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不讓江山 > 第五百八十七章 七分要靠自己悟

第五百八十七章 七分要靠自己悟

        

        羅境總算是明白了李叱的來意,他用一種你既然把我當傻子,就別怪我把你當白癡的眼神看著李叱。

        也不說話,就是看著。

        他以為會把李叱看的有些發毛,然而卻發現自己看了好一會兒后,李叱依然鎮定自若。

        連一點羞恥都沒有。

        然后羅境才醒悟過來,李叱這樣的人,你還想指望著他覺醒自己的羞恥之心來拯救他自己?

        “冀州已經是你的了,你還想要我的幽州?”

        羅境嘆道:“而且還是這么厚顏無恥的直接來要,連一點遮掩都沒有!

        李叱道:“代管,這次是真的代管!

        羅境問:“你猜我會不會信了你的話!

        李叱道:“你會!

        羅境道:“你再猜!

        李叱起身,走到窗口位置站住,看著窗外好一會兒,這負手而立的姿態,總算是有幾分深沉模樣。

        羅境看著他安靜下來,看著他在那思考,心說這個家伙是要準備認真起來的說辭嗎?

        就在這時候,李叱指了指外邊:“外邊掛著是臘肉嗎?”

        羅境:“......”

        說起來也奇怪,臘肉這種東西,北方本不多見,相對來說南方的人更愛吃一些。

        羅境還是在隨羽親王攻打安陽城的時候,在那邊吃過,覺得很合自己的口味。

        于是派人請了南方的師傅來,在府里制作,此時就掛在偏房窗外。

        羅境問:“你站在那深沉了半天,就是在思考那是不是臘肉?”

        李叱道:“看來你很喜歡吃!

        羅境道:“和你跟我說的事有什么關系!”

        李叱道:“你是在攻打安陽城的時候,才第一次吃到這種東西吧,冀州這邊,基本不會有人做!

        羅境道:“又和你有什么關系!”

        李叱道:“你打下安陽,就能天天吃到臘肉了!

        羅境:“......”

        深沉了半天,就憋出來這么個蹩腳的理由,蹩腳的說辭。

        李叱嘆了口氣道:“我是實在找不到什么說辭了,你自己想吧,我師父跟我說過,勸人這種事,三分是靠人勸,七分是靠自己悟!

        羅境道:“如果我沒有猜錯,你師父說的這些話里,你改動了幾個字!

        李叱嘆道:“你看你,怎么能這么想呢?一想就對!

        長眉道人的原話,當然是......騙人這種事,三分靠騙,七分靠被騙的人自己去胡思亂想。

        羅境瞪了他一眼。

        李叱嘆道:“安排飯吧,有點餓了!

        羅境點頭道:“這個好說,關于安陽的事,你就不要再提了!

        他覺得自己確實是不想去攻打安陽,所以一遍一遍的告訴自己,羅境啊羅境,你一點那個心思都沒有。

        剛剛從兗州回來,縱然一直都說那不是兵敗,可實際上與兵敗并無區別。

        兗州的兵馬出來,進了幽州冀州之地,他想打的話,就能按著打,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可是兗州的兵馬不出來,他去打,敵人躲進深山老林之中,打都沒法打。

        幽州距離兗州那么遠,補給線太長,多留下一天,消耗的錢糧物資就是一大筆數字。

        即便明知道如此,好勝心切的羅境還是在兗州又多停留了好一陣。

        實在沒有任何取勝的可能,他才從兗州撤兵回來。

        戰場上死的人不多,但是因為水土不服而生病的士兵死的不少。

        這次回來之后,羅境就給自己定下了一個目標。

        大規模的招募新兵,必須盡快擴充軍禮。

        也

        一改之前招兵的策略,不再要求那么嚴苛。

        以往幽州軍招兵,都是精挑細選,現在不一樣,他急需擴充自己的實力。

        只要是年紀合適的,不管出身來歷,都會收留。

        百姓們日子過的窮苦,加入幽州軍最起碼能有飽飯吃,而且穿上軍服之后還很有面子,何樂而不為。

        于是幽州軍的擴充速度很快,從兗州回來才不到半年時間,幽州軍已經招募來將近五萬新兵。

        算上之前的老兵,總計兵力已經八萬有余。

        羅境給自己定下的目標,是把隊伍人數先擴充到十萬人。

        然后用一年的時間,把這十萬大軍訓練成可戰之兵。

        這一年期間,還會不間斷的招兵,等到他帶著十萬大軍南下征戰,后續還會有援兵在。

        半年來,他一直都在執行這個策略,也深知這個策略才是長久發展之計。

        然而李叱來了,這個家伙帶著誘惑來了。

        安陽那個地方,真的是風水寶地。

        相對來說,幽州名氣更大,天下聞名,誰人不知?

        可是一個安陽城的收入,遠遠超過幽州,誰得安陽,誰就相當于控制了南平江,控制了南北貫通的樞紐。

        在安陽,一年時間能獲取的軍費,是在幽州五年都未必能獲取得到的。

        要說羅境不動心那是假的,怎么可能不動心。

        若非知道安陽這個地方如此重要,當初羽親王南下的目標,也不會那么直接。

        “吃飯吃飯!

        李叱笑起來:“吃過飯我們出去逛逛,年前的幽州應該挺好玩!

        高希寧嗯了一聲,點頭道:“給師父和爺爺他們買回去一些禮物!

        羅境也笑著:“吃飯吃飯......”

        可是腦子里,想著的都是安陽。

        吃飯的時候,李叱果然不再提安陽的事,就如他說的那樣,他可能真的希望羅境自己去悟。

        吃飯的過程很愉快,歡聲笑語,吃過飯后李叱就真的和高希寧出去逛街了。

        為了不引起人的恐慌,神雕和狗子都留在了羅境的將軍府里。

        羅境坐在月臺的矮墻上,看著那懶懶散散的狗子,又看向滿地亂拱的神雕。

        他忽然間想到了一件事。

        如果李叱沒有帶他這兩個寵物來,那才是目的直接,就是來勸羅境攻打安陽的。

        可是他還帶來了這兩個家伙,就說明李叱有一多半真的是來玩耍的。

        不然的話,他急著趕路,又何必帶上這兩個累贅?

        一念至此,羅境醒悟過來,李叱其實對安陽的事,沒有他以為的那么上心。

        羅境打不打安陽,對李叱的影響現在都不大。

        確切的說,到以后反而會對李叱有影響。

        安陽在別人手里,李叱有實力南下的時候,自然會去打。

        安陽在羅境手里,李叱有實力南下的時候,自然就不方便打。

        李叱那樣的人精,又怎么可能不想不到這些?

        羅境猛的站起來,腦子里越來越明亮。

        他想到了,李叱勸他去奪安陽,其實是在讓給他一個機會。

        他從矮墻上跳下,在月臺上一邊踱步一邊思考。

        若真的能順利拿下安陽,以他和李叱的關系,就算兵敗,李叱也不可能把他拒之門外。

        就算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候,他要回幽州,難道李叱還能阻攔?

        李叱確實貪,但他不是那種為了利益什么都不顧的人,這一點羅境絲毫也不懷疑。

        所以他越想越覺得,李叱勸他攻打安陽,其實大半是好心。

        就算是安陽守不住,只要在安陽搜刮一年

        ,最起碼還能獲取大量的軍費。

        羅境越想越有些興奮起來,越想越覺得這事好像能干。

        大街上。

        李叱看到不遠處有個玉器鋪子,他拉著高希寧要進去挑選,高希寧卻搖頭。

        “不喜歡玉器!

        “為什么?”

        李叱道:“我看人家女孩子,都會佩戴玉器!

        高希寧道:“花錢買那種價格虛高的東西,沒有意義,不如存著銀子以后用!

        李叱道:“那就不是你不喜歡,而是你覺得沒意義!

        高希寧道:“我不喜歡的,都沒有意義!

        李叱想了想,好像這個歪理邪說有點道理。

        高希寧笑道:“你這樣想,需要用玉器配飾這樣的東西來彰顯自己身份的,如果是男人,是不是凡夫俗子?如果是女人,是不是庸脂俗粉?”

        李叱看著她,準備迎接寧哥哥更大的歪理邪說。

        高希寧道:“如果一個男人,如你這樣,已經是冀州之主,需要靠穿戴來彰顯自己的地位嗎?”

        李叱嘆道:“你是不是讓我師父私底下教你怎么拍馬屁了?為何拍起來如此受用無窮?”

        高希寧道:“嘿嘿......那你再想想,你是冀州之主,而我是你的女人,我需要靠穿戴來彰顯自己的地位嗎?”

        李叱道:“可是別人有......”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高希寧打斷:“別人有玉器配飾,我沒有,那我們是冀州大地主,別人是嗎?”

        李叱哈哈大笑起來。

        高希寧道:“與其用時間來思考這些,不如想想,羅境會在多久之后動心!

        李叱問道:“那你覺得呢?”

        高希寧笑著說道:“你不是說過了嗎,勸一個人想通,三分靠勸,七分靠他自己悟!

        李叱道:“就怕他悟不透!

        高希寧嘿嘿笑道:“所以我把神雕和狗子帶來了啊!

        李叱微微一怔,思考了片刻后再次哈哈大笑起來,他抬起手高希寧的腦袋上揉了揉。

        他說:“原來你比我壞!

        高希寧笑道:“瞎說,你是冀州大賊,我就是冀州大賊婆,先有大賊,后有大賊婆,還不都是和你學的!

        李叱道:“看看你點什么不好,非要學壞,還學的有模有樣......哈哈哈哈哈。

        高希寧道:“可是不管對羅境來說,還是對咱們來說,羅境南下安陽,都有利!

        李叱點了點頭。

        高希寧道:“他一心想殺了武親王為他父親報仇,唯有奪下安陽才有機會,而他一旦拿下安陽,武親王就難受了!

        李叱有點了點頭,看著小怪物一樣看著高希寧,眼睛里卻只有一半是欣賞。

        另一半是愛啊,都是愛啊,欣賞也是愛啊。

        高希寧繼續說道:“我還想到,其實咱們現在有實力拿下安陽對不對?”

        李叱又一次點頭:“對!

        高希寧笑道:“因為你得冀州,心里對羅境總是覺得有幾分虧欠,哪怕你把他氣成了那樣......你是想讓羅境一次!

        李叱再次抬起手在高希寧的頭發上揉了揉:“你這小奶袋瓜子里裝的都是聰明可愛嗎?”

        高希寧:“什么袋?”

        李叱道:“奶啊,小奶袋!

        高希寧往左右看了看,見沒有人注意他倆,抬起手揪住了李叱的胸口某處。

        “你的小奶袋瓜也不錯啊!

        李叱疼的哎呦哎呦。

        高希寧哼了一聲道:“流氓,看你還敢不敢胡言亂語!

        李叱心說姐們兒咱倆講道理,這是誰流氓?

        

  http://www.rugby-agde.com/52/52645/1637317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