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16章、雷的血

第16章、雷的血

        

        “我靠!”

        猴子雙眼瞪大,眼睜睜看著巨雷轟向自己。

        王尊倒是一點也不緊張,這種時候,十師兄指定會護自己毫發無傷!

        通神宗的眾人臉也綠了。

        剛把人扔進去,就是一道雷轟下來。

        兩人絕無生存的可能。

        轟隆!

        巨雷劈落,把兩人淹沒,大地破碎。

        通神宗已經準備下一波人了,沒想到,雷光消失之后,王尊兩人居然還站在原地。

        嗯?

        通神宗眾人大喜,兩人是怎樣躲過去的?

        “謝十師兄的保護!”

        王尊就知道,十師兄絕對會保護自己的。

        猴子雙腳發軟,嚇得臉都化出了猴形。

        謝你大爺哦。

        他倒要謝謝你才對。

        沒有你,老猴已經灰飛煙滅了。

        王尊不知道,巨雷劈下來的瞬間,他身后的影子動了一下。

        巨雷被生生破開一個缺口,躲過兩人之處。

        通神宗的眾人高興壞了,一個個興奮得臉色通紅。

        “就這樣,小心一點!”

        大長老眼中泛起希望,催促兩人盡快往盒子方向而去。

        轟!

        又是一道雷轟下來,這一道更加的巨大,開天辟地般。

        然而!

        王尊兩人還是活了下來,毫發無傷,巨雷似乎劈彎了。

        “該死,他們兩人怎么回事?”

        蒼龍教四家勢力見此情景,心生不好,罵罵咧咧起來。

        通神宗一眾人笑得天花亂墜,王尊兩人已經是無限接近盒子,即將抓住。

        也是這時,一道天雷落下。

        這道天雷與眾不同,是劍形!

        雷霆化形!

        “來了,他們能躲得過去嗎?”

        大長老驚喝,一下子緊張得不行。

        每一次有人無限接近盒子,這道劍雷就會落下。

        無一例外,無人能躲得過去,全都灰飛煙滅了。

        “十師兄,我有點怕!”

        王尊不由有點哆嗦,這道劍雷給他非常不好的感覺。

        猴子心里都罵娘了,他更怕呢,都要尿出來了。

        “不用怕,十師兄在,不會有事!”

        猴子強裝鎮定,躲過去了,是他的功勞,躲不過去,那就一起死唄。

        反正那時候,王尊也追究不了。

        轟!

        劍雷落下,直插地下,雷霆劍氣綻放,掃碎百丈之地。

        外圍的眾人被逼得節節敗退,被壓迫得呼吸困難。

        眾人擦亮眼睛,往前一看。

        通神宗的眾人大喜過望,滿面的不敢相信。

        王尊已經是把盒子抱了起來。

        反觀蒼龍派四家人,面如死灰,惡狠狠的盯著兩人。

        猴子大松一口氣,掉了一地猴毛。

        這個小師弟,真的太可怕了。

        連天雷都劈不死嗎?

        “快出來!”

        大長老急叫,先前的劍雷把兩人身上的繩子給轟掉了。

        “我不要!”

        王尊一口回絕。

        嗯?

        什么意思?

        “你想拿著盒子背叛通神宗嗎?你可是通神宗弟子,入門之時留下精血,只要宗內精血一碎,你將瞬死!”

        大長老很憤怒,不怕王尊兩人逃,精血在手,隨時讓兩人一命嗚呼。

        水仙院四家宗門差點笑出來了,沒想到王尊居然不想把東西上交。

        “哦!”

        “不過,我們不是通神宗的弟子,我們沒有精血在你們手上!”

        王尊很認真的望著眾人。

        嗯?

        在眾人的目光中,兩人搖身一變,現出原形。

        “猴子?”

        “你們是什么人?”

        五家宗派都不淡定了,東西沒落在他們任何一家人手中,反而給別人得手了。

        十年!

        他們花了十年的時間,到頭來,徒作他人嫁妝?

        “大河仙門,王尊!”

        “這位是我們大河仙門十弟子,猴子!”

        王尊大搖大擺報出名號。

        猴子滿頭黑線,這傻子。

        不會隨便報一個宗門嗎?

        為什么這么真誠。

        不是給自家惹禍嗎?

        “十師兄,不用怕,我們隨便一個人都能把他們給打趴下,就怕他們不上門!”

        王尊一點也不害怕!

        他不知道,如果真的有人上門找麻煩,必然是他打頭陣。

        猴子無言以對,只能拿出一根香蕉扒著吃。

        “大河仙門?”

        “好好好,一個落幕的宗門,居然出了兩位膽大包天的弟子!

        “把東西交出來,不然砸了你們大河仙門!”

        一眾人大吼,氣得不行。

        “癡心妄想,有本事進來搶!”

        王尊囂張極了,和猴子一退再退,準備尋找另一個方向離開。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有本事你們就去,死了可不關我的事!”

        王尊拿著盒子,與猴子往深處走去。

        天雷滾滾,大地崩碎,越往深處走,天雷便越恐怖,幾乎是密不透風。

        而且,兩人就似一塊磁鐵,把天雷瘋狂的往自己身上吸。

        王尊認為,都是猴子在保護自己,一點也擔心。

        卻不知道,猴子趴在他的肩上動也不敢動,離開王尊一寸,他怕都會瞬間煙消云散。

        “十師兄,我們現在怎么辦?”

        王尊尋問。

        猴子差點沒被氣死,一下子惹上五個宗門,這是把大河仙門往死里推啊。

        “打開盒子看看是什么東西!”

        猴子急不可耐,五大宗門花了足足十年時間打撈的東西,必是一件了不得的圣物。

        盒子被打開,碩大的盒子里,只裝著孤零零的一塊牌子。

        牌子似木塊,上面雕著一個人形圖案,有劍,甲,披風!

        除此之外,沒有任何東西了。

        王尊皺眉,這東西有什么用呢?

        要是讓五大宗門知道自己打撈了十年的東西只是一塊小木牌,不知道會不會一口老血吐出來。

        “十師兄,我們應該把盒子給他們的,鬼知道這里面是一塊小木牌!”

        王尊無奈。

        “不要妄下定論,拿回去讓師父看看再說吧!”猴子也看不出個所以然,金色雙眼閃了閃。

        他看不出這是什么,但他卻看到小木牌并不簡單。

        因為,他有一雙特殊的眼睛。

        王尊收好小木牌,兩人開始在雷霆世界里尋找**釘。

        廢墟已毀,不成人樣,一些早已是被天雷掃平了。

        縱然上清太宗當年寶物滿宗,在天雷的轟炸下,能剩下的東西幾乎沒有了。

        沒有什么東西能在天雷的轟炸下存在這么久。

        兩人尋找了一圈,除了讓人發毛的天雷,還是天雷。

        “那是什么?”

        王尊指向一個地方。

        轟隆隆的天雷中,居然還有一座完好的宮殿。

        “過去看看!”

        猴子抓緊王尊衣物,渾身毛發悚立。

        兩人進入其中,頓時眼前一亮。

        宮殿之中空無一物,很空曠,在中心的位置處,卻有著一滴類似液體的東西。

        液體不大,指甲大小,無盡發絲般的雷霆爬滿其中,猶如一條條巨龍在扭動,在咆哮,在瘋狂的呼嘯。

        轟!

        火山噴發般的氣息波動碾壓出來,兩人直接被沖飛出去。

        “寶物,十師兄,這肯定是寶物!”

        王尊雙眼發亮,大聲叫起來。

        猴子也很驚喜,猴毛直立,但他還是裝出一副從容自若的樣子,仿佛一點也不在乎般。

        “師兄知道,十三莫慌,小小寶物而已,大驚小怪什么?”

        猴子人模狗樣,暗地里已是高興得腳抽筋了。

        王尊恍然,自己真的沒見過世面,這寶物又算得了什么?

        十師兄連天雷都能輕而易舉的擋下,深不可測,還有什么東西能讓十師兄大驚失色?

        “十三知錯,大師兄,我們現在怎么辦?這寶物好像有點厲害,不容易拿到手!”

        從先前那氣浪的攻擊就看得出來,此東西很難收服。

        “師兄試一下!”

        猴子急不可耐,走向液體,小心翼翼。

        奈何!

        在他的爪碰上液體的同時,身體也被震飛了出去。

        猴子七孔流血,凄慘無比。

        他本著王尊什么也不懂,搶奪先機,先把這東西拿到手。

        沒料到,這東西居然不認識他。

        “十師兄,你受傷了!

        拿出從斬龍山莊搶來的丹藥,王尊喂給猴子吃下。

        “無礙!”

        猴子擺手:“看到了嗎?師兄給你演示了一遍,想拿到它,可不容易,師兄想得到它的話,輕而易舉,只是為了留給你罷了,現在輪到你了!

        猴子哇地又是一口血,猴毛掉一地。

        王尊大為感動,十師兄為了鍛煉他,寧愿自封修為,把自身條件與他持平來演繹此事的后果。

        王尊差點哭出來了。

        “去吧,試一下!”

        猴子齜牙咧嘴,拿出一根香蕉吃起來。

        “十師兄,你這香蕉不簡單!”王尊眼睛一掃。

        “哦這是三師兄種的香蕉,三師兄平時就是愛種一些花花草草,水水果果什么的,他種出來的東西都有神效,比如這香蕉,就有療傷去痛強身增修為的作用!”

        猴子說著又是一口。

        王尊眼前一亮,剛要說什么,猴子卻催促他快一點。

        “十師兄,它好像是一滴血!”

        王尊仔細看了看,液體真的好像是一滴血。

        嗯?

        猴子雙眼金光閃閃,有著火焰冒出來,他努力睜大,最后卻是陡然收住,連連后退,一雙眼睛流出血來。

        “十師兄,你怎么了?”

        王尊擔心尋問。

        猴子連連擺手,心臟狂跳!

        他看向液體時,看到了一片無窮無盡的雷海世界,元神仿佛都要被吸進去了。

        王尊說得沒錯,這確實好像是一滴血!

        不是人血!

        而是雷血!

        雷的血!

        天地至寶,絕對的獨一無二,當中包含了無窮無盡的雷道道蘊。

        生了天地間!

        天地之產物!

        得之者,必將一飛沖天,獨天行月!

        “十三,務必將它得到!”

        猴子咬牙切齒,給王尊下死命令。

        王尊點頭,走向雷血。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689427.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