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不讓江山 > 第四百七十九章 我們是在比試

第四百七十九章 我們是在比試

        李叱絲毫不為所動,一擊殺死初東,那老者的臉色已經變得煞白。

        雀南喊道:“師父,就是他們殺了大師兄他們,其中有一個還是龍虎山下來的小道人,有些胖......”

        她的話還沒說完,她師父全圓道人的視線就轉移到了彭十七那邊。

        彭十七嚇得往李叱身后躲了躲:“你他媽看我干嘛......”

        全圓道人緩緩吐出一口氣后說道:“既然遇到了,便是這世上誰也躲不開的報應循環,你們殺了我的愛徒,我便殺了你們,若你們有師父的話,也可讓你們師父來殺我!

        他一邊往前走一邊說道:“我道號全圓,不過既然回了中原,那我就用回原本的名字......我名方玉舟,不過你們也沒機會告訴別人了,我殺你們之后會用你們的血在此地留名,若你們的親朋好友看到,便可找我尋仇!

        彭十七心說我他媽謝謝你。

        然而就在這時候,方玉舟正說著,李叱他們身后那邊,一大群馬賊沖了過來。

        之前彭十七從城墻上一躍而下,初東跟著跳了下來,對于他們來說一丈多高確實不算什么,可是對于那些馬賊來說就難了。

        他們又繞到了下城坡道那邊再跑過來,看到那個白胖道人還在,一群人吶喊著沖了上來。

        白胖,可真醒目啊。

        至少一百多人往這邊沖,向前走的方玉舟隨即停下腳步,他并不知道那些馬賊是誰的人,也不知道這些馬賊要殺的是誰。

        彭十七看出來方玉舟的疑惑,立刻抬起手指了指方玉舟:“殺了他,都過來殺了這個老賊!你們快過來!”

        然后對方玉舟說道:“哈哈哈哈,老賊,你完了老賊,這次看你們還怎么跑!

        方玉舟聽到這句話后明顯表情變了變,他再次看向那些馬賊,雖然自負,可此時卻沒十分把握,所以猶豫片刻后向后退出去。

        “我會找到你們的!

        說完這句話,方玉舟看向雀南說道:“咱們走!”

        雀南急切道:“師父,怎么就這么走了,師姐她......”

        話還沒說完,方玉舟卻不理會她,人已經向后掠了出去,雀南看了看初東的尸體,最終也無奈的跟了上去。

        李叱笑道:“有點意思!

        彭十七道:“靠這個混日子呢!

        李叱有些小感慨的說道:“這么看來你更像是我師父的親徒弟!

        彭十七順口說道:“令師這么不要臉的嗎?”

        李叱:“......”

        彭十七:“......”

        兩個人對視了片刻,都有些尷尬。

        “要不然,先躲躲?”

        彭十七問。

        李叱嗯了一聲,低頭看到初東雙手上的那鐵爪,他彎腰把這對鐵爪摘下來,往自己手上試著戴了戴。

        也不知道為什么,多了幾根鐵爪,就有那么強烈的感覺,毫無道理的以為自己是一頭狼。

        倆人轉身就走,后邊的馬賊呼嘯著追。

        他們倆多精明,多壞......

        故意往方玉舟和初東那幾個人退走的方向跑,看起來就好像帶著人在追那幾個人似的。

        彭十七一邊跑還一邊喊:“小的們,都給我跟上,把那個老東西碎尸萬段,殺了他,我重重有賞!”

        后邊那些馬賊追他倆,他倆追著那幾個,那幾個跑的越來越快。

        看到個巷子口,李叱拉了彭十七一把轉進去,然后往另一個方向跑。

        等方玉舟他們再回頭的時候,人已經不見了。

        巷子里,指了指旁邊院子:“你進去!

        彭十七急切道:“你呢?”

        李叱嘴角微微一揚:“你不覺得這地方適合殺人?”

        彭十七怔住。

        這是一條死巷,只能進不能出。

        李叱笑道:“放心就是,百十個人而已!

        彭十七道:“你說的輕松,一個人打一百多個,你開什么玩笑,那些悍匪可不是來跟你鬧著玩的!

        李叱道:“你只管去尋張玉須他們,這里我一人足矣!

        他說完后就朝著巷子深處走過去,走到盡頭處在那轉身站住,面朝巷子口。

        在他背后是一戶人家的院門,木門緊閉。

        李叱剛站好沒多久,那些馬賊就蜂擁著追了進來,一群人看到李叱一個人站在那,隨即揮舞兵器殺過來。

        彭十七跳過旁邊的院墻,想著自己還是不能走,如果李叱扛不住的話自己得救他。

        這巷子也就半丈多寬,四個人肩并肩的寬度而已。

        第一個馬賊沖到李叱面前,刀子還沒有舉起來,李叱的手一掃,鐵爪切開了他的咽喉。

        李叱順勢把他長刀抓過來,一刀劈砍下去,后邊的一個馬賊腦殼就被劈開了一多半。

        李叱也沒把刀抽出來,左手伸出去,從下往上一撩,鐵爪從一個馬賊的小腹開始往上切,一直到下巴。

        這馬賊直接被開膛破肚,血淋淋黏糊糊的腸子一團擠出來,很快就掉在地上。

        這巷子只有這么寬,馬賊人數再多也沒辦法施展的開,在這,李叱就是他們的夢魘。

        李叱殺人的速度奇快,每一個人都是一擊斃命。

        地上的尸體越來越多,后邊的馬賊不得不踩著他們同伴的尸體往前沖。

        院子里,彭十七蹲在那,心里糾結的臉都跟著糾結了。

        他腦海里有兩個聲音在不斷的吵架......一個說你們倆其實還不是很熟,你不能為了別人的命連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吧。

        另外一個聲音說你放什么屁,男子漢大丈夫行走江湖,怎么能如此齷齪,我們是朋友。

        他一會兒站起來,一會兒又蹲下。

        跟人拼命,這確實不是他的作風,從道門下山之后,他一直都沒有跟人真正的打過架拼過命,從來都是能躲就躲。

        可是這次內心之中的猶豫真的是太難受了,也不知道他掙扎了多久,最終還是決定去幫李叱。

        他為了給自己鼓勁,嗷的喊了一聲,心說去他媽的,老子也拼這一把。

        然后縱身一躍從院子里跳出去,回到了那條巷子中。

        然后他就懵了,緊跟著就是臉色瞬間變得發白,一股寒氣上涌,背脊都冷的抽了一下。

        整條巷子里全都是尸體。

        渾身是血的李叱一個人站在遠處,他從巷子最里邊殺到了巷子口,在他身后,尸體已經鋪滿了巷子里的小路。

        尸體上是尸體,血腥味濃烈的讓人想吐。

        聽到聲音李叱回頭看了一眼,于是,他看到了彭十七在瑟瑟發抖。

        “喂!”

        李叱朝著彭十七喊了一聲:“咱們該走了!

        彭十七聽到李叱喊他,也不知道為什么嚇得哆嗦了一下,他往前邁步,每一步都會踩在尸體上。

        每一步腳底離開的時候,腳底發出的那一聽就知道是什么的黏糊糊的聲音,讓他頭皮發麻。

        另外一邊。

        張玉須回頭看著后邊緊追不舍的那些馬賊,想著彭十七也不知道避開了沒有。

        那個家伙的武藝說不上有多好,也就嘴皮子厲害些,可靠說也不能把敵人說跑了吧。

        他哪里知道,彭十七剛剛就把敵人說跑了。

        正在想著這些的時候,一道身影從他前邊掠過來,大袖飄飄仿若謫仙。

        “你先走,我替你擋!

        葉先生說完后沒有停下來,而是朝著那些馬賊大步過去,追張玉須的馬賊數量也不少,百人是要過的。

        可是葉先生今天殺意重。

        所以,這些馬賊該著倒霉。

        冬風凜,殺意濃。

        迎面而來的馬賊看那中年男人像個書生,根本就沒放在眼里,一刀朝著葉先生砍落。

        葉先生的手伸出去,印在那馬賊的胸口。

        砰!

        馬賊的胸前猶如炸開了一個氣團似的,人猛的往后飛了出去,這氣勁之強,推著馬賊把身后五六個人撞倒。

        葉先生大袖一掃,衣袖掃在一個馬賊的臉上,像是被鐵衣掃過,那馬賊的半邊臉都不見了。

        張玉須看到這一幕,眼睛驟然睜大。

        他知道葉先生能打,上次和擎天交手的時候他就知道了,他只是沒有想到,那還不是葉先生的最強狀態。

        葉先生孤身一人往前走,卻好像自帶一種看不到卻無比強悍的氣場。

        沒有人可以近身,靠近一個飛出去一個。

        那些馬賊在城墻上橫七豎八,被葉先生沾上就死,大袖飄擺卻變成了這人世間最厲害的神兵利器,掃一個死一個。

        那條衣袖,掃在一個馬賊胸口,胸口的衣服都被炸碎了,碎片紛飛,胸口血肉模糊。

        張玉須看到此刻才反應過來,不能讓葉先生一個人去抵擋馬賊,自己卻站在這傻愣著。

        于是他喊了一聲,跑過去準備支援葉先生。

        “不用過來!

        葉先生一邊出手一邊說道:“我和李叱剛剛打了個賭,看看今日殺這些畜生,誰殺的更多些!

        張玉須心說這是正常人打的賭?

        一個人打一百多個,正常人想都不這么想。

        事實上,葉先生現在面對的情況比李叱的情況要難一些,李叱所在的地形足夠好。

        那條巷子就那么寬,馬賊人數眾多,可也只能一個一個的面對李叱。

        城墻上的要比巷子的寬度大不少,那些馬賊是可以圍攻葉先生的。

        然而,并沒有什么意義。

        如果說李叱殺那些馬賊,是精準的點刺,一擊一命,那么葉先生的殺人,就是秋風掃落葉。

        張玉須越看越是心驚,他本也是個自信的人,龍虎山入世行走,怎么能沒點自信?

        可是在認識了李叱他們之后,卻發現這些人一個比一個變態。

        “葉先生!”

        張玉須喊道:“這套武功,可有名稱?”

        葉先生若仙人,在眾多馬賊圍攻之中還能閑庭信步一樣,他一邊出手一邊回答:“還沒有,只是自己胡亂悟出來的!

        張玉須道:“如此翩若驚鴻仿若流云,葉先生的這功法,我看可以叫流云飛袖!

        葉先生似乎是怔了怔,然后哈哈大笑。

        “好名字!”

        他開心起來,那些馬賊就更加倒霉。

        一開始是馬賊圍攻,后來看到情況不好,死了幾十人之后,那些馬賊掉頭就跑。

        葉先生大袖飄飄在后邊追著,殺人都殺出了一種仙人飛縱般的意境。

        可是地上的尸體,卻如此的慘烈。

  http://www.rugby-agde.com/52/52645/1598200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