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59章、以槍為劍

第59章、以槍為劍

        

        好似跑到了盡頭,王尊方才停下來。

        他知道,自己要是不跑的話,絕對會被董清揪著不放。

        感到可惜的是,跑出來的時候,他看到董清裹著衣物追了出來,嫩白的肌膚,可是沒有完全遮住。

        可惜了。

        要是能多看幾眼的話,也不枉此行。

        “喲,被人趕出來了?”

        王尊剛停下來,朱紅花便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你跟蹤我?”

        王尊雙眉一立。

        自己做的事要是被傳出去,那他的名聲不都給毀了嗎?

        “我可沒有,不像某人,有偷看別人的愛好?”

        朱紅花冷笑。

        “我沒有!”

        “我沒說你,不打自招?”

        “沒有,我只是先一步證明自己的清白!”

        “呵呵,男人!”

        朱紅花表面不在乎,眼底深處卻閃過不可察覺的失落。

        “哦我知道了,你妒忌了!”

        王尊意味深長的說。

        “你可別往臉上貼金,我可沒有被人偷看的愛好!”

        朱紅花撇嘴,轉身離開,猶如一個紅花仙子。

        王尊不要臉,跟在人家的身后,其去哪兒,他也跟著去。

        “你是跟屁蟲?”

        “嗯你的屁股”

        “給我閉嘴!”

        朱紅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她知道王尊狗口吐不出象牙,肯定沒什么好話。

        聳聳肩膀,不喜歡聽,那他就不說嘍。

        “這里是他們的練武場嗎?”

        前方,是一個碩大的廣場。

        一眾少年少女正在其中揮灑汗水,舞動手中的鐵劍。

        對鐵劍族來說,鐵劍就是全部,就是所有,鐵劍比命還重要。

        “你們練習抽水劍法已經三年了,也到了考驗成果的時候!

        “今日,我便考驗一下你們的練習成果!”

        一位中年男子嚴厲開口,在一眾少年少女面前來回度步,給他們造成沉重的壓力。

        “這是一塊金剛石,堅不可摧,硬度驚人,你們若是用抽水劍法在上面留下劍痕,便證明你們的抽水劍法有所成就!”

        金剛石仿如一塊金色的玻璃,光滑透亮,想要在上面留下劍痕,并不容易。

        “若是有人做不到,趕出族外三天三夜,活著便回來,死了就算了!”

        嚴謹的話語沒有一點商量的余地。

        一眾人臉色大變,蒼白如紙。

        族外可是妖獸的地盤,在外面呆上三天三夜?

        尸骨都找不到了吧?

        別說他們了,就是眼前的中年男子,出去族外三天三夜,能回來的機率也是堪少。

        上一次,三十人被趕出族外,三天三夜后,城門打開,只回來了一個人。

        就是董清!

        她回來時,已是半死不活了,只剩下最后一口氣。

        中年男子出了名的嚴厲,在鐵劍族有很大的話事權,專門負責年輕一輩的劍法教授。

        他平時不做這樣的懲罰,奈何這一批后輩資質太差,讓他很生氣。

        大浪淘沙,優勝劣汰!

        其實,被趕出族外三天三夜,是他們最后的機會了。

        能活著,證明還有用,沒有用的,都死了。

        鐵劍族人少,但也不能養廢物。

        “嘖嘖,這也太嚴苛!”

        “把他們推出去和送死有什么區別?”

        王尊搖頭,這些少年少女,最大的也不超過十二歲。

        未免太嚴厲了。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這是人家的規矩,你也想插上一手?”

        朱紅花翻白眼,是不是管得太多了?

        “你也知道,我這個人善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是我的座右銘,鋤強扶弱是我的原則,送迷路小女孩回家是我的宗旨,抺老奶奶過馬路是我的日常!

        “總之一句話,我很有同情心,很遭女孩子喜歡!

        王尊臉不紅心不跳,一點也不害羞。

        朱紅花白眼都翻出天邊來了。

        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我們打個賭?”

        王尊笑嘿嘿的說。

        聽到這話,朱紅花嬌軀一顫,瞬間想到了火辣辣的巴掌拍下來。

        不過,仔細想想,王尊這一次未必做得到。

        “賭什么?”

        “還能有什么,我贏了,照樣,我輸了嘛,那就免費幫你做一件事,當然,我是不會輸的!”

        王尊聳肩,對自己還是有很大的信心。

        “怎樣賭!”

        “我能讓他們通通都在金剛石上留下劍痕!”

        “好!”

        兩人注視著場中的變化,一個接著一個少年少女上前,抽劍斬石。

        一輪下來,能在金剛石上面留下劍痕的人,只是三分之一而已,還有絕大部分的人做不到。

        做到的人,松了一口氣。

        做不到的人,滿臉蒼白,不禁顫抖。

        “你們自己出去吧,能不能活著回來,就看你們的運氣了!”

        中年男子面無表情,一臉嚴厲。

        “不要!”

        “會死的!”

        “外面是妖獸的世界,這些年下來,只有董清小姐活著回來罷了,也差點回不來!”

        中年男子冷著臉:“所以,你們能活著回來的話,會與董清小姐一樣優秀!

        “這也是一個挖掘你們潛力的機會!”

        “這個機會這么好,你為什么不去試一下,萬一你也挖掘了呢?”

        王尊出來了,緩緩開口,對一眾少年少女擺擺手。

        “你哪位?”

        中年男人橫眉怒目,很不歡迎多管閑事的王尊。

        “人稱正義之士!”

        王尊笑了笑。

        “不要把責任全推在別人的身上,也許,是你的教導有問題呢?”

        “我的教導有問題?”

        “口出惡言!”

        “我在這里教導后輩幾十年,你說我的教導有問題?”

        “董清小姐都是我教出來的!”

        中年男子很不開心,王尊居然質疑他的教導方法。

        “所以,你的教導有問題!”

        “董清妹子之所以這么強,是自己在生死邊緣挖掘出來的潛力,不是你教導出來的,這也能歸結到你的頭上嗎?”

        “多說無益,我們來比一下如何?”

        王尊笑道。

        “怎樣比?”

        中年男人怒氣填胸。

        “你既然說這三分之二的后輩資質太差,無法再繼續教導,那我們就來比一比,我若是能讓他們練成抽水劍法,并在金剛石上留下劍痕,你得承認自己的教導方式有問題,并把他們留下來!

        “好!”

        “若是你做不到呢?”

        中年男子怒目圓睜。

        “我跪下給你道歉!”

        “好!”

        朱紅花抿嘴,有必要這么好強斗勝嗎?

        萬一失敗了,你真的下跪道歉?

        “那個誰,你給我演繹一遍抽水劍法!”

        王尊指著一個小女孩。

        呃!

        看王尊的樣子,以為胸有成竹,沒想到一開口,便最矮人一頭的話。

        “連你自己都不會抽水劍法,你又如何教導別人?”

        “你輸了!”

        中年男子冷笑。

        “為時過早,我馬上就會,不急!”

        王尊擺了擺手,最后雙眼一亮,道:“這樣吧,再賭大點,我贏了,這塊金剛石給我,如何?”

        “金剛石乃最世間最硬之物之一,是我們鐵劍族留存了千年之物,也不能隨便拿出來作賭!”

        這是珍貴之物,不可兒戲。

        “我又不會抽水劍法,你怕什么?”

        “這樣吧,我再賭大一點,我要是輸了,我把我的尊王槍給你們!”

        王尊祭出尊王槍,刺在地上,寒光閃閃,搖曳如電,威武霸氣。

        中年男子眼前一亮,他看得出來,此槍不是凡物。

        “好!”

        一口答應。

        王尊讓一個小女孩給自己演繹一遍抽水劍法。

        “你挑也挑一個學會的吧?你讓一個半桶水的人給你演繹?”

        中年男子搖頭,王尊一開始就錯了。

        “隨便!”

        王尊擺手,認真看了一遍小女孩的抽水劍法,若有所思。

        小女孩一套劍法舞完,已是大汗淋漓,很生疏,很僵硬。

        王尊抽起自己的尊王槍,沉站半刻,厲聲道:“看好了,能不能悟到,就看你們的領悟能力了!

        槍如劍,在王尊的手中狂舞,發出劍鳴之聲。

        槍出兇猛,抽劍斷水之勢。

        抽水劍法,講求的是兇猛,是凌厲,是一擊即殺。

        槍影重重,無窮無盡。

        眾人看得驚然。

        中年男人更是石化在原地,久久無法回神。

        王尊用的是槍,但抽水劍法的精髓被演繹得淋漓盡致,甚至于是更上一層樓。

        一舉一動間,盡是劍道之意,已經超出了抽水劍法的范疇,完全是劍道的道蘊。

        一眾人對劍道的頓悟更深一層。

        能吸收多少,就看他們自己了。

        錚!

        一槍劃下!

        塵煙沖天!

        一條劍痕,把廣場一分為二,平整如線,深不可測。

        天地間充滿道蘊,劍意彌漫。

        尊王槍插在地上,王尊笑而不語。

        “還不快點?”

        一眾人傻眼,僵硬在原地,反應過來之后,紛紛抽劍,隨著心頭所想,舞動起來。

        不僅是他們,就連那三分之一通過考驗的人也忍不住跟著一起。

        更讓人想不到的是,中年男子也一樣,雙眼放光。

        他看到了可怕的一幕。

        天地間充滿了劍道之意,無窮無盡,都是王尊揮動間凝聚出來的。

        難以想象!

        中年男子只是從中吸取了一點,他的所有劍法仿佛都得到了升華,更上一層樓。

        好半天,一眾少年少女恢復過來,雙眼清明,自信滿滿。

        一個接著一個,紛紛上前,抽劍在金剛石上留下劍痕。

        無一例外!

        無一人失敗。

        全都做到了。

        朱紅花微捂小嘴,眼內盡是震撼。

        為什么王尊什么都會?

        王尊什么也沒有說,一巴掌就拍了過去。

        “愿賭服輸!”

        “咦,幾天沒打,好像豐滿了不少,開小灶了?”

        王尊舔著唇。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68947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