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9章、送你一門婚事

第9章、送你一門婚事

        

        蜈蚣精一口把墨白吞下,猙獰的人臉看向三人,饑渴難耐。

        見王尊怪異的看著自己,劉正義淡然道:“他們屢犯不改,心術不正,救了他,只會送更多人去死,殺了他,我們間接反而救了很多人,明白嗎?”

        這么好的機會,他不出手才是傻子。

        他早就想一劍斬了墨白。

        “十三明白,有些人就不應該救,救了反而害了更多人!

        王尊嘆息,大師兄看得真遠,自己什么時候才能追得上大師兄的目光?

        “嘿嘿!”

        蜈蚣精冷笑,撲擊上來,猶如一條神龍橫空,吞食墨白一行人之后,它的修為又提升了絲許。

        村長等人驚慌失措,躲到三人身后,大喊大叫,又哭又鬧。

        “十三,斬了它!”

        劉正義背負雙手,從容自若,一點也不害怕。

        反正他又不上。

        他就逼逼。

        王尊接過長劍,拔劍術斬出。

        開天辟地般的劍氣沖射出去,硬生生把蜈蚣精給逼退出去。

        “筑丹境,嘖嘖,我喜歡!”

        蜈蚣精更加瘋狂了,千足爬動,又撲上來。

        王尊腳下一跺,召喚術!

        陣圖出現,影子又一次被召了出來。

        影子上彌漫出來的氣息直接把蜈蚣精給嚇住了,猙獰的人臉上盡是驚恐之色。

        王尊感到奇怪,自己明明召喚的不是影子,為什么它跑出來了?

        也是這時,一旁的水月仙雙眼緊緊盯著王尊腳下的陣圖,每一條陣線都像一條神龍,沖入她的腦海之中。

        “我明白了!”

        水月仙突然靈光一閃,纖手揮動,陣圖瞬間成形。

        吼!

        一尊金光閃閃的龐大身影從陣圖之中爬出來。

        一頭高大的猿妖,身上覆蓋厚厚的金甲,沖天的妖氣讓人動容。

        金甲神猿!

        水月仙嬌喝一聲,絕艷的小臉上難以掩飾的都是驚喜。

        觀察王尊的召喚,她終于成功召喚出了活物。

        并且,她的修為也被帶動,一下子沖到了煉氣九重天。

        劉正義嘖嘖稱奇,王尊真是一塊寶啊,他們修為的照妖鏡。

        金甲神猿剛出來,還沒來得及叫幾聲,就被影子身上可怕的氣息給震住了,一動也不敢動。

        “五師姐,我來就行,不用你出手!”

        王尊自告奮勇。

        五師姐是見自己太拖沓了嗎?

        忍不住出手?

        水月仙輕咳一聲,“把你的破影子收回去,等你斬了它,天都亮了,我還要趕回去洗澡呢!

        聽到洗澡兩字,劉正義眼都亮了。

        王尊沒辦法,只能讓影子回去,認真觀察五師姐的戰斗。

        對他來說,這是難得的機會。

        五師姐也許也是想給自己演示一下,讓他少走彎路。

        用心良苦啊。

        事實上,水月仙好不容易召喚出一頭活物,自然是想感受一下來自不易的戰斗。

        隨著水月仙的一聲令下,金甲神猿咆叫一聲,撲向蜈蚣精,如同一輪金色的太陽,更像一位戰神。

        轟!

        兩頭妖碰撞在一起,天翻地覆,嘶吼震天。

        金甲神猿每一拳轟出都能把虛無給震蕩,蜈蚣精被揍得毫無招架之力,一會被打結,一會被當成繩子甩砸。

        蜈蚣精的千足如刀,卻連金甲神猿的鎧甲都破不了。

        水月仙可謂是激動壞了,第一次,真的是第一次!

        “五師姐,我明白了!”

        嗯?

        兩人愕然,你又明白什么了,她什么也沒有說啊。

        能不能不要這么牛逼。

        “召喚物與主人之間不是單純的指揮與行動,而是配合,試圖深聽陣圖之中它們的聲音,不要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要平等,大家都是合作的關系,是朋友,是伙伴,這樣,召喚物才會心甘情愿的服從!

        王尊很認真的說。

        他召喚出影子,影子卻不是一個提線木偶,是有生命,有意識,有想法的。

        一副高高在上命令的樣子,誰會心甘情愿的給你賣命?

        “這樣嗎?”

        水月仙震驚,這就是自己一直以來召喚不出活物的原因嗎?

        白菜蘿卜,是沒有自主意識的,自然是一召便出來。

        但活物不一樣,召喚出來的活物,不是理所應當的給你賣命,是要互相尊重。

        原來如此!

        水月仙恍然大悟,舉一反三:“這是當然,你能悟到這個道理,很不錯!

        “就算你召喚出一只螞蟻,也得為它負責,明白了嗎?”

        水月仙高人模樣,指點王尊。

        王尊點頭,自己一家要好好對影子。

        劉正義暗中給水月仙豎起大拇指,兩人相視而笑,各懷鬼胎。

        他們的鬼胎自然便是如何忽悠王尊!

        轟!

        金甲神猿狠狠的把蜈蚣精砸在地上,生生撕碎,活活吞下。

        水月仙很滿意自己召喚出來的第一個活物,落在金甲神猿的肩上,溫柔的摸著它臉龐。

        “回去讓他們看看,老娘也能召喚活物了!”

        水月仙沒有收起金甲神猿,笑得花枝招展。

        “我們誤會你們了,我們道歉!”

        村長帶領一眾村民跪伏下來,臉色鐵青,無地自容。

        最看好的人被人家一下子干掉了,最不看起的人兩下就把人家干掉了。

        他們屬實不敢直視三人,恨不得把頭埋入地下。

        “無礙!”

        劉正義大義凜然,一點也不為意。

        實際上,他心里已經把村長的祖宗十八代罵了一個遍。

        “桃花酒,你們應得的!”

        一朵桃花落下,當中盛裝粉紅色的酒水。

        深吸一口氣,酒味入身,修為居然出現了絲絲動彈。

        劉正義雙眼發光,拿過來就喝上一口。

        剎那間!

        靈氣聚攏,修為氣息忽上忽下,最后,一舉沖入了筑丹境。

        “神酒!”

        劉正義大喜過望。

        水月仙也不客氣,大喝一口,同樣一舉進入筑丹境。

        王尊也喝上了一口,作用并不大,倒也提升了一重天的修為。

        桃花酒對境界九重天的情況作用最大而已。

        “走,回去!”

        三人落在金甲神猿的肩上,奔向大河仙門。

        回到大河仙門,兩人交代了一下王尊之后便離開了。

        自然便是去給各位師姐弟炫耀去了。

        王尊回到自己的山上,召喚出影子,認真看著她。

        影子好像也在看著他,一種莫名的感覺出現在王尊心里。

        “你叫什么名字?”

        王尊試探性的尋問,但沒有一點回應,試了幾次后,最后不了了之。

        收起影子,王尊準備感到無比的壓力,大師兄讓自己一年之內把修煉塔拿回來,他實在是做不到。

        突然!

        清風道人出現了,目不轉睛的盯著王尊。

        “師父!”

        王尊抱拳。

        “十三,你加入大河仙門,為師至今沒給你賜下入門禮物,現在,我就把禮物贈你,你要好生珍惜!

        清風道人大手一展,一張發黃的紙落了下來。

        “婚約?”

        王尊很驚訝,加入宗門還送媳婦?

        “能不能把她娶回家,就看你自己了!

        “多年前,老夫外出,救下一人,他為了報答我的救命之恩,給自己的孫女定下了婚約,只要在上面簽下你的名字,婚約當即生效!”

        “師父也沒什么可以送你的了,就它了吧!”

        清風道人苦笑,修神方面,他確實沒什么可以給王尊的了。

        他都要拜王尊為師了。

        入門沒三天,間接讓廢物大師兄五師姐一舉進入筑丹境。

        更過分的是,他自己還不知道自己有多恐怖。

        “寧曉夢?寧城城主之女?”

        王尊思前想后,還是簽下了名字。

        在他簽下名字的瞬間。

        遠在千里之外,寧城城主府里。

        “曉夢,這個人參果可是我花了不少精力尋來的,吃了它,對你的軟骨病應該有效果!”

        一位劍眉星目的青年打開華麗的盒子,里面靜靜躺著一個果子。

        晶瑩剔透,猶如白玉,形似嬰兒。

        寧曉夢美眸跳了跳,不以為然的盯了人參果一眼,沒有說話。

        她天生軟骨病,雙腳有骨,卻使不上勁,終日坐著輪椅,一日三餐,穿衣打扮都要人伺候。

        父親為城主,耗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尋找各種天靈地寶,神醫丹師,奈何一點作用力也沒有。

        二十年了,寧曉夢不知道城主府之外的世界長什么樣。

        旁邊的青年名為林飛海,隔壁林城的少主,還是大名鼎鼎通神宗的天才弟子,這幾年對她照顧有加,幾乎把她當成了自己的妻子。

        寧曉夢知道林飛海對她這么好是為了什么。

        不就是爺爺留下的那門神通嗎?

        爺爺去世之時,給她留了一門神秘的神通,千叮萬囑,在她成婚之日時,夫妻齊力才能打開。

        林飛海不知道從那得到這個消息,千方百計想與寧曉夢成婚。

        奈何,寧曉夢得知,爺爺曾給自己立下婚約,只是,未婚夫卻一直都沒有出現。

        甚至于,婚約之上,連未婚夫的簽名也沒有。

        寧曉夢很清楚林飛海為了什么才對她這么好。

        可她,一直接受不了林飛海。

        “試一試?”

        林飛海賠著笑臉,很是溫暖如春,仿如一個癡情男人。

        可他的心里,卻早就忍不住了。

        三年了。

        自己費力勞神照顧寧曉夢這個病婆娘三年了,至今沒有得到其的任何回復。

        要不是為了那門神通,他早就把寧曉夢給掐死了。

        他實際上也是從宗門里得到這個消息,如果能得到這門神通,他的實力能提升幾倍之多。

        這種提升實力的神通,真的太少了。

        他必須得到。

        都忍辱負重三年,他不會放棄。

        “林公子又帶來了什么,曉夢,還不謝過林公子!

        一對夫婦走了進來,正是寧曉夢父母。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68942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