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指揮官的小嬌嬌甜翻了 > 第92章 給自己筑個巢生小垂耳兔寶寶(打賞加更)

第92章 給自己筑個巢生小垂耳兔寶寶(打賞加更)

        在顧言這一聲話音剛落沒一會,顧言明顯感覺埋在他懷里的秦檸身體微微一僵,緊跟著,他此時掌心正覆著的圓圓的小孕肚動了動。

        是秦檸肚子里的某只小垂耳兔寶寶很頑皮地撲動了一小下。

        動作幅度還不小心。

        弄得秦檸直倒吸了下氣,以至于顧言第一反應沒顧上小垂耳兔寶寶,揉了揉她的后頸安撫她,“疼嗎?”

        秦檸抓著他的手按在小腹上摸摸,緩了好一會才說“不怎么疼了”,又埋下腦袋看了看自己圓鼓鼓的小孕肚,很小氣地悶聲說:“顧言是在叫我啦,笨笨的!

        一邊說著,兔耳朵還很認真地擺好了,表示出她的態度是相當嚴肅的。

        顧言聽出來秦檸是在跟小垂耳兔寶寶說話,唇鋒輕輕一勾,“隨你?”

        這話讓秦檸很生氣,她一下子忘了跟小垂耳兔寶寶們爭寵,抬起頭轉移了對象,有些兇兇地說:“才不是,隨你!”

        顧言揉了揉她又快要炸毛了的的兩只兔耳朵,溫淡說:“我都行!

        秦檸本來還氣鼓鼓地撅著小嘴,聽到顧言難得這樣溫和下來的語氣,好像要沉溺進他的話語當中,兔耳朵也慢慢柔軟下來,乖乖拱了拱他的掌心,不再胡亂生氣了。

        而就在她趴在顧言懷里準備好好睡一覺的時候,一通星電響了起來,秦檸兩只小手正揣著孕肚沒空接,就讓顧言幫她看一下是誰打來的。

        “你媽媽打來的!鳖櫻哉f著,蹙眉回憶了一下,顯然是想起來了他還沒有將抑制芯片裝回掌心之前,跟秦檸去過秦家,把秦家父母差點氣昏了頭的那些場面……

        顧言很清楚那并非他本意,在沒有發生秦檸被邢斯淇的復制體毒素抓傷之前,他原本也曾計劃周全想要鄭重的去一次秦家,想要給秦家父母留下一個好印象,也讓秦家父母能夠放心將秦檸托付給他。

        但是……摘除抑制芯片的他,打亂了自己的所有計劃。

        秦家父母對自己的印象,只怕已經糟糕透頂了……

        以至于現在,顧言看著顯示的來電人,想到自己曾經說過的那些幼稚又不理智的渾話,腦袋隱隱作疼。

        但為了讓秦檸放心,他只得先把秦檸放下來,拿著通訊器說,“你先睡會,我去外面說!

        秦檸卻下意識拉住了他的手,“顧言,你讓我跟媽媽說兩句吧……”

        顧言低頭看了看她,說:“那你不要聊太久,博爾教授說你現在在待產階段,不適合接觸過多接觸通訊器!

        秦檸乖乖點頭答應,然后接過了他手里的通訊器,按下了接聽。

        “寶寶,你是不是提前要生了?”秦母的聲音從星電那頭傳了過來。

        秦檸微微有些訝異地睜大眼睛,緊跟著才想起來手上剛剛做孕檢的時候摘下的心脈表,知道媽媽應該是通過心脈表的感應得出她剛剛那會的心率不正常。

        秦檸也沒有瞞著她,如實交代,“嗯,剛剛在府里的時候,肚子痛痛的,顧言就把我帶到醫院了,博爾教授說我要提前進入待產階段了,可能這兩天就要生下小垂耳兔寶寶了!

        “好,那你乖乖的,爸媽現在就準備出發去聯邦帝國陪你!

        秦檸一愣,抬眼看了看站在床邊守著自己的顧言,聲音輕輕地問,“現在嗎?”

        “嗯,你不用擔心,具體航線安排之前我就已經跟那位顧指揮官說好了。好了,你現在不能過多接觸通訊器,媽媽先不跟你說了,你自己乖乖聽話,等爸媽過來!

        秦檸只好聽話地應了下來,等通話結束后,她乖乖把通訊器交給了顧言,然后告訴顧言:“媽媽說她和爸爸現在準備過來聯邦帝國!

        “嗯,我之前把陳小北的通訊號給她了,讓陳小北去接你爸媽過來聯邦帝國!鳖D了頓,顧言又說,“等他們到達帝國聯邦境內了,我會親自去把他們接過來陪你!

        這是在此之前顧言并沒有答應秦家父母的,那會兒是覺得不重視,也沒有必要親自跑這趟腿,但現在不一樣——

        秦家父母畢竟是從r國過來的,沒有他親自出面打招呼,他們到主城的這一路上會不太順利,而他并不想秦檸在這個節骨眼上還要分出精力去擔心這些,所以,他打算親自操辦好這些。

        秦檸聽到顧言說要親自去接爸爸媽媽過來,愣了一愣,雖然知道顧言這是因為將抑制芯片重新裝進體內了,所以才對她的父母態度大變的……

        只是秦檸想到上次顧言跟她回秦家的情景……想了想,還是欲言又止地問了出口:“顧言,你上次跟我回秦家的事情,你還記得嗎?”

        被秦檸主動問起,顧言態度依舊淡淡的,一副并不想過多提及此事,但還是耐下心來回答了秦檸說:“嗯!

        秦檸小心翼翼打量他,“那……你都記得你跟我爸爸媽媽說過什么話嘛?”

        顧言:“……記得!

        話說到這里,秦檸不得不給他最壞的心理準備:“所以,爸爸媽媽對你印象還是很不好,他們可能還是不怎么喜歡你的……”

        顧言低眸看了她一眼,說:“沒有關系!

        又說,“我不需要那么多人喜歡!

        秦檸聽得愣愣的,一下子忍不住傾身過去抱住他的腰,埋在他懷里蹭了蹭,“那……總要有人喜歡的。檸檸可以分給顧言好多的喜歡!

        顧言身形略微一頓。

        興許是被小兔子這句話戳到了心臟的某一處柔軟地帶。

        小兔子說他要有人喜歡,所以她要把喜歡分給他好多好多。

        難得見一回的大方。

        也難得讓顧言覺得自己也是個會貪圖欲念的俗人,他貪圖小兔子給予的喜歡。

        因為秦檸現在亟需要好好休息,秦檸在顧言懷里粘膩了沒一會就很快疲困得睡著了過去。

        顧言在秦檸睡的床邊守了好一會,一直到秦檸進入熟睡狀態了,他才從待產房里出來,用自己的通訊器給秦家父母打了一通星電。

        他在星電里就著抵達主城的注意事項重點交代了幾點,讓他們到時候到了主城先不要急著找人,在規定地點等他去接就行。

        好在秦家父母是講道理的人,雖說上回被他氣得不輕……但這次也許是因為事關秦檸的安全,兩人對他做出的安排都很配合,并沒有什么異議。

        這也讓他稍微松了口氣。

        未等他轉身回去繼續守著秦檸,又是一通星電撥了過來。

        顧言看到來電顯示是爺爺,只得停住腳步接聽了電話。

        一等接通,顧老爵爺那邊就直接地問了他,“你帶秦檸住進實驗醫院了?”

        顧言抬眸,透過待產房的透明窗看進去,看著躺在床上又把自己給蜷縮成一團的秦檸,一邊回答:“您知道了!

        顧老爵爺慢慢地應了一聲,“嗯,本來派了下屬去你府邸送東西,被你府上的機器人告訴你并不在家。你這個時候不在軍部也不在家,那也就只可能是已經把秦檸送到實驗醫院來了!

        說著,他等了一會,見電話那頭的顧言沉默不言,只好自己主動問了出聲,“那丫頭還好嗎?”

        顧言知道爺爺指的是秦檸,道:“還好!

        顧老爵爺這才接著說:“主城幾大定點我會你爸派人嚴加巡邏看管,你照看好她,等孩子生下來了,我再親自去醫院看看她!

        “知道了!

        “行了你陪她去吧!

        顧老爵爺不是沒有感覺到這家伙已經開始有些不耐煩了,也知道他這是著急要去陪那只小兔子,顧老爵爺把自己該說的說了,就把星電掛了。

        顧言應付完老頭子后,便重新回到了待產房陪伴秦檸。

        不過,秦檸的狀態并不算穩定,她只睡了兩三個小時不到就醒了,醒來以后呆呆地坐起來,低頭抱緊又開始陣痛起來的小孕肚,只知道要護著她的小崽崽,不知道還要做別的什么。

        顧言叫了博爾教授過來以后,博爾教授仔細檢測了一番說,“少夫人現在情緒躁動得厲害,最早應該明天就要生了!

        說著,博爾教授又看了顧言一眼,“指揮官在軍部那邊有什么急事嗎?少夫人這兩天挺需要您陪伴在身邊的,您盡量先請個假,安心在醫院這里陪伴少夫人比較好!

        普通人在這個節骨眼上就已經夠緊張不安的了,更何況分化人體質特殊,尤其是在待產這個階段,更是會被動物本能占據上風,亟需愛人陪護在身邊起到安撫作用,才能夠稍稍紓解到此時此刻極度不穩定的狀態。

        顧言看著坐在床上的秦檸,低頭說:“我知道!

        在博爾教授給秦檸打針的時候,秦檸明顯很抗拒,護崽子的動物本能出來了,以為博爾教授要傷害自己的崽子,目露兇光,想要把博爾教授趕走。

        直到顧言的手伸過來,輕輕覆在她雙眼上。

        秦檸被溫暖包裹住了,本來應該害怕被蒙了眼,但很快頭頂上傳來那道熟悉低沉的嗓音,“不怕!

        秦檸聽著他的聲音,躁動混亂的情緒總算得到稍稍的紓解。

        好在顧言也的確沒有騙人,這一針打下去,加上被蒙著眼睛的緣故,秦檸并沒有明顯感覺到疼痛。

        反倒是打完針以后沒多久,困意很快再次席卷而來,秦檸沒精力折騰了,綿綿軟軟地趴在顧言懷里睡著了過去。

        期間,顧言一直陪在秦檸身邊照看著,生怕她在睡覺的過程中會出現不舒服。

        小兔子很爭氣,這回抱著自己的小孕肚睡得酣甜安穩,沒有再起來鬧了。

        大概是在三四個小時后,也就是到了晚上,陳小北那邊打了電話過來,說已經把秦家父母接到指定地點了。

        顧言看了一眼時間,又低頭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小兔子。

        秦檸現在還處于深睡狀態,沒那么快會醒,按照來回的返程,等他接了人趕回來,秦檸應該也還在睡著覺。

        不過這也只是他的估算,顧言并不能保證秦檸會不會在他離開這一會的時候醒來,因此,為了保險起見,他還是給秦檸留了張紙條,避免秦檸醒來看到他不在會心慌害怕——

        -他們到了,我現在去接他們過來,一個小時左右回來。

        最后顧言還很細致的的附上了寫紙條的時間和他的名字。

        之后顧言又吩咐了手底下人嚴加看管待產房,做完這些,他才直接開著戰艦去接人了。

        陳小北把秦家父母帶到了指定地點后就一直在那里等著,約莫是半個小時,一艘戰艦于半空懸停,并放了一艘小型飛行器下來。

        “伯父伯母,你們快上去吧,這就是我們指揮官的戰艦!标愋”币贿呎f著,把短暫停泊下來的飛行器艙門打開,送秦家父母上去。

        秦父點點頭說,“麻煩你了!

        這才護著妻子上了飛行器。

        在把秦家父母送上戰艦的同時,陳小北接入了顧言的通訊,“報告指揮官,任務已完成!

        過了一會,顧言看到從飛行器進入戰艦的秦家父母二人了,這才“嗯”了一聲,切斷通訊。

        “伯父伯母可以先進休息艙待會,我現在就趕回醫院!鳖櫻詫η馗盖啬刚f。

        盡管知道顧言在這個節骨眼上應該早已經準備周全了,但出于對寶貝閨女的擔心,秦父還是忍不住多問了幾句,“你讓秦檸住的是什么醫院?身邊有沒有派人嚴加看守巡邏?”

        讓秦父頗為詫異的是,這回這位顧指揮官的態度比上次穩重了不少,對他的問題也耐心作答:“是軍部的實驗醫院,有專門針對分化人的醫生護士、待產房和產房,也有派人嚴加看守!

        秦父聽了這話,這才稍稍松了口氣,轉頭跟妻子說,“瀾兒,你先去休息艙歇會,到了我再叫你!

        秦母見待在這里也做不了什么,便點了頭先去休息艙了。

        半個小時后,戰艦再次降落在了醫院的停機坪上。

        顧言剛把秦家父母帶進醫院,就聽到看管秦檸的護士神色慌張從待產房跑了出來,顧言心下一緊,上前將其攔。骸俺鍪裁词铝?”

        護士一臉崩潰地說:“少夫人不見了!我剛剛準備去給少夫人量一下血壓,誰知道剛進待產房一看,不只是少夫人不見了,床上的被子枕頭也都不見了!”

        緊跟上來的的秦父秦母幾乎是異口同聲:“被子枕頭都不見了?”

        護士用力點點頭。

        “那還好!鼻啬杆闪丝跉。

        顧言面色也稍緩下來,側首問秦母,“秦檸是不是躲起來筑巢了?”

        原本顧言也沒往這方面想,但是一聽到護士說被子枕頭都不見了,想到之前秦檸假孕時候的各種癥狀反應,不難猜想,秦檸這會兒是不是預感到自己快要生了,小動物的本能,讓她著急忙慌的想要給自己筑個巢生小垂耳兔寶寶……

        秦母苦笑:“應該是,待產房里有衣柜吧?這只小兔子最喜歡鉆衣柜里筑巢了……”

        護士愣了一愣,不明所以地點了頭,遲緩地回答:“有,有的……”

        因為秦家父母剛從星系外面回來,為了避免空氣感染,顧言先讓護士帶秦家父母去換一身無菌服,而他則先回到了待產房。

        進了待產房,果然像護士說的那樣,床上的被子枕頭都被搬空了……

        顧言目標明確走到了衣柜那里,低下眸,看到了衣柜門縫邊,微微抖顫著露出來一小團的毛茸茸的兔尾巴。

  http://www.rugby-agde.com/56/56289/1669176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