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不讓江山 > 第六百四十六章 南下之前

第六百四十六章 南下之前

        三天。

        長孫無憂就把寧軍南下的方略寫了出來,而且絕非敷衍以對,洋洋灑灑三萬字。

        如何攻安陽,如何假意陳兵豫州,如何破青州徐州,如何坐山觀虎斗,如何攻入京州,寫的極為詳盡。

        甚至連其中可能會遇到何種變故,該如何應對,都寫了出來。

        戰局瞬息萬變,他能提前思考的這么多中變化,已經極為不易。

        手書一天萬字,這種事也不是一般的厲害,三天三萬字,這就更不是一般的厲害。

        要條理工整,要思路平順,要有節有據,要明辨虛實,要進退自然。

        保證這些的情況下還能一天萬字,這簡直就是神仙般的人物啊。

        嗯,一天萬字皆神仙。

        李叱仔仔細細的把這份方略從頭看了一遍,思考了半個時辰后,再看一遍。

        第二遍看完,李叱把這份方略裝盒:“送去大營,交武揚大將軍唐匹敵過目!

        手下人將盒子雙手接了,不敢耽擱,連忙送去大營。

        李叱側頭看了一眼,長孫無憂坐在一邊等他回復,竟是已經睡著了。

        李叱招了招手,輕聲吩咐人取了一條毛毯來,他過去給長孫無憂蓋好。

        屋子里的爐火旺盛,暖意熏人,李叱擺手示意人都出去,不要吵了長孫無憂睡覺。

        他也到了門外,站在門口,屋子里的溫度和外邊的溫度差別,讓人迅速就清醒了不少。

        冷風一吹,有些地方就會不由自主的收緊。

        是心,是心動啊。

        李叱抬起頭看了看天空,陰沉沉的,似乎就要下雪了。

        年前下雪是好事,一場大雪蓋在過冬的小麥上,到天暖雪一融化,麥田就有了一遍頭水。

        有這一遍頭水,便不用那么擔心春天老天爺賞不賞雨,收成最起碼不會太差。

        正想著這些,澹臺壓境從院子外邊進來,李叱朝著他示意了一下,隨即迎了過去。

        “出去說!

        李叱一邊走一邊說道:“長孫無憂熬了三天,寫出來一份三萬字的南下方略,剛剛在那睡著了!

        澹臺壓境道:“這是神人啊!

        李叱道:“最起碼不是凡人......你來找我有事?”

        兩個人站在院子里聊天,不知不覺間雪花就悄悄飄落。

        澹臺壓境道:“聽說寧王把南下先鋒將軍給了羅境,我便不服氣了!

        李叱哈哈大笑道:“你也想做先鋒!

        澹臺壓境道:“這軍中上下,誰不想做先鋒!

        李叱道:“羅境對安陽有舊怨,你就不要與他爭安陽的事了,又不是只有安陽的事!

        澹臺壓境眼神一亮:“莫非還有別的什么地方要打?”

        李叱回頭看了一眼,然后說道:“長孫無憂的策略是,攻克安陽后,假意施壓豫州,然后分兵攻打青州,他想請戰,但此人新來,還不足以委以重任,所以分兵攻青州的事,大概要落在你身上!

        澹臺壓境眼神明亮起來。

        青州那邊可有意思多了。

        大大小小幾十個王呢,打一仗就滅一個王,想想就很帶勁兒。

        抓一堆俘虜,一裝車,一車大小王。

        李叱道:“青州之戰,關乎整個南下戰局,若得青州,可對豫州形成半圍之勢,長孫無憂此人心思縝密,大局觀又好,若你去攻青州,我會把此人派給你!

        與此同時,屋子里。

        李叱剛出門長孫無憂就睜開了眼睛,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看著的毛毯,嘴角微微帶笑。

        他見屋子里除他之外再無一人,起身到了窗口,把窗戶推開一條小縫往外看了看。

        見李叱和那個叫澹臺壓境的將軍正在聊著什么,他側耳傾聽。

        片刻后,長孫無憂嘴角上的笑意更濃,似乎是因為李叱采納了他的南下方略而開心。

        這是李叱的書房,長孫無憂聽了一會兒后,便對這書房好奇起來。

        桌子上有一摞卷宗,長孫無憂一邊聽著院子里李叱和澹臺壓境聊天,一邊翻看這些卷宗。

        他本就有這一心多用的本事,且都能專注,這更是常人不可能做到的事。

        翻看卷宗,最下邊那個讓他眼睛一亮。

        他看了一眼卷宗封皮上的字,動作迅速的把卷宗打開。

        這里邊的東西,便是寧軍在冀州的駐防圖。

        他看的很快,一頁一頁,像是隨意翻看,他卻能記住。

        這一目十行且過目不忘的本事,天下也沒幾人能行。

        就在這時候聽到腳步聲,他立刻將卷宗放好,又回到座位那邊,給自己蓋好毛毯,如原來的姿勢一樣裝睡。

        李叱和澹臺壓境進門,見他依然睡著。

        李叱道:“也不知他要睡多久,便先不與你引薦了,咱們出去走走!

        澹臺壓境道:“那好,待長孫先生醒了,我再向他請教京州等地的事情!

        兩人轉身出門。

        等了好一會兒不見聲音,長孫無憂輕輕的松了口氣,睜開眼睛,裝作剛剛醒了,臉色上便是渾然天成的愧疚和驚訝。

        似乎對自己竟然睡著了的事,極為惶恐。

        當夜。

        長孫無憂看向手下護衛展離:“把你安排好的人找來!

        展離立刻轉身出去,不多時帶著四個人進來。

        “你們幾個,要提前趕回江南!

        長孫無憂看向那幾個人,然后指了指桌子上的羊皮圖。

        “把這圖帶回去!

        他拿起桌子上的小刀,將那羊皮圖一分為四。

        “每人取一份!

        他對那四人說道:“寧軍的人,一定還對我們不放心,所以只要有人離開冀州,都會被盯上!

        “你們三天后再出城,這三天中,展離,你安排人每天出城去狩獵!

        展離立刻明白過來。

        如今長孫無憂到了寧王府謀職,他們這些護衛隨從就顯得無所事事。

        連續三天都出去狩獵,用以麻痹寧軍暗中的監視,合情合理,不會被懷疑。

        到第四天再出城,自然也就沒有人會想到有人趁機離開。

        “切記,出城的時候不要有任何慌張,從容一些!

        長孫無憂交代完后擺了擺手:“都回去吧,自己想想把圖藏在什么地方不容易被搜查到!

        “是!”

        那幾人俯身一拜,轉身出了書房。

        展離問道:“公子,你什么時候離開冀州?”

        “不急!

        長孫無憂道:“我今日偷聽到,李叱打算讓我輔佐澹臺壓境去攻青州,到那時候再走也來得及!

        展離臉色一變:“公子,距離寧軍南下還有最少三個月的時間,這其中若有什么變故......”

        “不會!

        長孫無憂道:“你們只管安心,從明天開始,每天都出去游玩,一直到我們離開冀州的時候!

        展離俯身道:“是......屬下還是擔心公子安全!

        “沒什么!

        長孫無憂道:“你只需記住一件事,無論如何,要保護她的安全!

        他側頭看向小書童墨盒。

        墨盒的臉微微一紅:“反正我是和公子在一處,又有什么危險的,縱然危險,也有公子在呢!

        長孫無憂道:“不許你來你不肯,來了擾我心境,該罰!

        墨盒的臉更紅了些。

        展離再不聰明也明白自己該走了,于是俯身道:“若無別的事,屬下告退!

        “去吧!

        長孫無憂等展離出去后,看向墨盒問道:“這幾日也沒時間陪你走走,答應了你要在冀州城里逛一逛也食言了,我今天回來的時候,向李叱告假一天,明天陪你好好的玩!

        墨盒唔了一聲,裝作生氣道:“已經過去好幾天,興致沒了,早就不想去玩了!

        長孫無憂道:“那樣啊......我明日就再去寧王府里做事!

        “不許!”

        墨盒有些著急的說道:“你怎么能騙我?”

        長孫無憂微微一笑道:“我只是逗你而已,每次你都當真,卻偏喜歡你這當真!

        墨盒道:“你閉嘴,不許胡言亂語!

        她原本是少女,裝作書童只是為了行走方便。

        她挺了挺胸脯,很嚴肅的說道:“我現在可是書童,哪有公子調戲書童的道理!

        長孫無憂看了看她,嘆道:“你這假扮書童沒人看得出來,也不是沒有原因!

        還挺著胸脯的墨盒沒理解,下意識的低頭看了看,然后猛然醒悟過來,臉瞬間就更紅更紅的了。

        她轉身就走:“公子也是登徒子!”

        長孫無憂很認真的說道:“我......可有說錯了什么?”

        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胸口,想著你確實是裝書童很像啊,似乎比我還平一些。

        他笑了笑,想著自己在冀州的日子,以后大概會怎么樣。

        再想到李叱對自己已有三分信任,就更開心起來。

        在這之后,長孫無憂就在冀州城里住了下來,每日都很早就到寧王府候著。

        李叱似乎很喜歡和他聊天,經常與他一聊就停不下來。

        向他打聽了許多關于江南的事,不僅僅是各方勢力,朝廷應對,哪怕是風土人情,各地不同習俗,都打聽的很詳細。

        長孫無憂回答的也都很詳細,只要李叱問到的,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三個月的時間很快過去,從長孫無憂這,李叱也對京州等地有了更為深切的了解。

        長孫無憂系出名門,對于京州諸多門閥世家極為精通,這些事李叱也問了許多。

        二月末。

        已經有幾分早春之暖,發兵南下的事,就要提上日程。

        可是唐匹敵卻看的出來,其實李叱到現在為止,依然沒有明確的更大的野心。

        哪怕他已經做好了讓唐匹敵出兵南下的準備,但李叱心中,似乎還有所抗拒。

        唐匹敵知道李叱是有些害怕。

        帝王啊......那些心中沒有多少治國大念的人,就不會怕做帝王。

        李叱怕,是因為他知道要做好一個帝王有多不容易,他害怕自己做不好。

        他不怕戰爭,不怕失敗,他害怕的是......勝利之后,他能不能做的很好。

        一位帝王,若是做的不夠好,那萬民受苦。

        李叱早早就品嘗過萬民之苦,這才是他怕的地方。

        所以唐匹敵心里也有些著急,如何才能讓李叱知道,這個天下,其實沒有人比他會做的更好。

        看看這天下的所謂英雄豪杰吧,可有一人,養民如冀州?

  http://www.rugby-agde.com/52/52645/1656670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