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不讓江山 > 第五百八十五章 我們去討債

第五百八十五章 我們去討債

        幾根鐵釬飛出去,將那四個親兵的身體穿透。

        接應過來的廷尉迅速沖進來,檢查那幾具尸體,后邊的人則立刻把院門關上。

        “江陌!

        方洗刀回頭叫了一聲。

        江陌立刻應了一聲:“百辦,我在!

        方洗刀看了一眼重傷的尚青竹,語氣很急的說道:“你們帶上尚青竹,保護他離開安陽城,不要走陸路,走水路!

        江陌道:“是,可是你們......”

        “我們得留下!

        杜顏道:“孟可狄一死,整個安陽就會亂成一鍋粥,那些人會為了爭奪安陽大打出手!

        “我們就有機會做更多事,也有機會除掉更多人,最主要的是,我們留下可以接應將軍率軍南下!

        方洗刀接過去說道:“趁著現在還沒有太多人察覺,盡快走,我會讓我隊伍里的醫官也跟上你們!

        按照廷尉軍的配置,每個五人隊里,就有一人主要學習醫術。

        別人可能會學習更多種技能,但這個人除了基本訓練之外,其余的時間大部分都用來學醫。

        而他們所學的東西,都是夏侯夫人親自指點教導。

        雖然接受訓練的時間說不上有多長,但他們學的本就不是處理什么疑難雜癥,主要的是急救。

        每一名廷尉軍身上的必備五品,其中也包括沈醫堂為他們特制的各種藥物。

        此時此刻,廷尉軍中的醫官就已經在為尚青竹治療。

        江陌朝著方洗刀他們俯身一拜:“我替我們百辦大人,謝謝兩位大人!

        “屁話!

        方洗刀一擺手:“快走吧!

        就在一個多月之前,尚青竹派人送回去一封信,告知高希寧,查到了安陽這邊確實要有所動作,他會著手解決。

        高希寧接到信之后,立刻就想到了尚青竹要除掉的絕不僅僅是那些江湖刺客,尚青竹要解決的是孟可狄。

        沒有任何猶豫,高希寧把方洗刀和杜顏全都調了回來,讓他們星夜兼程趕往安陽。

        這兩個人帶隊趕路,比正常的時間少用了三分之一還要多些。

        他們進城之后沒多久,就根據記號找到了廷尉的所在。

        廷尉軍,最年輕也最優秀的三個百辦,此時都在安陽了。

        高希寧曾經說過,廷尉軍不能放棄自己的同袍。

        方洗刀看著江陌他們將尚青竹帶走,又回頭看了一眼被他們釘在墻上的尸體。

        他看向杜顏,杜顏點了點頭。

        兩個人其實都很清楚,如果是面對面的交手,尚青竹打不過孟可狄,那他們兩個也一定打不過。

        他們將孟可狄合力擊殺,只是因為孟可狄完全沒有想到門外還有人在。

        孟可狄當時又被尚青竹刺傷,暴怒之下,難免少了些警覺。

        當然更為主要的是,孟可狄自信。

        “派人送信回去,告訴將軍孟可狄已死!

        杜顏道:“安陽軍中的將軍們,都想上位,我們有很多機會!

        方洗刀笑了笑道:“這樣爭奪,這個想殺了那個,那個想殺了這個,我們殺了這個殺那個,他們還以為是這個殺了那個,那個殺了這個!

        兩個人對視一笑。

        二十天后,冀州城。

        李叱先接到了方洗刀他們派人送回來的急報,得知孟可狄已死,李叱都十分意外。

        孟可狄那樣的人,按理說就是李叱將來南下時候最大最堅固的一道屏障。

        如果說人生真的是一條路,那么孟可狄就是李叱人生路上的一大塊絆腳石。

        而孟可狄這一死,也讓李叱不得不改變計劃。

        李叱規劃的南下時間,其實距離還很遠,最起碼不是一兩年之內的事。

        安陽城兵力至少五萬,又有大江可以依靠,當初羽親王的大軍圍攻安陽那么久,還不是無功而返。

        羽親王當時可是擁兵數十萬,李叱現在只有四萬人左右。

        所以李叱才會覺得,孟可狄是將來寧軍南下的屏障,很難撬開的那種。

        然而孟可狄就這樣死了,按照尋常人的想法,李叱此時應該立刻率軍南下搶奪安陽才對。

        可是李叱卻一點都不想。

        看起來那是一塊美味的肉,實則是一塊難啃的大骨頭。

        “我要出門一趟!

        李叱看向唐匹敵,沒說要去什么地方。

        唐匹敵卻笑了笑道:“那人可正在郁悶的時候,你此時去,未必會有好臉色給你!

        李叱道:“我若是主動去見他,難道還能輪到他不給我好臉色?”

        唐匹敵哈哈大笑起來。

        他問李叱:“你有把握?”

        李叱道:“七八分!

        屋子里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都有些迷茫。

        他們誰都沒有明白,李叱說的要出門是什么意思,也沒有明白唐匹敵說的那人是誰。

        后邊的對話,也就更不能理解了。

        所以有些時候,余九齡總是會不由自主的去想兩個可能。

        第一個可能是,其實李叱和唐匹敵也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只是故意這樣。

        兩個人假裝很高深莫測的對話,全都是為了裝。

        而另一個可能......就是自己確實比那倆差的太遠了。

        余九齡覺得這第二個可能,根本就沒有可能,所以只能是李叱和唐匹敵是故意裝。

        聽的云里霧里,余九齡終于還是忍不住了。

        他問:“當家的,你們說的那人,到底是誰?”

        李叱笑而不語。

        坐在李叱旁邊的高希寧微笑著問余九齡道:“你認識的人中,最裝的是誰!

        余九齡立刻看向唐匹敵。

        李叱略微有那么一丟丟不服氣的問道:“我就不能是最裝的那個?”

        余九齡道:“在這方面,當家的是只能是第二,老唐實在是......”

        唐匹敵看了余九齡一眼,語氣平淡的說道:“不要注重什么名次,一切虛名都是身外之物!

        余九齡道:“當家的你看!”

        李叱嘆道:“行吧,你接著說!

        余九齡道:“第一是老唐,然后是當家的,第三......”

        他仔仔細細的想了想,然后試探著問李叱道:“幽州羅境?”

        李叱點頭:“就是他!

        他起身,一邊活動著雙臂一邊說道:“眼看著就要過年了,百姓們都說過年是年關,年關到了,當然要去找他討債,哪能欠著不還!

        余九齡都懵了,他心說不是咱們占著冀州嗎,按理說這是咱們有點理虧才對啊。

        所以如果非要說誰欠債的話,那么也應該是羅境朝著當家的要債。

        可是從當家的那自信笑容他就看得出來,哪怕是這樣,當家的也能理直氣壯的去跟羅境要債。

        所以余九齡立刻就又明白了一件事。

        要說裝,兩個當家的也比不過一個老唐,要說不要臉,五個老唐也比不過一個當家的。

        所以當家的,才是當家的啊。

        隱隱約約的,余九齡覺得自己突然間就掌握了如何做一個優秀的首領的技巧。

        “想出去玩嗎?”

        李叱問高希寧。

        高希寧道:“我倒也不是那么想出去玩,只是狗子和神雕,已經有陣子沒有去野地里放放風!

        李叱笑道:“那就放風放到幽州去!

        他看向余九齡:“九妹,你想去不想?”

        余九齡興奮的點頭:“想想想!

        李叱道:“那你把狗子放在神雕上,你扛上神雕,咱們準備出發!

        余九齡:“......”

        十天后,幽州。

        羅境正在院子里練功,這寒冬臘月的天氣,他光著膀子,身上的熱氣肉眼可見。

        這也足可見幽州的寒冷,足可見羅境的身體素質。

        他在打拳,可他不是尋常的打拳。

        在他的左右雙臂上,分別吊著一個石鎖,每個石鎖都是三十斤沉重。

        吊著石鎖還能保持出拳的角度,速度,力度,這么變態的事,當世沒有多少人能做的出來。

        這和在胳膊上綁著鐵塊還不一樣,因為鐵塊不會動,吊著的石鎖是來回悠蕩的。

        他面前是一根木樁,足有腰粗,木樁上已經被打出來兩個拳坑,每一拳落下,木屑紛飛。

        就在這時候,當值的親兵快步跑進來,看到羅境后說道:“將軍,有客人求見,說是從冀州來的,姓李!

        聽到這句話,羅境的那股氣突然之間就泄了,兩條胳膊垂下來,掛著的石鎖掉在地上,險些砸了他自己的腳。

        “那個家伙怎么會來?!”

        羅境沉思片刻,連連搖頭道:“就說我不在,讓他回冀州去吧!

        親兵道:“他若說明日再來呢?”

        羅境道:“你就告訴他,我天天都不在!

        親兵都面露難色,心說這話也不能有人信啊。

        羅境道:“你就說我出家去了,此時已經在幾千里外的西域,在不知道什么廟門里落發為僧!

        親兵只好應了一聲,轉身離開。

        將軍府門外。

        李叱聽那親兵說完之后,噗嗤一聲就笑了。

        他問那親兵:“你認識我嗎?”

        親兵搖頭道:“不認識,但是聽人提起過,知道你是我們將軍的好朋友!

        李叱道:“那你說,你們將軍對我很好,我欠了你們將軍的東西,我一心想還給他,他卻就是不肯要,作為好朋友,我心里會不會很難過,會不會很不舒服?”

        親兵點頭:“這......確實是!

        李叱道:“我一看你的面相,就知道你是個實在人,我也是個實在人!

        “既然咱們大家都是實在人,就應該理解實在人的心情,就是不愿意欠著東西不還!

        “我就是來向你們將軍還東西的,勞煩你再進去問問他,這東西他到底還要不要了,真不要的話,以后我也就不還了!

        “從冀州來幽州這千里迢迢,我跑一趟也不容易,你再幫我問一聲,將軍只要說不要了,我也就沒必要再來,免得辛苦!

        親兵哪里想到李叱這話里有坑,只好點了點頭道:“我再進去請示一下!

        李叱道:“唔......將軍府里有廟?西域的?”

        親兵:“這......”

        他看著李叱,心說你剛才那句大家都是實在人,是認真的嗎?

        李叱道:“你告訴羅境,他要是再不讓我進去,我就在他這將軍府門口敲鑼打鼓,說他是個沒良心的!

        “你們將軍知道,我能講出來多精彩漂亮的故事,渣男癡女的那種,我原來就是做這一行的!

        親兵總算是理解了,為什么將軍就是不想見他。

  http://www.rugby-agde.com/52/52645/16369973.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