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27章、重鑄

第27章、重鑄

        

        兩聲若有若無的嘆息聲響起,老者全身一僵,如果他的五臟六腑在的話,絕對會瞬間收緊。

        他感到了恐懼!

        從兩聲嘆息里!

        這是他從來沒有想到的結果。

        這里有讓他恐懼的力量。

        兩聲嘆息的主人。

        “前輩,怎么了?”

        林飛海愕然,以他的實力,他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這里有人!”

        老者深吸一口氣,大河仙門還是那個大河仙門,落寞殘破,只是表面的裝飾?

        兩聲嘆息,一道來自大河仙門之中,一道來自王尊身上。

        老者慌了。

        兩道嘆息的主人,似乎都不是現在的他能惹的。

        王尊也是僵住了,他也聽到了,就是從他的身后傳來的。

        他僵硬的扭過頭,身后一個人也沒有。

        嘆息聲是從什么地方來的?

        也是這個時候。

        林飛海居然主動伸手,拍向王尊的腦袋。

        “不要!”

        老者大叫,可一切都晚了。

        一只黑不溜秋的手擋下了他的手,手指微微彈動,林飛海倒射出去。

        連附身的老者都受到了嚴重的沖擊。

        王尊深吸一口氣。

        是影子!

        影子從他的影子中走了出來,為他擋下了攻擊,擊飛敵人。

        他明明沒有召喚,為什么影子會出現?

        還是說!

        影子根本就沒有回去陣圖之中?

        王尊愕然,更多的還是激動萬分。

        他沒想到,一個影子而已,竟然彈指之間擊飛了一位金丹境的強者。

        可!

        明明是兩聲嘆息,都是影子發出來的嗎?

        “靠,十三你有底牌為什么不早點用出來!”

        劉正義吐血,罵罵咧咧。

        猴子和水月仙也是松了一口氣,自己似乎撿回了一條命。

        “你們不也沒出盡全力嗎?”

        王尊委屈,明明是你們在跳來跳去就是不出力殺人。

        “這不是為了鍛煉你嗎?”

        “如果我們一劍把他斬了,你會發現自己的影子這么強嗎?”

        “放心,一切盡在我們掌控之中!”

        四人:“”

        剛才大喊大叫的人不是你哦?

        “影子,上!”

        王尊咬牙切齒,費力站起身,眼中殺光畢露。

        林飛海爬起身,臉皮發抖,看著黑不溜秋的影子一時有點懵。

        這他娘的是什么東西?

        老者嗅到了致命的威脅,一刻也不停留,拔腿就走。

        不走的話,他會百分之百死在這里。

        而且,這僅僅只是先前嘆息聲中的一個人罷了。

        還有一個深不可測的人在看著。

        然!

        他逃不了。

        影子的速度快如閃電,須臾之間,便是到了他的面前。

        黑不溜秋的手搭在林飛海的腦袋上。

        猛地一抽!

        一個老者元神被抽了出來,扔在王尊的面前。

        老者須發皆白,一身白袍,頗為仙風道骨。

        在影子的氣息下,他瑟瑟發抖,頭皮都要掉下來了。

        “讓我親自殺了他!”

        在影子要動手之時,寧曉夢紅著眼說道。

        雙親死在林飛海的手下,她必須親手報仇!

        劉正義拖著重傷之軀,屁顛屁顛兒的跑過來,想要把寧曉夢抱過去。

        “劉公子,還是讓王尊來吧!”

        寧曉夢看向王尊,雙眸熠熠生輝,看到其頭皮發麻。

        “得,是我自作多情!”

        劉正義無地自容,是自己大丑了?

        王尊沒有上去抱寧曉夢,伸出一手,猛地一抓。

        轟!

        雷神破天手破土而出,把林飛海抓在其中。

        巨大的雷霆大手,林飛海就像汪洋之中的孤帆,渺小無力,眼睜睜看著雷霆巨手合起來。

        “木頭!”

        劉正義掐死王尊的心都有了。

        寧曉夢也是嘴角抽了抽,這么直的嗎?

        “寧姑娘雙腿不方便,我幫你吧!”

        王尊認真的說。

        短暫的心里mmp后,一行人看向瑟瑟發抖的老者,猶如猛虎圍上小羊羔。

        老者口干舌燥的看著一行人,張口結舌,不知道該說什么。

        “你想怎樣死?”

        王尊面無表情,桃白白的死,與其有直接關系。

        “我不想死!”

        老者倒是不要臉。

        錚!

        上清劍已經搭在了他的脖子上,寒芒閃爍。

        “我師弟的死,就這樣算了?”

        猴子,水月仙,劉正義,殺意一點也不掩飾。

        “十一師兄!”

        王尊流下一滴淚,悔恨不已。

        “他死不了!”

        清風道人出現,出塵脫俗,仿如一位不食煙火的仙人。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影子,又看了看老者,什么也沒說。

        手上一旋,一團元神之火聚于他的掌心之中。

        正是桃白白。

        “嚇死我了,以為我真的要死了!”

        幼嫩的聲音從元神之火中傳出來。

        王尊一行人大喜,心中大石落下。

        “元神之火不滅,你就死不了,不過,你的身體確實是沒了,得重新找一副!”

        清風道人笑道。

        “交給我!”

        王尊自告奮勇,追根溯源,這一切都是他引起的,他有責任。

        “好!”

        清風道人把桃白白的元神之火交給王尊。

        “師父,這老頭怎么辦?殺了?”

        水月仙尋問。

        “交給十三吧,他玩不出什么花樣!”

        清風道人不以為然,有影子在,老者想干嘛都不敢。

        幾人迅速離開,回去療傷。

        這一戰很辛苦,幾乎是死里逃生,但他們也從中得到了不少好處,都有提升。

        王尊回頭,他看到了如霜!

        女霜明明修的佛道,卻像極其了一位仙女。

        她站于山門之上,白裙飛舞,長發飄飄,如仙如玉,美得讓人感到窒息。

        她沒有穿腳,纖纖玉足如同白玉,輕輕一點,飄然離開。

        王尊帶著老者,手捧桃白白的元神之火,返回自己的山。

        影子不見了,王尊記得自己把它請回陣圖之中,好像是吧。

        盤坐參天古木之下,王尊凝望著老者,也不說話。

        老者微微發抖,一臉苦笑,當先開口:“一切都是誤會,為了補償,我可以幫忙給小骷髏找一副骨頭!

        “這個是你應該做的,還有呢?”

        王尊面無表情,他不怕老者玩什么花樣,相信老者也不敢玩什么花樣。

        “在修煉上面,也許我還能給你一點幫助!”

        老者苦笑,上下打量王尊,其體內那狂暴的氣息讓他直咽口水。

        雷血!

        不是一般的雷血!

        而且,王尊天賦異稟,難得一見,只是缺少指點而已,假以時日,在他的指點之下,王尊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也是一種成就。

        對他回去,也有很大的幫助,

        “你也知道,像我們這種老不死,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只剩下一道元神,對于天賦異稟的后輩,我是很樂意指點!

        “別的不敢說,但我可以保證,在我的指點下,你身上獨一無二的雷血,能發揮出它應有的力量!”

        老者自信滿滿。

        “說來聽聽!”

        王尊也不迫急,他在看老者能說出什么花來。

        “我曾遇到過一位同樣擁有雷血之人,他就把雷血運用到了極致,將其極大化,一點也不浪費!”

        “如此血脈,說句不好聽的,放在你身上真的浪費了!”

        王尊眼前一亮,不說話,直勾勾的盯著他。

        “你試著感應一下,天地之間,有什么東西與你的血脈相連?”

        王尊半疑半信,閉上眼睛,試圖感應。

        體內雷血流動,猶如奔騰激越的江河,藏著無窮無盡的力量,自己像是處于一處黑暗之中。

        黑暗之中,他好像看到了什么東西。

        那一道雷!

        劃破黑暗的世界。

        王尊試圖召喚它,體內雷血轟鳴,那道雷真的過來了。

        猛地睜開眼睛,王尊大吃一驚,難以置信。

        天地間,烏云密布,遮天蔽日。

        一條條粗大的雷霆在烏云之中穿行,如同一條條雷龍在爬動,狂暴,霸道的力量充斥了天地間每一個地方。

        “這是我造成的?”

        王尊難以置信,他的身上,也爬上了一道道雷電,他能感覺得到,只要自己心頭一動,天穹之上無窮無盡的雷霆便會瞬間落下。

        “現在知道自己身上流的是什么血了吧?”

        老者微笑,同時震無比。

        “你的修煉方向一開始就錯了,你修的應該是雷道,以雷為主,這學一點,那學一點,這么雜,完全失去了核心!

        “你忘記之前學到的一切,神通,法訣,重新感悟自己的道!”

        老者繼續開口。

        王尊若有所思。

        雷道嗎?

        劍有劍道,刀有刀道,召喚有召喚之道

        他雷血在身,可召喚天**霆,修的自然是雷道。

        當然,他也能觀摩任何人,走出屬于自己的雷道。

        忘記!

        王尊沉思了一會,儼然起身,走向山頂,腦海里忘記自己學會的一切。

        “雷降!”

        王尊大吼一聲!

        轟隆!

        地動山搖,粗大的雷霆猶如一只巨手,撕裂虛無,轟隆隆的落下。

        隨他所指,轟炸四方。

        “雷道,我本就是一道雷,我的肉身不能只是看不用,我的雷,不能只看不用!”

        王尊明白了,他的雷血本就是一種殺傷力極強之物。

        雷血衍生的雷更是轟天轟地轟空氣。

        不需要任何的加成,自身的雷便是高人一等的存在。

        且,雷血在身,他的肉身若是盛裝不住,只會支離破碎。

        一語道破天機!

        王尊對老者的好感有所提升。

        他充記之前學會的一切,心頭一動,源源不斷的雷霆轟下來。

        接二連三,無窮無盡。

        全劈在自己的身上。

        他要鑄身!

        把肉身提升到極致!

        皮開肉綻,骨頭顫抖。

        王尊咬牙堅持,指揮雷電一道接著落在自己的身上。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68943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