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29章、大河仙門大師兄

第29章、大河仙門大師兄

        

        沒辦法,聽從劉正義的安排,一行人只能先把三生丹弄到手再說。

        王尊又細細打聽了一番,把皇陵的事情問了一遍,一行人往皇陵趕去。

        石國皇室為了得到三生丹,請來了不少高手,都是石國赫赫有名的高手,且,石國皇室對他們都有恩。

        而另外的人,比如夏族,就算得不到三生丹,也不能讓石國皇室得到,毀了三生丹也不能讓石國皇室拿到手。

        一旦被皇室拿到,石國老祖恢復過來,他們只能抱頭鼠竄。

        人很多,漫山遍野,人頭攢動。

        千軍萬馬,妖獸狂吼。

        一行人來到這里時,幾乎是一望不到頭,只能在人群之后觀望。

        在遠處,有一塊聳立如山的石碑。

        上面儼然有兩個字。

        皇陵!

        石碑已是布滿裂痕,仿佛輕輕一碰就會轟然倒塌。

        “入口就在石碑的下面,只要等石碑碎掉,進入其中便好!”

        有人驚叫。

        當然,不可能全部人都進入皇陵之中,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是來看熱鬧的。

        真正爭奪其中寶物的人,并不多。

        “走開!”

        突然!

        后面傳來聲音,一行隊伍生蠻的擠開人群,往石碑方向而去。

        回頭觀望的人,見到這隊人,紛紛讓出條人墻道路,不敢造次。

        “夏公子,他不是一早便來了嗎?”

        “不,早就來的人,只是夏族派出來占位置的而已,而且,夏族族長也沒來啊,他不會出手的,一切交給這些后輩與手下就行了!”

        “他們那種境界的人要是出手,以為蒼國,萬國,炎國的老一輩不出手嗎?”

        “這些人要是出手,就不是簡簡單單的爭奪了,而是國與國之間的戰爭!”

        “聽聞夏公子早就達到了筑丹三重天,得知此事,早早便從掌仙宗回來,助家族一臂之力!

        “嘖嘖,掌仙宗的天才弟子,不得了!”

        眾人雙眼發光,目不轉睛的看著一行人。

        一輛巨型馬車由五頭妖虎拉著,車上是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轟隆隆的而過,派頭大的嚇人。

        在宮殿的大門外,站著三個人,兩老一少。

        錦衣華服的青年便是人們口中的夏公子,夏葉。

        當代夏族族長的獨子。

        他劍眉星目,高高在上之態,手上握著一把拆扇,凌駕如劍。

        在他的身邊,有一個身穿鎧甲老人,腰別鋼刀,器宇軒昂,一看便是久經沙場的老將。

        另一旁站著的也是一個老頭,仙風道骨,童顏鶴發,氣勢不凡。

        一位是夏族的護族大將軍。

        一位是夏葉所在的掌仙宗二長老!

        兩者結合,近乎是橫掃全場。

        一隊人馬轟隆隆的走過,氣場宏大。

        “那來不長眼的東西,讓開!”

        場中,隊伍停了下來,有人喝斥。

        因為,在他們的前方,有人擋住了路。

        這行人正是王尊他們。

        “大師兄,我們讓給他們吧,沒必要爭這口氣!”

        水月仙勸說。

        他們本來是想讓開的,可是劉正義不知道發什么瘋,說什么也不讓。

        “讓?”

        “為什么?”

        “憑什么呢?”

        劉正義紋絲不動,背著寧曉夢,一動不動。

        “人爭一口氣,佛爭一柱香!”

        “他們了不起了?”

        劉正義頭也不回。

        嘩然四起,眾人面面相覷,難以置信。

        好魄力呢!

        居然敢擋夏族的路。

        猴子和王尊倒也無所謂,聽從劉正義的安排。

        王尊感覺大師兄說的對,為什么要讓?

        都是人,讓什么讓?

        夏族就了不起了?

        王尊越來越崇拜劉正義了,大師兄果然是一舉一動都盡顯霸氣!

        “不知天高地厚,那來的野人,我們的路也敢擋?”

        夏族護族大將軍不怒自威,威嚴重重,“趕他們走!”

        夏葉不以為然,這種不長眼的小魚小蝦,還輪不到他出面。

        他現在唯一的任務就是把三生丹搞到手,也可以說,不讓皇室的人搞到手。

        他也聽說了,皇室可是請了不少人,為了這次的爭奪鋪路。

        所以,他回來時,把宗內的二長老也請來了。

        幾個彪形大漢上前,怒目圓睜的逼近,殺氣騰騰,大刀闊斧。

        粗暴的大手伸來,抓向劉正義身后的寧曉夢。

        錚!

        劍光閃過,血液飛濺。

        一條手臂飛起,重重落地。

        什么!

        眾人大吃一驚。

        劉正義動手了!

        膽子也太大了吧?

        “滾開!”

        “想讓我們讓路,不可能,想從這里,繞過去吧!”

        劉正義冷漠開口。

        眾人面面相覷,在石國,就算是皇室,也不敢這樣明目張膽的與夏族作對。

        王尊一行人倒是第一個人。

        哦?

        夏葉雙眼瞇下,嘴角勾起,感覺自己夏族的威嚴遭到了挑戰。

        “我們夏族沒什么了不起,但是,殺你們,指定不費吹灰之力!”

        夏葉揮揮手,又是數人走出來。

        這一次,他們充滿了殺意。

        嗖!

        數人從四面八方而來,猶如猛虎撲食,兇烈無比。

        錚!

        劉正義一劍掃出,數顆人頭飛起,血如泉涌。

        嗯?

        “不好意思,想要殺我們,這些人真的不夠看,除非你親自上來吧,也許還有那么一丁點兒希望!”

        劉正義云淡風輕,不以為然。

        “將軍,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讓他們下輩子注意!”

        夏葉臉色一片冰冷,指向一行人。

        他愈發的感到不舒服,夏族威名,不可挑釁。

        護族將軍走下來,厚重的鎧甲在走動間發出碰撞之聲。

        “筑丹七重天!”

        劉正義微微縮了一下。

        將人不可忽視。

        “怕了?沒想到吧?”

        夏葉冷笑,他要用王尊等人的血來證明夏族的威勢。

        “確實沒想到!”

        “一個護族大將軍,居然只是筑丹七重天,屬實讓人有點失望,還以為能有個強大一點的對手呢!”

        劉正義語出驚人,連猴子,水月仙都看不起他了。

        “虛張聲勢!”

        夏葉臉色直接黑了下來,呼吸沉粗幾分。

        “那就來試一試!”

        劉正義沉喝一聲。

        之前在與周在天的戰斗中,三人被逼入絕境,絕境突破,實力提升了不少。

        劉正義也達到了筑丹五重天,如果不動用上清神裝的話,他還真的不是護族大將軍的對手。

        但是,誰讓他就是能動用呢?

        這就很氣人!

        以他現在的修為,動用上清神裝,神通殺傷力絕對比筑丹七重天的人厲害。

        再說了,寧曉夢就在身后,他可不能落了面子。

        他可是大河仙門的大師兄!

        “大師兄,要不讓我來吧!”

        王尊的實力也提升得很大,金丹境的肉身,無與倫比的雷力,他早就蠢蠢欲動了。

        “不用,就讓大師兄給你再上一課!

        劉正義很是堅持,非要出手不可。

        “照顧好你嫂子!”

        劉正義把寧曉夢交給水月仙,順口說了一句。

        寧曉夢小臉一紅,也不多說。

        王尊拍額,感情自己成了媒人了嘍?

        劉正義站于一行人面前,白袍獵動,噼啪作響,戰勢無雙。

        “大師兄,你這不是欺負小孩嗎?”

        王尊撇嘴,為了在寧曉夢面前表現,也太欺負人了吧?

        “你也要知道,人要活動活動筋骨的,我也不能一直看著,不是嗎?”

        劉正義擺手。

        王尊無奈,只能退于一旁。

        “你們說夠了嗎?”

        夏葉的臉色十分難看,呼吸加重。

        他們夏族,在石國可從來沒讓人如此瞧不起。

        他們立在面前,一行人居然為了誰出手爭起來。

        屬實是欺人太甚。

        根本沒有把他們當人看!

        “夠了,快點,我已經忍不住了!”

        劉正義甩劍,劍鳴蕩空。

        “報上名來!”

        夏葉陰冷的看著一行人,猶如一條毒蛇。

        “大河仙門,大師兄,劉正義!”

        此話一出!

        人頭攢動的天地間,一下子寂靜無聲,連風仿佛都停下來了。

        不一會兒。

        一道道狂笑聲響起,猶如源源不斷的雨水。

        “大河仙門!”

        “哈哈哈,大河仙門,那個連凡人都瞧不上的宗門嗎?”

        “也不能這樣說,大河仙門很久以前,也是一個大宗,兇名赫赫,只是,現如今成了一個垃圾宗門罷了!”

        “我還以為他們來自什么世家呢,笑死我了!”

        眾人狂笑,毫不掩飾。

        不過也是。

        大河仙門出了名的人人敬而遠之,自然如雷貫耳。

        “你們是來搞笑的嗎?”

        “在你們大河仙門不好好呆著,出來丟人現眼干什么?”

        夏葉搖頭,諷刺一點也不留情。

        一旁的二長老,護族大將軍,也笑了。

        他們還以為一行人的來頭很大呢,沒想到,還真的讓人大吃一驚。

        “盡管笑吧,今后,可能就沒有這個機會了!”

        王尊一行人不以為然,根本沒放心上。

        “你們幾個,上去教他們如何做人,這些東西,用不著將軍出手了!”

        “烏龜就得在殼里好好縮著!”

        嗖!

        數人沖上來,每一個人都是筑丹一重天的修為。

        這樣的修為,夏葉還覺得殺雞用牛刀了。

        大河仙門的垃圾,讓三個筑丹一重天的手下去殺,屬實是浪費。

        錚!

        三人還沒有靠近劉正義十丈之內,一抹劍光掠過。

        噗!

        三顆腦袋落下,血如泉涌。

        什么!

        一瞬間!

        狂笑聲消失了,眾人屏住呼吸,臉色疑重。

        “笑啊,為什么不笑了?”

        劉正義面帶微笑,從容不迫。

        “有點實力,將軍,動手吧!”

        夏葉揮了揮手。

        護族大將軍一腳落下,人已經到了劉正義的面前。

        一對虎目閃光,一只大手如山般壓下來。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68944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