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仙門里只有我一個渣渣 > 第2章、是這樣嗎?

第2章、是這樣嗎?

        

        劉正義背對兩人,身形偉岸,氣勢沖天。

        實際上,他早就是神經緊繃,急出一身冷汗,生怕王尊看出破綻。

        當然!

        在王尊的眼里,劉正義是一位斬天斬地斬空氣的劍仙。

        但在清風道人眼里,一點氣勢也沒有,完全就是一只傻叉在大喊大叫。

        清風道人輕咳一聲,“小尊,還不拜見大師兄?”

        大師兄?

        王尊滿目驚喜,“師弟見過大師兄!”

        劉正義回過身,劍眉星目,浩勢不減,舉手投足之間盡顯劍仙之威。

        “小師弟不用多禮!

        劉正義嚴字其詞,盡是高手之態。

        王尊不敢多看大師兄,抱拳行禮。

        “敢問大師兄,其他的師兄師姐呢?”

        “他們正在閉關,不便出來迎接,還請師弟見諒!

        劉正義背負雙手,天下唯我獨尊之態。

        清風道人心頭大罵,閉關個毛線呢,一個個廢物還閉關。

        是出來怕露餡吧!

        “小師弟感覺我們大河仙門如何?”

        劉正義展手,前方是一片仙閣神樓,無比神秘神圣。

        “從我踏入這山門的那一刻起,我王尊便是大河仙門的人,生是大河仙門的人,死是大河仙門的鬼!”

        開什么玩笑!

        擁有劍仙的門派,還不跪舔,過了這個村沒這個店了。

        劉正義兩人心頭苦笑,這忠心表得讓他們有點措不及防。

        “小師弟,你有這般覺悟自然最好!”

        劉正義點頭,汗顏無比。

        “正義,耍幾招給小師弟瞧瞧!”

        清風道人開口,仙風道骨,盡顯仙勢。

        讓你裝!

        讓你裝個夠!

        我耍你妹哦!

        劉正義心里罵娘了,他只是煉氣三重天,《大河劍典》他修煉了五年,至今連最基本的拔劍術都煉不明白。

        還耍幾招?

        這不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嗎?

        萬一露出馬腳怎么辦?

        “大師兄,還請展示一下!”

        王尊滿目期待,眼巴巴的看著劉正義。

        “好吧!”

        “我就勉為其難的露一手吧,小師弟,你剛踏入修神一途,一定不要勉強自己,能悟就悟,悟不到可以慢慢來!”

        劉正義“慢慢”二字說得特別重。

        王尊點頭,嚴陣以待。

        劉正義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手中長劍微動,在地上輕輕一劃。

        一條小小的劍痕劃出。

        彎彎曲曲!

        嗯?

        完了?

        劉正義一幅嚴肅的樣子,看著劍痕,好似很深奧。

        我去!

        清風道人掐死劉正義的心都有了,雙眼都要瞪爆漿。

        廢物!

        平日里讓你好好煉劍,你丫非不聽,一有空就去偷看師妹們洗澡。

        現在完了吧!

        一到關鍵時刻就掉鏈子。

        至少也得來點花里胡哨的東西吧,你丫就在地上劃一道劍痕。

        這算什么東西。

        是個人都不相信吧?

        清風道人心中大罵,表面卻是一幅高深莫測的樣子。

        劉正義也好不到那去,長劍差點抓不住,滿掌心是汗。

        兩人心里都是驚濤駭浪,生怕王尊一張口便是指出馬腳。

        “小師弟,你明白了嗎?”

        “我明白了!”

        嗯?

        兩人面面相覷,扭頭一看,只見王尊一臉認情況,正在一眨不眨的盯著地上劍痕。

        明白?

        你明白什么?

        劉正義只是在地上劃了一道劍痕而已,而且這個廢物連劍痕都劃得彎彎曲曲。

        “大師兄說的應該是劍道就如同這道劍痕,充滿曲折與艱辛,一定要認真練習才能走出最后的直線!”

        “大師兄劃的劍痕前面彎彎曲曲,后面一筆帶過,直如神龍!

        “劍痕,劍氣,劍道,大師兄是要傳我劍術嗎?”

        王尊一臉天真,看向兩人,眼中無比清明。

        清風道人兩人呆若木雞。

        一條隨便劃出的劍痕,那來就么多大道理。

        劍道?

        劍道個屁!

        想象力太豐富了吧?

        “大師兄,可以讓我試一下嗎?”

        王尊期待,他好像明白了點什么!

        大師兄在傳他劍術,劍術就在這劍痕之中,王尊看到璀璨奪目的浩瀚劍道。

        “?”

        劉正義一臉懵圈的遞過劍,王尊接過。

        瞬間!

        一股難以言喻的力量在劍上流轉!

        王尊抬劍,斬下!

        轟!

        一抹寒光閃過,地面被撕裂,一條巨大的劍痕把地面一分為二。

        平整!

        光滑!

        深不可測!

        “是這樣嗎?”

        王尊興奮至極,沒想到一入門,大師兄便給自己傳了一門劍術。

        先前大師兄肯定是在考驗自己。

        看自己有沒有修劍的天賦。

        應該有吧?

        劉正義和清風道人石化在原地,滿眼不敢相信,看了看王尊,又看了看地上的劍痕,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他們很肯定,王尊是一絲修為也沒有。

        更加肯定,王尊一秒鐘之前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劍術!

        “不錯,大師兄要傳你的就是這門拔劍術,劍出山裂,劍出敵死,拔劍術講的就是拔劍那一瞬間!”

        “嗯,你有修劍的天賦,拔劍術你參悟了一二,但沒得精髓,你還要努力!”

        劉正義忍著心中震撼,有模有樣的指點江山。

        清風道人差點沒賞他一腳。

        你丫才是連拔劍術是什么都不明白吧?

        “大師兄當年入門也是拔劍術嗎?”

        “恩,大師兄從師父手上接過拔劍術時,瞬間悟了,一劍斬出,山塌地裂,你看到那座山沒,大師兄當年斬的山比那座還要大還要高!

        劉正義臉不紅心不跳,指向遠方。

        清風道人嘴角抽動,你丫進門時,拔劍術連一根木頭都斬不斷好么?

        同時,他大喜,自己似乎撿到了一個了不得的修神小白。

        兩人明白,王尊的天賦不得了,更加要把他留下來,大河仙門才有再次崛起的機會。

        無論王尊的修神天賦有多強,進展有多快,他們都不能露出一絲驚訝的神情。

        換句話來說,王尊很強,但在他們面前,永遠都是廢物。

        “你還要向大師兄多多討教學習,明白嗎?”

        “你的資質太差了,大河仙門一直都是收天之驕子,只有修神天賦異稟的人才能加入!

        “見你對修神向往,心靈純凈,我就勉為其難的告訴你,從現在開始,你就是大河仙門正式弟子了,為師的第十三個弟子!”

        清風道人一臉為難,心里卻是樂開了花。

        “謝師父!”

        王尊激動不已,多害怕清風道人把他掃地出門。

        “為師領你參觀一下我們宗門,介紹師兄師姐給你認識!”

        清風道人往前走去,王尊對劉正義抱了一拳,急忙跟上。

        劉正義松了一口氣,盯著地上的劍痕看了又看,雙眼漸漸發光。

        “道韻?”

        “這么牛嗎?”

        劉正義毛骨悚然,他在王尊斬出的劍痕中看到了無窮的劍道奧秘,仿佛一個混沌世界在流轉。

        他站了一會,越看越入神,一股神秘的纏上身體。

        錚!

        手上一吸,長劍入手,劍鳴通天,劍氣狂雨。

        他抬手就是一揮!

        虛無被割斷,劍光綻放,凌天而去!

        轟!

        先前被遙指的山峰瞬間被斬斷,劍氣絞殺,化成無盡塵埃。

        “我靠!”

        劉正義不敢相信,愣了又愣,真的是出自自己的手嗎?

        自己只是從王尊的劍痕里看到了一絲劍道道蘊罷了。

        自己把拔劍術給煉成了?

        他入門五年了,只煉拔劍術,皮毛不懂。

        今天煉成了?

        嘶!

        劉正義看向王尊,王尊也看著他。

        各自心中的想法不一。

        王尊心里有點失落。

        自己先前那一劍太弱了嗎?

        皮毛沒有領悟?

        大師兄這是看不下去,隨手斬了一劍?

        一劍把一座大山給斬碎了?

        不愧是劍仙都要喊爹的存在。

        自己一定要好生修煉,避免被趕出大河仙門。

        劉正義口干舌燥,修為節節攀升,瞬間便到了煉氣九重天。

        不僅拔劍術達到了巔峰,連修為都在那一劍的帶動下攀升。

        清風道人雙眼發光,看著王尊就像看著一塊金子。

        自己真的撿到寶了。

        清風道人領著王尊在大河仙門里走動,表面上看著很華美,實際上有些地方很破舊。

        “這里曾經種著一棵萬年蟠桃,吃下一顆,長生不老,修為噴升!”

        清風道人指向一處破敗的地方。

        “萬年蟠桃樹呢?”王尊不解。

        “被人生生搶走了!”清風道嘆息。

        “何人?”

        “青州蟠龍宗!”

        “他們曾經可是一個不入流的小宗門,搶走我們的蟠桃樹后,現在已經是青州大名鼎鼎的宗派了!

        清風道人搖頭,很是可惜。

        “我們這么強,師兄師姐們一出手,還有什么東西搶不回來?”

        王尊好奇尋問,大師兄都這么強了,師父不得更牛逼?

        “這是自然,但為師懶得出手,去了不是欺負人家小孩嗎?為師一出手,不得天塌地陷?”

        “所以,這個任務就交給你們師兄師姐了,可他們懶得動,所以,這個任務又落在了你的身上,他日有實力,上門把萬年蟠桃樹搶回來!”

        清風道人笑呵呵。

        心里卻是罵罵咧咧,人家蟠龍宗可是青州聞名遐邇的大宗派,他去要東西?

        不得給人家打得連媽都不認識?

        不過,蟠龍宗有今日的成就,確實是蟠桃樹的功勞。

        “師父放心,終有一日,我肯定會殺上蟠龍宗,拿回屬于我們大河仙門的東西!

        王尊握拳,他一定做的到。

        “好!”

        清風道人摸了摸他腦袋。

        他也希望吧!

        大河仙門內,所剩的東西并不多了,再來幾批人的話,大河仙門就得覆滅在歷史長河中了。

  http://www.rugby-agde.com/57/57572/16689413.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