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48章、符術

第48章、符術

        

        余威咬牙切齒,摩擦的聲音在殿中回蕩。

        他真的要氣死了!

        王尊欺人太甚。

        “總有一天,讓你好看!”

        余威擦著手臂,恨不得把這塊肉割下來。

        “好了,都不要鬧了!”

        “技不如人,沒什么好說的!”

        東鳳開口了。

        余威確實是丟了他們飛星教的臉。

        但是,技不如人,她也不能說什么。

        “清風掌教是不出來主持公道嗎?”

        朱長春開口。

        他們等了一上午了,清風道人還沒露面。

        “非要這樣逃避嗎?”

        董溪也開口了,很不滿意。

        “三位前輩,師父他老人家有事出去了,全程交給的我處理,再說了,上清神裝在我的身上,交不交,還不是我說了算嗎?”

        劉正義苦笑。

        他也是恨得牙癢癢。

        老頭子就是在逃避,讓他自己解決。

        其實,清風道人現在明明是在大河仙門里。

        “既然如此,劉公子,你想清楚了嗎?”

        東鳳看向他。

        他們來到大河仙門,有個十天了,他們不想再拖下去。

        現如今,家里的那個東西越來越難壓制了,必須除掉才行。

        “不交!”

        劉正義只是短短的兩個字。

        讓他交出上清神裝,那不是要他半條命嗎?

        抽離上清神裝的痛苦,他可是嘗過了,他不想再試第二次。

        再說了,上清神裝是王遵和猴子千辛萬苦從上清遺跡里拿出來的。

        你們說它是你們先祖宗門的東西,他就要交出去?

        這種好事,誰不想要。

        且說,那也是你們先祖宗門的東西,又不是你們的。

        劉正義挺著胸,如劍而立,不懼三人。

        三家的人聽到這話,臉色都拉了下來。

        感情這些天在大河仙門是白被玩了。

        “上清神裝雖然是三件,但也是一套,也分不開,給了你們,你們也分配不了!

        “我吃虧點,避免你們三家的關系由于上清神裝的原因惡化,我啃下它吧,皆大歡喜!

        劉正義認真的說。

        “大師兄真的是舍己為人,連他們的后果都想好了,心懷天下,心顧他人,難怪能成為一位劍仙!”

        王尊嘆息。

        自己就不行了。

        誰惹他,他就讓誰不好過。

        心境相差太大了!

        三家人臉色冰寒,你這叫吃虧嗎?

        “劉公子,賬不是這樣算的,此事一定得是上清神裝才能解決,如若不然,青州今后,怕會生靈涂炭!

        “大不了這樣,我們用完上清神裝之后,再還給你!”

        “要知道,我們目的不是把上清神裝據為己有,而是借來一用,你得到它,證明它與你有緣,我不強求!”

        三人終于是把目的說了出來。

        “三位前輩,借,這個字,我們大河仙門聽得太多了,我們大河仙門借出去的東西也太多了,但從來沒有人還過,我們有陰影了!

        劉正義搖頭。

        王尊抓拳,暗下決心,他們大河仙門借出去的東西,他一定要十倍拿回來。

        “既然這樣說,你們要干什么,我們可以幫忙!”

        劉正義看著三人。

        讓他交出上清神裝,他不想,既然如此,他倒是可以去幫一下忙。

        這樣不就皆大歡喜了嗎?

        你好!

        我好!

        大家好!

        一舉兩得呢!

        “和他們說那么多干什么,搶過來就是了,大家一起上,有什么搶不回來的!”

        余威又跳出來了。

        他們三家,在青州可是有頭有臉的勢力,何必要低聲下氣呢!

        拳頭能解決的問題。

        講什么道理!

        王尊一點也不慣著他,一閃身,便是到了余威身前。

        “一天不打,上房揭瓦,傻大兒,爹地賞你一巴!”

        一巴蓋下去!

        余威被打倒在地,剛消腫的臉,又腫了起來。

        “養不教,父之過,爹地不能落下壞名聲!”

        王尊又是一巴掄下去,一點也不留情。

        “就你話多,就你聰明,就你臉皮厚!”

        眾人看得眼角直抽,王尊可是一點也不留手。

        不一會,余威被打死了豬頭,口鼻飛血。

        “好了,現在他說不了話了,你們繼續,應該不會再有人插話了!

        “讓他回味一下父愛的溫暖!”

        王尊聳肩。

        董清,朱紅花,兩人咬牙,呼吸急促。

        王遵目中無人,囂張得不行。

        “兩位寶貝,吃醋了?也想嘗一嘗?”

        王尊擺著自己的手,舔著唇角。

        “好了!”

        東鳳擺手,看了一眼余威,氣不打一處來。

        你丫在大河仙門都讓人當眾打了幾次臉了?

        飛星教的面子,都讓你丫丟完了。

        一陣沉默,最后,董溪開口了。

        “既然如此,那就麻煩劉公子隨我們走上一趟了?”

        最后,她們還是妥協了。

        劉正義松了一口氣。

        “事不宜遲,上清遺跡,走!”

        “你們,帶人先回宗,我們之后便回去!”

        三家之主下令,立刻就要出發,一刻也想耽擱。

        “上清遺跡?”

        劉正義奇怪的看著眾人。

        “我們要用上清神裝,打開上清遺跡之中的地下神門,從中得到一些東西,然后回家,斬殺家里的東西!

        “現在你們明白了吧?我們確實是只用一下上清神裝,既然劉公子說一起,那就一起吧,多個人,多分力!”

        三家之主讓大部分的人先回去,只留下了自己與最重要的自家天才。

        這不是去旅游,人是沒用的,只會更添麻煩。

        余威沒去,被打腫的臉猙獰無比,惡狠狠的盯著王尊。

        “小子,現在相信我的話了吧?你讓人打成這樣,你家教主都不說一句話,留在這樣的宗門之中,有什么意義?”

        “與我合作,我讓你想干嘛就干嘛,想殺誰就殺誰?”

        “天上地下,唯我獨尊!”

        余威的腦海之中,出現了一個聲音。

        他的雙眼,一點點瞇起,腥光掠過。

        “大師兄,我也去!”

        劉正義還沒開口,王尊自告奮勇,一定要去。

        這種機會,他又怎么能錯過,跟在大師兄身邊,可是能學到不少好東西。

        劉正義裝模作樣的沉思一會,最后勉強的點點頭同意。

        開什么玩笑!

        當然得讓你一起去,不去能行嗎?

        不去的話,那不就是要他出手了?

        萬一不行呢?

        “正義,你去那,我也去那!”

        寧曉夢堅決道。

        最后,劉正義帶上了兩人。

        事不宜遲,不過多的停留,東鳳拿出張黃符,用力一甩,一艘云船被甩了出來。

        王尊眼前一亮,好神通。

        “東教主,這是什么神通?”

        王尊好學,藝多不壓身嘛。

        “符術!”

        東鳳沒好氣的說,她對王尊沒什么好感,全因為其把她飛星教的臉給打光了。

        “符術?”

        王尊好奇,“東教主,能給我演示一遍嗎?”

        “得了吧,什么你都想學,你行嗎!你有畫符的天賦嗎?”

        朱紅花冰冷開口,斥喝王尊。

        她恨不得王尊死,打不過他,找機會羞辱一下還是行的。

        “萬一我有呢?”

        王尊聳肩!

        “呵呵,男人!”

        “你以你有你就有嗎?我還說你沒有呢,自以為是!”

        朱紅花一點面子也是給王尊。

        說著,一行人踏上小云船,飛向上清遺跡。

        小云船是虛幻的,踏上去,卻像真的一樣,很結實。

        “哈,那我們又來打一次賭,怎么樣?”

        王尊笑了。

        “賭就賭,你要是不行,我也要在你的手臂上刻下一行字!

        朱紅花抓住這個機會。

        要王尊的命是不可能的,王尊也不會給,以牙還牙倒是好可能。

        “好!”

        “但是,如果我行,我得打你一下!”

        “什么地方!”

        “你覺得呢?”

        “變態!”

        朱紅花銀牙緊咬。

        “好!”

        “你不也是變態!”

        王尊翻了翻白眼,還不是答應了。

        “你呢?我的大寶貝,報仇的機會來了哦!”

        王尊看向冰山美人。

        董清掃也沒掃他一眼,把頭扭向一邊。

        “好!”

        以為她不玩,沒想到,董清還是答應了。

        裝清高!

        王尊撇嘴。

        “好!”

        “那就麻煩東教主露一手了,你也想她們找回點場子,不是嗎?”

        威脅!

        赤果果的挑釁。

        可她又沒辦法說什么,只能點點頭。

        “畫符,最重要的是元神之力,元神之力高低,決定了符術的威力!

        “我們飛星教,就是專修符紙之術,作用很大,你如果有這個天賦,也不妨一試!”

        東鳳微笑。

        事實上,她們飛星教確實是修符紙之術,但是,能學會的弟子卻是寥寥可數。

        符紙之術,對元神之力和天賦的要求真的太高了,一般人根本達不到這個要求。

        “請賜教!”

        王尊抱拳。

        “裝模作樣,你行嗎?”

        朱紅花冷笑。

        “行不行,等下便一清二楚了!”

        王尊也不與她逞口舌。

        東鳳拿出一張黃符紙,又拿出一支筆。

        頓了頓神,筆尖落下,劃出一條條痕路。

        王尊認真觀看,不放過一絲一毫的東西,把東鳳的一舉一動全烙印在腦海之中。

        片刻之后。

        東鳳在符紙之上,畫下了一只威武霸氣的雄鷹。

        俯瞰天下,凌厲如劍!

        東鳳拿著符紙,輕輕一抖。

        一只百丈雄鷹從中落下,張開雙翼,扇起無窮無盡的狂風。

        鷹鳴驚天,猶如洪荒兇獸出世,攪碎天穹。

        它一爪下去,一座巨峰被連根拔起,兩爪絞碎!

        緊接著,雙翼一扇,百丈之地被掀翻。

        王尊看得發呆,向往無比。

        “你行嗎?”

        “被驚呆了吧?”

        “認輸吧!”

        朱紅花蠢蠢欲動,摩拳擦掌。

        王尊沉默了一會,旋道:“是這樣嗎?”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68945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