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40章、四師兄

第40章、四師兄

        

        “十三,你得到了雷霆黑鐵,趁現在,打造一把自己的武器吧!”

        劉正義點頭。

        “正有此意,可是我不會!”

        王尊有點為難。

        他心里已經有了理想型的武器,但他不會打造。

        “這簡單,讓你四師兄幫忙便是了!”

        劉正義笑了笑,領著兩人出門,往一個黑不溜秋的山頭走去。

        一個路,暗中有人監視著他們,預防劉正義逃走。

        劉正義不以為然,他倒是不怕,有王尊在,只要他一聲令下,有什么解決不了?

        黑不溜秋的山峰很詭異,遍布裂縫,裂縫之中,是升騰而起的烈焰。

        “此為火焰山,是你四師兄的洞府,此山之中,藏有一朵異火,不過,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異火被人借走了,留下的異火之根還是有很大的作用,源源不斷產生烈焰!

        “你四師兄煉器,山中的烈焰正好適合不過!

        三人往山上走去。

        “異火!”

        “何人借走了?”

        王尊面色冰冷,這些人都把大河仙門當成了自家的寶庫,想拿就拿嗎?

        “火神宗唄!”

        “他們就是靠著我們火焰山的異火起家,現如今,已是青州名聲大噪的大宗門了!”

        劉正義苦笑,感到無比可惜。

        “有機會,把異火拿回來,屬于我們大河仙門的東西,可不能讓別人據為己有!”

        王尊暗下決心。

        鐺鐺鐺!

        三人還沒到達四師兄的洞府,已經聽到敲擊的聲音。

        遠遠的,王尊便看到,一個皮膚黝黑,光著上半身的人正在一條裂縫前敲打著什么。

        此人身形壯碩,牛高馬大,一看就是渾身是力氣。

        似乎知道三人的到來,他扭過頭,看向三人,目光落在王尊身上。

        一看只是二十出頭罷了,卻已是滿臉大胡子,雙眼發亮,整個人給人一種要敬而遠之的感覺。

        江向天面無表情,很是高冷,心里卻早已是開心的飛起了。

        終于到我了。

        王尊終于是來了!

        “他便是你四師兄,江向天!”

        劉正義翻了翻白眼,沒有必要這樣裝,生人勿近的樣子,屬實讓人嗤之以鼻。

        誰他娘的不知道,你丫就是一個逗逼。

        “四師兄好,十三師弟,王尊給四師兄行禮了!”

        王尊抱拳,畢恭畢敬。

        江向天給他的感覺很可怕,凌厲的雙目,狀碩的保格,還有手中的錘子,無時無刻都在告訴他,這是一個狠人。

        “曾有一人,在山下跪了三天三夜,只為向我求得一劍!”

        “曾有一人,抱著滿山金銀珠寶而來,只為了讓我給他補刀!”

        “也有人為了從我手中得到一兵,把自己女兒硬塞給我!

        “也有人,為了讓我幫忙打造武器,寧愿一世為奴,為我所用!”

        江向天放下錘子,源源不斷的訴說,每一件事跡都讓王尊口干舌燥。

        四師兄煉器這般可怕嗎?

        劉正義的白眼都差點翻得掉出眼眶了。

        裝什么逼呢?

        過份了哈。

        你丫煉的武器,沒一件上得臺面的,連拿來切水果都費勁好嗎?

        太不要臉了。

        比他還要臉皮厚。

        “我煉的劍,殺過神。我煉的刀,斬過魔。我煉的碑,鎮過邪。我煉的鐘,碎過地”

        江向天望天,背負雙手,深不可測到了極點。

        事實上,他早已是一身的汗水。

        那是緊張導致的,生怕王尊看出來。

        “四師兄,我要煉器,還請四師兄幫忙!”

        王尊抱拳!

        “讓我煉器可以,看我心情!

        劉正義嘴角直抽,你丫已經急不可耐了吧?

        “四師兄,你要幾個女人,盡管說,十三去給你找!

        王尊認真的說。

        江向天差一點就忍不住了。

        我說了這多,你丫就聽不出重點是那一句嗎?

        是女人嗎?

        “罷了罷了!”

        “我就不煉了,但是,你若是有天賦,我倒是可以授你煉器之術!”

        江向天背負雙手,也很認真。

        “四師兄,你為什么幫我煉一下?”

        王尊不解。

        要他學,又要讓他親自動手,那得到猴年馬月。

        “我一旦煉器,將會發生不可想像的事情,不可輕易動錘!”

        江向天擺手。

        讓他煉器,不得是讓他自己打自己的臉嗎?

        “可,四師兄,你剛才不是在煉器嗎?”

        王尊很認真的說,江向天剛才就是在煉器。

        咳咳!

        江向天差點沒讓自己的口水給嗆死,一時不知道怎樣說了。

        “得了,老四怎么說,你就怎樣做,那來這么多廢話!

        “老四不可真正煉器,一旦動真格,這座山都承受不了他的一錘,看到這些裂縫沒,就是老四一錘子錘出來的!”

        “老四修煉的是我們大河仙門的《天工》之法,此法不僅是煉器之法,還是一門功法,不僅煉器,連任何東西都能煉!

        劉正義撇嘴,不得不為江向天圓慌。

        “原來是這樣,是十三誤會了!”

        王尊抱拳。

        江向天無所謂的擺手,示意王尊上前。

        “這里有一塊鐵,給你半刻鐘,煉出一把刀來!”

        王尊看了一眼那塊半成品的鐵,雙眼閃動,沉默了一會。

        最后,他拿起錘子,開始敲打起來。

        “老四,你什么時候達到筑丹四重天了!”

        劉正義愕然。

        要知道,幾天前,江向天才是煉氣二重天的修為。

        “哦幾天前,我躍過了龍門,師父還把我送入修煉塔第六層,修煉了幾天!”

        江向天聳肩。

        劉正義一怔,難以置信。

        “不僅是我,其他人也躍過去了,好像除了大師兄,老五,老十,十一,你們幾個以外,我們都躍過去了,有很大的提升!”

        “有的覺醒了難得一見的體質,功法,神通什么的,我就是躍過龍門之后,達到了筑丹一重天,跨越了一個大境界,后在修煉塔提升到了四重天!”

        “且,他們都能七八層上面修煉了,好像就我提升得最慢了!”

        江向天這么一說,可是把劉正義給打擊得夠嗆。

        沒想到出去一趟,其他人都跑到他前面去了。

        “得了,不用說了!”

        劉正義翻白眼。

        “正義莫慌,無論你是什么修為,我都不會離開的!”

        寧曉夢出言安慰,讓他不要生氣。

        “呃,好吧!”

        劉正義聳肩。

        這時,山下走上來了一行人,約莫十來個人。

        從他們的衣著上看得出來,好像是飛星教的人。

        “聽到此處有敲擊聲,所以我們上來一看,沒想到是一處煉器之地!”

        領頭的是一位老頭,七老八十,應該是飛星教長老之類的人。

        “不是讓你們不要亂走動嗎?”

        劉正義沒好氣。

        “老夫莫長宇,飛星教大長老,精通煉器之術,聽到錘子敲擊鐵料的聲音,屬實是難以自控!

        老頭抱拳,很客氣。

        “哦?”

        “意思就是,你們想要討教一番嘍?”

        劉正義皺下眉頭。

        莫長宇看起來很客氣,但意思也是很明顯,想與他們比劃一下煉器之術。

        “不敢當,大家互相探討罷了!”

        “看這位小兄弟,手法生疏,力度不均,是一位生手吧?”

        莫長宇看向王尊,一言道出其中的缺點。

        “確實,我是剛剛接觸煉器!”

        王尊放下手中的錘子。

        “這些武器”

        飛星教之中,有人拿起江向天煉制出來的武器,揮了又揮,“凡品,沒有一點作用,連刃部都開得扭扭捏捏,一點實際作用也沒有,砍柴都費勁!”

        “是你煉的吧?”

        他們看向江向天。

        被人一言道破,王尊又在身邊,江向天一時不知道怎樣回答才好。

        “這些武器,確實是我四師兄煉制的!”

        王尊當先回答。

        我去!

        要不要這么真誠!

        “不入流,也配煉器?”

        “還是回家種田吧!”

        有人諷笑。

        嗖!

        王尊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已是一拳砸在此人的臉上。

        “大言不慚,你又有幾分煉器之術?不準你侮辱我四師兄!”

        王尊一腳踩在此人胸上,緩緩加力,此人頓時口鼻流血,骨碎之聲響起。

        “對不起!”

        此人連連道歉,再不道歉,他怕胸膛上會出現一個大窩。

        他感受得到,王尊真的起了殺心,腳上力度不斷加重。

        其他人不敢說話,完全是被嚇住了。

        王尊之兇狠,一句廢話也沒有,該出手的時候絕不手軟。

        往死里出手。

        “既然來到此山之上,那我們來探討一下煉器之術如何?”

        莫長宇眼角抽了抽,屬實是讓人打臉。

        本想著來個下馬威,沒想到,王尊直接將他一軍。

        “比就比,論煉器,我四師兄怕過誰?”

        “我怕你還沒拿起錘子,就已經輸了!”

        “我大師兄一錘便能把一件神器打造出來!”

        王尊傲嬌的盯著一行人。

        “十三”

        江向天無言以對,差點吐出一口血來。

        “四師兄,你不用多說,我來做你的嘴,你不愿與這些不識好歹的人廢話,但我不一樣,我能說到他們無地自容!”

        王尊自告奮勇,忽略掉江向天臉上的難堪之色。

        我謝謝你全家哦。

        劉正義差點都笑出來了。

        “呵呵!”

        莫長宇倒沒說什么,大手一展,一個火爐掉落,上面雕龍畫虎,好不霸氣。

        “既然如此,我們就不多廢話了吧?”

        莫長宇一點后悔的機會也不給江向天,拿出一塊鐵扔入火爐之中。

        此火爐是個好東西,鐵塊剛入其中,瞬間便被燒得通紅,神力驚人。

        莫長宇拿出巨大的錘子,不停敲擊。

        王尊雙眼發亮,盯著他的一舉一動,若有所思,他似乎明白了點什么東西。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68945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