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49章、三家真正目的

第49章、三家真正目的

        

        是這樣嗎?

        這四個字一出,劉正義渾身打了一個哆嗦。

        每當王尊說出這四個字,指定是悟到了什么。

        絕對的。

        “正義,你怎么了?”

        寧曉夢不解的說。

        “有人要抓狂了!”

        劉正義苦笑。

        “王公子嗎?”

        “要不出手幫幫王公子吧,萬一他的額頭被人家刻上”

        寧曉夢的話還沒有說完,下面的話已經說不出口了,呆在原地。

        云船上的一行人石化,眼珠子都要從眼眶之中掉出來了。

        滿臉的不可思議。

        簡直是天方夜譚!

        只見王尊的指尖雷光閃動,一道道雷弧綻出,手指在身前虛無中劃動。

        所過之處,雷弧停留,組成一幅讓人瞠目結舌的雷圖。

        圖中,一只大鵬仰天長嘯,勢不可擋。

        圖罷,手停!

        緊接著,王尊一掌拍在雷圖之上。

        吼!

        震天動地的吼嘯出現,炸裂天穹!

        一頭百丈雷霆大鵬展開雙翅,猶如一輪雷日,雙翅扇動間,虛無破碎,萬雷落下。

        整片天穹都在顫抖,在破碎!

        可怖的雷威彌漫開來,碾壓八方,猶如一只只大手,撕裂虛無。

        雷霆大鵬掀起滔天巨風,無盡雷霆,一對雷霆巨爪更是滲人心魄!

        “還行吧,應該!”

        王尊尋思一下,揮手一展,雷霆大鵬如同一支箭,直沖地面而去。

        千丈山林毀于一旦,寸寸破碎,萬道雷霆從中竄穿。

        東鳳的百丈雄鷹撲來,凌厲無比。

        雷霆大鵬長嘯一聲,雷翼展動,雷浪萬丈,瞬間便是把雄鷹撕成碎片,化成一團清煙,消失殆盡。

        雷霆大鵬猶如雷神一般,所到之處,一片雷海,無窮無盡。

        王尊揮了揮手,雷霆大鵬化回雷圖,道道消失。

        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過。

        但,破碎的天地卻在說,這一切都是真的。

        小云船上,一行人呆若木雞,腦子一片空白。

        這是什么天賦?

        可怕!

        第一次畫符,便是如此可怖的符術,驚世駭俗吧。

        啪啪!

        王尊在兩女的pp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想什么呢,大寶貝,小寶貝!”

        兩女羞紅了臉,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天才!

        說的就是王尊吧?

        劉正義苦笑,預料之中的結果,沒什么好驚訝的。

        “十三,不可傲慢!”

        劉正義表面平靜,心里卻早已是mmp了。

        王尊抱了抱拳,對東鳳道:“謝前輩授術,王尊感激不盡!”

        東鳳說不出話來,張口結舌,舌頭仿佛打了一個死結一樣,喉嚨里又像有萬斤鐵石堵著。

        她修煉畫符之術時,足足用了一年的時間,方才畫得出簡直的符紙,而且不是每一次都成功。

        至今為此,老祖留下的三張至尊神符,她依舊畫不出來。

        甚至于,她連看上一眼都充滿了壓力。

        王尊一個畫符小白,以天地為紙,以雷為筆,以雷弧為痕,第一次便是畫出了一張極品符紙。

        這真的是人嗎?

        縱然元神之力再強大,第一次畫符,也沒人做得到吧?

        她畫出一張雄鷹符,就是為了戲弄王尊,沒想到,王尊直接把雄鷹符變成了雷霆大鵬!

        前無古人!

        后面有沒有來者就不知道了。

        在畫符一道之中,王尊是東鳳見過最有天賦的人。

        已經不僅僅是天賦了,簡直就是信手拈來。

        “你愿意加入我們飛星教嗎?我愿讓你繼承下一任教主之位,你要什么,我們都拼盡全力滿足你!”

        東鳳很認真的說。

        如此天才,能得之,將能把飛星教帶上一個從未有過的高度!

        “東教主,過份了哈,當著我面搶人,不太好吧?”

        劉正義不得不出來阻止。

        要是王尊真的離開大河仙門,那他們怎么辦?

        “呵呵,人各有志嘛,只要誘惑足夠大,還有什么底線能保持得住!

        “你說是嗎?”

        東鳳看著王尊,十分認真,一點也不像開玩笑。

        這種極致天才,那怕有一絲機會,也不能放過。

        “不是!”

        王尊搖頭:“大河仙門是我的家,師兄師姐們是我的親人,就算給我做玉皇大帝,我也不會離開!

        “讓我為了權力地位離開家,離開親人,我做不到,我寧愿在大河仙門,幫師兄師姐們鞍前馬后,掃地喂牛!”

        一行人頓了又怔。

        是什么讓王尊如此決然?

        被洗腦洗傻掉了嗎?

        “可惜!”

        東鳳搖頭,可惜到了極點。

        若是王尊加入飛星教,必有一番大作為。

        傻子才離開!

        王尊心里道:“這里有劍仙,有妖神,有骨魔,有煉器大師我才不離開,去她那里,只能學一門神通,在大河仙門,能學各種各樣的神通,傻子才離開!”

        董溪和朱長春本還想說什么,見王尊如此的決然,也就放棄了。

        “我們還賭嗎?兩位寶貝兒!”

        王尊笑瞇瞇的看向兩人,手感真他娘的好,讓人回味無窮。

        “人渣!”

        “變態!”

        兩女銀牙緊咬,呼吸急促,如果不是打不過,她們早就把王尊給撕了。

        讓她們今后出去如何見人?

        她們的清白,全毀在了王尊的手里。

        “我會殺了你的!”

        兩女異口同聲。

        “我等你們,不要讓我等太久就行,我的時間很寶貴的!”

        王尊聳肩,不以為然!

        兩女恨得牙癢癢。

        飛行了一天,一行人終于是接近了上清遺跡。

        這里依舊是一片雷海,電閃雷鳴,粗大的雷電如同巨龍一樣,在厚厚的烏云中穿行,聲勢浩大,嚇人無比。

        一天下來。

        王尊的手差點廢了,他與兩女一路上又打賭了十幾次,無一例外,都是他贏了。

        賭注嘛,自然就是哪個啥了。

        兩女每一次找機會想從王尊的身上討回點面子,每一次都是信心滿滿。

        結果,每一次都落空。

        她們對王尊的恨,愈發濃烈。

        “不要這樣看著我,我知道,我英俊瀟灑,帥氣逼人,但你們也不能色瞇瞇的看了我一路,我很害羞的!”

        王尊撇嘴,無視兩女眼里要殺人的怒火。

        “好了,別鬧了,我們想辦法進去吧!”

        “這些都是真真正正的天雷,人丹境之下,觸之必死!”

        董溪沉聲道。

        千百年來,這些天雷可是擋住了無數人。

        “話說,當年上清太宗可是敢與三大圣地叫板的存在,為什么一夜之間全滅了?”

        “是太陽上的那些人出手了嗎?”

        劉正義尋問。

        太陽上住著的人,可是連三大圣地都不敢造次。

        唯命是從,畢恭畢敬!

        “不是!”

        “我們的先祖當年離開宗門外出時,曾聽說當年的宗主得了一圣物,應該就是那圣物惹來的禍!”

        “天降天雷,一夜之間,上清太宗毀于一旦!”

        他們也很想知道其中的隱秘,可是先祖并沒有記載。

        “你們三位先祖為什么偏偏那個時候離開?”

        “不,我沒有別的意思,單純想知道!”

        王尊聳肩,生怕自己的話被他們誤會。

        “當時,宗主鎮封了三頭魔族,很難殺死,所以便試圖把它們封印到死,我們的先祖都是當時的長老,宗主把三頭魔族給了他們三人,讓他們找一個地方鎮封再回來!

        “沒想到,當他們回來之后,上清太宗已經家破人亡了!

        “最后,他們分別回到鎮封魔族的地方,建下了如今的朱國,飛星教,鐵劍族!”

        “我們歷代的任務就是預防魔族出世,直到魔族被完全封死!”

        五人目光有些暗淡,還有一絲絲的驚恐閃過。

        “我們也想著,把魔族相安無事的鎮封到死,世事難料,一個多月前,我們三家之中都出現了同一個神秘人,他的目的很簡單,很直接,就是想把封印之中的魔族帶走!”

        “只是,封印還很強,當時也是為了把三頭魔族鎮封到死而建的,神秘人第一次無功而返,反被傷到了!

        “奈何,不敢賊偷就怕賊惦記,他隔天就來一次,半個月后,封印之中的魔族被他叫醒了,封印也開始松動!”

        “魔族醒了,大吵大鬧,沒一日安寧,與神秘人配合,用不了多久,破封而出不是問題!

        “幸好這時,上清神裝有了消息,也算是天憐,所以,后面的事,你們也清楚了!

        三人恍然大悟,原來如此。

        他們說的沒錯,若是讓三頭魔族跑出來,還真的得生靈涂炭。

        幸好的是,三頭魔族被鎮封了這么多年,川為消退了很多。

        一時半會也脫不了困!

        五人的眼中盡是忌憚與余悸,想必是被嚇得不輕。

        “你們進入上清遺跡,找的是什么東西?”

        寧曉夢尋問。

        “三清劍氣!”

        “只有三清劍氣才能除掉三頭魔!”

        “先祖消逝之前,特別叮囑,若是魔族有反應,就用三清劍氣!”

        “三清劍氣在上清遺跡的神門之中,只有上清神裝才能打開神門,所以”

        王尊撇嘴:“你們被先祖騙了吧?”

        嗯?

        五人看向他。

        何出此言?

        “如果上清劍氣真的能除掉三頭魔族,你們先祖的宗主也不用鎮封它們了吧?當時為什么不直接除了它們!”

        “你們是不是傻!”

        此話一出。

        劉正義一巴掌扇在他的頭上,“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自己說多了?

        “我開玩笑的,你們先祖這樣說,肯定是有它的道理!”

        王尊無奈。

        五人怔了一下,王尊說的,好像是那么個道理。

        “上清劍氣應該是除不掉它們,但能重創它們!”

        朱長春沉聲道。

        “上清劍氣,可是上清太宗當時的圣物之一!”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68946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