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39章、討東西

第39章、討東西

        

        “你們所為何事?”

        對方很有禮貌,但是,劉正義卻是很不開心,心里暗感不好。

        如果對方只是一方人馬也就罷了,三方人馬,同一時間上門,指定不是什么好事!

        鐵劍族!

        劉正義聽說過,一個隱世家族,雖與世無爭,但是,他們的傳說卻依舊在修神之人嘴里口口相傳。

        鐵劍族,后人很少現世,就算出世歷練,也會隱姓埋名,除非埋不住。

        鐵劍族上一次出現在青州,已經是三年前的事,是一個叫董清的少女。

        董清一開始化名清水,在青州歷練,從妖獸山脈開始,一路殺到青州各地,一把鐵劍滅殺了不知道多少妖與人。

        最后被人扒出真實身份,董清才不得不承認。

        她回家族隱世之前,做了一件讓人難以忘懷的事情。

        青州天才榜,記錄了青州無數的天才!

        董清一夜之間,從一百名之外,殺到第二十名,碾壓無數天才。

        三年過去了,天才榜上人才濟濟,替換不斷,唯有她董清的二十名從沒變過。

        鐵劍族,是一個神奇的家族,人人一柄鐵劍,人人如龍。

        劉正義雙眼掃動,看向董溪身后婀娜高冷的少女。

        少女淡淡的回了一眼,眸子閃光,手中鐵劍微動。

        是董清。

        她也來了!

        他們出現在這里。

        會是好事?

        沒有點誘惑,一個隱世家族,會無端端傾巢而出?

        劉正義深吸一口氣,看向朱國的人。

        朱國,可是比蒼國,炎國,石國,萬國,都要強大的帝國。

        四國在朱國面前,就是一個弟中弟。

        連朱國國主都來了。

        能有什么好事?

        飛星教,同樣,也是比掌仙教還要恐怖的存在,弟子千千萬,天才倍出,掌管萬里河山,庇下眾多宗門奉其為王。

        三方勢力,他們的王都來了,齊聚大河仙門。

        不是好事!

        表面上笑嘻嘻,心里應該是在mmp了。

        更讓想不到的是,他們居然與清風道人相談甚歡,一點傲慢也沒有。

        要知道,大河仙門可是出名的垃圾,連凡人都瞧不起,他們這么強,竟然沒有高高在上。

        事出反常,必有妖!

        當然,三方人馬的王倒是客客氣氣,但他們的人,卻沒那么好臉色。

        一個個臉上的嫌棄之色難以掩蓋,似乎大河仙門的空氣都污染了他們的鼻子。

        “你們,到底所為何事?”

        水月仙沉聲尋問。

        三位掌權之主也沒廢話,直入主題。

        “上清神裝!”

        他們在笑,很客氣!

        嗯?

        剎那間,王尊一行人全身一緊,又是為了上清神裝?

        “上清神裝乃上清太宗遺物,與你們何干?”

        桃白白走了出來,一身黑骨黑亮無比,元神之火跳動,有點嚇人。

        他知道,自己現在是一行人之中最強的那一個人,必須得站出來。

        “我們就是上清太宗弟子的后人!”

        朱長春微笑。

        “當年,上清太宗毀于一旦,我們老祖正好外出,躲過了一劫,之后便各自建立了自己的勢力,留下指引,他日一旦上清神裝現世,便有指引出現,讓我們找到上清神裝!

        董溪開口。

        “我們知道,上清神裝就在你們大河仙門之中,如果可以的話,把它還給我們,也算是讓它認祖歸宗了!”

        東鳳搭口,說出她們的目的。

        “這個”

        水月仙一時也不知道說什么才好了。

        人家客客氣氣的上門,要拿回遺物,也是給足了面子。

        他們要是不順著這個臺階下的話,恐怕真的是有點不識抬舉了。

        王尊道:“大師兄,你不是說只是幫人家保管上清神裝的嗎?”

        “現在人家找上門來了,就還給人家吧!”

        王尊很記得,劉正義當時確實是這樣說的。

        劉正義的冷汗一下子就下來了,這都能讓王尊說中?

        上清太宗的人不是全死了嗎?

        為什么當時還有人活了下來?

        “那是自然,大師兄又怎么會貪小便宜呢?”

        “只是,上清神裝現在已經與我的骨骼融為了一體,想要抽離出來,怕會很麻煩!”

        劉正義看著眾人,“我可不愿意為了把上清神裝還給你們,把自己搞得人不人鬼不鬼,你們明白吧?”

        “是嗎?”

        “恐怕你是不想還吧?”

        一個跳了出來!

        來自朱國,看樣子是一位皇子,錦衣華服,氣質高貴,陰陽怪氣人看著一行人。

        “我聽說,大河仙門曾經也是一個大宗門,只可一代不如一代,現如今,已是人人嗤之以鼻,一個上得了臺面的弟子也拿不出來!”

        “父皇,與他們說那么多干什么?”

        “直接搶回來就是了,反正我們有這個實力!”

        這位皇子很是傲慢,并不把一行人放在眼里。

        王尊雙眼一寒,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

        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到了那位皇子的面前。

        什么也沒說,一掌扇下。

        啪!

        牙齒都被抽飛了好幾顆,皇子在地上滾了又滾。

        “什么!”

        眾人愕然,不敢相信,王尊突然就動手了。

        “在我們大河仙門的地盤,還出言侮辱我們?你什么實力?拿出來比劃比劃!”

        王尊面無表情,臉上的殺意說明了一切。

        這是他的家。

        師兄師姐就是他的家人。

        他絕不允許他人侮辱。

        王尊并不沖動,既然對方沒有什么好臉,他又何必處處忍讓?

        “你打我?”

        皇子很驚訝,似乎這是天方夜譚。

        啪!

        又是一掌!

        “是我打你,看清楚沒有,沒有看清的話,我可以再抽一下!

        王尊冷笑。

        眾人皺了皺眉,這是他們想不到的情況。

        大河仙門出了名的孱弱,沒有一個拿得出手的弟子。

        只要微微的給個下馬威,他們就會乖乖交出上清神裝。

        沒人想到,他們想多了!

        看向三位掌權之人,王尊露出潔白的牙齒,“上清神裝是我們從上清遺跡之中千辛萬苦拿出來的,按理來說,它已經是屬于我們的了,還給你們,是我們好心,不還你們,你們也沒什么好說!

        “既然上清神裝對你們那么重要,你們之前干什么去了?為什么不進去拿?我們拿出來了,你們還厚著臉皮上門要?”

        “你們算什么東西?”

        王尊說的還真是實話,一眾人被說得無地自容。

        “我不是大師兄,大師兄出于仁義,可以給你們,要是我,你跪下都沒用,還來的臉高高在上?那來的臉對我們冷面?”

        劉正義一行人嘖嘖稱贊,大快人心。

        圣人,他們來做!

        惡人嘛,自然是王尊一力承擔!

        “是我們不對!”

        “還請不要生氣,我們這就道歉!”

        朱長春連連道歉,一點國主的架子也沒有。

        都知道,他只是在忍著罷了。

        要知道,如果把劉正義逼急了,他能與上清神裝同歸于盡。

        到時候,誰也得不到。

        王尊冷冰冰看著眾人,“看到沒,連你們的國主都得恭恭敬敬,你們那來的勇氣大言不慚!

        “縱然我們不堪一擊,此時此刻,你們也得好聲好氣!

        王尊一點面子也不給眾人。

        “那個人你也打了,那上清神裝,能給我們了吧?”

        董溪開口,擠著笑容,看得出來,他們在忍著,嘴角抽了又抽。

        “那得問我大師兄!”

        王尊聳肩,這又不關他的事!

        劉正義當然不想給,“我考慮考慮吧,你們也清楚,把上清神裝從骨子里抽出來,一個不好,人裝同毀,那就得不償失了!”

        能拖就拖!

        上清神裝讓他的殺傷力提升一倍之多,這種寶物,又豈能說扔就扔。

        “好吧,如果劉公子同意,我們三家,都會給劉公子滿意的報酬!”

        東鳳開口。

        兩位老嫗,一位老頭,他們都很客氣,不燥不急,屬實讓人有點不忍心。

        “在我考慮好之前,你們就先在大河仙門里住吧!”

        劉正義也不好意思把人家趕出去。

        “希望劉公子能盡快一點!”

        朱長春笑了笑。

        三人很客氣,但他們手下的人卻很不屑,他們想不明白,為什么三人要這樣。

        他們三家聯手,把大河仙門翻轉過來也是輕而易舉之事吧。

        何必低聲下氣呢?

        三家人退出掌教大殿,各自找了一個地方駐足停留。

        “大師兄,你真把東西還給人家?”

        王尊皺眉!

        “考慮一下吧!”

        劉正義也是無奈。

        這時,癱在椅子上的清風道人醒了。

        一行人滿頭黑線,你丫就是裝醉的吧。

        “這不關我事,你們自己解決!”

        清風道人很是直接,管也不管。

        完全沒有一點師父該有的樣子。

        他一晃,消失在原地。

        “大師兄,我可幫不了你,交不交上清神裝,那可是你的事!”

        水月仙聳肩,離開此地,回到自己的洞府。

        猴子吧唧嘴,也離開了。

        桃白白擦了擦自己的頭骨,大搖大擺的離開。

        “正義,無論你交不交,我都不會嫌棄的!”

        寧曉夢倒是不離不棄。

        從劉正義把三生丹放入她口中之后,她知道,這個男人可以托付。

        “大師兄,我支持你!”

        王尊點頭,無論大師兄做什么決定,他都支持。

        要是不想交,王尊第一個出手,把他們趕出大河仙門。

        劉正義現在也是騎虎難下。

        不交吧,自己在王尊心目中高大的印象有所變化。

        交吧,他又舍不得,再說了,交出上清神裝,相當于把他的骨髓生生抽出來,那痛苦,沒人能承受。

        “讓他們等上一等!”

        劉正義撇嘴!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68945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