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不讓江山 > 第五百一十二章 神異之夢

第五百一十二章 神異之夢

        古井縣距離涼州城已經沒有多遠,不過二百里上下,就算是隊伍不緊不慢的走,也不會遲了澹臺將軍的壽辰。

        只是這一路上往回走,澹臺壓境的情緒明顯有些不對勁起來,整個人看著都很別扭,特別特別的別扭,就好像在害怕什么似的。

        李叱問澹臺壓境道:“之前你說過,馬上就到澹臺將軍的壽辰,看你這局促不安的樣子,是不是因為沒有帶禮物回去怕澹臺將軍不開心?”

        澹臺壓境嘆了口氣后說道:“也不都是,離家的時候我曾吹下天大的牛皮,我對父親說,我早已無敵......”

        李叱笑道:“等回到涼州之后,我們可與你在澹臺將軍面前比試,我們都輸給你,澹臺將軍也就信了你的話!

        澹臺壓境道:“那倒是不用,我父親為人中正嚴肅,最不喜投機取巧之事!

        李叱笑道:“我本就是開玩笑的一句話,就算是你跟我說要在澹臺將軍面前作假,我也不會陪你演戲,你這一趟行走其實得了些什么,悟了些什么,只要坐下來,父子之間好好的說說,他便開心!

        澹臺壓境道:“我們之間,從來都沒有正經的聊過,他總是看不上我,我總是看不上他,說不了幾句話便會爭吵,不歡而散!

        李叱對澹臺壓境說道:“你若是害怕和他聊一聊,那我可以先陪你預演一遍,我就勉為其難的扮演你的父親!

        澹臺壓境:“滾......”

        李叱大笑道:“你看我和我師父如何?”

        澹臺壓境仔細想了想,回憶起來李叱和他師父長眉道人之間的相處,那正是他所羨慕的相處方式,似乎那不僅僅是師徒父子,也是朋友。

        李叱道:“禮法上說,我們這些做晚輩的,一定要對父輩言聽計從,要恭謙聽話,可若一直都是這樣的相處方式,那還是父子嗎?”

        他教澹臺壓境道:“你試試,回去之后別一直都那么正經嚴肅,也和澹臺將軍開句玩笑!

        澹臺壓境想了想,連連搖頭,他父親那般刻板嚴肅的性子,跟他開玩笑?別開玩笑了。

        他嘆了口氣后說道:“我自己再想想吧,一會兒到了前邊武極縣我看看能不能踅摸到什么還不錯的禮物,總是比空著手回去強一些!

        李叱點頭:“這話倒是對的,老人們總是說,別帶禮物,別帶東西,能經;貋砜纯次覀兙烷_心了,那只不過是心疼后輩罷了,你真帶了禮物,無論值錢還是不值錢,他們都是真開心!

        澹臺壓境有些好奇的問:“這樣嗎?”

        李叱道:“當然,老人們多是言不由衷,其實想要禮物,只是心疼孩子們花錢罷了,你也不用去想那么多,你這不是已經把最好的禮物給澹臺將軍帶回去了嗎!

        澹臺壓境想了想,李叱的意思,大概是自己這一趟行走確實學會了很多,感悟了很多,不似以往那般自傲自負,這般變化,對他父親來說就是最好的禮物了。

        孩子的成熟,就是對父親的最好禮物。

        他剛要說話,就看到李叱看著余九齡那邊,語重心長的說道:“你給澹臺將軍帶回去一個如此如花似玉的兒媳婦,他老人家......”

        澹臺壓境咬著牙說道:“會剁了我,也會剁了你們,一個不留,只怕剁碎了都不解氣!

        李叱楞了一下,然后又看向余九齡那邊說道:“哎,可惜了你們這一對苦命鴛鴦,想嫁入豪門真的太難了!

        澹臺壓境:“滾......請你滾!

        武極縣距離涼州城不到六十里,李叱他們進城的時候已經日暮西斜,眾人要在武極縣里住一晚,明天一早再趕路,到明天天黑之前一定能到涼州。

        趁著天色還沒有黑下來,眾人決定在城里轉轉,這城中多來自西域的商人,也有不少中原商戶,所售賣的貨物品類繁雜,頗為引人。

        對于高希寧和若凌姑娘來說,兩個女孩子已經很久沒有逛過街了,所以難免有些小雀躍,一說出去逛街,兩個人都開心起來。

        眾人住進官驛,此時此刻,澹臺壓境也不必掩飾身份,并且請官驛的人往涼州送信,迅速告知他父親他已歸來。

        他們出門逛街,走了沒多遠就看到一戶人家門口聚集了不少人,似乎是有什么熱鬧事。

        余九齡是個八婆的性格,哪里會忍得住好奇,顛兒顛兒的跑過去看。

        燕先生道:“姑娘家家的,這么不莊重!

        眾人都懵了一下,等醒悟過來燕先生說的是余九齡的時候,他們全都看著燕先生,眼神里的意思都差不多,大概是......這個燕先生是假的吧。

        不多時,余九齡跑回來,搖著頭說道:“原來是有老人故去,很多街坊四鄰過來送行!

        燕先生道:“這老人一定德高望重!

        余九齡回答道:“我打聽了一下,說是一位穩婆,已經七十幾歲,幾十年來,城中無數嬰兒都是她接生的,她過世,大家都來送送!

        “與閻羅爭人命的可敬之人!

        李叱道:“既然碰到了,買些紙錢燒了!

        在大楚,穩婆都受人尊敬,她們絕大多數人并不會為人接生而收錢,有人曾經說過,她們手染鮮血,卻是接人生命。

        李叱他們見路邊就有賣紙錢的,于是買了些,也去那戶人家中燒了,正好看到有人拿著一副手套進屋,那手套是用紅布縫制,顏色很鮮艷。

        余九齡有些好奇,他問:“這是為何?”

        李叱曾經聽他師父長眉道人說起過,很多地方的人都說,穩婆接生孩子,也保救產婦,是與鬼神爭命的人,她們的手接生了無數嬰兒,也挽救了無數產婦。

        所以到了閻羅殿,閻羅會下令砍掉穩婆的雙手以作懲罰,以紅布縫制手套給過世的穩婆套住雙手,閻羅就不會再下令剁掉雙手了。

        余九齡聽完后有些惱火的說道:“人生老病死都是自然之術,閻羅憑什么?”

        李叱道:“百姓害怕穩婆過世之后在閻羅殿受罰,所以要準備紅手套,還要準備很多東西,包括一篇訃告,這篇訃告也不尋常,上邊要寫明請求閻羅高抬貴手之類的話!

        “我去吧!

        張玉須道:“我去給百姓們安安心!

        他一身道袍,緩步走進院子里,主動去為那過世的老人做法事。

        這本是個巧遇的事,李叱都沒有想到夜里會夢到,而這個夢,讓李叱覺得......還有點好玩。

        他們在街上買了些東西,并無什么珍貴之物,李叱就說把從古井縣縣令劉勝春等人那騙來的銀子做賀禮送給澹臺將軍。

        這一萬兩銀子做賀禮肯定不算少了,但李叱卻覺得不算多,因為這銀子最終會被澹臺將軍用在邊軍士兵們身上,所以他和余九齡商量了一下,看了看帶過來的銀子一共有多少。

        金銀都算上,總計也有數萬兩,李叱讓余九齡算計好回去所需,剩下的都一起送給澹臺將軍,也算是為西涼邊軍做了些什么。

        當夜,李叱睡著了后沒有多久,就夢到了那穩婆老人。

        這夢太過真實,以至于猶如身臨其境。

        李叱感覺自己走在一條很荒涼的小路上,兩側都是長勢奇怪的樹木,像是張牙舞爪的魔鬼。

        林子里隱隱約約還有啼哭似的聲音傳來,頗為嚇人。

        可是李叱卻絲毫也不害怕,他順著路一直往前走,見前邊居然有一座城,他抬頭看了看,城門上有兩個大字......豐都。

        就在這一刻,有聲音在他耳邊出現。

        “你本人皇,為何駕臨地府?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速速回去!

        李叱因為這話而嚇了一跳,原本并無懼意,這句突然出現的話卻真的把他嚇了一跳,以為誰跟他鬧呢,他往四周看,卻不見有人。

        “地府判官,奉閻羅之命,恭請人皇歸位,莫在地府停留,人皇之氣太過陽剛,會傷及地府!

        李叱猛地恍惚了一下,睜開眼睛看了看,好像回到了官驛之中,四周黑漆漆的,依稀能感覺到有陣陣夜風吹過,他看了一眼,窗子不知道什么時候開了。

        李叱起身把窗子關好,覺得這夢真是荒誕。

        喝了口水后,李叱又回到床上躺下來,沒多久就又睡著了。

        片刻后,他似乎聽到了什么慘呼聲,想睜開眼睛看看,卻根本睜不開,耳朵里傳來一陣陣哀求聲,還有一個很威嚴的聲音。

        那威嚴的聲音說道:“脫掉她的手套,區區紅布,就能阻我地府責罰?你這一生,從地府手中搶回幾十條人命,觸犯地府規矩,本王要斷你的雙手!”

        聽到這句話,李叱驟然一怒。

        “你敢?!”

        李叱一腳踏在地面上,山崩地裂。

        李叱一步入地府。

        不多時,官驛另外一間屋子里,正在睡覺的張玉須忽然驚醒,他急匆匆起身跑到院子里,往左右看了看,然后跑到李叱住處門外。

        “李叱?當家的?”

        張玉須急切的叫了幾聲,李叱迷迷糊糊的把房門拉開,見是張玉須,笑了笑道:“你這深更半夜的不睡,莫不是要來非禮我!

        張玉須問:“當家的......你剛剛有沒有做什么夢?”

        李叱楞了一下,有些不解的問道:“你怎么知道我做了個夢?”

        張玉須艱難的咽了口涂抹,又仔仔細細的看了看李叱,好一會兒后才沉聲說道:“剛剛我也做了個夢......”

        李叱笑道:“你又是夢到什么了,這么大人,莫不是被噩夢嚇著了不敢再睡,所以才跑來我這!

        張玉須搖頭,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著李叱說道:“我夢到,閻羅呼救,聲音凄慘,大喊人皇饒命!

        李叱心里一緊。

        張玉須道:“看來,我是救了他!

        李叱撇嘴:“什么亂七八糟的,回去睡吧!

        他把房門關上,站在屋子里想了好一會兒,沒能理解張玉須為什么會來,剛剛他好像確實是在打人,打的可爽了......

  http://www.rugby-agde.com/52/52645/1611737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