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61章、送劍

第61章、送劍

        

        回頭一看,一群人倒是沒什么異樣,反倒是老頭怔怔的看著他,沒有了靈魂一樣。

        “死了?”

        “可不關我的事!”

        王尊趕緊撇清關系,他可沒有碰過一下老頭。

        “你就死了!”

        “師父他只是想事情,在想怎么懲罰你的口出惡言!”

        “你完了,師父生氣了,肯定饒不了你!”

        一群人氣喝,掐死王尊的心都有了。

        師父只是一直給族長面子而已,不與王尊計較。

        現在,王尊一手笨拙的煉器手法,還出言不遜,師父又豈會饒過他?

        也是這個時候。

        老頭突然雙腳一軟,雙膝一躬,直接跪了下來,說出讓人腦子空白的話。

        “王公子,請收老夫為徒,七十年的煉器生涯,我真的白煉了!”

        “見了王公子煉器,我才知道,自己的煉器之法有多么的不堪入目!”

        老頭跪在地上,身體微顫,渴望的看著他。

        王尊愣了。

        一群人瘋了。

        他們的師父,居然跪下要拜一個后輩為師。

        這不是天方夜譚吧?

        到底是什么刺激讓他做出這個決定。

        呃!

        王尊無言以對,不知道說什么才好,他只是學了四師兄的一點皮毛而已,就把一個煉器七十年的老頭給震住了。

        那么四師兄的煉器之術,到底是有多恐怖。

        “師父,你干什么?”

        “師父,你老眼昏花了嗎?”

        “師父,快起來!”

        “師父,你太丟人了!”

        一群人驚愕,連忙想把老頭抹起來。

        可是,老頭的雙膝像長在了地上一樣,抬也抬不起。

        “師父,他只是你的后輩而已,你這是作甚!”

        “師父,看他劣質的煉器手法就知道他只是一個煉器新人,你干什么了!”

        一群人滿腦子嗡鳴。

        “不,我們都錯了!”

        “王公子是一位煉器大師,真正的大師,我煉了七十年器,在王公子面前,都不及他的一拳!”

        “王公子,請收我為徒,我什么苦都能吃!”

        老頭抱著王尊的大腿,死不松開。

        王尊撇嘴,收你為徒?

        開什么玩笑!

        你都快入棺材的人了,是找個人給你送終吧?

        王尊嘆了一口氣,“老前輩,大可不必,我只是簡單的露了一手而已,不至于,不至于!

        “你看看,這么多人,你老身份尊貴,這得多丟人?”

        王尊無奈。

        老頭這才回過神,周圍一雙雙瞪大的眼睛盯著自己,老頭一下子尷尬極了。

        他起身,抖了一下衣服,走向鐵臺上的劍。

        雙眼放光,雙手發抖。

        “極品,當真是極品!”

        “這么短的時間,這般單調的材料,竟能煉出這樣的好劍!

        “王公子,請收老夫一拜!”

        老頭激動得無以復加,他煉了七十年的劍,看王尊的手法,顯然接觸煉器不久。

        他居然連一個新人也比不上。

        當然!

        對他來說,這不是打擊。

        而是一份造化!

        王尊就是他漆黑的世界出現的一盞明燈,讓他昏昏沉沉的煉器大道出現了光明。

        “你干什么,這劍可不能給你!

        王尊拿起劍,往上一指。

        原本還想反駁的一群人當場便是住口了,一下子全部呆壓原地,口干舌燥,啞口無言。

        垃圾!

        真的是垃圾!

        自己師父為族長煉制了十年的烏劍真的很垃圾。

        與王尊手上的劍相比,沒有任何的可比性!

        一文不值!

        金黃透的劍身,細長秀麗的劍紋,一雙劍刃閃著寒光,顯藍色。

        那是兩道雷霆!

        以雷為刃!

        是王尊自己加入進去的,將金剛鐵劍的威力提升了一個層次。

        很美!

        也很凌厲!

        一看就不是凡物!

        輕輕在上面一彈!

        錚!

        回蕩聲在耳邊,久久無法散去,猶如無盡的漣漪。

        王尊仗劍,猛地一斬!

        錚!

        大殿被一分為二,雷霆夾著劍氣,沖破一切,毀滅所有。

        “不錯!”

        王尊通紅的手執著劍,心滿意足的一笑,轉身便走。

        破裂的大殿里,一群人看著頭頂上的裂縫,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老頭反應過來之后,什么也沒說,當場把煉制了十年的烏劍扔入火爐之中。

        “師父,這是你十年的努力啊,就這融化它嗎?”

        有人驚叫。

        “太差了,我必須鑄造出一把精品!”

        老頭很是決然,咬牙狠心,一點也不猶豫。

        烏劍完全被融化成鐵水,老頭立馬拿出來,馬上鑄劍。

        他現在,腦子里還是王尊之前煉劍的情景,心靈通透,妙不可言!

        幾十息時間。

        老頭打造出了一把鐵劍!

        鐵劍出爐的瞬間,凌厲的劍氣彌漫開來,悄無聲息間,地上出現了一道道劍痕。

        冷冽的劍氣,令人頭皮發麻,心驚膽戰。

        仿若,自己的身上被一把劍一次次劃過。

        烏劍出爐,非同尋常。

        劍身烏亮,劍刃冰寒,氣沖霄漢。

        老頭提著劍,節節后退,呼吸急促。

        “這劍師父比你用十年時間打造的劍強太多了!”

        “只用了幾十息的時間,一氣呵成,師父”

        “師父你是怎樣做到的?”

        一群弟子的驚呼讓老頭又驚又喜,一時語塞。

        他用了十年打造出來的劍,都比不上現在只用幾十息打造出來的劍!

        一時之間,一種落差感沖擊心海。

        “我從王公子身上學的!”

        老頭一鳴驚人,一個個瞠目結舌。

        王尊提著金黃透明的長劍,走在小路上。

        “你要把這劍,送給誰?”

        朱紅花尋問,跟了一路,事實上,她已經猜到了。

        雙眸深處,有著絲絲妒忌之光閃過。

        “董清大寶貝,她的劍不是碎了嗎?”

        “鐵劍族,劍比命重,她那張克夫臉上沒什么表情,我知道,她心里肯定很傷心!”

        王尊聳肩。

        助人為快樂之本嘛。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給其打造一把唄。

        “所以,你一路下來,都在逗她開心?”

        朱紅花銀牙咬了咬。

        “沒有啊,我又不是她老公,這不是我的責任!”

        王尊撇嘴。

        “但你做了人家老公的事!”

        朱紅花鄙視。

        “你也知道,我這個人,太善良了,難以掩藏自己的內心,看她那要死老公的樣子,就幫幫她唄!”

        “所以,你就想做人家老公!”

        “沒有!”

        “你就有!”

        “沒有!”

        “你的眼睛出賣了你的心!”

        “別,你不就是也想要嗎?你說吧,要什么,我給你!”

        “你!”

        王尊:“”

        “我是屬于天下千千萬女人的,你不能獨占!

        朱紅花:“”

        兩人來到董清的房前,幽幽清明的箏曲從中傳出來。

        兩人躍上圍墻,往里看去。

        白裙如雪,黑發如瀑,艷麗的小臉上盡是冷傲之意,一雙秋眸如水,仿如清泉。

        董清在房前盤坐,纖指彈動,箏曲如云,深入人的心靈,讓人陶醉!

        “從她的箏曲里,我聽出了孤獨,孤單,冷漠,渴望,試圖擁有!

        “我感覺,我不能見死不救了,我必須拯救這個迷茫的小女孩!”

        王尊決然的說!

        “怎樣拯救?”

        “讓她擁有我,我幫她驅逐孤獨,迷茫,不要崇拜我,我就是這么的善良,正義!”

        朱紅花紅唇抽了抽,“我倒是從她的箏曲之中聽出了另一種意思!”

        “?”

        “她想殺了你!”

        王尊:“”

        王尊落地,走向董清,一臉笑容。

        董清按下纖掌,從地上撿起已斷掉的鐵劍,一臉冰冷,如刀鋒一樣的嚇人。

        什么也沒說,直接一劍砍了出來。

        王尊撇嘴,一劍擋開,“老是這么粗魯,你未婚夫不把你休了真是傻叉!”

        董清雙眸凝了凝,她看到了王尊手上的劍,瞬間被吸引。

        對于鐵劍族來說,劍就是命,嗜劍如命。

        如此好劍,她又豈會不動容。

        “這個給你!”

        王尊把劍扔在董清的面前。

        “你的手!”

        董清蹙了一下眉。

        “小問題!”

        王尊擺了擺手,頭也不回的離開。

        “這劍”

        董清雙眼發亮,把劍抽起,大吸一口氣。

        好劍!

        “這雷刃”

        董清紅唇微張,驚訝起來。

        “他故意加進去的!”

        朱紅花走了進來,若無其事的樣子,眼中卻閃著妒忌的光芒。

        “他把金剛石融化了,用手把鐵水里的金剛鐵粒一顆一顆撈起來,看到他的手沒有,都快熟了!”

        朱紅花撇嘴聳香肩。

        董清雙眸一蕩,“他為什么這樣做?”

        “他說,你們鐵劍族沒劍可不行,所以就給你打造了一把哦!”

        “怎么?”

        “不要?”

        朱紅花的羨慕已經溢出言表了。

        “要!”

        董清面無表情,還是一副冰山美人的樣子。

        不咸不淡!

        心里已是一片驚濤駭浪!

        “不取個名字?”

        “就叫它尊王劍吧!”

        董清搖頭,嘴角卻是微微上揚。

        不知道多久,她的臉上終于是再次出現笑容。

        “尊王槍尊王劍”

        朱紅花搖了搖頭,猶如一朵紅艷的玫瑰,飄然離開。

        落寞,有點掩蓋不住。

        董清心里五味雜陳,但嘴角的微笑,卻是甜。

        王尊不知道,鐵劍族有一個風俗。

        若是一個男人喜歡一個女人,便送女人一把自己打造的劍。

        若是女人接受了!

        便意味著,女人也喜歡男人。

        兩人將會成婚!

        董清接下了尊王劍。

        她不知道為什么。

        也許是尊王劍太好了!

        也可能,是她也對王尊動心了。

        王尊離開了院子,來到劉正義的房子。

        “大師兄!”

        一進門,王尊就大叫一聲。

        嗯?

        “大師兄,你干什么?”

        王尊好奇。

        劉正義趴在一個窗戶外,小心翼翼的往里看。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689472.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