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62章、蛟少爺

第62章、蛟少爺

        

        劉正義被嚇得哆嗦了一下,驚慌失措,炸毛的貓一樣。

        不過,他很快反應過來,一本正經的說:“當然是在觀察你大嫂子的傷勢,你也知道,你大嫂子之前受了傷,我要仔仔細細,認認真真的看一下,她的傷好了沒!

        王尊半信半疑,順著窗戶往里看。

        “大嫂子在洗澡!”

        王尊撇嘴。

        劉正義裝模作樣地背著手,“當然是要她這樣我才能看得一清二楚,我看了一下,你大嫂子應該是沒有外傷!

        “看了我半刻鐘,眼睛都干了!

        “辛苦大師兄了!

        王尊重重的點頭,大師兄大仁大義,為了檢查大嫂子的傷勢,又預防其發現,硬生生在窗外彎著腰,看了半刻鐘,眼睛都干了。

        當真是舍己為人,寧愿自己默默守護,也不被當事人發現。

        大仁大義!

        正義凜然!

        這應該就是愛吧!

        王尊自認不如,他肯定是做不到。

        劉正義大松一口氣,還好王尊這個傻子好忽悠,不然他愛偷看別人洗澡的事情就暴光了。

        兩人說話間,寧曉夢走了出來,奇怪的看著兩人。

        “你們誰偷看我洗澡?”

        寧曉夢冷著臉,纖指彈動,長發上的水珠化成一粒粒冰晶落下。

        殺氣很足!

        “十三,我說了你多少次了,讓你改改這個惡習!

        “你非不改,還變本加厲,你還是個人嗎?”

        “在宗門,偷看師姐們洗澡就算了,連師兄洗澡也偷看,現在更過分,連你大嫂子也不放過,你還是個人嗎?”

        “真想一劍砍了你這個屢次三番不改的人渣!”

        “曉夢,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教育十三,讓他改頭換面,重新做人!”

        劉正義逼逼吧唧的說了一大堆,把責任全推在王尊的頭上,還對其眨了眨眼。

        王尊明了,沒有說話。

        大師兄屬實是忍辱負重,為了不讓大嫂子發現,扭曲事實,拿他下轎。

        不過,這是善意的謊言!

        寧曉夢冷哼一聲,甩手回房。

        “十三啊,幸好有你,不然,我就讓你大嫂子發現了,過幾天,我再傳你幾門劍術!”

        “你也知道,你大嫂子性格要強,就算是受傷,也不會和我說,我也只能用這個方法了!

        劉正義一本正經,好為難的樣子。

        “十三明白,大師兄辛苦了!

        王尊很認真的說。

        “你先去休息一下吧,差不多也該為她們除魔了!

        王尊離開,來到村頭。

        鐵劍族的區域不算大,但也不小,外圍城墻,用的是一把把豎插的巨劍充當而成。

        劍墻把鐵劍族圍繞在其中。

        外面的荒林之中,時而有咆哮的妖鳴傳來,很嚇人。

        幸運的是,也許是劍墻的原因,妖獸不敢靠近這里。

        砰!

        砰砰砰!

        突然,碩大的劍門被敲響,越來越大聲,驚動了所有人。

        敲擊下,有妖氣從外滲透進入,濃郁如霧,陰寒無匹。

        嗯?

        有妖想要進來?

        王尊祭出尊王槍,準備出去大殺四方一番,沒想到,董溪出現了,按住了蠢蠢欲動的他。

        “不理?”

        王尊不解。

        雖說內有魔族,外在妖獸,但他和大師兄在這里,怕什么?

        放進來殺一番不就行了。

        “應該不是來搞亂的妖獸,是蛟少爺!”

        董溪雙眉立了起來,很是不喜歡。

        蛟少爺?

        “他就是小清的未婚夫,白蛟王的兒子!”

        董溪沉聲說。

        “靠,董清妹子口味這么重嗎?連妖蛟都不放過?”

        沒想到董清年紀輕輕,文文靜靜,不愛說話的冰山美人,居然口味這么重。

        “小清之前被趕出族外,最后活了回來,不是她實力足夠強,也不是她運氣好,而是她遇上了白蛟王!

        “白蛟王放她一馬,要求是,等她二十歲那年,嫁給他的兒子,還有一個月,小清剛好滿二十!

        “這半年下來,蛟少爺時不時上門騷擾,我們也是深厭其煩,卻是無可奈何!

        “因為,他的父親是白蛟王!”

        董溪一臉疑重。

        “董清妹子什么意思?”

        王尊皺了一下眉。

        “不想嫁!”

        董溪嘆道。

        “那就不嫁,這有什么好為難的!”

        王尊聳肩,不就是一句話的事嗎?

        “白蛟王可是外面妖獸的王者之一,若是逆他的意,妖獸會把我們鐵劍族踏平!”

        董溪苦笑,她也不想失去董清,更不想董清嫁給一條白蛟,奈何,事與愿違。

        “還不開門?”

        劍門外,略帶怒氣的聲音傳入。

        董溪擺了擺手。

        劍門被開,妖氣撲面而來,仿佛有一頭絕世大妖踏霧而入。

        映入眼簾的是兩頭牛妖,它們人立而起,扛著一把長刀,兇威煌煌。

        兩頭牛妖的后面,是一輛妖車,一頭滿身是火的火馬拉著一輛龐大的車。

        車上,是一個四方亭子,四周垂著紗簾,隱隱約約可見,里面有幾個人影。

        風吹紗簾,當中的人也露出了原形。

        一個半遮衣物的青年,頭長一根犄角,面容蒼白,病殃殃的樣子。

        更重要的是,他的半張臉上,長滿了銀鱗。

        在他的身邊,有四個女人,也是衣不蔽體,身后露出毛絨絨的眉巴,正在給犄角青年喂食食物,倒美酒。

        那是一顆顆血淋淋的心臟,還在跳動。

        那是一杯杯血酒,還帶著溫熱。

        狐貍精!

        白蛟妖!

        “派頭十足嘛!”

        王尊心里暗道。

        蛟少爺的派頭很足,讓他都有點羨慕了。

        “蛟少爺,不是還有一個月嗎?”

        董溪皺下了眉頭。

        董清能交給這樣的妖嗎?

        不得是推入火坑?

        “我就是想我新娘子了,過來看看,我新娘子呢?”

        姣少爺喝下一杯血酒,猙獰的舔著唇角,舒服的享受四只狐貍精的撫摸。

        “把小清叫來!”

        董溪沒有辦法,對方來頭太大了,她惹不起。

        再說了,地下還有一頭蛇魔,現在更加不能與之交惡。

        董清來了,執著尊王劍,引人矚目。

        她一臉冰冷,雙眸如刀鋒,白裙飄飄,猶如謫仙。

        “這劍”

        董溪疑惑,她知道董清的鐵劍毀了。

        她還想著把自己那把煉制了十年的鐵劍給董清呢。

        沒想到,董清有了一把更好的劍!

        “他給的!”

        董清多說一句話也不愿意,指了指王尊。

        鐵劍族的眾人頓時一愣,意味深長的看著兩人。

        王尊倒是一臉懵比,不知道什么意思。

        “嘖嘖,我的新娘子真是越來越漂亮了!

        “半個月沒見,又美了,就是冷了點!

        “不過,不用怕,嫁給我之后,我很快就把你**得和她們一樣火熱!

        蛟少爺在一只狐貍精的身上摸了摸,笑瞇瞇的盯著董清,眼中的貪婪,難以掩藏。

        “好了,蛟少爺,人你見了,也是時候離開了!

        董溪沒什么好臉色。

        “未來岳母大人,別新么快下逐客令啊,我還要與新娘子培養一下感情呢!

        “你說是不是?”

        蛟少爺看向董清,“過來,給我捏捏大腿,按摩一下,先熟悉一下成婚之后的工作,快一點,我有點累了!”

        累?

        你丫是坐累了吧?

        董清不為所動,執著尊王劍,冷漠的盯著他,一雙眼睛,足以殺人。

        “不聽話?”

        “不遵夫君的話,可是會家法伺候的哦,皮開肉綻是小事,要是牽扯到娘家,那就很麻煩了!

        蛟少爺一臉冷笑,他知道,董清不會不服從。

        這種性格高傲的人類女人,他最喜歡了。

        他很享受一點點把高傲給敲得支離破碎,然后讓其百依百順。

        “你可不要忘記,我們摧毀這里需要有點難,但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你們地下,不是還有一頭蛇魔嗎?”

        “如果我不高興,來個內外夾攻,你們能頂多久?”

        蛟少爺陰陽怪氣的笑著,對董清招了招手。

        董清看了一眼族人那略帶蒼白的臉,銀牙緊咬,走向亭車。

        還是妥協了。

        蛟少爺很是高興,他就很享受這種感覺。

        讓一個高傲至極的人,在自己的威勢下,甘愿服從。

        “這里!”

        蛟少爺指了指自己的褲襠,雙臂枕頭,好不暢快。

        “你無恥!”

        有人叫道,恨得牙癢癢。

        “給他點教訓!”

        蛟少爺很不喜歡有人罵他。

        一頭牛妖上前,按住說話之人的頭,砸在地上,頓時鮮血直流。

        “你”

        那人不服!

        “再反駁一句,殺了你!”

        蛟少爺置若罔聞,這種掌控別人生死的感覺,真的太爽了。

        “還不快點?”

        “現在是讓你用手,成婚之后,可是讓你用嘴!”

        蛟少爺陰笑,他已經想好了一個月之后成婚該干什么了。

        董清冰冷的眼內,閃過不甘,不服,不憤,不愿意。

        更多的,還是濃烈的殺意。

        董清嘆了一口氣,在絕對的威壓與實力面前,再多的不甘,也是徒勞。

        她伸出手。

        鐵劍族的眾人于心不忍,卻又無可奈何,他們幫不上忙。

        不說別的,白蛟王一聲令下,成千上萬的妖獸把鐵族圍在當中,只是輕而易舉之事。

        也是這個時候。

        一只手伸來,抓住了董清的手。

        嗯?

        王尊出現在董清的身邊,一臉老實憨厚的笑容。

        董清嬌軀微微一顫,難以置信的看著王尊。

        她沒想到,這個時候,王尊居然出來了。

        剎那間!

        她的眼眸有點濕潤。

        “你哪位?”

        蛟少爺雙眼很冷,宛若刀鋒。

        “蛟少爺要按摩是嗎?”

        “我幫你吧,我家祖傳職業就是按摩,包你爽到翻白眼!”

        “是這里?”

        “是嗎?”

        王尊伸出手,五指成拳,一拳砸下去。

        沒有一個人反應得過來。

        從王尊出現到一拳砸下,沒一個人回過神。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689473.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