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8章、我大師兄也能吃

第8章、我大師兄也能吃

        

        “你們入村也有一定的時間了,發現了什么?”

        老桃樹尋問。

        墨白急功近利,閑庭信步,胸有成竹的開口:“從我的觀察來看,應該是一頭野豬精!

        “吸取萬物精華,人之精血,野豬精最愛干這種事,且野豬精普遍,它的機率很大!”

        墨白說也很有道理。

        有村民開口,這幾天確實在村外發現野豬精的蹄印。

        有村民的的符合,墨白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測了。

        必是野豬精無疑。

        “劉正義,以你的頭腦,怕現在都不明白吧?你們這些大河仙門的傻子!

        墨白諷笑。

        劉正義心里很氣,但在王尊的面前還得保持一副不與之計較的淡然模樣。

        “十三,入村到現在,知道是什么妖作亂了嗎?”

        劉正義尋問。

        王尊點頭,“應該八九不離十了!”

        “那就讓他們聽聽什么叫分析吧,我就懶得開口了,免得把話說死,人家無話可說,那就有點欺負人了!”

        “大師兄大義!”

        王尊佩服。

        “從外圍枯萎的樹木來看,它們應該是被一種毒液沾染上了,而不是被吸走了精華,至于村民的死倒是被抽干了氣血,從外圍的痕跡來看,這頭妖有很多部足,極大的可能是一頭蜈蚣精!”

        王尊把自己的猜想說出來,有七成的把握,看向水月仙兩人。

        他希望自己的猜測得到兩人的贊揚。

        然而,他又失望了,兩人居然面不改色,一點贊揚的意思都沒有。

        自己又猜錯了?

        我真是個廢物!

        王尊不知道的是,兩人的背后已是一片冷汗。

        “蜈蚣精嗎?應該是吧?我怎么一點也看不出來?”

        “這才多久,這么快就猜出了兇手?不會吧,我一點頭緒也沒有啊!

        “十三說的好像挺有道理,應該就是蜈蚣精!”

        “我的天,我的腦子里都是什么,為什么我一點也看不出來?”

        兩人心里震撼,卻是面無表情,看似十分的不滿意。

        “日落都要過了,你這才猜出來,十三,你讓我很失望,我已經給夠提示你了!”

        水月仙搖頭,很是失望的樣子。

        我去!

        太能裝了吧!

        劉正義嘴角微抽。

        王尊微嘆:“大師兄,五師姐,十三確定資質難登大雅之堂,還請不要放棄十三!”

        王尊多害怕兩人一腳把自己踹出大河仙門。

        “雖然如此,但大師兄是不會放棄你的,我就算用盡畢生所能,也要把你培養起來!”

        劉正義很是舍己為人的樣子。

        唉!

        大師兄,我要為你做牛做馬!

        劉正義心中大嘆,我才沒那么傻,放棄你不就是放棄自己嗎?

        你剛進門就讓我修為攀升,劍術精進,傻子才放棄你。

        “毒?”

        “虧你想得出來!”

        墨白冷笑,王尊分析得頭頭是道,但他一點也不信。

        “這你也想得出來,想象力倒是不錯,外圍的桃樹要是被毒液腐萎的,我當場吃翔!”

        墨白嚴正其詞,對自己很是有信心。

        “玩這么大嗎?”

        “好,若不是,我大師兄當場吃兩坨,我大師兄吃的下!”

        王尊也不示弱。

        劉正義冷汗當即便是流了下來。

        你們玩你們的,拉上他干什么?

        萬一不是呢?

        他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毒。

        “大師兄,你怎么了,臉色這么難看!”

        “沒什么,看到你的沖勁,我很欣慰!”

        “不過,大師兄早已厭倦了這種打賭的行為,下次有這種事,別帶上我!”

        劉正義死要面子活受罪。

        水月仙差點沒笑出來。

        “你,把樹枝吃了,我看是不是有毒!”

        墨白讓一位弟子折來一根枯枝,他百分之百信任墨白,張口便里塞。

        瞬間。

        雙眼翻白,口吐白沫,臉色鐵青,在地上抖動。

        不是中毒是什么?

        墨白一行人的臉色當場就是黑了下來,沒想到結果來得這么快。

        劉正義倒是松了一口氣。

        王尊驚喜,自己果然是猜對了。

        “這”

        斬龍山莊其他人一時語塞,這該怎么辦?

        不會真的吃吧?

        “他只是剛才吃飽了,吃不下了,反胃而已,枯枝是沒有毒的!”

        幾十雙眼睛看著,墨白硬是不承認。

        而且,更氣人的是,一旁的村長等人居然與墨白站在了一起,幫之說話。

        王尊笑了,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他懷疑,自己過來幫忙,是不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不過,大師兄五師姐深明大義,仁慈,縱然對方百般刁難,依然不留余力的幫忙。

        這也許就是強者的胸懷吧,他得學習。

        也是這時!

        突然!

        整座桃花村發生劇的震動,房屋倒塌,地面開裂。

        “終于來了!”

        一個陰冷的聲音從地下傳出來,仿如來自九幽之下。

        一股可怖的氣息籠罩開來,蓋在眾人的身上。

        “筑丹境!”

        墨白臉色劇變,他本以作亂的只是一頭小妖,沒料到對方的實力這么強。

        轟!

        大地崩碎,一條猙獰幽黑的大蜈蚣爬了出來。

        無數的足爪宛若密密麻麻的刀劍,寒光閃閃。

        蜈蚣頭上,還長著一張枯竭如樹皮的人臉。

        真的是一頭蜈蚣精,王尊猜對了。

        不知道是王尊猜對了,還是對方的實力超出預料,墨白的臉徹底是黑了。

        “修神之人的氣血,我等了很久,把你們的氣血全吸干,我的修為篤然能更上一層樓!”

        蜈蚣精怪異的笑著,龐大而長的身軀把整個桃花村圍圈在其中,誰也逃不了。

        劉正義與水月仙的臉色也好不到那去,他們也沒想到對方這么強。

        “大師兄,五師姐,怎么了?”

        王尊不解,筑丹境的蜈蚣精而已。

        劉正義擺了擺手:“我是在為你擔心,你有信心戰勝它嗎?”

        “有!”王尊很有信心。

        劉正義點頭,應該可以吧?

        另一邊!

        墨白一行人怕歸怕,可還是沒有退縮,一個個紛紛抽出劍,嚴陣以待。

        “我們連龍都斬過,還怕你一條千足蛇?”

        墨白抽劍就是一劍斬出。

        劍出如龍咆,所過之處,地裂山崩。

        斬在蜈蚣精的身上,卻是響起了金屬碰撞之聲,壓根就是毫發無傷。

        “連老夫的防御殼都破不了,還斬龍?”

        蜈蚣精的枯臉泛走猙獰的笑容,血盆大口一張,猶如一個黑洞,瘋狂吞噬。

        幾位斬龍山莊弟子被吸入其中,蜈蚣精再一張口,幾具干尸被吐了出來。

        吸了幾位修神之人的氣血,提升是立竿見影的,蜈蚣精的修為氣息立即出現了變化。

        變得更強了。

        “該死!”

        “斬龍陣,快!”

        剩下的人迅速組成一個陣,陣陣龍吟響起,一條條光線將他連在一起。

        錚!

        一把巨劍拔地而起,鋒芒畢露,勢壓眾生。

        巨劍沖天而上,直指蜈蚣精落下。

        砰!

        巨劍刺在蜈蚣精的頭上,并深入下去。

        蜈蚣精當即便是停住了,仿佛死了一樣。

        搞定!

        墨白大松一口氣,冷汗直流,嚇他一大跳,原來也不過如此嘛。

        “斬龍山莊不愧是修神圣地,從當中出來的弟子,沒一個是慫貨,不像某個宗門,只會干看著!

        村長領著一眾村民,紛紛贊嘆,同時不忘踩上大河仙門一腳。

        “哈!”

        “小事一樁,根本沒放在眼里,一條蜈蚣精罷了,我們連龍都斬過,這算什么!”

        墨白一點也不謙虛,很享受眾人的贊譽。

        “我們斬龍山莊一出,還有什么事搞定不了,不像有些人,都被嚇壞了,村長你那么大老遠的去請人家干什么呢?”

        有人諷笑。

        事實也是如此,王尊三人并沒有動。

        而人家也確實把蜈蚣精給干倒了。

        “大師兄,我們要不要告訴他們真相?”

        王尊看向劉正義。

        劉正義一臉疑惑,真相?什么真相?

        蜈蚣精不是給干倒了嗎?

        還有什么真相?

        “不用,他們會付出代價的!”

        劉正義雖然不知道王尊在說什么,但接話就對了。

        王尊點頭,大師兄果然是看透了一切,他還是慢了。

        “現在,輪到你們了!”

        墨白凌笑,提劍一步步走向三人,殺意一點也掩飾,雙眼腥光閃動。

        劉正義兩人正要嚴陣以待,也是這時,咔嚓的一聲。

        蜈蚣精的身上,泛起了一道道裂紋,最后轟然倒塌,一條新的蜈蚣精出現。

        更加強的修為氣息鋪天蓋地,壓得一眾人呼吸艱難。

        “沒死!”

        “怎么可能,只是斬了它一層殼罷了?”

        墨白等人驚叫。

        “哈哈,謝謝你們,幫我蛻去舊殼,修為再次提升一重天,這層殼可是困擾了我半年呢!”

        蜈蚣精現在的修為一下子達到了筑丹二重天,場中沒一個人是它的對手。

        墨白等人瞬間從天堂掉入地獄,面如死灰,一刻也不停留,轉身便逃。

        蜈蚣精身形一動,血盆大口像極一張網,把他們全吞入其中。

        墨白倒也堅強,撐住了蜈蚣精的牙齒,死死頂住,不讓其合上。

        “救命!”

        他驚恐的大叫,看向王尊三人。

        “救命?”

        “剛才還想殺我們,現在向我們求救?”

        王尊冷笑。

        “我們救他嗎?”

        王尊尋問。

        他當然不想救,可是大師兄五師姐都是大仁大義之人,難保不會出手。

        劉正義嘴角抽了抽。

        救?

        拿什么救?

        蜈蚣精可是筑丹二重天修為,他都不夠人家一口的。

        救個屁,他恨不得墨白死!

        “我們幫他一把吧!”

        劉正義嘆道。

        果然,大師兄還是太善良了。

        錚!

        一劍掃出,劍氣沖擊。

        墨白的身體被斬斷。

        “幫他盡快去投胎!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68941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