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不讓江山 > 第四百一十八章 一路人啊

第四百一十八章 一路人啊

        

        在離開云隱山的時候,沈如盞看到了那個叫高希寧的小姑娘,當時她覺得自己給了這個小姑娘壓力,因為她看到了那個小姑娘臉上的表情變化。

        當時她還想著,這個小姑娘應該是一個很自信的人才對,不然的話就不會有那樣的變化。

        一個不自信的人,根本就沒有勇氣拿自己和沈如盞這樣的女人去做對比。

        不只是這樣一個小姑娘,沈如盞自己也很清楚,她出現在任何一個女人面前,大概或多或少都會給對方一些壓力。

        她不覺得自己這樣給別人壓力是有侵略性,她喜歡這樣,不然的話只能說明她自己很平庸。

        沈如盞,永遠,也不可能,接受自己很平庸。

        這是第一次,一個那么年輕的小姑娘給了她壓力,甚至讓她感覺到一絲絲害怕。

        “東主!

        呂青鸞道:“就算她猜到了,其實也沒有什么吧?”

        沈如盞搖了搖頭后說道:“你沒明白我剛剛那些話的意思,我先抑后揚的方式被人看出來了,也就沒有了先抑后揚的作用!

        呂青鸞沉思了一會兒,懂了。

        他本就是一個很簡單的人,他人生至今,唯一信奉的就是沈如盞讓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再無其他。

        所以他不會去思考那么多,他對自己的要求就是......聽從命令,無條件的聽從命令。

        “那現在怎么辦?”

        呂青鸞問道:“是不是要改變一下?”

        沈如盞笑了笑道:“其實這正是我睡不著的緣故......”

        呂青鸞道:“東主,就算那個叫高希寧的小姑娘把她看破的事告訴了李叱,李叱對咱們的態度也不會有什么改變,畢竟我們是來幫他的,是李叱有求于我們!

        沈如盞道:“你又沒理解我的意思,我睡不著,不是因為會對我的安排有什么影響,會對咱們的收益有什么影響,只是因為我的想法被年紀那么小的一個女孩子看破,我,不服氣!

        不服氣三個字,說的語氣并不重,因為她是不服氣,但是沒怨氣。

        她繼續說道:“而且我們不是來幫助李叱的,我們是來投入的,可以稱之為投資,但更直接的說法應該是投機!

        呂青鸞覺得自己腦子真的是很笨,跟不上沈如盞的思路,但是他也不會懊惱,因為他知道自己擅長什么不擅長什么。

        只要能在自己擅長的方面盡最大努力的幫到了東主,那么就不用在意其他方面自己的不足。

        這句話不是他自己悟到的,而是沈如盞對他說過的。

        曾經他很懊惱,總覺得自己能幫到的實在太少太少,愧對沈如盞,也愧對很多人。

        沈如盞就對他說了這樣一席話,而這些話現在成了呂青鸞的座右銘。

        不虧心,就是不虧待。

        呂青鸞道:“回到我剛才說的話,我歸根結底還是一個商人,我當初愿意離開云隱山可不僅僅是因為仙鶴神宮的原因,更大的原因就是我想投機!

        她看向呂青鸞人真的說道:“我希望能從投入到李叱這邊的財力物力,換來沈醫堂將來更大的收益,這才是擺在最前邊的事!

        她緩緩吐出一口氣,又一次想到了那個小姑娘,然后笑了起來。

        她從來都不是一個因為不服氣誰就怨恨誰的人,她是一個不服氣誰,就一定要贏了誰的人。

        “明天我去永寧通遠車馬行回訪!

        她轉身往屋子里走,擺了擺手道:“你去歇著吧,明天陪我去走一趟!

        與此同時,節度使府。

        曾凌坐在那沉默了很久很久,最終居然是一聲無奈的笑,然后說道:“不服氣!

        進卒這是第一次在節度使大人臉上看到無奈,無奈是一個人已經覺得自己力不從心的表現。

        節度使大人靠著自己的能力,一步一步,從一個小人物的角色走到了封疆大吏的角色。

        在這樣一個亂世之中,封疆大吏,是最有可能最有機會,甚至是最有把握走上最高處的那一小部分人,很小很小的那一部分人。

        因為他們手里有權有兵有地盤。

        天下十三州,這十三州節度使哪個不是這樣想的?

        可就是這樣一個人,現在卻產生了一種淡淡的無力感,當然也有一種不服氣的爭勝感。

        然而想想看,以曾凌的地位,開始對李叱這樣的人產生一種爭勝感,那其實他已經輸了。

        “明天親自去拜訪一下!

        曾凌笑了笑道:“既然李叱想讓你來轉告我,他有離開冀州的打算,那么就不妨我自己過去親口問問他,你走,還是不走?”

        進卒點了點頭,他覺得現在節度使大人因為被李叱算計了的事而有些上頭。

        上頭的這個勁兒還很大,一時之間怕是過不去了。

        要么漂漂亮亮的扳回一城,要比李叱之前贏的那一次要漂亮的多才行,因為地位不一樣,可用的手段不一樣,所以如果不是更漂亮的贏,那依然是輸。

        要么就認了吧。

        可是已經走上舞臺的人,就沒有一個愿意馬上認輸的人,那么輕易就愿意認輸的人都在舞臺下邊看著呢,美其名日是觀眾,實則是......與你們無關。

        車馬行。

        李叱遞給唐匹敵一根棒棒糖,今天高希寧好像心情不錯,所以又動手做了一些。

        她已經許久沒有動手做過棒棒糖,這種和李叱一起發明出來的甜蜜的小東西。

        此時此刻,這小甜蜜就在李叱嘴里。

        唐匹敵歪著頭看了李叱一眼,然后很認真的說道:“我奶奶當初跟我說,甜的東西吃多了會肚子疼!

        李叱道:“我可能會肚子疼,但我覺得你現在有些妒忌疼!

        唐匹敵指了指夜空月色下飄過的云說道:“你看那飄過去的云,像不像一個呸字?”

        李叱道:“沒有那么簡單,我看像一個饞字!

        唐匹敵道:“我會饞這種幼稚膚淺而且滋味單一的東西?請你不要試圖把我拉低到和你一個層面好不好?哪怕你已經很努力的想把我拉低到......”

        李叱從口袋里摸出來一個新的棒棒糖遞給唐匹敵。

        唐匹敵看了一眼,接過來,剝開糖紙后把棒棒糖塞進嘴里,砸吧砸吧嘴:“你居然成功了!

        兩個人坐在那往后靠著,看著月色和云,品著棒棒糖這可惡的單一的卻美滋滋的甜味。

        “明天可能會有點忙!

        唐匹敵一邊砸吧嘴一邊說道。

        李叱問:“你為什么要砸吧嘴?”

        唐匹敵回答:“這是對糖的尊重!

        李叱也砸吧起來,然后說道:“為什么我品出來了一種和你不一樣的對糖的尊重?好像是兩個人的,雙人份,你說氣人不氣人!

        唐匹敵:“你是要挑戰余九齡在我心中的地位?那你高估了他在我心中的地位,我沒那么想弄死他,但是現在已經想弄死你了!

        李叱搖頭笑起來,他笑了一會兒后說道:“你猜,明天是節度使大人先沉不住氣,還是沈如盞先沉不住氣?”

        唐匹敵回答道:“他們兩個不是一路人,但是他們兩個現在要做的是差不多一樣的事!

        他笑了笑道:“誰先來都一樣,和我有什么關系,你那兩個人的口味,剛好對付那兩個人!

        李叱嘆道:“能不能輸的體面些!

        唐匹敵道:“你就體面了?”

        李叱道:“我不體面啊,我一個已經有心愛女人的男人,嘲笑一個還沒有心愛女人的男人,本身就是很不體面的一件事,但我得意啊!

        唐匹敵回頭看了看,大概在踅摸他的鐵槍何在,李叱已經起身跑了。

        “明天你去對付曾凌!

        遠遠的傳來李叱的喊聲。

        唐匹敵喊道:“憑什么?”

        李叱回了一句:“我不要臉啊!

        唐匹敵怔了一下,然后自言自語道:“那你贏了!

        幽州。

        羅耿也還沒有睡下,因為他派人給青州節度使崔燕來和豫州節度使劉里送去的信,有了回應。

        這是羅耿預料之中的事,但卻讓羅耿心里更加煩躁起來。

        三軍合力圍攻冀州,這自然是很美妙的一件事,但打完了之后誰拿冀州,那就是各憑本事,于是事情就會變得格外不美妙。

        到時候要面對的局面,比現在曾凌要面對的局面更復雜,復雜到讓羅耿已經開始后悔。

        如果此時不入局,是不是更好一些?

        然而此時不入局,那么這個局就會一直這樣僵持下去。

        他的視線從地圖上挪開,停留在他的書桌上,那桌子上有三封信,其中兩封是崔燕來和劉里給他的回信。

        單獨放在一邊的那封信,才是羅耿今天更為煩躁的主要緣故,因為他實在沒有想到,燕山營大當家虞朝宗會給他寫信。

        信里的內容很簡單,簡單到讓羅耿看完后有些似曾相識的感覺。

        因為這信里的內容,大概和他給崔燕來劉里兩個人寫的內容基本上沒什么區別。

        只不過是,他要勸崔燕來與劉里聯手攻打冀州,而虞朝宗是寫信勸他聯手拿下冀州。

        并且,虞朝宗的條件要比劉里與崔燕來的條件好很多很多,好到讓羅耿幾乎無法拒絕。

        虞朝宗的意思是,只要兩軍聯手拿下冀州,那么冀州歸羅耿所有。

        虞朝宗要的是幽州,他甚至給羅耿做出了一個承諾,不管能不能拿下冀州,只要羅耿出兵,所需一切錢糧物資,都由燕山營來出。

        如果打下來冀州,虞朝宗會加倍再給一批錢糧物資,如果打不下來,他的燕山營掉頭就走,絕對不會打幽州的主意。

        羅耿很為難,非常為難。

        一方面是崔燕來和劉里,大家曾經都是朝廷的人,現在也要標榜自己是朝廷的人,還要往忠臣那邊標榜,但也都是心腸狠厲的人。

        看似是一個來路應該更親近些,但互相出賣起來,一定都不會有絲毫猶豫也不會心慈手軟。

        另外一邊是叛軍,可是叛軍的名聲偏偏還比朝廷的人還要好的多。

        不管虞朝宗是想入局還是想攪局,幽州軍多了燕山營為盟友,都是一件好事,然而天下格局又怎么可能一成不變?

        羅耿沉默了許久之后,終于做了一個決定。

        “請人來幽州!

        他回頭吩咐道:“分派三路人手,各去一處,請崔燕來,劉里,還有虞朝宗都來幽州和我商量,他們三個誰敢來我就和誰結盟!

        羅耿總算是能笑起來。

        這盤大棋,本來就不該是一兩個人玩的局面,入局的人越多越好,越多越妙。

        他輕輕敲打著書桌,想著虞朝宗啊虞朝宗,其實......你和我們也是一路人,裝不下去了吧?

        ......

        ......

        【剛剛在書評區看到了一條留言,是說我復制黏貼騙錢,我的本意是,用兩段相同的文字來表現出兩個人的心境和面對的一樣的局面,是李叱給曾凌的壓力,是高希寧給沈如盞的壓力,我是想突出一下這小兩口的心智和能力,加重對比效果,所以我鄭重的解釋一下,可以罵我寫的不好,手法低級,甚至可以說我寫的狗屁不是,那是我寫作能力的問題,不是我人品的問題,再說人品的問題,按照縱橫的收費標準,每滿一千字收費,也就是說,三千字收費,三千幾百字的那幾百字不收費,我的每一章平均字數應該不會少于三千四,按照我一個月更新八十章算,我盡我之力的,讓大家看書每個月大概有三萬多字不收費,所以是我復制了幾十個字騙錢了?我以前沒有說過這些,是因為我覺得說出來顯得很矯情,今天我矯情了,對不起,最后矯情一句,覺得我騙錢的,選擇權其實在你手里,你可以不被我騙,謝謝!

        

  http://www.rugby-agde.com/52/52645/1577174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