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說 > 不讓江山 > 第二百六十二章 請你赴死

第二百六十二章 請你赴死

        最初大楚立國的時候,將此地定為都城,大楚開國太祖皇帝將此城改名為紫御城,有紫氣東來御統江山的意思,以顯示大楚皇族的尊貴和正統。

        后來都城改名為大興,也許是太祖皇帝的子孫后代已經感覺到大楚江山猶如日落西山,所以才會將都城的名字改了,以這樣一個吉利的名字來揭開大楚重新興盛的序幕。

        然而名字再吉利,人都不行,名字就成了諷刺。

        在大興城靠近皇城的地方有一座英雄樓,這英雄樓與大楚同齡,期間多次翻修重建,又轉手數次,早已經不是原來的英雄樓,可是人們都已經習慣了這英雄樓的存在,如果有一天英雄樓沒了,每個人都會很不適應,也會有些難過。

        幾百年前,大楚太祖皇帝連番征戰統一天下之后,他的親兵都獲封賞,其中一個名為武原的親兵對太祖皇帝說,臣不想做將軍,也不愿意領封爵,臣想在都城里開一家酒樓,名字已經想好了,就叫英雄樓。

        他說,如果有一天分封到了大楚諸地的將軍們回都城,就有一個吃酒的地方,對于每一個曾經征戰的人來說,這里都是自家一樣,喝的是自家的酒,吃的是自己的菜,心里踏實也熱乎。

        大楚皇帝甚為感動,準許了他的請求,并且賞銀萬兩,英雄樓是當時大楚工部尚書親自督建,建成之日,太祖皇帝還親自至此道賀。

        可是......武原一直到死,也沒有等回來分封到各地駐守的老同袍,雖然英雄樓因為太祖皇帝的緣故而生意興隆,可是武原從來都沒有因為生意好而笑過,他臨終之前說.......生死之后無同袍,英雄樓里沒英雄。

        一百多年后,一位皇后的族人強行把英雄樓霸占,將武原后人驅趕離開都城,這英雄樓的味道就更不對了,又十幾年后,因為經營不善,英雄樓被抵賭債給了宮里的一個太監,一時之間,英雄樓淪為笑柄。

        再幾十年后,英雄樓又被另外一個豪強霸占,曾經想過改名,但是改了牌匾之后,百姓們竟然聚集在英雄樓門外聲討,連續數日,這豪強也不得不把英雄樓的名字改回來,后來人們都說,那些聚集在英雄樓外的人,都是開國老兵的后人。

        當然這只是一個傳說,到底是不是如此誰也不知道了。

        又過了很多年,如今的英雄樓是宇文家名下的產業之一,倒是應了武原臨死之前的那句話,英雄樓里沒英雄,樓子里滿墻都是文人追憶當初那些蓋世英雄的詩句,如今因為這些詩句而沾沾自喜的卻和英雄之后沒有一點關系。

        英雄樓的一個雅間中,太子楊競親自給姚無痕倒了一杯酒,酒倒的很滿,差一絲就要溢出來。

        姚無痕沒有起身,而是大模大樣的坐在那看著太子給他倒酒,臉色都沒有絲毫的波動,連得意都沒有,他只是平靜的看著,因為他知道,這杯酒太子殿下親自給他倒,很合理,他受得起。

        “進宮的事我都已經安排好,進宮之后自有人接應!

        太子端起酒杯道:“姚無痕,我將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也是將大楚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春秋天下,黎民萬生,也都托付于你,所以當稱呼你為先生,請先生受我敬酒一杯!

        姚無痕還是沒有起身,端起那杯酒一

        飲而盡。

        太子的心腹看著姚無痕這般模樣,都有些惱火,可是楊競卻并不在意。

        楊競坐下來后說道:“名單和路線圖,你可都記下了?”

        姚無痕點了點頭。

        太子沉默了片刻后說道:“我已經派人到冀州傳給羽王一個假消息,他知我重傷必會起兵,我又買通了緝事司的幾個人,對劉崇信說羽王要反的事,劉崇信深信不疑,也已經告知我父皇!

        他看了姚無痕一眼,繼續說道:“本來武親王即將歸來,已快到京州之地,他在京州外線布防最合適不過,可是我買通緝事司的小太監對劉崇信說,羽王造反兵力不足,擊敗他并非難事,應該讓他們自己人掛帥出征,賺取功勞,也好在我父皇面前吹噓,我前幾日得到消息,劉崇信已經請旨,選了他的干兒子之一,大將軍童蒙為主帥,率軍北上,劉崇信親自監軍!

        “所以......”

        楊競起身,朝著姚無痕抱拳一拜:“時間到了!

        姚無痕還是沒有起身,就坐在那,坦然接受太子一拜。

        大軍要在京州的距馬城集結,那是京州大營所在之地,可靠消息是,童蒙和劉崇信得到旨意后,已經起身趕赴距馬城,緝事司的高手也都隨行保護劉崇信,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楊競道:“先生要為大楚赴死,這人間雖不美好,可是尚且值得留戀,先生這割舍,先生這悲絕,我銘記于心!

        姚無痕淡淡道:“我沒有什么割舍,我本就是做這個的,最初時候,生死之事長掛于心,時間久了也就淡然,我沒割舍更沒有悲絕,倒是殿下你,弒父都做的出來,你才悲絕,也可憐!

        “大膽!”

        楊競身邊親信護衛怒斥一聲,手都已經按住的刀柄。

        姚無痕輕蔑的笑了笑道:“你覺得我頂撞了你的主子,是你主子受辱,那你為什么不去殺人?你主子管一個太監叫亞父,這種受辱,你們當狗的怎么不見叫喚幾聲?”

        那侍衛臉色慘白,握刀的手都在微微發顫。

        姚無痕道:“行了,別做樣子了,你要是敢去,你要是有那個本事,你家主子還至于在這里稱呼我為先生?我是個屁的先生,只是個被人人唾棄的殺手罷了,這世上最古老的兩個職業都很卑賤,一個是娼-妓另外一個就是殺手,我沒有殿下說的那么大覺悟,也沒有殿下給我的那么高的地位,我只是個殺人的人,非要說我有什么追求,那就是求個名,天下第一殺手的名!

        姚無痕問楊競:“我要的東西呢?”

        楊競回頭看向那侍衛,已經尷尬且惱怒的侍衛正好需要一個臺階,連忙松開腰刀轉身把旁邊的木箱搬過來,他把箱子打開后退到一側,總算是可以心安理得的到后邊站著了。

        楊競從箱子里取出來一口長刀遞給姚無痕:“刀名辟野,先生應該知道,這是名刀中的名刀!

        姚無痕把長刀接過來,抽出的那一刻,刀出鞘如龍吟。

        楊競又取出一套很細密精致的鏈子甲放在桌子上:“先生把此甲穿在外衫之內,可擋刀劍,這是我貼身的護甲,今日贈予先生!

        他再取出一張

        連弩,這連弩遠比大楚制式連弩要小,其中所藏弩箭也小很多,像是一根一根的釘子似的,能藏三十枚,雖然小但是威力不弱于制式連弩,便于攜帶。

        他對姚無痕說道:“弩匣之中有三十支箭,壓在最后的一支是鳴鏑,先生切記,不要忘了數目,到了退路時候,把最后一支鳴鏑射上高空,我的人會見機接應!

        姚無痕把連弩接過來,然后掛在腰帶上。

        楊競最后取出來一套衣服放在桌子上說道:“這是內侍的衣服,先生進宮的時候要穿上!

        “行了!

        姚無痕笑了笑說道:“我想要的殿下都給了,殿下想要的,我自會拼盡全力的去給殿下爭來,如果爭來了,按照殿下所說,那是殿下的氣運也是大楚的氣運,我知道殿下若做了皇帝,一定是個明君,大楚已經好多年沒有出過一個盡職盡責的好皇帝了,但......如果我沒爭來,是殿下氣運不夠,也是大楚氣數已盡,殿下就應該從長計議,救國不救國的就忘了吧,找個地方藏起來活下去,先救了自己再說!

        太子楊競苦笑道:“姚無痕,你當知道,我將自己視為皇族最后的希望,如果我不成功,皇族必敗大楚必滅,我留此身還有何意義?我殺父之心并不悲絕,我救楚之心才是!

        太子殿下能坦然說出殺父兩個字,出乎預料,姚無痕沉默片刻,他起身抱拳道:“因為你這句話,我也給你行個禮吧!

        他問:“接我進宮的人何在?”

        “就在樓下等著!

        楊競道:“他是我在緝事司中買通的人,一路上他會把進宮需要注意什么都對你說清楚,先生聽從他的安排就不會不有事,時機就在今夜,他會提前告知!

        姚無痕點頭,把東西裝回箱子里,搬起箱子起身往外走,楊競站在他身后說道:“但愿先生全身而退!

        姚無痕沒回頭,也沒表示。

        全身而退?

        他自己都沒有想過。

        走到門口的時候,姚無痕忽然站住,回頭看向楊競問道:“這幾個月陪我那個姑娘叫什么名字?”

        楊競一怔,想了想后回答道:“一個女人,何須在意?”

        姚無痕道:“殿下,派人看著她,如果她有了身孕的話,保護好她,我得有骨血相傳!

        楊競道:“放心,若她有了身孕,我自會保護她們母子平安,不過,已經陪了你幾個月,還沒有?”

        姚無痕自嘲的笑了笑后說道:“也許是她不行,也許是我不行!

        說完后邁步出門。

        樓下有一輛馬車停在那,站在馬車邊上的是一個看起來有些焦急也有些害怕的小太監,看到姚無痕過來,他輕聲問了一句“姚先生?”

        姚無痕點頭。

        小太監打開馬車的車門,急切的說道:“快上車,別被人看到了,我可是把身家性命都托付給姚先生了!

        姚無痕笑了笑,問道:“你叫什么?”

        小太監回答道:“我叫荊聽命!

        姚無痕道:“聽命?你命不錯!

  http://www.rugby-agde.com/52/52645/1528708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rugby-agde.com。千千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xqianqian.com
爸爸老师都弄我