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不讓江山 > 第六百三十四章 你們怎么選?

第六百三十四章 你們怎么選?

        程無節他們三個人本來是想真的睡一會兒,畢竟做做樣子也是好的。

        可是這三個看起來沒心沒肺的家伙,終究還是做不到真的沒心沒肺。

        也不知道聊了多久,酒勁和睡意都過去了,越發精神。

        遏軻摩一直到天黑才回來,也不知道去做了些什么,回來后態度比之前要好了許多。

        他又吩咐人準備酒菜,還特意換了一身衣服,沒有再穿那名貴的錦衣。

        回來后的他,看起來變回了他們熟悉的那個遏軻摩,熟悉的那個好兄弟。

        四個人坐下來喝酒,遏軻摩也不再說其他事,只是和程無節他們一起回想小時候一起長大的事。

        這一次聊天就顯得比中午時候要輕松的多,四個人說說笑笑,酒喝得多了些,然后笑著笑著就又哭了。

        小六擦了擦眼淚,看向遏軻摩說道:“小時候,我和小九個子小,總是被欺負,也總是你和程老大幫我們倆出頭!

        小九抽了抽鼻子,想起來那次遏軻摩被打的鼻青臉腫的樣子,心里越發的難過。

        “我倆被人扔進泥水坑里!

        小九抬起手擦了擦鼻子,眼睛里是淚水,可是嘴角上帶著笑。

        “六七個人打我們兩個,我們倆也是太弱了,打他不過,然后遏軻摩來了!

        他看了遏軻摩一眼,那一眼里的情分,那么濃。

        “我到現在,只要閉上眼睛回想,就好像還能看到他那個時候的樣子!

        “只比我倆大一歲,那年我們倆應該是八歲,他九歲,手里拿著半塊磚頭站在我連面前,背對著我們倆,面對著那些混蛋!

        小九緩緩吐出一口氣:“他說,你們倆別怕,我在這,誰欺負你倆,我就弄死誰!

        小六端起酒杯一飲而盡后說道:“那一架,我倆躲在后邊嚇得直哆嗦,居然沒敢上去幫忙,是老遏自己和他們打,他打翻了好幾個,自己也被打翻,臉都被打破相了一樣,嘴里都是血!

        遏軻摩笑著搖了搖頭:“還說呢,我幫你倆打架,你倆就躲在后邊喊,老遏打他們,老遏打他們!”

        程無節噗嗤一聲就笑了。

        笑著笑著,眼淚就流下來了:“那天你們是要去救我的!

        小九一邊擦眼淚一邊笑:“那天我們倆是被人家追著打,你是被人家吊起來打!

        遏軻摩道:“我自己在村子后邊練功呢,聽到有人喊就跑過去,后來才知道怎么回事!

        那天,小六和小九實在餓的受不了,兩個人蹲在那哭。

        程無節看著他倆,難受。

        他也餓,但是他想著,怎么也得給他倆找點吃的來。

        村子里有大戶人家正在辦壽宴,程無節就偷偷進去,準備踅摸點吃的帶出來。

        結果正在偷人家吃的,被人家看到了。

        他那年十歲,四個人中他最大,所以他們三個一直喊他程老大。

        十歲的程老大就知道一件事,我是大哥,我餓著可以,不能餓著他們。

        他絕不會因為自己餓而去偷東西,但看到小六和小九餓的哭,他就受不了。

        他被那富戶的家丁抓了,吊在后院打了一頓,打的皮開肉綻。

        那天是做壽,所以富戶家里來了不少的親朋好友。

        這些親朋好友,都有家里帶來的孩子們,就圍著程無節笑話,還撿石頭或是土塊砸他。

        后來有個十幾歲的孩子說用雞蛋打他,肯定有意思。

        富戶家里就搬出來幾筐雞蛋,那些孩子們就用雞蛋砸程無節。

        程無節看著那些摔碎了的雞蛋,心疼的哭。

        挨打都沒哭,那么疼都不哭。

        別人以為他是被打哭了,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想著這么多吃的,如果能帶回去給小六和小九該多好。

        糟蹋了啊,都糟蹋了啊。

        他也餓,有一個雞蛋打在他頭上碎了,雞蛋液往下流淌,他就用嘴去吸。

        這個樣子被那些富戶家里的孩子看到了,笑的更加厲害了。

        于是他們就湊到近處,瞄準了程無節的腦袋砸。

        程無節那年才十歲,所以當時沒有去想......他十歲吃的最飽的一頓飯,居然是這樣來的。

        以至于后來想起來,程無節還沒心沒肺的說,雖然挨了打,很疼,但生雞蛋也挺好吃的。

        那些富戶家的孩子中,又有人提議說,把程無節綁了拉出去游街。

        讓村子里的人都看看,這個偷東西的小賊是誰。

        于是不少人附和,就把程無節推搡出了后院。

        用繩子綁的結結實實,還在脖子上綁了一條繩子,被他們牽著走。

        一群人一邊哄笑一邊繼續用雞蛋砸,家丁們抬著雞蛋筐,富戶的孩子們從里邊拿了雞蛋砸。

        村子里的人看到了,有的在笑,有的在搖頭嘆息。

        小六和小九知道了之后,立刻就沖了過去要救程老大。

        可是他倆因為時常沒飯吃,又瘦又小,當時也已經好久沒吃東西,哪里有什么力氣。

        再說人家那么多人,他倆怎么可能打得過。

        其實都不算是打架,倆人才沖上去就被按住了,暴打一頓,又被抬起來扔進泥坑里。

        這時候,在村后練功的遏軻摩聽到了消息,直接沖了過來。

        那天,他拿著半塊磚頭,一次一次被人打倒,一次一次站起來。

        滿臉是血的他看著那些富戶的孩子說,你們要是不打死我,我就要擋在這。

        你們要是不打死我,我以后會打死你們。

        也不知道那些孩子們是被他一臉血嚇著了,還是被他的話嚇著了。

        又或許,只是覺得這血糊糊的人在這,事情就變得無趣起來,所以就都走了。

        小六和小九跑過去,一個扶著遏軻摩,一個扶著程無節。

        程無節就說沒事沒事,你們別哭,你們看,這不也有收獲嗎。

        地上還有雞蛋呢,有的摔碎了有的沒有。

        小六和小九就去把地上的雞蛋撿回來,給遏軻摩吃,遏軻摩卻哼了一聲。

        “這樣的東西我不吃,餓死也不吃!

        他抬起手抹了抹臉上的血,對程無節他們三個說,以后我做了大人物,我讓你們天天吃飽飯,還有肉吃。

        小六心疼的問,你疼不疼?

        遏軻摩說疼也沒事,自己沒本事,挨打了也要忍著,以后有本事了,一定要打回去。

        那個時候,村子里的東西都是富戶的,包括縣城外邊的小仙湖。

        良田,湖,甚至是山上的樹,哪怕連一棵草都是人家的。

        小六和小九去釣魚,被人家抓住也是一頓打。

        似乎在那個時候,他們活下去的希望都那么渺茫。

        可是后來流民亂兵到了,殺了富戶一家,搶光了富戶家里的東西。

        那些富戶家的孩子們,要么被殺了,要么被糟蹋了,要么被帶走了。

        富戶家破人亡,可這樣一來,程無節他們反倒是有機會活下來。

        他們去小仙湖里抓魚吃,再也沒有人管,他們去山上摘果子吃,再也沒有人打。

        “以后再也不用那樣了!

        遏軻摩把杯子里的酒一口氣喝完。

        他看向程無節:“你們都留下吧,我現在雖然算不得大富大貴,可咱們四個在一塊,最起碼不用再擔心吃不飽飯,再擔心活不下去!

        小六和小九看向程無節。

        在那個瞬間,連他們倆都真的動了心。

        人是有復雜情感的動物,在某種情緒下,做選擇就會沒有什么理智。

        他們來之前的是要來勸勸遏軻摩,此時這頓酒喝下去后,被遏軻摩這句話打動。

        他們看向程無節,是因為他們真的真的一直都把程無節當老大。

        那是他們大哥,大哥能做決定。

        可是本該最沒心沒肺,本該最沒有理智的程無節卻愣在那。

        他看向小六,又看向小九,眼神里的意思是......你們怎么忘了我們來做什么的?

        遏軻摩看到了程無節的眼神,所以他重重的嘆了口氣。

        “其實我知道你們是為什么來的!

        遏軻摩轉著手里的空酒杯,長長的吐出一口氣。

        “你們是從寧軍那邊過來的吧?”

        他看向程無節:“程老大,你雖然不靠譜,但你從來都不會騙兄弟,你告訴我,我猜得對不對?”

        程無節沉默了好一會兒,點頭:“是!

        遏軻摩道:“那你們是來殺我的?”

        程無節搖頭:“不是!

        遏軻摩道:“是來勸我投降的?”

        程無節道:“老遏,你知道什么是對錯,跟著邪教的人做事,沒有好下場的!

        “對錯?!”

        遏軻摩大笑起來,笑的撕心裂肺。

        “哈哈哈哈哈......對錯?”

        遏軻摩站起來,眼睛有些紅。

        “這樣的世道,你跟我說對錯?!”

        “那你告訴我,當年我們被富戶欺負,差一點都被打死,那是誰對誰錯?”

        “說富戶的人狠毒,可是因為什么挨打?是因為你去偷東西了!

        聽到這句話,程無節他們三個人都驚愕的看向遏軻摩。

        遏軻摩抬起手指著程無節道:“你若是不去偷東西,就不會被人吊起來打,就不會被人游街,就不會連累小六和小九,也就不會連累我,所以你說誰對誰錯?”

        不等程無節說話,他繼續說道:“再后來叛軍到了,殺了富戶一家,一點人性都沒有,小孩子都被他們摔死,小姑娘被他們糟蹋,一家那么多人,全都被殺了!

        他直直的看著程無節問:“可是后來,就因為富戶一家都被殺了,我們才有機會活下來,你告訴我,誰對誰錯?!”

        遏軻摩離開酒桌,一邊走一邊說道:“所以后來我才想明白了,這個世界上的對錯,是強者說了算的!

        “你們認為這是邪教,可在這,我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我跟你們去寧軍那邊,最多不過一個小小的團率,縱然是個校尉又如何?”

        “程老大,小六,小九......我不知道你們怎么想,但我一直對那支叛軍很感激!

        這句話,把程無節他們嚇著了,身上一陣陣寒意。

        遏軻摩轉身看向那三個人,眼睛里的那種光,讓程無節他們三個更加害怕。

        “叛軍殺了富戶一家,關我們什么事?可是富戶一家死了,我們就能活,這就和我們有關了,所以我感謝他們!

        遏軻摩一字一句的說道:“所以,如果讓我去選,是繼續做我們自己,還是去做那富戶?”

        “我都不選,我要做就做那支叛軍!

  http://www.rugby-agde.com/52/52645/1652489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