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50章、討好

第50章、討好

        

        “隨你們吧,我們就幫你們找到上清劍氣便是!”

        王尊不想多管閑事,萬一又說錯話怎么辦。

        “天雷滾滾,想要進去,可不容易!”

        前方滾滾天雷擋下了一行人,縱然是董溪他們,也不敢輕易觸碰。

        “小事,跟著我就行了!”

        王尊云淡風輕。

        “裝吧!”

        朱紅花沒好氣。

        “我們又賭一場?”

        王尊咧嘴一笑,目光看向她的身后,不由自主的舔舔唇。

        朱紅花嬌軀一震,后怕不已。

        都腫了。

        還來?

        有沒有同情心!

        “不敢?”

        “那你還拽什么!”

        王尊翻白眼!

        五人半疑半信,隨著王尊來到雷海的外圍,撲面而來的狂暴氣息,令人魂飛天外!

        “王公子,可不要勉強!”

        寧曉夢擔心。

        “最好劈死你!”

        朱紅花咬咬牙。

        呵呵!

        “你怕要失望了!”

        王尊一笑,在一行人不可思議的目光下,他大手一揮,喝道:“開!”

        一聲令下!

        雷海之中,開出了一條通道,雷電如人,退于一旁,不敢靠近。

        仿佛在跪拜它們的王一樣!

        “怎么可能!”

        董清都驚呼出聲了,三個老家伙直接石化。

        “我拿天雷洗澡,有什么不可能,進去吧,小事一樁,何必搞得這么大驚失色!”

        一行人丟了魂似的跟著王尊進入其中。

        感覺在做夢!

        王尊所到之處,轟隆隆的雷霆紛紛讓開,不敢靠近,帥得一塌糊涂。

        身后的人,都驚呆了。

        沒有靈魂一樣跟在王尊的身后,雙瞳微顫。

        這是天雷!

        在王尊面前就像是一群部下,手一揮就能讓它們退出一旁,這是什么能力?

        命令?

        恐懼?

        敬畏?

        這是天雷啊,大哥!

        他們這一趟大河仙門之旅,屬實是把自己驚得夠嗆。

        垃圾宗門?

        那個殺千刀傳出來的謠言?

        “在什么地方!”

        王尊閑庭信步,風輕云淡,所到之處,天雷避讓。

        這是一種意識!

        它們的帝王來了,它們不容放肆!

        “應該是哪個方向!”

        朱長春口干舌燥的指了指。

        周圍就是天雷,來路已經被封死,他們就算想出去也不可能,只能跟著王尊走。

        “大小寶貝兒,你們不要害怕,尊哥護你們周全,跟著尊哥走,一切都會有!”

        王尊咧嘴笑,不忘調侃兩女一下。

        朱紅花表現得嗤之以鼻,董清一臉冷漠,沒有任何表情。

        劉正義苦笑,這丫是真的不把人家當回事,還是欲擒故縱,把兩女都要收了?

        這分明就是渣男泡妞的套路!

        那是直男!

        朱長春,董溪,雙眼一亮,湊了上來,笑嘿嘿的看著他。

        “王公子,自己一個人,晚上很寂寞吧?沒有人暖床,沒有人說話,沒有人燒水洗澡,沒有人談心事,是不是很空虛,很寂寞,很冷?”

        董溪小聲說道。

        王尊雙眼一轉,“董族長,你這么一說,我還真的有點感覺自己晚上空虛,寂寞,冷,孤獨,孤單,孤寂,好像一個孤兒,沒人疼,沒人愛,沒人理解!”

        啪!

        董溪雙手一拍,笑得更濃了。

        “活該,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你就是!”

        朱紅花冷笑,“我就不一樣,晚上一招手,朱國上下無數美男子蜂擁而至,陪我跳,陪我喝,陪我玩,陪我鬧,你這種人是理解不了的!”

        “也陪你睡,是嗎?”

        王尊撇嘴,說這么多,不就是為了這個嗎?

        “欺人太甚,看不起誰!”

        朱紅花咬牙,猶如一只母老虎。

        “紅花,靜一靜!”

        朱長春壓住了她。

        “王公子,我能幫你解決心中的空虛,要不要試一試?”董溪笑得黃牙都露出來了。

        劉正義無言,他已經想董溪要說的是什么東西。

        “我對你不感興趣呢!”

        王尊無奈,董老婆子那笑容是什么意思,要吃了他?

        他雖然人見人愛,花見花開,但老婆子,他可沒興趣。

        “說什么呢,老婆子沒那么開放!”

        “你看我家小清,好不好看!”

        董溪笑了。

        董清秀眉一立,剛要說話,卻被董溪制止了。

        王尊上上下下的打量一下董清,撇嘴道:“一般般吧,太冷了,生人勿近的樣子,董前輩,你得好生管教,要不然,她這輩子也嫁不出去!

        錚!

        董清已經抽劍了,對她評頭論足,她最討厭了。

        董溪意味深長的拍了拍王尊的肩:“小清是冷了點,但外冷內熱嘛,你要一層一層扒開她的外殼,方才看得到她火熱的心,她是好女孩!”

        王尊撇嘴,“不是扒開一層又一層的衣服嗎?”

        一行人:“”

        錚!

        鐵劍斬來,毫不留情!

        王尊手上一展,外面一道天雷轟來,轟飛鐵劍。

        “你看,你看看,一言不合就拔劍,誰受得了!”

        “還好我反應快,在我的地盤也想對我動手!”

        “夫妻之間吵吵鬧鬧,很正常嘛!”董溪勸說。

        王尊:“”

        夫你妹夫!

        什么跟什么,他可沒這個興趣。

        “如果王公子愿意,我讓小清把婚約解除,嫁給你!”

        一行人:“”

        王尊是看明白了,三人知道自己不會離開大河仙門,想把家里的人嫁給他,好與他扯上關系。

        好心機!

        他這種見色起意的人嗎?

        膚淺!

        “董族長,言重了,此事豈能兒戲,萬萬不可!”

        “再說了,莫欺少年窮,萬一董清妹子的未婚夫比十三還要強呢?”

        劉正義的聲音有些冷,他憶起往事。

        他的六年之約,馬上便到了。

        他也是讓一個女人悔了婚,一怒之下,他與那女人立下賭約,六年之后,他若不如之,他必將與之解除婚約。

        當時在家族時,可是人人勸他,解除婚約便是了,畢竟他不如人家。

        可是,她是父親和母親一手帶大的養女,自小便是與他有婚約,父親和母親彌留之際,千叮萬囑兩人,一定要完婚。

        這是遺愿!

        世事難料,她離開劉家三年之后,回來時卻是變了一個人

        劉正義深深吐出一口氣。

        寧曉夢看出他有心事,握緊了他的手。

        劉正義報以微笑,手上用力!

        董溪還在誘惑王尊,“王公子,你看,我家小清多美,帶出去多有面子,你就不心動嗎?”

        王尊打量董清一眼,后者面如刀鋒,生人勿近。

        但,確實很美。

        “不心動!”

        “我一個人晚上夠空虛寂寞冷的了,加上她的話,得當場結冰,你還是放過我吧!”

        董清本來就不太在意,沒想到王尊這么看不起自己,頓時火大。

        “斬了你!”

        鐵劍又斬了下來。

        “你看,你看看!”

        王尊一掌拍飛鐵劍。

        “王公子,她家的董清太冷了,用不上,你看我家紅花,多熱情,多平易近人,和她一起,包你夜夜如火!”

        朱長春舔著大臉湊上來。

        朱紅花本還在幸災樂禍,沒想到朱長春居然也打她給往火坑里推。

        “父皇,你說什么,這樣的男人,給我**的機會都沒有,你還把我往外送?”

        朱紅花氣乎乎。

        王尊就是個變態,看不出來嗎?

        “小女孩家家,你懂什么,父皇給你搞定,你安心嫁就是了!”

        朱長春呵斥。

        王尊要是成為他們朱國的駙馬爺,朱國成為青州第一大帝國一點問題也不會有的。

        “我反對,我死也不會從他!”

        朱紅花咬牙,嫁豬嫁狗也不會嫁給王尊。

        “我就這么討人厭嗎?”

        王尊摸了摸鼻子,他很帥的啊,也很善良。

        這兩個女人什么眼光。

        不過也是,現在的小女孩都喜歡渣男。

        他可是老實人,不招小女孩喜歡。

        “你不討人厭,我想你死!”

        朱紅花怒目圓睜,大紅花裙如血,如女皇一樣高傲。

        “我再給你一腳,信不信?”

        王尊瞥了她一眼,女人就是不知天高地厚。

        朱紅花縮了縮脖子,不再敢說什么,冷哼不斷。

        “兩位前輩,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晚輩實在是無福消受!”

        “晚上空虛寂寞冷也不錯,免得晚上睡著之后,都不知道是怎么樣死的!”

        這兩個女人,王尊是不安,誰愛要,誰要去。

        “可惜了!”

        兩人搖頭,十分可惜。

        都把女人送上門了都不要,他們三家想要與王尊扯上關系,怕是空想了。

        “我把三張至尊神符給你參悟,你做我飛星教掛名長老,怎么樣?”

        東鳳拿出壓箱子的東西,她家又沒女人,只能拿出三張至尊神符了。

        “我考慮考慮!”

        王尊眼前一亮,心動了!

        若是能參悟到至尊神符的道蘊,那得多可怖?

        直男!

        鋼鐵直男!

        一行人都愣了,女人你不要,你居然要學習。

        “王公子,能否再畫符一張,我想看看!”

        東鳳拉下老臉。

        這一次,是她求王尊了。

        先前王符畫符,她好像悟出了點什么,但又抓不住,她想再看一次!

        她很震驚。

        王尊每畫的一道符痕,皆仿佛充滿了至高的符道道蘊,她對三張至尊神符的頓悟,似乎多了一些。

        她多看幾次王尊畫符,也許就能從中悟徹也說不定。

        這就很恐怖。

        王尊怕是天生符道圣人吧!

        王尊倒是很大方,當場再次畫出雷霆大鵬符,百丈大鵬翻天覆地,毀天滅地,摧毀所有!

        東鳳微愕,真的又突然領悟到了什么,對至尊神符頓悟,更深了。

        不過,還是感覺差點什么東西,一時半會又抓不住這個感覺。

        “到了!”

        這時,朱長春開口了!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68946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