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不讓江山 > 第三百三十一章 都算在你身上

第三百三十一章 都算在你身上

        車馬行的事交給莊無敵他們,李叱就做了一回甩手掌柜,帶著人離開了冀州城奔赴云隱山。

        要到云隱山會路過七八個州縣,這一路上走過來,李叱決定去拜訪那些沿途所有的江湖門派。

        大楚人都說,冀州之地多虎狼,民風悍勇,其實這話要看怎么去理解。

        冀州是大楚北境,又何止是大楚,周時候這里是戰場,楚時候這里是戰場,每一次和北境之外的敵人廝殺,這里都是戰場。

        當初四頁書院高院長還在都城大興城的時候,曾經就因為此事與人爭論,最后把對方辯的啞口無言。

        那人說,北方人彪悍刁蠻,不服管教,少有禮數,歷代如此,所以才會稱北方虎狼,比不得南方這邊詩書傳家待人謙和,所以歷年科舉,幾乎少有北方人位列三甲。

        高院長說,你做出這對比的時候,也未見你有多謙和。

        高院長說道,且不說周之前諸國亂戰,只說周立國之后,冀州之地便血戰不斷,你說歷代如此,我便和你說說什么是歷代如此。

        周立國初年,外敵入侵,奪地千里,冀州之地百姓死傷兩三百萬人,冀州百姓自發抗敵,步步為營,可戰死不后退,你說冀州人人習武所以彪悍,那就從這時候算起他們為何彪悍。

        周三十二年,北境再次被抵扣侵入,千里流血。

        周一百二十年,北境全境幾乎都丟了,每一步都能看到戰死的或是被屠殺的人,他們的尸體幾乎鋪滿了北境大地。

        周末年,北境之外十六族聯軍攻入冀州,冀州雍州加起來死了兩千余萬人,敵人不只是要殺人,還要滅族滅種,萬里曠野不見活人,這兩州之地的中原人生生被殺絕了,近九百萬戶,活下來的不足十五萬戶。

        幽山國立國之前,周朝廷從中原各地遷百姓過去,用了五六十年的時間,讓冀州恢復到了一百多萬戶,幽山立國,鐵鶴族南下,一百萬戶冀州百姓,被殺到剩下二十余萬戶。

        高院長道,你說北方民風刁蠻不可教化,每一次大戰之后,冀州都是死傷遍野,也就都會有從各地調撥過去的百姓成為北方人,每一次補充過去的人,歷經一代之后,便都變得民風彪悍起來,那是為什么?

        你是覺得,詩書可以抗敵嗎?

        那人被高院長問的不知如何回答,拂袖而去。

        不久之后,高院長便離開都城到冀州定居創辦四頁書院,他在四頁書院第一次招收弟子的時候說過一番話。

        “我來冀州創辦四頁書院,之所以名字叫四頁,是因為我曾經寫下足足四頁紙的文章罵人,罵那些看不起冀州所有勇敢百姓的人,書院在這,我就是要讓世人皆知,最勇敢的戰士在冀州,最好的書院也在冀州,武人可贊,文人亦可贊,文武之事,自此之后誰也不敢小瞧!

        這便是四頁書院的由來。

        可是李叱也知道,北境這邊確實不比江南繁華,那邊有詩書傳家的底蘊,可北境這邊絕大部分百姓過的窮苦,能吃飽肚子就夠了,哪里還有多少余錢讓孩子們讀書認字。

        一張稍微好些的宣紙,就能讓多少人家望而卻步,那便是一日三餐。

        所以北境之內,孩子們多習武,這種習武不是找一個師父去求教,而是自幼自己胡亂練一些功夫。

        到后來大楚立國,北境這邊生活稍稍好了些,很多習武之人開始開辦武館,有時候一個村子里的人,湊錢讓一個孩子去學,那孩子回來再教村子里的人習武。

        如今在冀州之內,大大小小的武術宗門依然多如牛毛,這些人勇武可用。其實從根源上來說,北境之內,也許在很多年很多年以前,就沒有一個真真正正的純粹的北境人,在某一年的某一場血戰中,最后一個純粹的北境人死的悄無聲息。

        疾風不一定知勁草,在石縫里硬生生鉆出來的草有多苦有多堅韌,壓在草上的石頭更清楚些。

        隊伍規模不小,李叱勸夏侯夫人回云隱山一趟的時候,說是世道還沒有那么壞,可實際上只要還敢走生意的商隊,基本上都會花大價錢雇用很多護衛。

        小商隊要想出去,就要湊在一起,形成規模之后才敢上路。

        但是李叱他們確實也不擔心什么,這次他們出門帶的,就是高希寧要親手訓練出的那一百悍卒。

        出冀州城后,按照路線,他們第一站到冀州西北七十里左右的大方鎮,在大方鎮住一晚第二天繼續出發,走一天到井口縣。

        李叱把這一路上要走的路線仔仔細細的核對好了幾次,每一個住下來的地方都是精挑細選。

        有時候想想,和李叱這樣的人出門應該會很輕松,完全不用你去考慮什么,他不但會把路線制定好,住宿,吃飯,環境,這些都會考慮到,連天氣也會考慮在內。

        大方鎮兩年前被叛軍洗劫過,百姓們四散逃命,后來叛軍逐漸被羽親王收編,或是投靠了燕山營,冀州這邊的成規模的叛軍也就基本上見不到了,小股的流寇馬匪,李叱他們也不放在眼里。

        這兩年,大方鎮又恢復了一些人氣,陸陸續續回來的百姓能有七成。

        這里是從冀州往北走正好一天的歇腳處,也是從北邊往冀州走的歇腳處,天下太平的時候,大方鎮極為富庶。

        隊伍在天黑之前到達大方鎮,這里的看起來已經有些破敗,雖然還有不少客棧飯館經營,卻因為沒有錢修繕被毀掉的房屋,所以讓人覺得有幾分凄涼。

        大方鎮這里也有燕山營的眼線,所以當車隊一到這,看到馬車上插著的旗子,大方鎮里燕山營的人就認了出來。

        “請問可是冀州永寧通遠車馬行的朋友?”

        一個看起來膚色黝黑的中年漢子抱拳上前問了一句,李叱點頭道:“是,請問你是?”

        那漢子笑道:“我叫胡山寺!

        然后壓低聲音說道:“燕山營的人,請問二當家在不在隊伍里?”

        李叱笑道:“我就是李叱!

        那漢子楞了一下,連忙后撤兩步,再次抱拳行禮:“胡山寺拜見二當家!”

        李叱連忙下來,扶著胡山寺的胳膊說道:“都是燕山營的兄弟,胡大哥不要這么多禮!

        他問:“是大當家安排你在這的?”

        胡山寺道:“是大當家安排我們來的,除了我之外,還有十來個兄弟在大方鎮,主要是監視著冀州城里官軍動向,若官軍往北走,我們立刻就能察覺!

        李叱嗯了一聲:“大當家安排周密!

        胡山寺問道:“二當家是要回咱們山寨嗎?現在回去的話,大當家可能不在山寨,前陣子咱們山寨接連拿下定州和信州兩地,大當家可能會去巡視!

        李叱一驚。

        又問道:“拿下定州和信州兩地?這么快?”

        胡山寺道:“我也是聽前兩日來巡查的兄弟說起,說是山寨里來了一個能人,好像叫鄭什么來著,沒記住,他向大當家獻策,一舉拿下兩城,聽巡查的兄弟說,好像大當家要重賞此人,說不得就是咱們燕山營的第八位當家了!

        李叱笑著說道:“這是好事,拿下定州信州兩城,便是燕山營前邊的兩座堡壘,官軍一舉一動,都在咱們眼皮子底下!

        胡山寺道:“可不是,所以大當家格外高興,我還聽說,大當家似乎要把冀州之內各城巡游的事交給這位新當家的,讓他熟悉一下冀州各地,看看能不能盡快再拿下來一些州縣!

        李叱點了點頭后問道:“這位新當家,你可還記得叫什么名字?”

        胡山寺仔細回憶了一下,搖頭:“我也是笨,實在是沒有記住,只記得姓鄭,好像叫什么恭!

        李叱笑道:“記不住也沒事,以后會見到到!

        他看向唐匹敵,唐匹敵笑道:“如今這樣的世道,能人輩出,都不容小覷啊!

        與此同時,信州。

        州府大堂里,虞朝宗在主位上坐著,笑呵呵的說道:“連下兩座大城,鄭恭如當居首功,我要說話算話,所以現在我就正式交代一句,鄭恭如兄弟從今開始,就是咱們燕山營的八當家!

        所有人都看向鄭恭如,鄭恭如連忙起身一拜道:“多謝大當家恩惠,我初來乍到,實在不敢擔此重任,也不敢位列諸位前輩之上,所以還請大當家收回成命!

        虞朝宗道:“你小瞧了咱們燕山營的兄弟的氣度,你有本事,就不會有人不服氣,若你擔心不能服眾,那就再拿出些本事來!

        他語氣忽然一轉,看向鄭恭如說道:“我聽聞,云隱山中有隱居高人,醫術天下無雙,若是能得這些高人相助,對咱們燕山營的兄弟們來說便如同多了一次活命的機會!

        他起身走到鄭恭如身前說道:“你就以燕山營八當家的身份去請云隱山的高人出山,切記不可魯莽,若說得動人家就說,說不動就不要強求,醫者仁心,在這個世道,都是菩薩,我們這些人,從不會加害醫者!

        “遵命!

        鄭恭如俯身道:“那我明日一早就出發!

        虞朝宗在鄭恭如的肩膀上拍了拍道:“真的是后生可畏,你這樣的年紀,如此思謀著實罕見,咱們燕山營的二當家,我兄弟李叱,也和你年紀相仿,果然是英雄出少年!

        鄭恭如的心里驟然一緊,好像冷不丁的被狠狠捅了一刀似的。

        李叱?!

        聽到這個名字,鄭恭如的雙手都在袖口里不由自主的握緊了拳頭,手背上青筋畢露。

        鄭恭如立刻俯身,不敢露出一絲不對勁的表情,借助俯身掩飾著說道:“那,以后見到二當家,還要向他多學習!

        虞朝宗笑道:“你和他年紀差不多,應該會有很多話能聊,想來他也會敬重你這樣的年輕人!

        鄭恭如道:“倒是真有幾分迫不及待想要見到二當家了!

        第二天一早,鄭恭如就帶著高祿和數百人離開信州,走了一天后,他們找了個地方住下來。

        鄭恭如在屋子里來來回回的踱步,這一夜一天都心神不寧,他萬萬沒有想到李叱居然已經是燕山營的二當家了。

        他想跑,馬上就跑,可是又不甘心。

        沉思許久,他忽然吩咐道:“來人,去尋一些香來!

        不多時,他手下人尋來一捧供香,鄭恭如把香都點上,咬了幾次牙,最終一閉眼,把這些香朝著自己臉上猛戳了幾次,戳的滿臉都是燒傷痕跡。

        他一把將香扔掉,雙手扶著桌子,身子都在不停顫抖。

        “李叱!”

        他咬著牙自言自語道:“這些都要算在你身上!”

  http://www.rugby-agde.com/52/52645/1553062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