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35章、諸強降臨

第35章、諸強降臨

        

        “這個,我試一試吧,成不成功,我也不敢保證,只能說,盡力吧!”

        王尊不敢打包票。

        “謝謝!”

        石玄,石靈,大松一口氣,眼睛都濕潤了。

        也是這時!

        轟!

        大地抖動,皇宮建筑成片塌陷。

        “石玄,大河仙門的小雜碎,你們滾出來!

        黃鐘大呂般的聲音傳蕩開來,天穹云層被生生撕碎。

        “終于來了嗎?”

        石玄雙眼一瞇,沉喝,“王公子,父皇就交給你了,我絕不會讓人靠近這里!”

        真的嗎?

        王尊也不敢相信。

        “有勞王公子了!”

        石靈行了一禮,跟上石玄。

        “十三,救人!”

        “我們就去給你擋幾分鐘,剩下的事,你可要出來解決!

        “你也知道,到了我們這個境界,真的不屑對這些人出手了,殺雞用牛刀!”

        劉正義無奈,裝模作樣。

        當然,他想的和說的,可不一樣,你可要快點出來,我們頂不了多久。

        他們已經感覺到了,敵人很多,且實力超群。

        他們只能硬送頭皮上,為王尊爭取一點時間,爭取不死!

        王尊感動,師兄師姐,處處為他著想,真是煞費苦心。

        “周前輩,我們開始吧!”

        除掉小佛像很簡單,怕就怕它被逼急了,來個魚死網破。

        劉正義一行人從竹林里走出,被眼前的情景驚呆了。

        人多得有點離譜,把整個皇宮都給踩平了,叫殺聲滿天。

        當然,這里的人可不僅僅只是來自一個地方。

        夏族,掌仙宗,萬國,炎國,蒼國!

        都來了。

        而且,是他們的最強戰力。

        就是為了鏟平石國而來。

        浩浩蕩蕩大軍,可怕的威勢,猶如滔天浪潮一般碾壓在每一個地方。

        “石玄,你的膽量真不錯,居然沒有逃!”

        一位黃袍老者走出來,怒威在面,難以掩蓋。

        萬國國主!

        也是一位狠人!

        “這是我的家,我為什么要逃?”

        石玄站得很直,猶如一把劍,他知道自己不敵,但他從來沒有想過退縮。

        “呵呵,可是,你連保護自己家的實力都沒有,可悲嗎?”

        一位紅袍女人走出來,身上紅袍如血花飛舞,無比的血腥即視感。

        炎國國主!

        “我與石國共生死,有什么可悲的?”

        石玄很堅決,縱然是死,也與石國一起。

        “不知所謂!”

        一聲斥喝,來自蒼國國主,一身青衣,威勢不可擋。

        “都來齊了嗎?還有誰沒來?都出來吧,我石玄扛得!”

        石玄大聲嘯吼,面對數不勝數的敵人,他沒有恐懼。

        “煩躁!”

        一聲冷喝,一股無形的力量鎮壓下來,如山一般。

        石玄倒飛出去,連帶劉正義一行人也是節節敗退。

        一個虎背熊腰的男人踏天而上,如同神明,俯瞰整個世界。

        掌仙宗,宗主呂安。

        “我來找的不是你,你還沒有這個資格讓我親自上陣!”

        呂安的目光都蘊含著讓人心驚膽顫的力量,讓人不敢與之對視。

        “你們就是大河仙門的人?”

        呂安看向劉正義一行人。

        一行人沒有說話,無形的壓力讓他們呼吸艱難。

        “筑丹九重天!”

        猴子齜牙咧嘴,猴叫起來。

        “完蛋,十三還要多久,我不夠他塞牙縫的!”

        劉正義苦笑,縱然有上清神裝,他也不可能是這種修為的對手。

        “那個是王尊!”

        “給我站出來!”

        如雷貫耳,震耳欲聾。

        在這聲浪的沖擊下,石玄,石靈已經飛了出去。

        “沒在?”

        很快,他們發現了,王尊不在這里。

        “難道說,那竹屋之中”

        噠噠噠!

        遠處,一群人走了過來,每一個人的姿勢都異常的僵硬,好像提線木偶一樣。

        “夏族”

        眾人雙瞳微顫,目光落在那群詭異的人身上。

        這些,都是尸體!

        控尸術!

        夏族祖傳秘法,是很多人眼饞的神通。

        聽聞夏族之中,有兩具異?膳碌氖,就是這兩具尸骨,讓夏族至今堅挺,愈發強大。

        “呂宗主,他們已是甕中之鱉,何必這么大火氣呢?”

        夏日,夏族族長,四具死尸將他高高舉起,頗有高高在上之勢。

        不僅控尸術可怖,夏日的修為也很不厲害,筑丹八重天!

        “夏族長,你們要干什么,我不管,大河仙門的雜碎,我必殺!”

        呂安殺心已決,誓殺王尊。

        “那是自然,可,他人呢?”

        夏日對王尊也是恨之入骨,陰毒的雙目掃視,試圖找出王尊。

        劉正義一行人,他還是真的不放在眼里,他的目標也是王尊。

        “想必躲在竹林之中了,揪出來,我要他生不如死,我要他永不超生!”

        “大河仙門,沒想到,大河仙門居然不知不覺間出現了這樣的天才,你們幾個,給你們一個活命的機會,加入我們掌仙宗!”

        呂安震喝,劉正義幾人確實算得上是天才之中的天才,殺了有點可惜。

        若是能將他們據為己有,為自己賣命,那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癡心妄想,絕無可能!”

        劉正義祭出上清神裝,威不可忽。

        “這套戰備不錯,我要了!”

        黃袍老者雙眼一亮,熾熱無盡。

        “萬國國主,你算什么東西?你說要就要?”

        夏日淡淡的掃了他一眼,根本沒將其放眼里。

        “夏日,你可不要自以為是,得寸進尺!”

        黃袍老者怒斥。

        嗖!

        另一邊,炎國國主紅袍女人動了,飛速靠近劉正義,一掌拍下,試圖奪走上清神裝。

        砰!

        劉正義剛要動手,豈料一個身影突然出現,一腳將紅袍女人踢飛出去。

        是呂安!

        嗯?

        狗咬狗嗎?

        “這戰備,我要了,你們誰也不許動!”

        呂安威勢重重,獨霸一方,三位國主頓時不敢亂動了。

        他的修為最強,沒人敢觸及他的威勢。

        當然!

        也有例外!

        夏日就是唯一的一個,他的修為不及呂安,但是,他有兩具比呂安還要強的尸骨。

        “呂宗主,太霸道了吧?”

        夏日滿身蒼白,他更像是一具尸體。

        “夏族長,你想爭上一爭嗎?”

        “呵呵,這戰備,我確實很眼饞!”

        夏日陰笑一聲,撲了上去,直取劉正義而去。

        劉正義上清劍一掃,直接施展最強神通,大河一劍。

        錚!

        巨劍破空斬云,從天而降,聲勢浩大。

        哼!

        夏日冷哼一聲,一展手,身邊那群死尸如似野狗一樣,前赴后繼,將他掩藏在其中,形成一座尸山。

        轟!

        巨劍落下,尸山支離破碎,血肉橫飛。

        “這些尸體,不夠擋的!”

        劉正義對自己這一劍很有信心。

        劍落下,尸碎一地。

        但是,夏日卻是毫發無傷,在他面前,有一個身影,把巨劍接了下來。

        披頭散發,一身黑衣,死氣纏身。

        眾人看不清他的面容,卻能感受得到他身上傳蕩出來火山爆發般的可怕氣息。

        “這就是夏族代代相傳的其中一具死尸吧?”

        “好可怕,此人生前,怕是接近了人丹境的修為,現在的實力,無限接近金丹境!”

        “可怕,這只是夏族的其中一具死尸而已,還有一具,難怪夏日不懼呂安!”

        眾人驚恐萬狀,死尸身上的氣息讓他們不禁恐懼起來。

        呂安雙眸也是縮了縮,不得不承認,他也有很大的壓力!

        吼!

        死尸仰天長嘯一聲,雙掌抱著巨劍,用力一壓。

        巨劍支離破碎,劉正義遭到反駁,口鼻飛血。

        “小子,你們逃不了!”

        “石玄,石國是我的了!”

        夏日陰笑,控制死尸,逼近一行人!

        石玄冷汗直流,拿出一塊玉佩,催入靈氣。

        驀地!

        玉佩之上,傳蕩出一圈圈漣漪。

        漣漪成光罩,把一行人籠罩在其中。

        嗯?

        “碎!”

        夏日一展手,死尸撲上去,一拳轟下。

        砰!

        死尸飛了出去,光罩的防御力很嚇人。

        “有點意思,看你們能躲得了多久!

        夏日冷喝,再次指揮死尸殺上去。

        每一拳落下,就像有隕石砸在地上,振聾發聵。

        每一拳落下,石玄就渾身一震,口鼻流血,臉色蒼白。

        “看你能堅持多久!”

        夏日陰笑起來,猶如戲弄獵物的獵人。

        炎國紅袍女人動手了,加入戰場之中。

        “炎國主,我可不用你幫忙,你就算幫忙,我也不會與你分享石國!”

        夏日簡單的掃了一眼紅袍女人。

        “不用你分享,只希望到時候,你們夏國對我們友好一點就行!”

        紅袍女人想得長遠一點,知道此為已是塵埃落定,石國當亡,夏國當立。

        趁這個機會,與夏日交好,很明智。

        “夏國?”

        “哈哈哈,我喜歡聽!”

        夏日大笑,身體一震,身上的衣物爆開。

        一件新的衣物露了出來。

        一件龍袍!

        他有備而來!

        “夏國主,我也助你一臂之力!”

        萬國主也出手了,以示交好。

        沒有疑問,剩下的蒼國國主也加入了其中。

        被三人奉承巴結,夏日很開心。

        有三人的加入,石玄抵御得愈發艱難,七孔流血,光罩也是慢慢淡化。

        “父皇!”

        石靈催動靈氣進入石玄體內,光罩方才堅持下來。

        劉正義三人也沒閑著,紛紛給石玄加持靈氣。

        “呵呵,你們想多了,給我破!”

        夏日大吼一聲,死尸露出一雙血紅的眼睛,狂暴瘋狂。

        轟!

        五人合力,呂安倒是沒動。

        光罩碎了!

        玉佩也碎了。

        一行人被沖擊得四飛八倒,血箭奪口。

        “哈哈哈,石玄,沒想到吧,你也有落入我手中的一天!”

        夏日笑吼,一步上前,踩住夏日。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68944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