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41章、半把刀

第41章、半把刀

        

        很快!

        一把寒光閃閃的重刀被打造出來。

        刀重百斤,長達兩米,刀刃閃光,看著就讓人頭皮發麻。

        剛出爐便不是凡品,刀息滲人,刀如巨虎,只是看上一眼,就讓人心驚肉跳。

        莫長宇的煉器之術很強。

        “大長老不愧是我們飛星教的門面,上門求器之人不計其數,煉出的器更是件件精品!

        “哈哈哈,大長老牛!”

        “嚇到他們了,嘻嘻!”

        一行人交頭接耳,好不驚喜。

        只是隨手煉制的一把重刀罷了,已經是精品之器,大長老的煉器之術,讓人佩服。

        更重要的是,江向天一行人的臉色有些難看,他臉上的胡子都要炸開了。

        這才是他們最高興的地方。

        “四師兄,拿起你的錘子,讓他們看看,什么才叫煉器之術!”

        王尊對江向天有著無與倫比的信心。

        江向天嘴角抽了抽。

        他受清風道人賜下《天工》之法,里面的東西也不難學,照著打造,可他煉出來的兵器,一點用也沒有。

        至今,連入門都達不到。

        讓他與一位精品煉器師比劃,這不是找死是什么?

        “小兄弟,到你了!”

        “聽你師弟說,你的煉器之術出神入化,老夫也想見識一下!”

        莫長宇把重刀插在地上,面帶微笑。

        江向天頓了頓神,嘆了一口氣,看著王尊說:“十三,你入門這么久,我也沒什么送你的,四師兄就送你一場比試吧!”

        “看好了,就一次,你要認真看!”

        江向天硬著頭皮,死馬當活馬醫。

        王尊重重點頭,認真看著。

        只見江向天抬起錘子,勢不可擋,猶如巨神扛起了巨山。

        這是王尊眼中形象,猶如一座座大山沖擊他的眼球。

        他還看到,江向天的身上,飛舞纏繞著無窮無盡的光粒。

        光粒之中,是各種各樣的武器,如似一盞盞明燈,充滿山呼海嘯般的道蘊。

        王尊看呆了,愕然萬分,一眨不眨。

        這是何等煉器之術。

        舉手投足之間,盡是道蘊,盡是精華,盡是印記。

        果然,大河仙門個個都是神人,就他是個渣渣而已。

        然而!

        在別人的眼里,江向天只是抬起了錘子罷了。

        就這么簡單!

        砰!

        江向天一錘子砸在鐵塊上,火花四濺,方才停下來。

        “好了,看清楚了嗎?”

        江向天沉聲說道。

        嗯?

        完了?

        什么東西?

        你丫連鐵都沒煉透,到底會不會煉器?

        他們都驚呆了,這是鬧哪樣?

        “你不會和我們說,這就完成了吧?”

        “你千萬不要這樣說,不然的話,就算他打我,我也會哈哈大笑!”

        一行人呆若木雞。

        “你想錯了,并不是我與你們大長老比試,而是我小師弟!”

        “說真的,我怕我出手,你們會無地自容,給你們留點面子!

        “就這一錘,我給小師弟傳授了煉器之術,他應該明白了一點!

        江向天拍拍手,很是自傲的樣子。

        嗯?

        這又是什么意思?

        就地敲了一錘。

        然后讓一個從未煉過器的人來比試?

        開玩笑的吧?

        然!

        王尊脫口而出的話,卻讓他們更加的不敢相信了。

        “看清楚了!”

        王尊點頭,有所明了。

        欺人太甚!

        兩人合起伙來玩他們呢?

        更讓他們感到不可思議的是,王尊居然又拿起了錘子,雙眼發亮,認認真真。

        看到他拿起錘子,劉正義和江向天都松了一口氣,這事穩了。

        玩他們!

        絕對是在玩他們。

        看不起誰呢?

        連莫長宇都氣得沒好臉色,讓一個生手來與他比劃煉器,屬實是沒把他當人看。

        可!

        當王尊一錘落下之時。

        鐺!

        火花四濺!

        敲擊聲如同滾滾天雷,炸裂在他們的腦海之中。

        更讓人張口結舌的是,王尊的身上,飛舞著各種各樣的武器光圖。

        呆住了!

        莫長宇呆了。

        江向天也石化了。

        不過,江向天反應很快,迅速從中領悟,一眨不眨的盯著王尊的每一錘。

        鐺鐺鐺的敲擊聲不絕于耳,王尊足足敲了上百下,終于是停了下來,累得滿頭大汗。

        嗯?

        眾人看去,只見石臺之上,只有半截刀。

        是的。

        只有半截。

        連刀刃都沒有,看起來漆黑一團,沒有絲毫特別之處。

        就是一塊鐵敲出了刀形而已。

        “哈!”

        “這也是刀?”

        “不會吧?”

        “兄弟,不怕你打我,這半把刀,能斬柴嗎?”

        飛星教十來位弟子實在是忍不住了,不諷刺王尊幾聲,還真有點對不起自己。

        這也叫煉器?

        別開玩笑好嗎?

        莫長宇沉默不語,他確確實實看到王尊身上飛舞的器印,煉器天賦深不可測。

        可是。

        為什么只煉出了半把刀?

        看起來毫無作用,別說砍柴了,連砍豆腐都費勁吧?

        王尊倒是很滿意,拿起半把刀,晃了晃,笑了起來。

        “這刀很不錯!”

        王尊自賣自夸,事實也是確實不錯嘛。

        “無法比,小兄弟,你的刀,真的很不錯?”

        莫長宇皺眉,那不錯了?

        自我安慰到這個境界,也是沒誰了。

        “不,對我來說,太垃圾了!”

        王尊又搖了搖頭。

        “挺有自知之明的嘛!”

        “這也叫煉器?那我也會!”

        “別自欺欺人了,好嗎?”

        十來人毫無顧忌的笑了起來。

        “當然,對我來說,是太垃圾了,但你們來說,這可是一把寶刀!”

        “寧姑娘,送你了!”

        王尊把遞給寧曉夢,冷聲道:“砍了他們!”

        “哈哈哈!”

        “笑死我了!”

        “砍我,砍我!”

        “一個沒有修為的凡人,半把破刀,砍得了誰?”

        “讓你砍,砍死了不用你們大河仙門負責!”

        一行人哈哈大笑,讓一個凡人拿著一把破刀,來砍他們?

        這不是癡人說夢話嗎?

        王尊抬了一下下巴。

        寧曉夢一咬牙,拿起刀,就是一砍。

        一刀落下!

        刀風呼嘯!

        刀氣從平平無奇的半把刀里沖出,猶如山浪一樣碾壓出去。

        噗!

        十來人,當場四分五裂,無一例外!

        他們都還沒反應過來,身體已經不知道分了幾塊。

        一條皮開肉綻的刀痕從山上一直蔓延到山下,觸目驚心,沖擊眼珠!

        寧曉夢難以置信的看著手中的刀,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這是她做的?

        她沒有修為,這殺傷力自然是刀自己發出來的!

        可怕!

        一把連刀刃都沒有的刀!

        若是一位修神之人握在手中,那場面得多可怕?

        難以想象!

        莫長宇呆滯狀態,感到山崩地裂的窒息感襲來,口干舌燥,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這”

        他不知道說什么才好。

        看了看自己煉出來的重刀,又看了看那半把刀!

        差距顯而易見,根本不用比了。

        “莫前輩,你不會生氣吧?”

        “你也聽到了,是他們讓砍的,這種要求,我平生還是第一次聽!”

        “不可能不滿足他們吧?”

        王尊微笑。

        莫長宇擺手,不再說什么。

        正準備離開。

        突然!

        一直處于沉默狀態的江向天,驀然站了起來,雙眼如燈,閃閃發光。

        他走到裂縫之前,拿起錘子,拿出一塊鐵,一聲不吭的錘打起來。

        每一錘落下,整座火焰山便是顫抖一下,烈焰如水,從裂縫之中瘋狂跳出來。

        每一錘落下,江向天的錘子上便飛出一個圖案光印。

        各種兵器的光!

        整個大河仙門,都處于這份震動之下。

        三家的人也往火焰山聚攏過來,都被驚到了。

        “這是誰干的!”

        飛星教中,一位青年看著地上的同門尸體,恨得牙癢癢。

        “我做的!”

        寧曉夢很有擔當。

        “毫無修為?”

        “你們大河仙門的男人這么沒種嗎?”

        “敢做不敢當,一個沒有修為的女人都比你們有種!”

        他叫余威,飛星教最為出名的天之驕子。

        同門被殺,他身為飛星教的弟子之首,自然有報仇雪恨的責任。

        莫長宇攔下了他:“確實是她砍的,而且是他們挑釁人家,與人家無關!”

        他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三家的人都驚了。

        這把破刀有這么大的威力嗎?

        轟!

        突然!

        江向天錘下了最后的一下,整座火焰山劇烈抖動,烈焰溢出來。

        “完成了!”

        江向天仰天長嘯!

        轟隆!

        一陣電閃雷鳴,烏云蓋頂,大地震動!

        巨雷落下,狂風驟起!

        仿有絕世兇魔出世。

        這一切全因江向天手中的劍!

        一把鐵劍!

        樸素無華!

        鐵色鐵身,最多就是一雙劍刃亮一點罷也。

        可是,就是如此!

        它的出世,居然引來了天地異象。

        可想而知,它出世的后果有多么的恐怖。

        “四師兄說的沒錯,他不能動手煉器,一旦器成,天地不容,所煉之器,天地皆懼!”

        王尊搖頭,四師兄是覺得自己太垃圾了嗎?

        不得不冒著風險,給他演繹一遍。

        用心良苦!

        劉正義嘴角抽了抽,你也太把自己當廢物了。

        一怒之下。

        王尊把半把刀扔在地上,垂頭喪氣。

        自己的煉器之術,在四師兄面前,一文不值!

        莫長宇等人早已驚呆,鐵劍一出,聲勢之浩大,令他們刮目相看。

        寶劍!

        絕逼是一把寶劍!

        大河仙門,什么時候有一位煉器大師?

        一切慢慢平靜下來。

        江向天拿著鐵劍回來,輕輕一彈,蕩音千里。

        他熱淚盈眶,恨不得在王尊的臉上親上一口。

        他終于擺脫了煉器即廢品的魔咒!

        江向天拿起鐵劍,就是一斬!

        劍氣縱橫,劍光沖天,蕩出一圈圈劍花。

        劍威所至,一切灰飛煙滅!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689452.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