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26章、可怕

第26章、可怕

        

        如同火山爆發般的威壓鎮壓在身上,一行人當即便是察覺到了林飛海的修為氣息。

        “怎么可能!”

        猴子驚叫一聲。

        筑丹九重天的通神宗掌教就讓一行人焦頭爛額了。

        金丹境的敵人,他們根本毫無還手之力。

        “我草,他打了雞血嗎?”

        劉正義大口吐血,這一腳差點要了他半條命。

        “他身上有人,力量不是他的,是他身上的人!”

        清風道人的聲音出現在一行人的腦海。

        一行人眼前一凝,他們確實看到了,林飛海的身上,有一個虛幻的影子籠罩著他。

        “自帶老爺爺嗎?”

        王尊咬咬牙,現在的他可不是對手,只能交給師兄師姐們了。

        “師兄師姐,就靠你們了!”

        王尊大聲疾呼,他確實是無力迎戰了。

        雷血化身幾乎掏空了他。

        劉正義一行人身體一僵,什么叫就靠我們了?

        做人有始有終好嗎?

        林飛海是來找你的吧?

        你不能躲啊。

        “十三啊,敵人越強,越不能退縮,你這樣,好讓我失望呢!”

        劉正義一臉嚴肅。

        “大師兄,十三無力再戰了!”

        王尊無奈。

        “不!”

        “你有!”

        水月仙沉聲道:“只要你想,你就有,有我無敵!”

        王尊嘆了一口氣,別給我喂雞湯了好么?

        真的不行啊。

        “你們說什么呢?”

        林飛海雙眼一凝,腳下一動,剎那間便是到了水月仙的身前,一掌拍出。

        噗!

        水月仙當場倒飛出去,口鼻飛血,難以掙扎起來。

        嗖!

        又是一閃,他便是出現在了猴子的身后,五指如刀,直刺落下。

        !

        猴子痛叫,金毛都被拔下了一把,五個血淋淋的指洞赫然在目。

        在林飛海即將進行下一步時,猴子身形一動,化成一只螞蟻,試圖逃離。

        “哼!”

        林飛海冷哼,手上一扇,狂風爆起,猴子被沖擊出原形,倒飛出去。

        下一瞬!

        林飛海又到了桃白白的身前,居高臨下的盯著他,一雙眼不帶一絲感情,冷漠如冰。

        桃白白倒是反應迅速,自己把自己當場拆掉,骨頭散了一地。

        “前輩?”

        林飛海一愣,這他還真的一點辦法都沒有。

        “把他的骨頭踩碎,不給他重組身體的機會!”

        林飛海咧嘴一笑,腳上一動,咔嚓咔嚓的破碎聲油然而生。

        桃白白的骨頭如同氣球一樣,被林飛海接二連三的踩爆。

        剩下的頭骨跳動,想盡辦法逃跑。

        奈何,被高人元神附身的林飛海無所不能,強勢至極。

        手一張,頭骨入手。

        砰!

        頭骨支離破碎。

        “十一師兄!”

        “十一!”

        “十一!”

        “十一!”

        王尊大叫,血絲爬滿了雙眼。

        劉正義幾人也是怒不可遏,仰天長嘯。

        桃白白死了!

        骨頭全被捏成了灰。

        “我和你拼了!”

        劉正義怒吼,上清劍顫鳴,朝天一指。

        錚!

        天穹之上,無窮無盡的劍鳴響起。

        一把巨劍,破開云層,猶如一顆流星般落下來。

        劍氣無窮,宛若天神一怒。

        “大河一劍!”

        劉正義雙眼血紅,他為大河仙門大師兄,他沒有保護好師弟,是他的錯。

        難辭其咎!

        “我練成了?”

        劉正義心頭一喜,這門劍術,他眼饞了很久,一直無法領悟。

        沒想到,在這個時候,居然練成了。

        巨劍從天降,毀天滅地之勢。

        “嗯?”

        “有點意思!”

        “接下來的交給我!”

        老者元神沉喝,縱然他現在是元神之身,但殺這些小后輩,還是輕而易舉的。

        轟!

        林飛海徹底放開身體的控制權,猶如一個局外之人。

        只是他猛地轉身,望著巨劍落下,元神之力覆蓋全身,紋絲不動。

        毫不畏懼。

        同境界來說,這門神通可以擊敗百分之九十的對手。

        殺傷力真的很不錯。

        可是,現在的敵人可是金丹境!

        “給我死!”

        劉正義大吼,猶如發瘋了一樣。

        王尊深吸一口氣,這就是大師兄的實力嗎?

        只是稍稍用力吧?

        絕對沒有用盡全力!

        那把巨劍,仿佛要把他的元神給洞穿,讓人感到窒息。

        只見林飛海緩緩伸出一根手指,在巨劍即將擊中林飛海的瞬間,他的指尖輕輕一震,蕩出一圈圈虛無漣漪。

        劍尖與指尖碰在一起!

        停下了!

        來勢洶洶的巨劍停下來了。

        被人一根手指給制停了。

        劉正義表情僵硬,難以置信。

        “可惜了,你的對手是我,若是同境界的人,你這一劍落下,無人能活!”

        蒼老的聲音傳蕩開來,帶著幾分贊許。

        叮!

        只見林飛海的手指輕輕一彈,巨劍之上,當即便是泛起了一道道裂痕。

        砰!

        巨劍猶如玻璃般的支離破碎,化成清煙,消失殆盡。

        劉正義受到了極大的反沖,倒飛出去,徹底失去戰斗力。

        “煌煌大荒,大河仙門落幕到這個地步,屬實讓人唏噓!

        老者可是上萬年前的人,對于大河仙門,他自然如雷貫耳,難以忘記。

        此宗門,當時可是敢與太陽上住著的那些人叫板的存在。

        沒想到,現如今,已是一個人人嗤之以鼻的垃圾桶。

        “你到底是誰?”

        王尊大吼一聲,雷電纏身,整個人仿佛都成了一道雷,無窮無盡的狂暴雷力鋪天蓋地卷席出來。

        大師兄重傷,十一師兄身死。

        他瘋狂了!

        “你沒這個資格知道!”

        林飛海抬手,隔空對著王尊就是一彈!

        轟!

        雷霆掃天,王尊倒飛出去,身上多出不少傷口。

        藍白色的血液掉落地上,仿如一顆顆小型**,炸出一個又一個裂坑。

        “嗯?”

        “這血脈不錯!”

        “雷血嗎?”

        老者吃了一驚,蹲下身子,伸手觸碰地上的雷血。

        轟!

        林飛海的手指剛碰到雷血,無窮無盡的雷霆綻放開來,手指陡然被炸得四分五裂。

        “好血脈!”

        老者雙眼發亮,此雷血,不可凡響,蘊含的力量之可怖,令他都毛骨悚然。

        “可惜了,在你的身上,發揮不出它任何長處,給我吧!”

        老者身形一動,已到王尊身前,血淋淋大手擒下。

        “別動我小師弟!”

        怒吼傳來,猴子迅速來到王尊身前。

        “狂化!”

        大吼一聲!

        猴子身上的毛發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增長,身體膨脹起來。

        剎那間!

        一頭金毛巨猿出現,金發拖地,身如房屋,一雙血眼噴出無盡血光。

        可怕的波動撕裂空氣,地面爆裂,猴子宛若一座即將爆發的火山。

        實力大大提升。

        燃燒精血,讓實力,身體提升到一個平時難以觸及的境界!

        當然,后遺癥也是很可怕的!

        猴拳落下,地面寸寸爆裂。

        “不簡單,我看走眼了,你也不是一頭普通的猴妖!”

        老者有些吃驚,但并不害怕。

        他轟出一拳,與之碰撞在一起。

        轟!

        狂風肆虐,裂山爆地。

        猴子倒飛出去,不是對手!

        當然,如果對方不是一個活了上萬年的老元神,絕對接不下這一拳。

        “十師兄!”

        王尊大叫,掙扎起身,身上掉落源源不斷的雷血。

        雷血觸地,萬道雷弧綻放,大地破碎。

        “沒人救得了你!”

        此話出自林飛海之手,他太開心了,殺父之仇,即將得報。

        從此以后,他將一飛沖天,無人能擋!

        林飛海往王尊走來,巨山一般的威壓讓王尊站著的身體顫抖不止,隨時要倒地。

        “王公子,跑!”

        寧曉夢在地上爬動,撕心裂肺的大叫。

        “我死也不會跑,大河仙門是我的家,師兄師姐是我的親人,我與他們榮辱與共!”

        王尊每說一句,口中都噴出血來。

        “呵呵,我不會讓你死的,我讓你一輩子都是我的奴隸!”

        林飛海陰笑。

        嗖!

        也是這時!

        突然!

        一道白色的影子出現在林飛海的身后,陰冷如冰的氣息彌漫開來。

        白高帽,白衣袍,白皮膚,白眼睛!

        此人渾身上下,無處不在的白,除了那條伸出嘴巴,垂到胸前的舌頭以外。

        她身上的衣物,好像是用白油紙打造的一樣。

        更讓人為之動容的是,她的身后,背著一副白色的棺材。

        棺材蓋上,一個猙獰的“壽”字,赫然在目。

        鬼物!

        “白無常,殺了他!”

        水月仙嬌喝。

        她腳下陣圖發亮,搖搖晃晃,隨時要一頭倒地。

        關鍵時刻,水月仙從中召喚出了最強之物。

        她也為此付出了不輕的代價,全身仿佛被抽光了一樣,提不起一絲力氣。

        白無常除了舌頭與棺材上的“壽”字以外,全身蒼白,似乎剛從地獄之中爬出來,陰冷,暴戾,殺氣騰騰。

        轟!

        白棺材被揚起,重重砸向林飛海腦袋。

        “呵!”

        老者不以為然,紋絲不動,任由棺材砸下來。

        這一棺下來,把大地一分為二,絕不夸張。

        砰!

        白無常連人帶棺倒飛出去,根本就不是對手。

        水月仙見此情景,不得不把白無常收回陣圖之中,她不愿看到狂暴牛魔的下場兩次重現。

        呼!

        手上一扇,連虛無都被扇得扭曲。

        水月仙飛射出去,毫無招架之力。

        “現在,沒有人阻攔我們了!”

        林飛海陰笑,一步步靠近王尊。

        尤其是老者,他已經完全被雷血吸引了。

        若是將雷血吞食,絕對有大用。

        王尊咬牙,再次動用雷血化身,嘴巴一張,雷影穿射出去,一掌拍向林飛海。

        微微抬手,輕而易舉的便擋了下來,手上一轟,雷影灰飛煙滅。

        “跪下!”

        林飛海怒斥。

        “除非我死!”

        王尊依舊不服。

        “你會跪的!”

        一掌拍下,試圖拍斷王尊的雙腿。

        也是這時。

        “唉!”

        “唉!”

        兩聲嘆息響起。

        拍下來的手戛然而止。

        老者渾身一僵,元神形態的他,居然蕩動起來。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689437.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