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不讓江山 > 第四百六十四章 你我算是兩不相欠

第四百六十四章 你我算是兩不相欠

        冀州城內,虞朝宗身邊只剩下幾百人,保護著他且戰且退,可是如此局勢之下又能退到哪里去呢。

        虞朝宗眼睜睜的看著曾凌被豫州軍圍困,被淹沒在人海之中,一開始偶爾還能看到曾凌胡亂劈砍的身影,后來就只能看到蜂擁上去的豫州軍士兵。

        沒過多久,虞朝宗就聽到豫州軍那邊瘋狂的歡呼聲。

        他回頭看,看到一顆人頭飛上去又落下去,一次一次,血液在半空中飄灑著。

        曾凌死了,似乎不該這樣死去,又似乎在情理之中。

        虞朝宗往城里退,他那幾千人從豫州軍進城開始就被沖散了,被分割絞殺。

        他的親兵營都是驍勇善戰之人,從十余萬的隊伍里精挑細選出來的。

        此時拼命護著他才勉強撤出來,順著滿是尸體的大街,深一腳淺一腳的逃走。

        四周都是號角聲,追上來的豫州軍根本沒在多遠之外,回頭就能看到。

        就在這時候,從豫州軍后邊上來一隊騎兵,為首的那人大聲喊著:“你們誰可認出虞朝宗?!”

        正在追擊的士兵們哪里知道誰是虞朝宗,只是看到有人突圍出去便追,管他是誰,追上殺了就是。

        “都退下!

        那將軍喊道:“不認識虞朝宗的,去別處追殺!

        他看向身邊那個騎馬的人:“你可看準了?”

        被綁了雙手,臉色煞白的鄭恭如剛剛就看到了虞朝宗,于是抬起兩只手往那邊指了指:“前邊跑著的就有,那是他的親兵營!

        這將軍名為羅樓,是羅耿手下最勇武的將軍之一,也是羅耿的義子。

        原名趙樓,羅耿確實喜歡這個年輕人的本事和忠誠,所以收為義子,給他改姓為羅。

        羅樓也用一條長槊,他似乎總是在不經意中模仿羅境,或許在他心中,羅境便是他心中的目標。

        穿銀甲執長槊,羅樓聽鄭恭如指認之后,催馬往前急追。

        鄭恭如也跟著追了上去,一邊追一邊喊:“就前邊那身穿鐵甲的,披著紅色披風之人便是虞朝宗!

        虞朝宗正在狂奔,聽到喊聲回頭看,一眼就看到了那個騎馬追來的八當家。

        那一瞬間,虞朝宗的眼睛驟然睜大,本就已經發紅的眼睛很快就冒出來無數的血絲。

        “鄭恭如!”

        虞朝宗嘶吼了一聲,一張嘴,又噴出去一口鮮血。

        以他武藝,就算在江湖上行走也能任意而為,可是他身體確實不太好,連續惡戰之下,又吐了兩次血,竟然搖搖欲墜。

        五當家常定歲回頭的時候也看到了那個老八,原本他就是一雙豹目,此時瞪的好像眼睛里的憤恨要滴出來一樣。

        他連走都不想走了,一轉身就要回去殺鄭恭如,身邊的虞朝宗卻再次吐血,險些摔倒。

        常定歲扶了虞朝宗,略一思考,大聲吩咐了一句:“你們護著大哥先走!

        親兵們攙扶著虞朝宗繼續往前跑,常定歲抓了他的長刀,一回頭站在大街上。

        “大哥!”

        常定歲沒有看虞朝宗,而是大聲喊了一句。

        “四弟我先走了,如果還有來生的話,你要是認出我,記得喊我一聲老四!”

        說完后虎吼一聲,朝著羅樓沖了過去。

        羅樓傲慢,見那渾身是血的賊人居然還敢沖來,

        眉角一抬,手中長槊推出去直刺常定歲的心口。

        常定歲猛的往后一仰,他的后背落地,手里長刀橫著掃出去,一刀將羅樓的馬腿斬斷。

        戰馬在悲鳴中往前跪趴,羅樓身子便不由自主的往前撲,情急之下,他用手中長槊撐住地面才沒有摔倒。

        他看了一眼常定歲,又看了一眼前邊跑著的虞朝宗等人,一咬牙,喊了一聲殺了那人,然后他朝著虞朝宗追過去。

        常定歲怎么可能讓他走了,爬起來狂奔,見追之不及,將手中長刀擲了出去。

        羅樓一邊跑一邊回頭看,見刀如流光而來,他往旁邊一閃身避開,可是這一躲,常定歲從后邊追到他近前。

        一聲嘶吼,常定歲一拳砸向羅樓面門,此時兩人已近身,羅樓的長槊難以施展,只好抬起槊桿架住常定歲的拳頭。

        常定歲就沒打算活,哪里還管怎么打,只想給虞朝宗拖延一些時間。

        一拳被架住,他低頭狠狠咬在羅樓的手背上,羅樓疼的一聲慘叫,抬腳把常定歲踹了出去。

        常定歲卻抱著他的腳把人拉扯過來,往前一撲壓在羅樓身上,一拳一拳往下砸。

        羅樓武藝極強,臉往左右閃躲,居然把常定歲所有拳頭都避開了。

        常定歲一拳一拳打在地上,只片刻,他的雙拳上都是血跡,皮開肉綻卻完全不理會。

        羅樓身子強行翻轉過來,把常定歲頂了出去,他還沒有站起來,常定歲就又已經好像野獸一樣撲上來。

        他再次壓住羅樓,雙手死死的掐住羅樓的脖子。

        后邊的鄭恭如被常定歲這般瘋狂的樣子嚇壞了,沒敢上來,卻喊了一聲:“你們還等什么呢,快去幫忙!捅死他!”

        之前還不敢貿然動手唯恐傷了將軍的幽州軍士兵,此時也看到了機會,常定歲騎在羅樓身上想把人掐死,后背完全暴露給了后邊的敵人。

        幽州軍士兵催馬向前,一刀砍在常定歲的后背,常定歲卻好像已經知不道疼似的,依然死死掐住羅樓脖子。

        后邊幾名士兵跳下馬來,一刀一刀劈砍,常定歲終究還是疼的使不出力氣,被羅樓掙脫。

        掙脫的那一瞬間,常定歲又一口咬在羅樓的脖子上,不管身后的人怎么砍,他就死死咬住不撒嘴。

        “殺了他,快殺了他!”

        羅樓嚇得不停呼叫,嗓音都喊破了。

        一名幽州軍士兵到了側面,一把揪住了常定歲的頭發,瞄準了之后把刀子往常定歲的脖子里推。

        羅樓好不容易掙脫出來,脖子上血流如注,好在是被咬住了后頸,沒有咬破他的動脈,不然的話也被常定歲一命換了一命。

        他驚恐的起身,用手捂住脖子,手下人連忙過來給他包扎,羅一只手捂著一只手指向常定歲嘶吼道:“剁了他,把他剁碎了!”

        四五個幽州軍士兵圍著常定歲亂刀落下,一刀一刀的劈砍,常定歲卻早就已經沒了氣息。

        馬背上的鄭恭如嚇得抬起手擋著臉,嘴里嘀嘀咕咕的說著不關我事,我也是不想死。

        這兄弟兩個。

        哥哥常定舟為了攻破冀州城,以自己的血肉之軀扛著盾牌讓士兵們踩著爬上城墻,最終被活活踩死。

        弟弟常定歲竟是和他哥哥差不多相似的下場,被人亂刀剁碎,連人樣都快看不出來。

        手下人幫羅樓將脖子上的咬痕包扎好,羅樓一把抓起來長槊,隨便拽了一匹戰馬過來:“給

        我繼續追!”

        前邊虞朝宗兩次吐血之后,身體已經極度虛弱,他想回去救常定歲,可是根本沒有力氣。

        手下的親兵哪里肯松開手,攙扶著他一路往前跑,可他們這般跌跌撞撞的跑著,怎么可能跑的過后邊的馬隊。

        與此同時,地宮外。

        李叱和唐匹敵幾次想尋唐匹敵都失敗了,兩人商議了一下,還是得先回地宮一趟。

        有件事必須和羅境談談,不能因為找不到虞朝宗,自己人那邊的生死都不顧了。

        唐匹敵看的出來李叱的悲傷,他也知道,李叱對虞朝宗確實很在乎。

        在很長一段時間,虞朝宗甚至是李叱對于未來的寄托,最重要的是虞朝宗對他的態度。

        這種被人信任被人賞識也被人在乎的感覺,其實正是李叱所在乎的。

        “咱們先去見羅境,然后再尋就是了!

        唐匹敵對李叱說道:“不過昨夜里燕山營的隊伍反攻突圍,大隊人馬應是已經殺出城,或許虞大當家也已經突圍出去了!

        李叱點了點頭,心中也是如此期盼。

        兩個人悄悄返回了沈醫堂后院,打開地宮的門一進來,面前就是無數弓弩瞄準著。

        見是李叱和唐匹敵在門外,所有人都把弓弩放下,也都松了口氣。

        李叱走到羅境面前,沉默了片刻后說道:“冀州軍已幾乎全軍覆沒,你此時可以出去了,你父親應該就在城外,不久后便會進城!

        羅境笑了笑道:“你特意來見我,大概是想對我說,不要出賣了你們對不對?”

        李叱點了點頭。

        羅境道:“雖然我看你們都不順眼,但我暫時不想理會你們,我出去之后不會對任何人說起你們,也不會提起此處,自此之后,你我算是兩不相欠!

        李叱認真道:“兩不相欠!

        羅境招呼了手下剩余的虎豹騎士兵,算上傷兵在內,大概還有三四百人。

        他們起身,互相攙扶著準備離開,路過李叱身邊的時候,所有人都對李叱點頭致意。

        羅境走了幾步之后又回來,回頭看向李叱問道:“我很好奇一件事,以你謀略,燕山營不該入局才對,看你的模樣就大概猜到,怕是虞朝宗此時已經兵敗,說不得也已身死,為什么會這樣?是他不信你?”

        李叱沒回答,他連話都不想說。

        唐匹敵道:“燕山營里有一個小人名為鄭恭如,是燕山營八當家,是他勸了虞大當家不聽李叱的安排,率軍攻打,這個人還一直都想除掉李叱,卻不知道是為何!

        羅境點了點頭:“我記住這個人的名字了,若以后此人落在我手里,我必會殺了他,自然不算是替你們出氣,我們已兩不相欠,以后便是路人,我替你們出氣也沒什么意義,我只是自己很想殺此人!

        唐匹敵嘆道:“你嘴真硬!

        羅境哈哈大笑,抱拳道:“若以后戰場相遇,我便不會再念相識一場,到時候......”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唐匹敵道:“到時候你也不是對手,現在這么早就夸口,怕是要被打臉!

        羅境哈哈大笑,他看向唐匹敵笑道:“我也記住你了,還有你,李叱,將來有機會,我一定要和你們兩人分出勝負!

        唐匹敵道:“該走就走,莫再耽擱,一會兒還要浪費我們一頓飯的糧食!

        羅境大笑著離開,格外暢然。

  http://www.rugby-agde.com/52/52645/15916187.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