在才明白,這門打鐵術,原來是一門煉器之術!”

        “當時,好多人上門求術,我爺爺都給拒絕了,也許是鋒芒太露,又可能是那些求術不成的人心生惡意!

        “一天夜里,一群蒙面人進入江河城,直奔我們江家而來,把我們江家所有人趕盡殺絕,爺爺被逼得交出打鐵之術!”

        “爺爺傷勢太重,沒能堅持到第二天早上,當夜便走了,第二天一大早,我也就離開了江河城,至今五年有余,江家也從那夜開始,徹底消失了吧!”

        江向天眼含熱淚,憤怒,仇恨,后悔

        “四師兄,趁這個機會,我們必須回去,找出仇人,斬之!”

        王尊咬牙!

        他生平都看不慣的就是這種無惡不作的人。

        “我一點頭緒也沒有,不知道是誰動的手!”

        江向天也想報仇,可是,他不知道仇人是誰。

        “不對啊,江家現在在江河城可是發展得好好的啊,如日中天,城主黃發也要給他們面子!”

        “甚至于,江家與打鐵宗的關系也很好!”

        “聽說江家二爺不久之后的九十壽宴也請了打鐵宗的人!”

        李豐疑惑不解。

        難道說,他認識的江家與江向天認識的不是同一個嗎?

        “二爺?是江鐵二爺?”

        江向天愕然,看著一行人點頭。

        “不可能啊,當然二爺也受了很重的傷,而且,二爺并不擁有打鐵之術,江家在他的帶領下,又回來了?”

        二爺,是江向天爺爺的弟弟。

        “誰說的,江鐵的煉器之術也是不平凡,與打鐵宗之間關系很密切!”

        一個青年說道。

        江向天皺下眉頭,“我得回去一趟,感覺事情不對!”

        “不是事情不對,是你二爺有問題,當年江家被人屠殺,怕是與你二爺有關系,我感覺,當年的蒙面人,恐怕就是打鐵宗的人!”

        猴子開口,雙眸熠熠生輝,仿佛看到了一些他人看不到的東西。

        一行人沉默了。

        “有妖氣!”

        突然!

        猴子叫一聲!

        它是妖,對同類的氣息很敏感。

        一行人在山林里穿行,前方有黑煙沖天。

        一個小村!

        一行人悄無聲息的摸過去。

        “到底是何人所為?”

        “上到八十老人,下到未歲嬰兒,全都殺了,到底是為了什么?”

        “如果是妖魔干的,為什么不食他們精血肉,只是單純的屠殺?享受這種感覺?”

        李豐怒斥。

        他們檢查過了,全村上下,無一人生還,甚至于連牲畜也不放過。

        “是妖!”

        “我嗅到很重的殘留妖氣!”

        猴子很肯定的說。

        “走吧!”

        “無力回天!”

        王尊搖搖頭,他不是好人,但也絕非鐵石心腸之人,更不是濫殺無辜的人。

        看到這樣的情景,他真想把罪魁禍首揪出來,將其碎尸萬段。

        清風道人讓他們調查這件事情,也不是空穴來風。

        若不盡快把兇手找出來,屠殺將會繼續,不知道還有多少人被殺!

        一行人把村民的尸體埋好,轉身離開。

        經過一天一夜的趕路,一行人終是快接近銀月宗。

        “先回去看看?”

        江河城就在不遠處已經看得其龐大的輪廓。

        江向天卻是搖了搖頭:“先去銀月宗吧!”

        一行人繼續馬不停蹄的趕路。

        “前方五十里外,便是我們銀月宗了!

        眼看快到,一行人找了一個不出名的小城池,先休息一番再趕路。

        聽說,這里是那位牛姓青年的故鄉!

        “能詳細說一下你們宗門之下的靈脈情況嗎?”

        江向天尋問。

        “我們宗門之下的靈脈很大,很長,能用上千年也不為過!”

        “只是,每隔十年,靈脈便會堵塞一次,必須要用靈脈針才能將它再次打通!”

        “宗門里有記載,說是靈脈每隔十年就會自我保護一次,靈脈沉睡!

        “我不久之前下去看過一次,靈脈完全處于封閉狀態,必須要用上靈脈針,在它的身上扎出一個洞來!”

        “換一個說法,靈脈就比如一頭睡著的豬,用針把它給扎醒!

        李豐沒有保留,全說了出來。

        “還有呢?”

        王尊追問。

        一條靈脈,不可能無端端的堵塞,而且每次堵塞的時間都那么精準。

        “我上次下去看的時候,好像看到靈脈之中有什么東西!”

        李豐把最后的隱瞞說了出來。

        三人了解,無聲的點點頭,若有所思。

        也是這個時候。

        一行人的身后,來了一群人,浩浩蕩蕩,一個個都騎著高頭大馬,好不威風!

        “滾開,好狗不擋道,傷著了,可別怪我們!”

        馬上,有人大聲喝道。

        本來,王尊是想讓開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奈何,這人的話,讓他很不開心。

        “如果不讓呢?”

        王尊抱起雙臂,望向高頭大馬上的人。

        “不讓?”

        “那來的勇氣?”

        此人怒斥!

        “我們家少城主正好打獵回來,獵殺了不少猛獸,正意猶未盡呢,你也想成為他箭下的獵物嗎?”

        此人瞪眼,馬鞭甩動,勁風呼呼!

        “哦?”

        “我看你們倒是挺像獵物!”

        “繞開!”

        王尊紋絲不動。

        “王公子,算了吧,沒必要為了這些小事大動干戈!”

        李豐想要息事寧人。

        “小事?”

        “李前輩,不好意思,這事大了,今天不流點血,我不罷休!”

        王尊是一點面子也不給。

        “找死!”

        “給你留點教訓!”

        啪!

        馬鞭甩動,劈頭蓋臉的抽來。

        高頭大馬身上的人冷笑連連。

        此人的鞭術很可怕,不久前,他才一鞭把一頭兇虎給抽成兩半。

        王尊這小身體,不成兩半,也得皮開肉綻。

        然!

        王尊面不改色,任由馬鞭抽在自己的臉上!

        啪!

        很響亮的一鞭!

        卻沒能在王尊的臉上留下任何的痕跡。

        嗯?

        結果出乎意料!

        抽鞭之人也是大吃一驚,他的鞭力之可怕,連自己都為之心怯!

        王尊還是第一個讓他的鞭力起不了任何作用的人。

        “我不相信!”

        鞭被抽回,又甩了出來。

        又抽在了王尊的臉上。

        依舊是沒有留下任何東西。

        當他心驚膽顫的想要抽回馬鞭時,王尊快他一步,抓住了馬鞭,狠狠一拉!

        哪人掉落下馬。

        剛要爬起來!

        王尊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眼中閃過腥光!

        毫不猶豫,一腳踢出!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689482.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